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谍海猎影 眀志

第八五二章 怀疑 (求月票)

    因为不好找车,陈宝林来的时候,只带了二十几个人,剩下的人还在半路上。

    这已经算是不错了。

    从鄞县县城到溪口有三十多公里,一辆小车上至少坐了八个人,陈宝林能在一个小时左右赶到,怕是在路上没少催司机。

    方不为让王世和的十个手下全部留在了小洋楼,又让陈宝林安排了十二个县保安团的警察,守在楼下。

    剩下的十个警察由他带领,排查线索,顺带抓人。

    这个时候,县级地方还未设立警察局,治安均由保安团负责,保安团以下设有公安科和警佐室。

    警佐室现在履行的就是县警察局的职责。警佐就类似于县警察局长,警士就类似于普通警察。

    鄞县是大县,警佐加警士,足有六十人,另外还有一个警察中队,一个消防分队,合起来大约有一个连。

    陈宝林带来的这二十几个人,便是警佐室的精干警士,剩下的还在半路上。

    方不为先派了几个人,将厨师班子控制了起来。

    酒是王世和从鄞县买回来的,但运回来之后,就交给了厨师班子,再没有过问过。

    这是所有环节当中,破绽最多的一个。

    只要派个人混进厨师班,轻轻松松就能把毒下进去。

    人被控制住了,但方不为并没有急着审,而是先去看王世和特意从绍兴买回来的这批酒。

    酒已全部被收了回来,唯一就打开了一坛,正是方不为和王世和喝的那一坛。

    上百坛子酒整整齐齐的码在一间屋子的地中间,两个派酒的伙计五花大绑的捆成一团,正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王世和手下已经审过了一遍,两个伙计被打的不轻,脸上身上全是伤。

    方不为看了一遍口供,看笔录,王世和的手下基本没从这两个伙计口中审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

    唯一有一点引起了方不为的怀疑。

    一百二十坛酒,全都被做过记号。

    一大半是前街给流水席的流水席喝的,一小半是花园的主客喝的。

    而主客的这四十多坛酒,也分成了两部分。

    一小部分用草绳结了网兜,用绳子吊到井里冰镇,等酒席开始的时候才会被拿出来,上到最靠近礼台的那几桌上席。

    想来也能明白,一口井就那么大,又能吊下去多少只酒坛?

    也只能紧着主桌上的客人先上。

    方不为把没做记号的,做过记号的,冰镇过的,每样各拿来了一坛,先仔仔细细的瞅了一遍。

    坛口最外面包着布,打开布以后,又是一层泥封,敲开泥封,才能看到用布包着的软木塞子。

    只有把软大塞子撬掉,才能倒出酒来。

    密封到这种程度,毒药多半是密封之前就下进去的。

    真是这样,反倒好查了。

    方不为估计没这么简单。

    到底是不是,试一试就知道了。

    方不为让警佐开着酒坛,他则拿来了一只碗,一坛一坛的尝着。

    跟在他身后的鄞县警佐,惊的眼珠子差点掉地上。

    不是说酒里都被下了毒么,这个年轻的长官就不怕被毒死?

    当方不为喝下第一碗的时候,猛的眯起了眼睛。

    这明明是放在井里冰镇过的那一批,但酒里竟然没毒?

    方不为又打开了两坛,各喝了一碗。

    还是没毒。

    他又换了准备给花园下席和前街流水席上的酒水。

    还是没毒!

    方不为足足尝了十几碗才做罢。

    他得出了一个出乎意料的结果:毒不在酒里。

    方不为冷哼一声,看着酒楼的老板问道:“酒壶在哪?”

    “在……在隔壁!”管事结结巴巴的回道。

    方不为站了起来,走进了旁边的库房。

    这是放的是盘碟盆碗之类的餐具,酒壶酒杯被摆在两张大方桌上,摆的满满当当。

    大部分都是白瓷酒壶,银酒壶银酒杯只有六副。

    说是银壶,只是看起来是银色的而已,基实是锡制的。

    而花院的上席,用的全都是这一种。

    看到这六副锡制的酒具,方不为就大概猜出怎以回事了。

    方不为拿起一只锡壶,打开看了看,还闻了闻,但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他又让一个警察提了一坛酒,倒进了壶里,直接提起酒壶,咬着壶嘴喝了一大口。

    入嘴辛凉!

    这特么不是毒酒是什么?

    原来毒不在酒里,而是被下在酒壶里。

    方不为将所有的锡壶全部试了一遍,六支锡壶,全部都有毒。

    但白瓷壶里却没有。

    确定只有锡壶里有毒之后,方不为才松了一口气。

    这才对吗!

    现在又不是后世,各种见血就能封喉的毒药也不是满大街都是。

    植物蛋白毒素最大的特点是接近无味,混在酒菜里,普通人根本尝不出来。

    而且发作慢,且无药可医,比氰化物相比,更能杀人于无形,绝对是杀人越货的极品。

    但不易提炼也是这种毒药最大的缺点。

    刺客手里真要是有一次性能毒死几百号人的蓖麻毒素,岂不是想杀谁就杀谁?

    方不为就要掂量一二了。

    但既便如此,这种毒药也不是普通人能够得到的。

    方不为的第一怀疑对像自然是日本人。

    他想不出,除了日本人之外,谁还能用这种毒药,来刺杀建丰同志?

    但也仅限于怀疑。

    他不记得日本是不是现在就掌握了蓖麻毒素的提纯属技术,但至少知道,截止目前,蓖麻毒素类的值物蛋白毒素,提纯技术最好的应该是美国,其次是苏联。

    而世界上第一个计划将蓖麻毒素应用于战争的,就是美国。

    二战前,美国就好像生产了数千吨的蓖麻毒素粗品,原本是准备用来打生化战的,但不知什么原因,和德国打到最激烈的时候,也没见美国拿出来用过。

    二战后,直接公开销毁了。

    美国……美国?

    像是打开了魔鬼的潘多拉盒子,方不为脑子里突然闪出一个念头:这次的毒药,会不会来自美国?

    那刺客呢,又是谁派的?

    想到这里,方不为的心猛的一跳,又用力的摇了摇脑袋,抒这个念头甩到了九宵云外。

    脑子被驴踢了,胡思乱想什么呢?

    这样的事情也是能乱猜的?

    会死人的,而且一死就是一大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