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的女友是声优 死活不起床

191.病的不轻的女声优们。

    佐仓铃音迷迷糊糊醒来,外面天已经黑了。

    微微往左偏过头,就看到房间角落,正在低头看书的村上悠。

    灯光下,不知书名的文库本因为反光的原因,看上去像是在发光,比它更白的,是村上悠翻页的双手。

    看到他在,佐仓铃音心里安静下来,又往右偏过头。

    睡在她隔壁另一张床的,是一个精神萎靡的老太太,一个四十多岁、不知道是女儿还是儿媳的女人正在照顾她。

    她突然反应过来这居然是双人病房。

    她还是第一次住双人病房。

    她有些埋怨了。

    不是埋怨双人病房的事,而是头顶的天花板既不是家里,也不是樱花庄,更不是情侣旅店。

    早知道自己就不说感冒,而是喝醉,这样的话,说不定现在就是在情侣旅店。

    也不知道这家伙会不会做好安全措施,男性的话,说不定会马虎或者故意不做。

    自己怀孕怎么办?自己才23岁,虽说山脉够大了,喂养孩子应该不成问题,但自己精神上完全没做好做母亲的准备啊。

    而且事业才刚刚起步,这家伙一点都不在乎的吗?只顾自己痛快。

    “醒了?需要吃东西?”

    村上悠放下书,走到床边,看着佐仓铃音。

    “村上。”

    “我在。”

    “你给我好好做好安全措施啊,你这家伙。”

    村上悠歪着头打量她一会儿,镜框下的眼睛像是雪夜的篝火,让人迷恋的同时,又时刻担心他会不会突然熄灭。

    “看来你的烧还没退,再睡一会。”

    这时,佐仓铃音昏沉的大脑清醒过来刚才,自己说什么了?

    啊!啊!啊

    “哦。”

    她缓缓地、轻轻地,把下巴、嘴、鼻子缩进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

    村上悠看她睁着眼睛看自己,确认她没有继续睡的打算:

    “饿了?”

    “有点。”

    穿过被子,她的声音软绵绵的。就算是佐仓小姐,在感冒的时候也会变得这么娇弱吗?村上悠这样想着,嘴上问道:

    “想吃什么?”

    “荞麦面,还要那种大块半肥半瘦的肉,再来一瓶可尔必思,不,两瓶!记得给我插好吸管。”

    佐仓铃音又细想了下,确认自己没有其他想吃的了,轻微的点点头。

    “就这些。谢谢。”

    “我想一下。”

    村上悠右手撑着自己的下巴,开始回忆来的路上哪里有卖荞麦面的。

    佐仓铃音躺在病床上,仰视着他。

    在温暖的病房里,他没有穿外套,身上只有一件黑色的衬衫,脖颈处隐约可见的锁骨,因为撑下巴衣袖微微滑落而露出的手腕,两者都在散发着三月春天的气息。

    啊,村上,就这一次,就这一次哦,不做安全措施也可以,来吧。

    来个头啊

    “唰。”

    佐仓铃音掀起被子,把通红的脸全埋在里面。

    自己,果然是病没好。

    “我去给你买面。”

    “嗯~”

    脚步声逐渐远离,佐仓铃音这才从被子里出来。

    “你男朋友真好,在这里守你一下午了。”那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说。

    “啊,谢谢。”

    佐仓铃音感觉自己脸有点红,但除了不好意思外,心里又是格外的甜蜜。

    她主动说道:“您是来陪母亲的吗?”

    “是的。”

    “她得了什么病?严重吗?”

    女人看了眼躺在床上,明明睁着眼却不说话也不动的老人:“只是感冒了,但年纪大,感冒和做大手术一样。”

    “死了才好。”老太太突然说。

    佐仓铃音吓了一跳,看着女人的眼神变了难道,虐待老人?

    女人苦笑了声,也不急着解释,先是轻轻拍了拍母亲枯槁的手,然后才对佐仓铃音说:

    “自从父亲去世后,她就一直这样,我说什么也没用。”

    “挺好的啊。”二十三岁,只知道爱情的佐仓铃音说:“您的父亲会很高兴吧。”

    女人愣了下。

    这时,原本一动不动的老人抬起手,指着自己床位的床头柜。

    “香蕉,给她。”

    “好好好,你别动。”

    女人重新把老人的手用被子盖好,站起来,掰了两根香蕉。

    老人又说:“多,多”

    “知道啦,知道啦。”

    女人又多掰了两根。

    佐仓铃音连忙摆手:“一根,一根就好了。”

    “一根你男朋友吃什么?”

