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谍海猎影 眀志

第九九九章 抠子弹(求月票)

    方不为先猛吸了一口气,然后屏住呼吸,双用扶着左肋两侧。

    然后他猛的一鼓气,双手用力一挤,“嗖嗖”两声,两颗子弹被挤了出来,砸到了关大山的脸上。

    关大山和那个工兵都看懵逼了。

    这是什么功夫,竟然能运气,把子弹给逼出来?

    听都没说过。

    一鼓气,牵动了那颗嵌在肋骨上的子弹,方不为疼的直咬牙。

    嵌的太紧,根本挤不出来,只能想办法取出来。

    方不为松了气,怒声骂道:“关大山,你今天要是给老子干不了一辆装甲车下来,老子就扒了叶兴中的皮……”

    处罚关大山这样的没意思,方不为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来。

    毕竟关大山是他的警卫,把保护方不为的安全做为第一要务天经地义,方不为下令也不好使。

    但叶兴中这个王八蛋,派人来的时候就没交待清楚?

    老子要是伤到逃都没办法逃的程度,谁来救都没用。

    方不为估计,肯定是叶兴中给关大山下了什么死命令,所以关大山才如此固执。

    “长官,你就是打死我,我也得背你下去……”关大山哽咽着说道。

    方不为再厉害,也是血肉长成的身体,中了子弹照样会流血……

    嗯……不对啊?

    怎么不流血了?

    关大山瞪大了眼睛,盯着方不为的肋下的弹孔。

    子弹被挤出来的时候,只是带出了几滴淤血,现在还在关大山的脸上粘着呢。

    除此外,就弹孔的里有些快要凝结的黑血,除此外,竟然再不流血了?

    关大山又往方不为的上半身瞅了瞅。

    原来身上的血,全是从肩膀上的伤口中流出来的。

    “这……这……这……”关大山惊恐的指着方不为的伤口,“这”了半天,也再没这出一个字来。

    工兵也看出不对来了,你是见了鬼一样的看着方不为:“长……长官,血呢?”

    “老子说了多少遍了,我就没受多重的伤,你这个王八蛋偏不信……”方不为咬着牙骂道。

    他低下头来,顺手在背包里一摸,摸出一个根针管和玻璃药瓶来。

    是吗啡。

    算是这个年代最好的麻醉济和镇痛济了。

    方不为装好针头,敲开药瓶,把药水吸进了针管。

    关大山也是受方不为培训过战场救治的,一看方不为拿出了针管,他就知道要干什么。

    他快速的在包里翻了一阵,摸出一个瓷瓶和布包。

    布包里消过毒的镊子,小钳子,甚至手术刀之类的工具,瓷瓶里是酒精棉。

    方不为指了指还藏着子弹的那个弹孔附近,关大山小心翼翼的把夹着酒精棉的镊子凑了过去。

    当上面的酒精淋下来,流进伤口的时候,方不为猛的吸了一口冷气。

    太特么疼了。

    方不为现在才终于知道,“伤口上撒盐”这句话是怎么来的了。

    本来方不为没想消毒,但怕系统这个王八蛋不给力。

    万一感染了怎么办?

    方不为咬着牙,又敲开了一支吗啡,吸进了针管。

    关大山看的眼睛都快突出来了。

    既便如叶兴中那样的体格,最多也就敢用半支,但方不为竟然一次就要用两支?

    他刚张开嘴,到了嘴边的话就被方不为一眼给瞪回去了。

    系统非常人性化,知道同样的药物,在什么时候对方不为是有害的,什么时候是有益的,所以现在肯定不会排斥或是快速分解。

    当然,系统也没有加快药效发挥的功能。

    想要吗啡的止疼效果起作用,还得等十几分钟。

    方不为就是想提前注射,尽快让止痛效果发挥作用。

    仗还没打完呢。

    这点伤,还不至于让他离开战场。

    推完药液之后,方不为丢掉针管,左手扶着断了的肋骨,右手慢慢的挤压着肌肉,试探着子弹的位置。

    找到了!

    确切的说,肋骨并没有断,子弹只是嵌了进去。

    多亏方不为的体质强化过。

    不深,也就两三毫米,但嵌的很紧。

    方不为咧了咧嘴,把右手食指到了关大山面前:“消毒!”

    关大山愣了一下,没明白方不为的意思,但还是用酒精棉,把方不为的指头擦了个干干净净。

    他还不知道,方不为的肋骨上,还嵌着一颗子弹。

    关大山放下了镊子,想着让方不为忍着点,先把伤口清理干净,包扎好再说。

    却不想方不为猛的一咬牙,把消过毒的那根手指,插进了伤口。

    摸到子弹了!

    方不为用力的一抠。

    “呃……”

    方不为痛苦的闷哼了一声,眼珠子猛的往外一突,整张脸上的青筋都暴了起来。

    疼!

    不是一般的疼。

    疼的方不为差点没控制住自己的身体,腰部甚至拱了一下。

    方不为猛的抽出手指,往后一倒,双眼看着屋顶,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像是被人从头上浇下来了一盆水,汗珠一颗接一颗的从头发上往下滚落。

    以方不为的力气,别说是子弹只嵌进去了几毫米,就是骨头里钉进去一颗钉子,他也能徒手拔出来。

    就是太特么的疼了。

    “长官?”关大山根本没看懂方不为在做什么。

    方不为摆了摆手,示意关大山闭嘴。

    听到外面的装甲车越开越近,方不为咬着牙,又吸了一大口气,直起了腰。

    随着方不为的肚皮一鼓,“噗嗤”一声,最后一颗子弹从弹孔里滑了出来。

    徒手抠子弹?

    关大山像是被冻住了一产。

    他现在已经没办法用言语来描述自己此时的心情了。

    “蠢货……消毒包扎啊……”方不为气的骂道。

    关大山才反应了过来,飞快的从背包里掏出一块药棉。

    方不为顺手抢了过去,直接拿起关大山打开的那瓶酒精棉,把里面的酒精全部倒了上去。

    然后方不为拿着药棉,像是在搓澡一样,在肋下一顿猛擦。

    酒精流进伤口,比子弹射进去的时候还疼。

    方不为敢发誓,他两世为人,从来没有承受过如此巨大的疼痛。

    扔掉了手里的药棉,方不为又拿起了一块新的,把多余的酒精擦掉,痛感才减轻了一些。

    把纱布围着腰缠好,打好结,方不为活动了一下左手。

    稍微有点妨碍,投掷是别想了,但拉枪栓还是没问题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