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全球崩坏 间歇性诈尸

第467章:两代人的爱恨情仇

    “说起来还一直没看这玩意里面是什么。”顾眠边说着边把手伸向胖子的屁股,从他屁股底下抽出一个破破烂烂的档案袋来。

    顾眠摩挲了一下手上深褐色的档案袋。

    说实话除了形状像之外,这个东西已经完全看不出是个档案袋来了。

    大概是因为常年处在潮湿的地下,所以表面的字迹已经完全模糊,好在封口处还严严实实的粘着,里面的东西还在。

    摸起来厚厚的。

    “为了拿这玩意差点被压在地底下,”顾眠伸手去拆密封的封口,“如果里面是一摞没用的废纸的话我就去超市买几个炸弹回去把学校炸了。”

    胖子拿着手里厚厚的相册看过来:“但医生超市里好像不卖炸弹啊……”

    此时顾眠已经拆开档案袋的封口,伸手去摸里面的东西。

    对面坐在沙发上的胖子看着顾眠先是从里面抽出来一张巴掌大小的纸。

    那张纸背对着他,胖子只能看见空白的背面。

    紧接着,他看见顾眠对着这张纸的正面看了好一会儿,脸上从平静变得古怪,最后变成一种他难以言明的表情。

    好像看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样。

    看来学校安全了。

    到底是什么啊……

    胖子好奇的伸长脖子想去看顾眠手上的东西,但还没等他瞄上一眼,顾眠就“啪”的一声把手里的东西拍到了面前的桌子上。

    这下胖子看明白了。

    那是一张照片……嗯,看起来上面的人还有点眼熟……

    “所以为什么嵩城学院的地底下会有你小时候的照片?”顾眠看着对面的楚长歌,保持微笑。

    要是想看楚长歌小时候的照片的话他大可不必跑到地底下去抢,孤儿院的相册里全都是。

    在胖子看来顾眠现在的表情简直跟QQ上的那个“微笑”表情一模一样。

    “哈……哈……”胖子发出尴尬的笑容,“大概是小红趁咱们刚才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塞进去的,你说是吧小红?”

    他边说着边看向角落。

    只见正在墙角里罚站的小红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此时他看见顾眠又从档案袋里抽出一张照片来,只见顾眠盯着这张照片看了很久,脸上的表情从古怪变成如同吃了屎一样。

    难不成还有我小时候的照片?就在胖子偷偷摸摸的靠近顾眠斜眼去看时,顾眠把照片递给了他:“还有你爸的照片。”

    闻言胖子如遭雷击,伸出颤颤巍巍的手接过顾眠手里的照片。

    他低头看去,只见已经有些褪色的照片上果然有一张熟悉的脸,他正对着镜头开朗的笑着。

    那时照片上的人还很年轻,比他记忆中的成熟男人要阳光一些,看起来帅气又轻浮。

    但这些不是最重要的。

    胖子的手已经抖的跟筛子一样,他捏着这张照片抖了大概有三分钟,才僵硬的抬起头来:“你怎么知道……”

    “你爸是我班主任喽,”顾眠理所当然的开口,“不然你以为为什么第一次见面我就敢把个胖子往自己家里带。”

    说到这的时候顾眠用一种近乎诧异的表情看着胖子:“难道你以为你自己隐藏的很好吗?”

    胖子抽动了一下嘴角:“没错我以为我隐藏的该死的好……”

    王慎行是顾眠十六岁时的数学老师兼班主任,好巧不巧,十六岁时顾眠的班级有一次春游活动,他去了。

    那时顾眠已经很多年没参加过这种活动了,以前每次同学们出游时他便趴在窗边看其他人排着长队离开学校,整个学校的学生排起来的长队很长很长,走了足足半个多小时才全部离开,顾眠就在窗边趴着看了半个多小时。

    然后他就一个人坐在教室等人们回来,从天刚蒙蒙亮的清晨等到中午,再从中午等到天色完全暗下来,直到教室里开了灯,他才看见有人陆陆续续的回到学校。

    回来的学生们都一瘸一拐的,听说他们徒步走了一百多里,回来的同学都哭着说再也不会参加这种活动了。

    但下一次时他们又兴高采烈的出去,只有顾眠一个人留在空旷的学校里。

    而十六岁时顾眠换了一个姓王的班主任。

    “不会有事的。”他记得当时数学老师是这么跟他说的,他还记得自己当时内心的雀跃跟欢喜。

    因为顾眠自身的原因,以前的老师都不愿意让他跟着团体参加活动,顾眠也从来不会这么要求。

    但新来的老师不一样。

    他一直对顾眠很好,甚至让顾眠觉得他就是自己失散多年的亲爹。

    但他是有自己的孩子的,顾眠经常在他办公桌上看见一个可爱的小胖子的照片,他笑着对顾眠说那是自己的儿子,叫王羡之。

    跟老师说的一样,那次顾眠的确没出事,出事的是别人。

    十六岁的时候,顾眠半夜抗着快死的数学老师跑了五公里山路才跑出去,但最后还是晚了。

    等到医院的时候他已经没气了,死透了。

    “你爸活着的时候对我挺好的,”顾眠托着腮回忆往事,“要不是因为我的话他可能……你干嘛?”

