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全球崩坏 间歇性诈尸

第489章:第一名之间的爱恨情仇

    顾眠原以为这个世界的人口相当匮乏,所以才只派一个长相寒碜的摄影师跟着自己。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顾眠发现自己想错了。

    节目组只派一个寒碜的摄影师跟着他,是因为这名摄影师对这里的地形最为熟悉,一群人进来可能就一不留神便迷了路、走丢了。

    而这位摄影师则对这里轻车熟路,好像闭着眼睛都知道该怎么走一样。

    此时日头正从头顶向西略去,时间已经到了下午。

    虽然这里这里并非现实世界,但太阳东升西落这个规律倒是没有改变。

    小树林里不知何时弥漫起厚重的雾,使得顾眠只能看清周围七八米之内的景象,要是在这里面走丢了再想找到恐怕不太容易。

    这个摄影师一开始的时候倒是沉默寡言,只一脸狂热的扛着摄像机去拍顾眠的脸,腼腆的顾眠时不时趁机冲摄像头摆出最完美的角度。

    可惜摄影师并未发现顾眠一直在冲镜头偷偷摆poss,他表情里充满期待跟狂热,好像一直在等待着什么。

    这种表情一直持续到顾眠看完苏小茶的照片并给出评价,从那之后这位摄影师的表情里就没有狂热了,他好像被什么事情打击了一下一样,表情难以形容。

    用某种里常用的形容来形容就是脸上带着三分难堪和两分错愕和五分不可置信。

    做出这个表情很困难,但应当比原版“脸上带着三分凉薄两分讥笑和五分深情”简单一些。

    顾眠知道摄影师是想看自己害怕惊讶的表情,但多年的磨练让他变得十分抗压,且脑回路通常跟正常人不在同一条线上。

    别说是一个不认识的苏小茶被扔进茅坑里,就算是胖子被扔进去顾眠也只会感慨一句“这么胖都能扔动,牛笔啊”

    顾眠诡异的脑回路显然让摄影师有些生气,二人诡异的对视了好一会儿,周围没有第三个人,二人要是打起来的话是不会有人劝架的。

    没人劝架的话顾眠一定会趁机打开自己的吉他包,可能关于顾眠的镜头会就此消失。

    好在摄影师努力保持住了自己的职业素养,并没有当场动手,但脸上又带了三分“待会让你好看”的意思。

    活像等着下课要凌虐同班同学的小学生。

    此时盯着电视屏幕担心顾眠的胖子并不知道自己在顾眠脑海里已经被扔进了粪坑,此时他仍然诚挚的担心着顾眠的安危。

    这些暂且不论。

    摄影师没多久就又振作起来,他的老年机接到了节目组的信息,而那则顾眠看不到的信息给了他极大地自信。

    节目组在发出信息后好像也找回了自信,胖子看到镜头已经切回顾眠身上,他看见顾眠的手正在摸索吉他包的拉链,顿时头发一炸后背发凉,好在顾眠只是摸摸拉链而已,并没有直接抽出包里的东西给摄影师来个独家演奏。

    看到这胖子松了口气,他知道副本任务是完成拍摄,顾眠要是直接把摄影师解决了这任务就绝对不可能完成。

    虽说顾眠出副本的方式跟普通人不太一样,但为保险起见还是把摄影师留下的好。

    但镜头为什么又会切回医生身上呢?胖子心里疑惑,他一边警惕着床下的女人一边撇着门外的电视屏幕。

    跟胖子相反的是一边的幽思,他好像对自己的女友丝毫不关心,刚才播出伴我来年的画面时他也没什么担心的反应。

    就在胖子为顾眠操碎了心的时候,电视机前的男主人突然脖子一扭,整张脸正对着他们。

    胖子被这突然的转头吓了一跳,只干咽着唾沫盯着男主人的脸。

    接着他看见那张脸上的嘴一张一合,声音传进胖子耳朵里:“虽然你们生活在很贫穷的地方,但这个节目也看过不少了吧。”

    确实,变形记自问世以来便成为旧人间的主流综艺节目,其普及度堪比现实世界的天气预报。

    只是胖子不明白为什么男主人会问这种问题。

    接着他听见那张嘴继续发出声音:“那你们也应当知道,无论多么难缠的嘉宾,只要在这森林里走一遭就会完全绝望、疯狂,他们会捶胸顿足、以头抢地,甚至有人会在里面自杀呢,到现在那里面已经有几十具尸体了。”

    他的声音很轻,带着隐约的笑意,胖子却觉得恶寒无比。

    只要玩家来到这个树林里,就会完全绝望和疯狂?

    为什么?胖子想问,却又不敢开口,他隐约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那树林里到底藏着什么恐怖的东西,竟然会让玩家变成这样。

    理论上来讲玩家在副本里不可能真的绝望。

    纵然是在副本中死亡,现实中也会复活,那么到底是什么东西让那些玩家变成那样?

    难道是……

    此时“你为要债动手打我”这名倒霉玩家的后衣领还在小乔手里。

    但相比于他周围横七竖八躺着的小伙伴们,要债已经相当幸运了。

    他颤颤巍巍的抬头去看小乔,看那张平日里只会出现在电视屏幕里的脸,这位被大众一致认为是“花瓶”的女明星把他们当作花瓶一样摔得稀巴烂。

    虽然现在的景象很魔幻,但他还有些好奇。

    要债挪动脖子小心翼翼开口:“你问我这个是为了别人吧?你有朋友进了那个副本?”

    他也有些奇怪,在他的认知里游戏中没有能连接副本内外的交流工具,但看小乔的样子显然是为别人问的,而且还很急。

    “是。”小乔没什么犹豫的回答了他。

    要债顿时更加好奇了,是什么神通广大的朋友能让大明星不惜做出这种“毁人设”的事,还亲自把他们揍了,难道进副本的是她父母……

    要债想到这又嘴贱的问了一句:“很重要的朋友?”

    小乔弯腰,幽黑的眼睛直视对方:“他出不来,你们也不用活。”

    要债顿时冷汗之类,心中大喊今天碰上了无妄之灾。

    紧接着他听见头顶继续传来小乔的声音:“还有什么要注意的。”

    就算我说了你还能发消息给副本里的人吗?

    要债一边流着冷汗一边开口:“还有一点需要注意的……”

    说到这他他原本就恐慌的表情更凄然了一些:“那个副本里的第一名……就是送去山区变形的、由观众投票选出的人气第一的那个嘉宾……至今为止我再也没见到过他……”

    声音从头顶传来:“什么意思。”

    要债冷汗直流:“他……好像没从副本里出来,后来……后来我也遇见过一个进过那个副本的玩家,他说……他们的第一名也没有出来……

    “我的意思是……人气第一的嘉宾,好像都会被永远困在副本里。”

    即便是被取消拍摄资格的嘉宾,自杀死亡也能离开副本。

    但人气第一名好像并不是这样,自杀便是真的死亡。

    无论生死,他们都会被永远困在旧人间这个世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