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谍海猎影 眀志

第一三六七章 处理首尾

    大衣,礼帽,墨镜……只要是有辩识度的特征,都被遮的严严实实,但胡守城还是觉的有些眼熟。

    “这么巧?”方不为笑吟吟的说道,“胡才能板这是去何贵干?要是不忙的话,一起喝两杯?”

    方不为稍稍的露出了一丝齐希声说话时特有的习惯,胡守城一听,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齐希声?

    他怎么也在上海?

    什么时候跑回来的?

    “停……停下……”胡守望城喊着黄包车夫,也喊着方不为。

    方不为就是冲他来的,等的就是他这一声,依言让黄包车夫停下了车。

    付了车钱,撵走了车夫,胡守城拉着方不为,退到了路边,左右瞅了一眼,才压低声音说道:“你怎么跑回来了?”

    “二爷让我来上海处理一些事情……放心,不是来抢你们的生意的……”方不为半开玩笑的说道。

    于家在上海的生意本就不是,胡守城自然清楚这一点,他问的也不是这个。

    “还抢个屁!”胡好骂了一声,又抱怨道,“你怎么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知不知道药房出事了?”

    方不为点了点头,左右瞅了一眼,指着一家酒楼说道:“大街上不是说话的地方,却那里吧!”

    胡守城跟着方不为,一起进了酒楼。

    “胡好要是知道你在上海,八成会以为,这次的事情是你设计的……”胡守成叹着气。

    “我要想搞垮他,还用的着这么费劲?”方不为有些哭笑不得。

    胡守城很清楚,“齐希声”这具身份,和中村,和日本人的关系有多好。

    只要把森下商会渠道一断,胡好连根毛都卖不出去。

    根本用不着拿人命设局。

    “我也是这样跟他说的!”胡守城呲了呲牙,一脸痛苦的模样,“但他已经魔障了,见谁都疑神疑鬼……”

    那就更需要尽快的把胡好撵回南洋了。

    再经历这么一两次,怕是就会把胡好的自信心给全打击完了……

    在南洋那么多年,做什么都顺风顺水,被称为南洋新一代的经商奇材。

    但到了国内后,突然开始接二连三的栽跟头,不管怎么做,好像都是错的?

    胡好哪里经受过这样的挫折?

    再栽一两次,说不定都要怀疑人生了。

    “他什么时候回去?”方不为问道。

    “就这一两天,船票都订好了!”胡守城民回道。

    那就好!

    方不为点了点头。

    他让伙计上了几样小菜,温了一壶花雕,才开始问正事。

    “把那件事给我讲一讲……嗯,就百宝丹吃死人的那一件……”

    胡守城转着眼珠,看了方不为一眼,又心虚的低下了头。

    有事?

    方不为更好奇了。

    他福灵心至,冷声问道:“是我之前让你处理的那批药,出问题了?”

    胡守城脸色突变,直愣愣的看着方不为,就差说:你怎么知道的?

    还真是这批药?

    方不为恨的咬了咬牙。

    “你是不是一直没销毁,就堆在库房里?”胡守城惊恐万分的点了点头。

    他不是怕齐希声知道了会把他怎么样,现在的大药房姓胡了,和齐希已经没什么关系了。

    再说,这事也不是他干的。

    他惊惧的是,齐希声是从哪里知道的?

    “我本来想着,就按你说的,找个合适的机会,让拉药的船顺路拉回南洋去,但上海一直都在戒严。想要送出去,就得光明正大的送,得告诉警察和日本人,这药有问题……

    但这样一来,我一怕有员药房的名声,二也怕船上的人运手脚,一来而去,就耽搁了……”

