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谍海猎影 眀志

第五六八章 活口(十)

    “带人警戒,二十米以内,不准任何闲杂人等靠近!”方不为没时间和他废话,直接下着命令。

    叶兴中心里一咯噔,诧异的看了郑世飞一眼。

    为什么真的是这个假货在发号施令?

    “你皮痒了?”郑世飞急声提醒道。

    方不为跟着谷振龙和马春风,别的没学到,但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毛病学了个十成十。

    不过有一个最大的区别,越是亲信,方不为就越没个好脸色,不是骂就是打。

    一般的下属,他反而会客客气气。

    所以感觉到林子安说话变的客气了好多的时候,冯家山才那么担心。

    就他?

    叶兴中偷偷的瞥了方不为一眼,又暗暗的嗤笑了一声。

    但戏还得往下演,叶兴中软耷耷的应了一声“明白!”

    谷司令和处长这样安排,肯定有他们的用意。

    叶兴中暗暗的猜测着。

    他刚刚转身,正要率队离开,看到那个脚上受伤的警卫,正在包扎伤口,脚边还放着一个药瓶。

    药瓶?

    叶兴中心里一惊,靠近了两步,下意识的吸了吸鼻子。

    特供百宝丹?

    像是被雷劈了一般,叶兴中被冻在了原地。

    他一点一点的回过头来,惊恐的看着方不为。

    “怎么,等着让我抬你去?”方不为冷笑道。

    “卑……卑职不敢!”叶兴中硬是挤出了一丝笑容,却比哭还难看。

    是真的方不为……

    “滚!”方不为一声怒吼。

    叶兴中一个激灵,撒腿就跑。

    看着叶兴中的背影,方不为恨的直咬牙。

    这王八蛋不但知道特供百宝丹,还知道这药和自己的关系?

    怪不得他会想法设法的接近肖在明!

    他还知道什么?

    郑世飞瞅着飞奔而去的叶兴中,疑惑的问道“这小子怎么了?”

    自从上次在货场合作过一次之后,郑世飞和叶兴中不知怎么看对了眼,关系越来越好,就差杀鸡烧黄纸拜把子了。

    “谁知道?”方不为冷笑道。

    “先忙正事吧……这里交给你了,速度要快……”方不为提着山田的腰带,就像提着一捆菜一般,“我去会会这个中村!”

    “小心!”郑世飞提醒道。

    这次可是真正的单枪匹马,没有人能帮得了方不为。

    “一个特务而已,又不是龙潭虎穴?”方不为摆了摆手,提着山田上了郑世飞的车。

    半个小时以后,他便赶到了估衣街。

    “那边怎么样?”赵世锐一见方不为,就急声问道。

    “真是好运气!”方不为忍不住的笑道,“未折一兵一卒不说,还抓了个活口……”

    “山田?”

    方不为重重的点了点头“我也没想到能生擒他……现在不用假冒的了,人就在下面的车里,待会你直接带上他就行!”

    “好!”赵世锐兴奋的应了一声。

    “中村呢?”方不为又问道。

    “一直在店里,没有离开过!”赵世锐汇报道。

    “近卫正雄呢?”

    “我怕堵不住他,特意派出了几辆黄包车……诱他上了车,又乘着路滑,制造了点意外……”赵世锐回道。

    近卫正雄好不容易等到了一辆黄包车,却在半路上出了事故。

    特务假扮的车夫假装路滑没收住势,不小心撞倒了两个行人,人家不担把车夫拦了下来,连近卫正雄都不让走……

    “他不会生疑吧?”方不为问道。

    “放心,撞倒的真是路人……”赵世锐笑道,“我也没想到,随便挑了一对夫妇,竟然这么难缠?”

    近卫正雄越是着急离开,对方越是不依不绕。

    这么怕事,还这么有钱,不被人当成肥羊才怪。

    黄包车夫能有几个钱?

    “好!”方不为点了点头,“你控制好时间,等我的信号……”

    “小心啊!”赵世锐提醒道,“事不可为,就不要勉强!”

    “司令和厅长都不担心,你担心个毛线?”方不为翻了个白眼,又低着头检查着装备。

    吹箭,迷药,手枪!

    还有一瓶乙醚。

    按照方不为的交待,赵世锐一直把乙醚放在火炉上的水盆里,瓶身烫的厉害。

    “这话就是司令和厅长让我提醒你的!”赵世锐回道。

    “把心放肚子里吧!”方不为讥笑道,“你以为是上次的大盛洋行?”

    一提这个,赵世锐的心就放下了大半。

    这次的据点是中村临时找的,一没地道,二没炸药,怕走漏消息,除了他和近卫正雄之外,连个手下都没带。

    方不为就算抓不了活口,至少也能全身而退。

    “滚吧!”赵世锐冷哼了一声。

    方不为甩了一根中指,穿好大衣下了楼。

    商行的四周,早已埋伏好了精锐,中村插翅也难飞。

    方不为绕到侧面,耳朵贴在墙上,静静的听了几秒钟。

    里面传出拨动电话转盘的声音。

    方不为不由的冷笑了一声。

    这条街的电话线路已被管制,中村要能打出去才见了鬼。

    看来是近卫正雄和山田一直没有消息传来,中村也坐不住了。

    拨了两次之后,中村便失去了耐心。

    他也只以为是天气的原因,导线电话线路受到了干扰。

    这个年代可没有绝缘体,电话线路全都是裸露的。

    拨动电话转盘的声音消失了,里面又传来翻箱捣柜的声音。

    又是“喀嚓”一声。

    这是在给手枪上膛。

    方不为顿时一喜。

    中村觉察到了危险,想要离开这里?

    还真是意外之喜。

    这样一来,就不用自己上房揭瓦了。

    按照之前的计划,方不为会上到房顶确定中村的位置之后,将那一瓶烫好的乙醚倒下去。

    高温的乙醚挥发极快,在封闭的空间里,吸到鼻子里后起效的速度不会比直接喝下去的一度慢。

    等中村闻到异味反应过来,再到他有所防备的时候,也差不多晕了,到时别说自杀,他连咬牙的力气都没有。

    这一招要没机会用的话,还有吹箭和迷药……

    最后一招便是强攻。

    但中村如果外出,方不为觉得尾随得手的可能性更大。

    过了几分钟以后,方不为听到中村给看店的伙计交待了一声,说是要出去一趟,然后又听到拉动门栓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