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谍海猎影 眀志

第一零一六章 七窍生烟(求月票)

    但有人却不这么想。

    叶兴中先是往后退了一步,看了看包的跟粽子一样的方不为,觉的好像还不是那么的安全,便又往后退了一步,才鼓起了全身的勇气。

    但话到了嘴边,却又细若蚊吟。

    “哪您要是不去阵地,他不是也就不用去了么……”

    声音虽小,但该听见的全都听见了。

    我了个擦……

    冯家山和边从军猛的睁大了眼睛,见了鬼一般的瞪着叶兴中。

    就连关大山都忘了继续流泪了。

    虽然几个人的心里都生出过这种念头,想着方不为这种身份,何必要跑到最前线?

    但至多也就是在心里想想,从来不敢说出来的,更何况是当着方不为的面说。

    几个人无比惊诧,叶兴中这狗东西是失心疯了还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跟长官这么说话?

    瞅了瞅叶兴中不知什么时候,已退到了两米远的地方,冯家山恍然大悟。

    这王八蛋是在欺负方不为受了伤,暂时收拾不了他。

    “放你娘的狗屁……”

    方不为的声音如同暴雷一样。

    他转着圈的想找东西,却发现手边什么都没有。

    冯家山和边从军一看就知道,方不为真火了,吓的一个机灵,齐齐的往后一跳。

    他们两个腰里都插着枪,万一方不为气极之下,把叶兴中给崩了怎么办?

    “叶兴中,你要有本事,就按着胸口,朝死难的十数万将士说……你要有能耐,就指着天,对着列祖列宗起誓……”

    方不为气的七窍生烟。

    “若是人人都如你这般,那还守什么,打什么,等着鬼子来了之后,直接跪在地上喊爹不更干脆……我操你么,你个数祖忘典的东西,你给老子滚……”

    也就是手里没枪,不然方不为真想崩了叶兴中。

    他只以为,也就是宋元良这样的人,才会生出这样的心思。

    但没想到,自己最为信重的叶兴中,竟然也拐着弯的劝着自己惜身保命?

    自己如此拼命是为了什么?

    不就是想给民国的上上下下做个榜样,让军中的数百万将士看一看日本人不是铁打的,只要你敢拼命,他照样会害怕,照样会崩溃,照样会怂,照样会逃……

    方不为觉的,叶兴中这样劝自己,不但是在侮辱自己,更是在拆自己拼着九死一生,才打好的一点点根基。

    谁都没想到,方不为的反应这么激烈。

    就连叶兴中也只以为,方不为至多将自己打一顿就完事了。

    他们都觉的,方不为的身份都这么高了,还这么拼命?

    根本没必要。

    拼命的事情,交给他们来干就行了。

    冯家山和边从军不敢置信的看着方不为,叶兴中猛的一愣,也惊慌无措的看着方不为。

    他们三个无比清楚,这个“滚”和方不为以往骂的滚,完全不是一个意思,就跟叶兴中刚刚对关大山说的那句“该去哪去哪”是一样的意思。

    “愣个球啊……”冯家山咬牙骂道。

    叶兴中猛的一个机,瞬间反应了过来,飞速的往前两步,蹲在了方不为面前低下了头“卑职错了……”

    他是怕方不为够不到,所以才蹲了下来,把脸凑了上去。

    “我……”方不为把手举到了半空,咬了半天牙,却狠不下心扇下去。

    叶兴中跟着他这和多年,什么样的性格,方不为很清楚。

    他就不是那种贪生怕死的人。

    他壮着胆子说这样的话,难道是为了保他的命?

    只是因为他在自己的安危。

    但这王八蛋心里再怎么不以为然,也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方某人的命是命,别人的命就不是命?

    要是被有心之人听到,断章取义后宣扬出去,那自己费尽心血,拼着丢命才给上下鼓的这一口气,瞬间就会散掉。

    “长官,老叶一时昏了头,所以才口不择言,还请你饶过他这一回……”冯家山急道。

    “他也是看长官你没什么大碍,太过高兴,想和你说句俏皮话……”

    边从军也急忙说道。

    “卑职真的知道错了……”叶兴中急忙接口道,“这官我不做了,就留在长官身边,给你当警卫……”

    方不为气的肝疼。

    他再不知好歹,也清楚叶兴中是担心自己,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特么的……老子我……”

    方不为发了半天狠,却不知道该怎么对待叶兴中。

    难道处罚他?

    方不为连自己心里那一关都过不去。

    “给老子滚……”方不为一声暴吼,一脚踢在了叶兴中的肩头。

    叶兴中被踢的打个滚,甚至都忘了爬起来,脸色灰败的看着方不为。

    长官……真不要自己了?

    这一下,终于扯到了伤口,方不为猛的咳了起来。

    冯家山和边从军大惊失色,齐齐往上扑,叶兴中也一骨碌的翻了起来。

    “吭……都给老子……吭……滚啊……”方不为边咳边骂道。

    护士飞快的跑了过来,给方不为舒着背,几人仔细瞅了一眼,发现方不为没有咳出血来,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他们都知道,方不为这次是真的动了怒了。

    三个人跟着方不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知道越待下去,越起反效果。

    但叶兴中还是有些不死心。

    就这样被长官赶走了?

    他现在悔的肠子都青了。

    自己多哪门子的嘴?

    看叶兴中失魂落魄的样子,冯家山给边从军使了个眼色。

    边从军会意的点了点头。

    两人转过身来,给方不为敬了个礼,硬拽着叶兴中离开了。

    “长官这是……不要我了……”

    “长官不要我了?”

    叶兴中像是丢了魂一样,不停的念叨着。

    冯家山偷眼往后瞅了一眼,看护士推着方不为进了病房,才松了一口气,一脚踢在叶兴中的大腿上。

    “你特么脑子被踢了?”

    “老子要是知道会让长官这么生气,烂到肚子里也不会说出来啊……”

    叶兴中欲哭无泪道。

    他拧巴着脸,抓着冯家山和叶兴中的袖子说道“快给老子想个办法,怎么让长官收回成命!”

    “蠢货!”边从军斜着眼睛骂道,“平时就你最机灵,这会怎么就反应不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