    方不为转了转眼珠。

    这好像也是自己的锅。

    要不是自己隔三岔五就搞点事,也不至于让上海风声鹤唳,隔三岔五就戒严。

    而站在胡守城的立场上,这样考虑当然错。

    于氏百宝丹这么好卖,一换手就是钱,他也不敢轻易交给别人处理。

    别说拉到海上去了,船都不用出港,顺手就处理了……要是流传到市面上,再有人吃出点问题来,于氏百宝丹,齐氏大药房的名声就彻底毁了。

    所以他宁愿让这批药堆在库房里。

    “后来呢?”方不为急声问道。

    “胡好来了之后,没等他盘库,我就跟他说了这批药的事情……他行事向来小心,也同意把这批药给销毁了……而当时正好上海港口管的也松了一些,就想着早毁不如晚毁,尽早拉走……但让谁去处理,又成了个问题。

    胡山自告奋勇,说是他去就行,我坚决不同意,但胡好去有些意动,说是药房刚从于家的手里转到胡家的手里,正是我出力的时候,是万万不能离开上海的……”

    “所以,最后就让胡山去处理这批药了?”方不为冷笑道。

    胡守城点了点头,又叹了一口气:“应该就是胡山这里出问题了……但我一直没想通,拉走约的那批船员,都口口声声说,亲见看着这批药被丢到海里去的,但为什么又回到库房了?”

    “还能怎么回来的?”方不为冷笑道,“偷梁换柱罢了!”

    还有什么事情,比监守自盗还要来的简单?

    自己要是胡山,都不用买通船长和船员,提前备好一秕假货,等这批货出库之后,在半路一换就行了。

    然后再等下一次送货的船到岸,再自告奋通一次,主动去接货,就能把那批有问题的再换给药房……

    “那胡好呢,就没质问胡山?”方不为又问道。

    “他不相信!”胡守城叹着气,“就出事那天,当我看到连狗都能毒死的时候,我就想到可能是胡山搞出来的,第一时间告诉了胡好……

    他当时说,胡山再不堪,也是胡家人,不会干这种挖自家根基的事情的……

    事情平息,我出来后,又私底下问条船上的船员,才知道,我们刚被关进去的时候,胡好就发电报问过了……但所有人都说,那批药确实被丢下海了……胡好也只能当成,是这批药出了问题,也没问过胡山……”

    还真以为这样就死无对证了?

    也不想想胡文虎是什么人,胡山真觉的自己能逃过一劫?

    “胡山人呢?”方不为又问道。

    “不知道!”胡守城摇了摇头,“胡好要带他一起回南洋,他不愿意回去,两人大吵了一架,然后他就走了……快一个星期了没见他的影……”

    看来是胡山也想到了,要是回了南洋,胡文虎即便不弄死他,也会让他脱层皮。

    这个王八蛋,就该丢到黄浦江里喂鱼。

    人肯定就在上海,他也没地方可去。

    方不为沉吟了一下,主动转移了话题:“胡好马上就要走了,那你呢?”

    “年节后!”胡守城说道,“剩下的那些药,能处理的处理一下,卖不出去的,还得拉回去……”

    这么麻烦?

    胡守城多待一天,就多一天的危险,能尽量回去,还是回去的好。

    方不为一是怕于胡两家这出“周瑜打黄盖”的戏码穿帮,二也是怕自己的身份暴露。

    “自己人”这一重身份,知道的人越来越多了。

    他有一种直觉:说不定哪一天,突然就会暴出来……到时候,胡守城可就惨了。

    方不为想了想,又说道:“要不这样,我帮你问问森下商会,如果价钱合适,你就出手了吧,也省的折腾……说不定,还能提前回去过个元宵!”

    “当然好呀!”胡守城喜道,“你不在,这驴地方我是一天都不想待……”

    方不为没忍住,一下笑了出来。

    看来警察地痞流氓连番祸害,让胡守城都有心理阴影了。

    “但是先不要胡好知道!”方不为又咛嘱道。

    “放心吧,我明白!”胡守城点了点头。

    要是让胡好知道齐希声就在上海,非把药房被搞倒闭的事情,全赖给齐希声不可,说不定,就会提把刀来找他拼命……

    喝了两杯,叙了叙旧,方不为送走了胡守城,又去了找了中村。

    “让森下商会收了胡氏大药房的那批药?”中村惊讶的看着方不为,“那可是刚刚毒死过人的?”