    “啊,那,谢谢。”

    女人笑了,把香蕉放在佐仓铃音的床头柜上。

    佐仓铃音和女人聊了一会,隐约间听到老人传来呼噜声,也都沉默下来。

    她看了病房门口,又转头看向窗外,看看是否能看到回来的村上悠。

    但这是二楼,明亮的路灯下,窗外除了电线就是电线杆。

    她只好又偏过头,看向病房门口,期间女人朝她笑了下,她也笑着回应。

    不一会儿,村上悠回来了。她露出笑容,随即又垮下来和村上悠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可爱的女护士,两人正聊着天。

    两人走到病床前,村上悠对那个女护士说,麻烦了,女护士笑的有些过于开心地点点头,说,没事的,村上先生,这是我应该做的。

    做什么?护士服os吗?你能不能尊重一下你的职业?

    女护士给佐仓铃音量体温,看了看舌苔,又对村上悠说:

    “佐仓小姐已经没事了,完全可以出院。不过这几天天气还没完全变暖,还是需要注意,村上先生您也要注意身体,多穿一点。”

    喂喂喂,病人在这里呢!

    该注意、该多穿点的在这里呢,您对着谁说呢?

    佐仓铃音目送女护士扭着屁股走出病房,然后对正在处理荞麦面的村上悠说:

    “挺开心哈?!”

    “什么?”村上悠继续低着头处理汤面,没看到佐仓小姐着火的眼睛。

    “和那个超级可爱的~女护士聊得很开心?”

    “护士还分男女?她们和医生不是一样,都是无性别的吗?”

    “噗!你这家伙!快点,我饿死了!”

    村上悠把面端给她,里面有她要的肉,还有海苔等等。

    “喏,这是我请你吃的。”

    佐仓铃音把香蕉给他,村上悠接过。

    两人一人说“好烫好烫”吸着面,一人百无聊赖地吃着香蕉。

    村上悠吃完,把香蕉皮扔进垃圾桶,说:“刚才护士给你看过了,确认你待会就可以出院,是回家,还是樱花庄?”

    “唔,嗞溜,呼呼,樱花庄,呼呼,嗞溜。哇,村上你看,好大一块肥肉。”

    村上悠看过去,半个巴掌大的肉,只有中间两层薄薄的瘦肉。

    “大。”他点点头。

    给他看完,佐仓铃音一口咬下去,由于肉被煮的很烂,没被咬到的地方也散落开来。

    “嗯~嗯~嗯,好吃。”

    岛国的料理,分量都不多,所以会有其他各种各样的东西搭配着一起吃。

    比如说村上悠买的荞麦面,除了面之外,还有炒饭,沙拉,甚至还有一小盒纳豆。

    佐仓铃音把面和沙拉吃完,又把炒饭吃了一半,终于吃不下了纳豆不说也罢。

    “啊,饱了饱了。”佐仓铃音摸着肚子,看着处理垃圾的村上悠:“呐,村上,不是我说,这家店的荞麦面不比你做的料理差。”

    “是嘛。”

    “是的,我可不会因为喜欢你,就偏袒你。”

    “那我岂不是可以去开店。”

    “你这个人脑回路也太奇怪了吧,一般人不是都要争辩两句吗?说之类的?你倒是自豪起来了?”

    村上悠把东西处理好,穿上衣服,又拿起床头柜上剩下的三个香蕉和自己的书。

    “走吧,回去了。”

    “好。”

    佐仓铃音轻声轻脚地下了床,衣服穿好,对女人笑了笑,又望了眼还在睡觉的老人,跟着村上出去了。

    回去的路上,佐仓铃音打电话给家里,说明情况。

    “铃音,你确定要回去?”

    “是呀,妈妈,怎么了?”

    “因为那个村上悠?”

    “不是的,我和柰柰酱约定好的,就在家里待三个月,然后回去陪她。放心吧,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

    “你就那么喜欢他?”

    “哎呀,没有!都说了不是!”

    “你和他说,下周末,我会去樱花庄拜访的。”

    “嘟~嘟~嘟~”

    志伸小姐挂掉电话,佐仓铃音即忐忑又兴奋。虽然现在还没有把村上悠搞到手,但先让家长看看也不错。

    随即,她又皱眉,想到上次蔚蓝之海的事,心里突然不开心起来。

    “村上,我妈妈她说下周要来樱花庄。”

    “这你得和凹酱说。”

    “我跟你说,我妈妈和我长得一模一样,除了鼻子。”

    “性格也是。”

    “嗯?”佐仓铃音停住脚,还是有些苍白的脸看着他:“上次你认出她了?”

    “一个四十岁的阿姨,我虽然戴着眼镜,但又不是真近视。”

    佐仓铃音点点头,继续往前走。

    到了车站,刷完票,两人站在月台等车。

    “你们两个聊了什么?”

    “你,费兹杰拉德。”

    “费兹杰拉德是谁?”