    此时胖子眼睛红通通的,正捏着顾眠白大褂的衣角擦鼻涕。

    顾眠拍拍他的肩膀:“别哭了,王羲之。”

    “人家叫王羡之!”

    没想到这胖子长得挺草率,名字倒是十分文艺,这名字拿言情小说里去说不定可以当个男主角。

    顾眠嫌弃的把胖子的头推到一边:“没想到你跟你爸长得没一点像。”

    胖子又捏着顾眠的衣角擦了把鼻涕:“其实我爸爸也不是是我亲爸,我是在五岁的时候被他从孤儿院里领走的……”

    他边说着边看向手里的照片:“从小时候的时候我就觉得他跟别人不一样,很小的时候他就把所有存折的密码都告诉了我,好像自己随时都会死一样……后来他就跟我说有一件重要的事,等我再大一点就告诉我……

    “但一年一年的,我已经长的很大了,最后我都快毕业了他也没跟我说那件重要的事,好像已经决定不告诉我了一样……

    “但我还在等着,等着等着他却死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顾眠的衣服上又多了一大团鼻涕。

    顾眠:“……”

    “后来我整理爸爸遗物的时候发现他前几年一直在偷偷观察某个人……我总觉得他想告诉我却没告诉我的事情就是这件……”

    “那人是我?”顾眠探头。

    “是你,”胖子抽抽鼻子,“但我那时候不知道你就是他的学生,傻傻的找了三年才找到了人,就是三年前,我找到你的时候是在银行里,原来我想直接跟你攀关系来着,但还没等我到你旁边就搁外面来俩持枪的劫匪,吓得我马上就跑了……第二次见你是在网吧里,但还没等我上去攀关系就看见你旁边一孩子电脑漏电触电癫痫了,吓得我又跑了……后来我就不敢跟你攀关系了。”

    后面的事情顾眠大体能猜出来了。

    这偷窥狂又偷偷偷窥了自己三年,要不是今年元旦的时候胖子车子失灵,说不定现在他现在还在尾随偷窥。

    嗯,也可能早就死了。

    毕竟在活动里偷窥还是会要命的。

    档案袋里厚厚一摞,楚长歌坐在对面没有说话,顾眠又伸手去摸档案袋中的东西。

    这次他又摸到了一张照片。

    这次是他自己的……

    顾眠默默看着手上的照片,这是他成年后的照片,看年龄跟现在差不多。

    但照片上的人无论是穿衣风格还是行为动作都不像他,顾眠也十分确定自己从来没有拍过这张照片。

    这时胖子也凑过头来盯着顾眠手上的照片。

    只见照片里就是顾眠的那张脸,只不过里面的人阴沉沉、无精打采的,好像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来一样。

    胖子伸长了脖子:“医生这是你的照片吗,总感觉跟本人不大像啊。”

    “没有,”顾眠一口否定,“我没拍过这张照片。”

    而且看那地底显然已经封死多年,所以照片也绝对是多年前放进去的,那时候顾眠才十几岁,跟这张照片也不一样。

    这时胖子想起了之前的“顾眠孪生兄弟论”,但现在孪生兄弟论已经不管用了,照片上的人多年前就已经二十多岁,跟顾眠年龄不同。

    他盯着这张照片皱眉:“可能是你亲戚吧,哥哥?也有可能是你爸爸年轻时候的照片……”

    但长得一模一样也是很难得。

    照片褪色已经十分严重,分不出是什么时间拍摄的。

    而人物后面也是黑漆漆一片,不能根据背景来推断是什么年代。

    档案袋里只有这三张照片。

    剩下的是十几张页码连续的书页,一看就是从某本书上撕下来的。

    不过这个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

    顾眠有些头痛的捏了几下额头:“关于那鬼地方为什么会有我照片我不知道。”

    他边说着边把自己的照片拿走,盯着桌子上剩余的两张照片:“你们知道这两张照片为什么会出现在活动地底吗?别跟我说不知道。”

    胖子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医生我真不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