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全球崩坏 间歇性诈尸

第209章:低俗小说

    外面?

    外面怎么了?

    顾眠抬眼向外看去,从他这个角度向外看,只能看见四号车厢外的一小片站台,空空如也。

    外面没有等车的乘客,不过这也正常,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半多,没人等车不是什么奇怪事。

    不过顾眠向乘客区看的时候还发现了一件事情,一整个车厢的乘客都没有要下车的意思,所有人都安安静静的坐在不知道别的车厢是不是也是这个情况。

    杀戮天使的声音接着传来:“在我这边,五号车厢外面正对着的方向,有一个人。”

    是要上车的乘客?

    顾眠闻言拎着桔汁汽水向乘客区走去,然后在车厢门口站住。

    此时虽然没有乘客下车,但车厢门还是打开了。

    顾眠就站在车厢门口看着五号车厢的方向。

    此时他也看清了杀戮天使说的那个人,昏暗的灯光下,的确有一个人在站台上蹲着。

    没错,是在站台中间蹲着。

    他面前似乎有一摊五颜六色的东西,顾眠仔细盯了一下,发现这人影面前五颜六色的东西中似乎有瓶瓶罐罐。

    好像是个摆摊的?

    此时对讲机里传来鬼谷的声音:“大家看到了什么人啊,我这边离得太远,什么都看不见啊。”

    顾眠还拎着手里的桔汁汽水,然后如实回答:“我看到了一个黑乎乎的影子,好像是在摆摊?摊子上面五颜六色的,似乎还有好喝的桔汁汽水呢。”

    鬼谷:“……”

    方想有些虚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来:“外面有人吗?”

    紧接着顾眠听到他好像动了动,似乎想到窗边去看看,但刚动一下,倒吸一口凉气的呻吟就从对讲机里传来:“嘶,不行不暂时还不能动……”

    这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如果再配上“恐怖如斯”这四个字的话,那就是活脱脱的玄幻场面了。

    不过这回也没人发出“恐怖如斯”的声音来。

    此时机械的声音再度从四面八方传来:“还有半分钟列车将再次起程,请各位要下车的乘客迅速下车。”

    闻言顾眠又向身后的乘客区看了一眼,还是没人打算下车,好奇怪啊。

    接着他又转头去看站台上那个蹲着的人影。

    此时这个模糊的人影正抬着头,好像在向他们这边招手。

    杀戮天使的声音传来:“你们看那玩意是不是在冲咱们招手?”

    锁清秋似乎有些害怕:“它不会突然冲上来吧……”

    现在所有车厢的门都大开着,如果有人想要冲上来的话也拦不住。

    这场面看起来的确有些惊悚,昏暗的站台上,一个黑影蹲在上面摆摊,手还挥出了诡异的弧度。

    不过这诡异的场面也没能持续多久,没过一会,列车就重新开始动了起来。

    车厢门“啪”的一声关上,差点夹到顾眠的鼻子。

    顾眠默默摸摸鼻子,看着窗外。

    此时列车已经快速行驶了起来,站台上的画面在迅速向后移动着,没过几秒,那个蹲着的人影便“唰”的一下从他面前略过。

    这人好像在收拾摊子准备回家了,顾眠注意到在那摊花花绿绿的东西旁边好像还有一个黑色的大袋子,看起来很沉,此时那人影正吃力的拖着脚边的黑色塑料袋。

    与此同时,头顶再度响起机械的声音“下一站,蓉城市,请各位要下车的乘客提前做好准备”

    蓉城市?

    顾眠皱起了眉来,不少中都存在着这个城市,它是众多主角的故乡。

    他甚至觉得如果在蓉城市走上那么一遭可能会碰上十七八个主角。

    当然顾眠现在也不可能下车踏上寻找主角的道路,毕竟他还要扮演乘务员的身份。

    不过说到蓉城市的话……他记得之前有一个副本中似乎出现过这个城市。

    顾眠边想着边看了眼乘客区,想看看有没有准备下一站下车的乘客。

    但他刚刚转过头去,就对上了一双瞪得很大的眼睛,是那个要一瓶桔汁汽水的男人。

    他倒是没有露出什么令人惊悚的表情来,只是在眼巴巴的看着顾眠手里拎着的桔汁汽水,好像等了很久了……

    顾眠有些不好意思的咳了一声,这瓶汽水似乎已经在自己手里拎了很长时间了。

    他抬脚走向那个男人。

    而就在这时,一个靠着过道的中年妇女突然站了起来,顾眠留意了她一眼。

    这妇女身材早就走样了,面色还有些憔悴,此时她正迈着步子向车厢尾的方向走去。

    那边有餐厅柜台,还有厕所。

    顾眠注意了她一下,便快步走到点了汽水的男人面前:“先生,您的桔汁汽水。”

    坐在座位上的男人抬起头来,看了顾眠一眼,然后才伸手接过他手里的汽水:“谢谢。”

    然后就没有其他的表示了。

    顾眠站在原地踟蹰了几秒钟,考虑着是否需要收钱。

    平日里在车上点餐当然是要收费的,但现在是在副本里,顾眠也不确定在这个副本的世界观下列车点餐是否需要收费。

    不过面前的人好像一点要付钱的意思都没有。

    顾眠又站了几秒钟,确定男人没有任何交钱的意思,才转身想向回走去。

    但就在他转身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前面车厢里直直的杵在中间的寒山。

    此时寒山正站在车厢尾部看着这边,他站了个正中间的位置,再向前几步就是能要人命的“三八线”

    顾眠瞅瞅寒山脚下不远处的那条线,又抬头看了看他那张拧着的脸。

    每次看到这张拧住的脸,顾眠都疑心他碰到了什么麻烦。

    但接触了一阵子之后他才发现这是寒山正常情况下的表情,要是哪天他突然舒缓了脸,做出一副轻松地模样来,顾眠肯定会怀疑他被鬼上身了。

    不过这次寒山好像真的碰上麻烦了。

    此时顾眠已经来到了自己车厢的前端,和寒山面对面着。

    他盯着不远处紧皱眉头的人:“兄弟你这眉头都能夹死苍蝇了。”

    虽说现在好像没有什么苍蝇能被顾眠放到寒山的眉头上夹住。

    寒山摸了摸紧皱的眉心,然后眉头皱的更深了:“刚才有一个乘客来柜台点餐了……”

    看他这幅表情,显然是那个乘客点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