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谍海猎影 眀志

第一零零三章 血战(二)

    方不为就地跪倒,同时看到,鬼子的腰里,竟然佩着一把军刀。

    不过是刀柄是铜制的,看来是个尉官。

    正好!

    方不为顿时大喜。

    “冲锋……”方不为模仿着鬼子指挥官的声音,用日语吼了一句。

    关大山被吓了一跳。

    “听脚步声,用三八大盖打……”方不为低声说道。

    “好!”关大山反应了过来,背贴着方不为。

    听到“指挥官”冲锋的指令,二十多号鬼子全都趴了起来,冲方不为之前藏身的房屋冲去。

    只听脚步声,方不为就知道鬼子既便是在冲锋,也非常有序,并非一窝蜂的往上冲。

    “叭!”方不为端起枪,冲着最近的脚步声扣动了扳机。

    随着一声惨叫,附近的鬼子吓了一跳。

    是谁开的枪?

    方不为又开了一枪,又有一个鬼子中枪倒地。

    一阵风吹来,吹散了炸药包炸起的烟尘。

    所有的鬼子都看到,两个脸被薰的如同锅底,浑身上下都被泥裹出来的人,正端着两杆三八大盖,在向自己瞄准。

    不是自己人,而是敌人。

    什么时候混进来的?

    “站起来,放心开枪!”方不为吼了一声,又开了一枪。

    有点偏了,打到了一个鬼子的大腿上。

    鬼子一声惨嚎,跪倒的同时,扣下了三八大盖的扳机。

    “嗖”的一声,一颗子弹从方不为的耳边擦过,方不为吓了一跳。

    “啊……”方不为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惨叫。

    子弹没打中他,却打到了他身后的一个鬼子。

    “蠢货,不要开枪……”一个鬼子吼道。

    方不为顺声一看,顿时大喜。

    虽然没配刀,但腰里有手枪。

    他毫不犹豫的开了枪。

    鬼子军官顺声就倒。

    关大山同样不停的开着枪。

    五发子弹,最多也就是五秒的时间,鬼子边退着子弹边冲了上来。

    一个鬼子大吼一声,端着枪就向方不为冲来。

    方不为一个弓步,枪头一磕,碰飞了鬼子的刺刀,然后往前轻轻一送,刀尖便扎进了鬼子的脖子。

    刀一收,鬼子的脖子里便彪出了一股血箭。

    形意拳,六合枪之凤凰点头。

    听到身后也传来“嗤”的一声轻响,方不为嘴角一勾,露出一丝冷笑。

    “右转!”方不为轻喝一声,往右踏出一步,顺便一劈,右侧的三把刺刀全部被他磕偏。

    关大山也是差不多的动作。

    两人配合的极其默契。

    关大山是叶兴中的老乡,是不是也是地下党,方不为还不知道,但也是练过八极拳的。

    要是身手不好,也不会被叶兴中挑出来给方不为当警卫。

    八极拳也练六合大枪。

    “嗤……噗……转……嗤……噗……转……”

    突刺,平刺,挑刺的声音,夹杂着鬼子身体喷着血的“嗤嗤”声和惨叫声,在方不为听来是如此的美妙动听。

    两个都是十米八还多的身高,臂长更长,比起一米六的鬼子,方不为的枪至少长了近半米。

    他几乎将三分之二的鬼子拦了下来。

    两个人都是武术好手,从不把力使老,一触既退,动作飞速异常。

    转眼之间,两人的四周就躺下了七八个鬼子。

    脚下磕磕绊绊,外圈冲上来的鬼子行动很是不便,越发让方不为和关大山游刃有余。

    两个人就像是被泡进血池捞出来的一样,浑身上下都被血染透了。

    鬼子小队的指挥官远远的躺到后面,盯着方光荣战役日本版齿咬的格格直响。

    他身边就站着两个步兵,个个端着枪,瞄着方不为和关大山,却再不敢开枪了。

    一人开了一枪,没打到方不为和关大山,却把自己人撂倒了两个。

    “玉碎……”

    又有一个鬼子大声喊道。

    最少有十个鬼子同时一声大吼,端着刺刀冲了上来。

    关大山在眼睛在瞬间变成了身红色:今天怕是得交待到这里了……

    念头还没落,关大山感觉腰里一空,随既就听到了背后后传来的枪声。

    方不为右手端枪,直指前方,右手往关大山的腰里一摸,摸出了快慢机,然后一扣扳机,顺着手枪的后座力,枪口往左一摆,扫了大半圈。

    随着枪声,冲上来的十个鬼子倒下了一半。

    方不为冷笑一声:老子敢开枪,你敢么?

    “换弹匣……”方不为把快慢机往关大山的腰里一插,同时又往右滑了一步。

    “嗤嗤嗤”三声,剩下的三个鬼子一个接一个的捂着脖子,但血液依然从指头缝里喷了出来。

    方不为猛的想起前世看过的一张历史照片:鬼子的军刀挥过,一个中国女人双手捂着脖子,血液从双手间喷了出来。

    看我怎么替你们报仇……

    方不为在心里默默的念叨了一句。

    “人呢,你的人呢……”吴求建拿着望远镜,看着已经染成血人的方不为和关大山,大声怒吼道。

    他的旁边站着一上高大的汉子,同样拿着望远镜。

    桂军一七四师一零零六团三营营长高贺昌。

    一七四师属同为桂军整编而来的二十九军团,二十九军团自南翔以东驻防,一零零六团紧挨着五二三团。

    不过一零零六团的阵地向北,五二三团的阵地向东。

    和早间开始,一七四师的阵地也受到了日本轰炸机和步兵炮的猛烈轰炸,但没有遭受重炮。

    等炮击停了之后,师长王赞兵惊讶的发现,自己阵地前方没一个鬼子冲过来,反倒是侧后方的五二三团打的炮火震天。

    他当即就猜到,肯定是五二三团前几天打了鬼子的担克和飞机后,鬼子今天压重兵才报复了。

    一七四是以不过是遭了池鱼之殃。

    王赞兵当既决定派兵支援。

    但他也怕鬼子声东击西,不敢多派,只派了两个营。

    等高贺昌带着两个营赶来时,五二三团的最后一道防线已被鬼子冲开了三个缺口。

    来的太及时了。

    吴求建当即把高贺昌带来的一个营做为预血队,把另外一个营一分为三,分别去堵三个缺口。

    还是高贺昌发现,其中的一个缺口,竟然是两个兵守下来的。

    看到方不为和关大山仅仅只有两个人,却依然向密密麻麻的鬼子发起了反冲锋,高贺昌只觉热血往上一涌,瞬间鼻子一酸,热泪涌出了眼眶!

    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