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全球崩坏 间歇性诈尸

第485章:爱情骗子顾崩崩

    全球崩坏正文卷第485章:爱情骗子顾崩崩那就是消失的女主人,她并不是消失。

    她一直都在,在床下看着他们。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胖子的脑袋嗡嗡地转着,这个女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藏在这里的?

    如果她从一开始就藏在这的话,那昨晚她岂不是一直都在自己床下?

    但这并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他跟幽思的对话,很有可能全都被这个女人听到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那个世界的人对弱者充满爱心和善意,他们会把用不完的热情倾注到他们认为的弱者身上,这让他们更有满足感跟成就感;

    “他们一直关注着你,偷窥着你,因为你的一举一动都可能给他们带来极大的满足感;

    “但是……”

    说到这时要债停顿了一下,仿佛想起了不美好的回忆。

    “他们只对弱者充满善意,一旦你的某些言论或举动跟他们想象中的不符,就会引起疯狂的猜忌和怀疑,他们会在每一个可以看见你的角落偷窥、会出现在任何意想不到的地方;

    “一旦被发现其实你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弱者,那就会受到最严酷的处刑”副本外被小乔揪住的要债沉默了几秒钟,“这也……正是我的死因。”

    那死死盯着自己的眼睛仿佛是个错觉,只是一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再看向床下时就只剩一片黑暗了。

    就在这时,胖子突然听见客厅中传来脚步声,他转头看向门外,只见这个家的男主人正穿着拖鞋发出“沓沓”的声音。

    男主人并没有理会他们,而是直奔沙发过去,接着拿起遥控器冲着电视按了下去。

    仍然是变形记这个节目,不过镜头已经不在顾眠身上;屏幕中是一张女人的脸,表情有些奇怪,这张脸几乎占满整个屏幕,胖子并不认得。

    这时幽思的声音传来:“苏小茶。”

    胖子明白过来,原来是跟谢必安一起的女玩家,叫苏小茶,她是弱势组的一员,被送到好家庭去体验生活的……

    但还没等胖子把这个名字再念一遍,一边的幽思便突然发出惊恐的声音。

    只听他念出“苏小茶”的尾音还没结束,声调便陡的提高,如同被突然卡住脖子的鹦鹉。

    胖子立刻转头看他,只见幽思的目光正紧紧黏在屏幕上,刚才那陡然升高的音调就是因为他看见了什么;胖子的目光也随着他的视线缓缓转移到电视屏幕上。

    此时镜头已经从她的脸上拉远,胖子也得以看见这位女玩家的惨状。

    用“惨状”这个词语来形容实在不为过。

    只见此时她已经被五花大绑,搁置在一个水泥台上,活像屠宰场里等着被杀的猪,又像几百年前在菜市口等着被斩首的罪犯。

    胖子立刻明白过来,这女玩家绝对是无意间暴露了自己并没有那么惨的事实。

    一个主持人站在她的旁边,正神色兴奋的开口:“在这次的节目里我们也发现了一位骗子,就是这位女嘉宾……”

    镜头也随着她的声音转移到苏小茶脸上,苏小茶的脸再次占据了整个电视屏幕。

    “我们发现这位嘉宾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悲惨,却还想利用我们的善良跟怜悯欺来欺骗观众朋友,真是贪婪的人,接下来我们就要实行对欺骗和贪婪的惩罚……”

    随着主持人的话镜头向旁边一转,苏小茶的脸被拉出屏幕,胖子二人看见了另一幅景象。

    这里是肮脏恶臭的厕所。

    更准确一点的话这里应该被称之为“茅房”

    胖子发誓自己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这样的茅房了,它像是十几年前的旱厕,两块老旧的水泥石板盖在一个几米深的方坑上,露出一条几十厘米宽的缝隙。

    缝隙旁边的石板上溅了些黄褐色的不明物体,就连肮脏的墙壁上也沾了些,颜色深浅不一,有的已经干到凝固,有的还很新鲜。

    隔着屏幕胖子都感觉自己闻到了一股恶臭。

    他看见有嗡嗡的黑虫从那缝隙中飞进飞出,时不时黏到那些黄褐色的点子上,这让他记起了以前跑步时经常飞到嘴里的小虫子。

    一阵恶心从胃里泛了上来。

    镜头还在不断拉近,此时胖子二人也透过几十厘米的缝隙看见了深坑中的容物。

    看见里面的东西后胖子觉得这地方已经不能用“旱厕”来形容了。

    最起码里面挺湿润的。

    只见深坑中的容物几乎要没到石板上,里面也是连汤带水,几坨颜色较深的东西漂浮在最上方,上面还贴了一层扭曲着的白蛆,再仔细一看那稀黄的液体里好像还飘着些什么,有点像死鱼。

    纵然胖子的心理承受能力不错,但此时也被这场面恶心的说不出话来;旁边的幽思更是承受不住,只见他干呕一声然后捂住了嘴。

    胖子听见他发出惊恐的声音:“这是在干什么?怎么会这样?”

    除了顾眠他们,其他人对这个世界的情况并不了解,别人一下看见这种情形当然会惊恐。

    画面一转又转回主持人的身上。

    她好像闻不到恶臭一般,仍然笑容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