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谍海猎影 眀志

第二二一章 离别

    方不为愣愣的看着舅舅,想不明白他是怎么揣摩到马春风的喜好的?

    肖在明又拿起了那块表:“这是高思中的!高思中这个人,其实没什么大的爱好,他最喜揣摩马春风的心思,事事以马春风为先。和马春风对待委员长的态度有异曲同工之妙。

    只要马春风看重你,他就不会对你有恶意……但其他人都送了,单单漏下他,肯定不行。我选来先去,就选了这么一块表……爱尔近,美国进口的……”

    方不为看了看,是块纯全外壳的怀表,他看不出什么好坏来。

    现在,手表刚刚开始流行,方不为手上就戴着一块,是浪琴。还是陈心然在他出院的时候送给他的。

    肖在明放下了手表,又拿起了那本书,方不为看了一眼,书名叫《求闕齋文集》。

    “苏民生此人好文,喜程朱理学,又对曾国藩推崇倍至,这本善本送给他,最合适不过了……”

    看着这三样东西,方不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想到舅舅为这些东西,肯定没少花功夫和心思,而且是在这么短,事情又这么多的几天里。

    “谢谢舅舅了!”方不为感动的说道。

    “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肖在明把东西放好之后,递给了方不为,同时郑重的问道:“此去港城,不知何时才能回转。你的公务又如此繁忙,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抽出时间来,去一趟港城?”

    半月之前,从小舅肖在和嘴里知道,这一世的父母还在世的时候,方不为就有了这样的念头。

    他本想着从上海回来之后,瞅个合适的机会,找个借口告一段时日的假,但谁知刚回南京的第二天就糟到了刺杀。

    江右良的案子刚完,又出了一个步少纲,马春风肯定不会让他离开本部的,不然方不然真打算跟着肖在明去一趟。

    但方不为也明白,处在这样的乱世,很多时候,家与国是不能兼顾的。

    没看就连马春风,也是离家出走十数年之后,才将家人接了过来,一家才开始团聚。

    “我尽快抽时间!”方不为回道。

    肖在明也知道方不为是身不由已,只是提醒他一句。

    “对了,你上次问我要人,我一直没来的及对你说,人我已经安排好了,就你刚才见过的那个车夫,他会去找你……”

    肖在明说的是上次方不为央求他,调两个懂军法的过来。

    “人是我从老家带过来的,跟着我快十年了。人稳重,也上过战场,你放心用便是……”肖在明又说道。

    看来是舅舅的心腹。

    对于肖在明这样的安排,方不为自然不会客气,他正愁手底下得力的人才太少。

    萨家湾本来就离火车站离的近,两辆车到的很快。

    陈心然下了车以后,就站在车门前,等着方不为。

    满打满算,陈心然受伤到现在,也才是三天而已。若不是事态紧急,又怎么敢让他带着伤上远路。

    两个医生要上来挽着他,被陈心然挥手拒绝:“姑父,你们先进去吧!”

    肖在明轻叹了一声。

    这是一对好儿女,他甚至已经把两人的婚事提上了日程,谁知接二连三的发生了这么多的大事。这一走,又不知会拖到什么时候。

    肖在明摆了摆手,带着其他人进了车站。

    看着陈心然苍白的脸色,方不为心里微微一缩,伸手替她理了理耳边的碎发。

    陈心然一把抓住了方不为的手,两行热泪滚落而下,仰着头,看着方不为的眼睛:“不能一起走么?”

    方不为顿了一下,轻轻的摇了摇头。

    既然能重活一世,到了这个风雨飘摇的年代,他又怎么能让自己苟且偷生?

    家国不能兼顾,有时候也包括爱情。

    “那你千万……小心……”陈心然忍不住的哽咽起来,扑到了方不为的怀里。

    她虽然不知道方不为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但若不是危及到性命,肖在明又怎么可能做出全家出走的决定?

    可想而知身处漩涡当中的方不为会遭遇多大的危险。

    当肖在明告诉她这个决定的时候,陈心然未哭未闹,但是整整一夜未眠。

    最终,她自己说服了自己。

    留下来,只会拖累了方不为。

    “放心,我会照顾自己……”方不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拍了拍陈心然的后背。

    方不为真的觉的老天对他不薄。

    让他重活了一世,给了他系统,还给了他这么好的家人。

    还有陈心然!

    “我会等你,哪怕十年八年……”陈心然抬起头,看着方不为。

    方不为心里一热,不停的擦着陈心然眼角的泪水。但她的眼睛就像是泉眼一般,怎么也擦不干。

    “等这次的事情忙完,我会抽空过去……”方不为说道。

    陈心然含着眼泪,重重的点了点头。

    两个人说的话都不多,但彼此都清楚对方的心意。

    天气虽暖,但外面风大,陈心然刚刚受伤,方不为也不敢让她在风底下吹太久,便扶着他进了车站。

    陈心然并非一般的女子,她很清楚方不为的理想是什么,所以既便分别在即,她也没有露出恨不得抵死缠绵的小女儿之态来。说到一半的时候,陈心然又问起了方不为的伤。

    当时是陈心然先中的枪,方不为是之后才受的伤,陈心也是听姑姑提了一句,说是方不为也受了伤,不过不严重。

    陈心然执意要看,方不为便解开了衣扣,把肩膀露了出来。

    追捕付高昌的那一夜他就看过了,伤口恢复的速度非常快。只是几天的时间,就已经开始结痂。虽然中枪的地方还是一个坑,但已经有了血肉,看不到骨头了。

    而且并不影响正常活动,方不为心里明白,是身体经过两次强化带来的好处。

    陈心然忍着泪,反复的叮嘱方不为,万事小心。

    等到天色完全黑下来之后,时间也到了,方不为扶着陈心然到了检票口。

    “回去吧,到了之后,我会给你发电报!”陈心然睁着大眼睛,含着笑,看着站在栏杆外的方不为。

    方不为点了点头,又轻轻的摇了摇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