    “不是百宝丹!”方不为解释道,“是虎标良药,万金油这些东西……那批百宝丹,早被胡好沉到黄浦江喂鱼了……”

    确实是被沉了江,而且当时的声势还很大。

    胡好也是希望这么做,能把胡氏药房的名声换回来一些。

    因为谁也说不准,哪一天他还会卷土重重。

    “倒也不是不行,只要价格合适就可以……”中村沉吟着,“但胡家那么对你,你为什么能以德报怨?”

    “开什么玩笑?”方不为冷笑道,“老子可是卯着劲要报仇的……我是为了胡守城……他跟着我这两年,也算兢兢业业,能帮他一把,还是要帮一把……”

    这么一说,中村就有些理解了。

    他也知道,胡好要把大部分的人都要带回南洋,只有胡守城会留在上海。

    而胡守城也确实帮了齐希声许多,两人的关系一直很好,齐希声顾念旧情,想帮一下胡守城,也在情理之间。

    这两年来,好像齐希声除了吃喝嫖赌拉关系,就没怎么管过生意的事,全是胡守城在支撑……

    这么一想,胡家还真的有和于家,和齐希声抢这门生意的理由……

    “好,我下午交待一声!”中村一点都没起疑,答应了下来。

    方不为暗暗松了一口气:要不是时间紧迫,他想搞点事情出来,何必要求到中村头上?

    ……

    着落多一周之后,胡守城终于把这一摊子处理完了。

    剩下的药卖给了日本人,看在齐希声的面子上,森下商会也没怎么压价,胡守城算是发了一笔财。

    各地用来中转或是囤货的库房,该退的也全退了回去,现在就剩西藏路的这一幢楼了。

    这是虞洽卿白给方不为用的,既在不用了,自然要好好的给人家还回去。

    不过不用胡守城操心了。

    中国人虽然在过年,但英国人,法国人,美国人却是不过的,所以到南洋的客轮每天都有。

    正月初四那天,在时不时的鞭炮声中,方不为把胡守城送上了船。

    送走了胡守城,方不为又去了一趟邮局,通过公开渠道,给隐居香港的虞大公子发了一份电报,说了一下这两幢的后续,还在电报里暗戳戳的提醒了一句:与其白放着浪费,还不如租出去收点房租。

    虞家是差那点房租的人么?

    方不为这是怕有人眼红,觉的虞家都已经到ChóngQìng去了,这自然就成了无主之物。

    他在自然不用担心,但他要不是不在呢?

    就方不为知道,好多人已经惦记上了。

    虽然再过几年,日本人就要滚蛋,虞家还要回来,但与其到时候起纷争纠缠不清,还不如提前留一手。

    除了电报上提醒,方不为还通过洪门的渠道,给虞洽卿带了一句话:租给黄金荣。

    老而不死是为贼,虽然自始至终没投靠日本人,但在日战期,黄金荣照样在上海混的风声水起。

    怎么也算是老交情,黄金荣看在虞洽卿的面子上,肯定会替他收好。

    几天后,黄金荣出面,称已和虞洽说好了,这幢楼由他租了,准备开一间夜总会……

    至此,和医药有关的所有的首尾,算是全部处理干净了。

    方不为也开始考虑,是老老实实的听中村摆处,继续在暗处监听已被他锁定的这些日方高层,及时了解侵华日军的动向?

    比如中村,原田熊吉等人。

    或是给中村的点事,让他不要天天都盯着自己,然后瞅空子搞点事出来?

    比如像李士群这样的,方不为想杀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结果都还没等他考虑好,事情又来了。

    胡文虎发来急电,要方不为一定找到胡山,给他送到南洋来。

    看来胡好回去后一汇报“百宝丹毒死人**”的细节,提到那批药是胡山处理的,胡文虎第一时间就怀疑到胡山的头上了。

    这下胡山惨了!

    方不为也很想看到这种王八蛋倒霉,但他委实不想把精力放到这样的地方。

    但胡文虎亲自求到了头上,他还不好拒绝。

    手底下一个人手都没有,怎么找?

    还得靠日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