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谍海猎影 眀志

第七一五章 栽赃(二)

    赵玉林自杀,台湾编缉可能被捕的事情,日本人一清二楚,肯定会弃用这本密码,所以齐振江也没有多重视,还没来得及把这本书交给温玉庆。

    方不为用的是温玉庆经常监听的那几个电波频率,密电检译所轻而易举的破译出了电文。

    温玉庆命密电检译所上下连夜破译,试图从已知的日谍密码底本找出新更换的母本。

    但所有密秘缴获的底本都本都试过了,没有一本能对的上这套公式。

    十一月一日凌晨,方不为二次加密,连发了几条电文。

    二次加密公式很简单,在原来的公式上加了一道“n1”的算法。

    既电文中的每一组电码破译之后,在底本上后挪一位便是对应字符。

    电报主要内容为“斩首行动,元首,一网打尽,晨光报社”等字眼。

    除此之外,方不为还利用尽量回忆起来的一些细节细致推算,大致还原出了一些行动过程,巧妙设计之后,安到了日本人的头上。

    十一月一日下午,方不为又用朝日洋行的那套密码,发送了最后一条电文:“误伤友人,实乃不该,行动已挫,全部撤回……疑原密码母本已被南京特务部门缴获,后两套密码就此弃用……”

    后两套密码,指的便是《呐喊》的三国演义。

    这个时候,整个南京正闹的鸡飞狗上墙,委员长正在自己的官邸,对着一众特务头目大声骂娘。

    “误伤友人”这四个字,让温玉庆心惊肉跳。

    全国人民都知道王兆名对日本人的态度,不出意外,明天的报纸头条肯定全是一片叫好声。

    在日本人眼里,王兆名自然是铁铁的“友人”!

    他第一时间跑去找委员长汇报,并询问各特务机构头目,各部近期有无缴获疑似日谍密码底本之物。

    谷振龙依稀记得,抓捕赵玉林时,方不为好像缴获了一本密码本,交给了特务处破译。

    谷振龙定定的看着马春风,马春风沉吟数秒,说出了缴获密码本的经过。

    他没有提方不为的名字,但知道内情的人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等到齐振江送来了密码本,破译出了新近更换的密码是《三国演义》之后,温玉庆命密电检译所火速破译。

    两个小时之后,看到十数条密电内容时,委员长气的浑身直抖。

    其它的不论,就只一条“晨光报社”就能证明,这起刺杀,就是日谍组织策划的。

    开了三枪的孙风鸣,正是用的晨光报社的记者证混进会场的,贺清南带人包围报社时,里面早已是人去楼空。

    十数位特务头目听的目瞪口呆,面面相觑。

    日本人竟然计划要将国党高层一网打尽?

    陈祖燕猛的皱紧眉头,看了看马春风,又看了看谷振龙。

    马春风没表态,谷振龙沉吟数秒,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

    陈超的反应稍慢一点,没看出来这三位打的是什么哑迷,他也顾不上这个。

    日本特务机关做事,什么时候这么不严谨了,密码本都被缴获半个多月了,才知道更换?

    赵玉林自杀,台湾编缉落网,日谍机构一清二楚,也知道这两人之间用来联络的暗语本落到南京特务的手里了。

    这真要是密码本,日是本人怎会会如此大意,继续用来收发密电,联络的还是如此大的行动?

    整个国民政府的所有特务机构,就数他们几位和日谍组织打的交道最多,陈超能想到,其它的三位自然也能想到。

    陈祖燕征询的意思就是这个,他在问谷振龙,要不是当场提出来,但不知谷振龙出于什么考虚,让陈祖燕和马春风暂时不要点破。

    但在场的都是精英,不止一人怀疑到了这一点。

    邓有仪当即便说道:“日本人明知此套密码底本已被我方缴获,为何还要用来发送此等重要情报?”

    他指的是专门提到拳密码底本是《三国演义》这一道密电。

    “但具体的计算公式并不是用这套密码发送的!”温玉庆说道。

    一本《三国演义》六十多万字,不知道计算公式,想要破译出只有几个字的电文,比大海捞针容易不到哪里去。

    在场的人都明白这个道理。

    “还是有问题!”邓有仪摇了摇头,又问着温玉庆,“破获陶谷街报社据点及莫悉湖抱月楼之后,温司长再有无截获过用朝日洋行这套密码发送过的电波?”

    温玉庆沉吟了数秒,摇了摇头。

    邓有仪又看向马春风和陈祖燕。

    论电讯情报,除了温玉庆的密电检译所,就只有特务处工特工总部及调查科的专业能力强一些。

    虽然三人之间各有恩怨,但在这种大是大非面前,没人敢信口雌黄。

    马春风回了一句“没有”,陈祖燕只是摇了摇头。

    “那就说明日本人很清楚,朝日洋行的这套密码也有可能暴露了,但涉及到这等大事,为什么又突然启用了,而且在行动之日的前两天?”邓有仪又说道。

    “那在三十日止今日,有无截获过疑似对这几条电文的回复?”邓有仪又问道。

    温玉庆又摇了摇头。

    邓有仪呵呵两声,再不说话了。

    谁都没有接话,但谁都能听出邓有仪说的是什么意思。

    只有发来的电文,却没有人回复过?

    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奇怪的事情?

    这很有可能是在栽赃。

    除了日本人,还有谁知道这两套密码?

    地场的人猛的打了个激灵,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温玉庆。

    他们不是在怀疑温玉庆,而是知道只有温玉庆电有可能查出发送这些电文的幕后人物。

    盯了两眼温玉庆,邓有仪又把目光挪到了马春风身上。

    他不知道《呐喊》是谁缴获的,但送这本书过来的,是特务处的电讯科科长齐振江。

    如果怀疑内部人,就数他的嫌疑最大。

    “温司长,发送波段和频率呢?”马春风沉声问道。

    温玉庆知道马春风问的是什么意思。

    “用的是长距离波段!”温玉庆回道,“电波信号不是太好,估计发送距离至少在千里之外……”

    邓有仪眨了眨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