    “《了不起的盖茨比》。”

    “盖茨比又是哪个?为什么了不起?还有,为什么你们会有共同的朋友?还是外国人?”

    “你真厉害。”村上悠肃然起敬。

    “什么呀”佐仓铃音嗲着声音,锤了下村上悠:“到底什么情况?”

    此时电车来了,两人上了电车,人很多,没有座位,两人就在车厢口待着。

    旁边有一对情侣在搂搂抱抱,等电车发动,驶出站,又开始啃舌头。

    佐仓铃音像是受到惊吓,把身体往村上悠这边靠了靠。

    等到下一站,情侣下去了,佐仓铃音才吐出一口气。

    “现在的人真是厉害,这种事回去做啊!”

    “你一个声优,还在乎这些?”

    “声优怎么了?”佐仓铃音对他的话很不爽:“就算给这种事配音,也只是工作而已,自己是不可能做出来的。对了,你还没说和我妈妈聊了些什么呢?”

    村上悠就把他和佐仓志伸的对话,大致说了说。

    “你真的是一见面就认出那不是我?”佐仓铃音看着他。

    “嗯。”

    “真的?不骗我?”

    “没有撒谎的必要。”

    佐仓铃音现在有两份答案,但这都无所谓了,因为村上说,他一见面就认出那不是她了。

    电车轻微摇晃,车厢内灯光明亮,车窗玻璃就成了镜子,佐仓铃音看着镜子里的两人和远处灯火。

    “我妈妈说不定很喜欢你,从你们的对话来分析。”

    “我倒不是很喜欢她。”

    “你要是喜欢她,你就完了,江户川都救不了你,最起码也是四大洋之一。”

    “你父亲这么可怕。”

    佐仓铃音身体顺着摇晃的电车,撞了他一下,愤愤道:“是我可怕!”

    “失敬失敬。”

    回到樱花庄,自然是吵闹一番,然后几个女孩一起帮佐仓小姐重新铺好床,一起洗了澡,还准备晚上一起睡觉。

    浴室只能坐下三个人,同样是23岁,但心里年龄更多的中野爱衣就把位置让给其他三个。

    她在客厅磨着睡前喝的咖啡,村上悠在她对面看书,背景音乐是《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的广播由村上悠和高桥李依主持。

    【高桥李依:“观众桑来信,嗯,嗯,没错,正太实在是太棒了,是人间至宝,你感觉呢,村上桑?”

    “我感觉?”

    “嗯嗯~”

    “没什么感觉。”

    “嗯好吧,让我继续读信,咳咳,怎么办呢,观众让我表演诶,村上桑?”

    “请。”

    “那我,咳咳,就不客气了。”】

    中野爱衣磨着咖啡,笑着叹道:“高桥桑这么可怕吗?在片场完全看不出来。”

    “还有更可怕的。”

    “嗯?有什么有趣的事情?”

    “听下去。”

    【“啊,被困住了呢。”高桥李依的语气很溺爱:“没事哦,不用怕,再过一会,电梯就会动了,要不要一边等,一边和姐姐一起听广播?”

    “你看,我们听这个节目吧。”

    “你觉得很有趣?谢谢你里面说话的是我和我的朋友,嗯哼,嗯哼哼”

    “想继续听吗?那就去收看《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吧。”

    “看了的话,就可以一直听到姐姐的声音了哦。”

    “还是说,”高桥李依,突然病娇,声线恐怖起来:“就这样永远跟我待在一起?”】

    “噗!哈哈哈。”中野爱衣连摇动磨豆机的力气都没了。

    【村上悠:“高桥桑。”

    “嗯?嗯嗯~?”

    “你这样会被警察抓走的。”

    “不要这样说啊,村上桑,这是没办法嘛,电梯门不开的呀。因为电梯门不开,所以没办法啊。只能待在一起了啊”

    “有点像恐怖片。”村上悠说。

    “诶?我明明用了很温柔的语气。一起听广播啊,用一副耳机,一人听一边,我用左边,你用右边,姐姐帮你放进洞里吧,就像这样,把耳机插进去。”

    此处有很明显的剧本作家的狂笑声。

    高桥李依,自豪且自信:“怎样?”

    广播里沉默良久,村上悠说:“下周,下下周,还有以后,我可以请假吗?”

    “不要啊村上桑,我错了!千万不要抛弃我啊!不要留我一个人在电梯里啊!啊,不是电梯里,说错了,抱歉,诶嘿嘿”】

    村上悠对着中野爱衣,“下周你去吧,这人只有达克尼斯才能媲美。”

    “村上君!角色是角色,声优是声优啊!我才不是达克尼斯那种,那种,变态呢。”

    广播到了广告环节,咖啡也冲泡好了。

    “给,村上君。”

    “谢谢。”

    “好苦!有牛奶和方糖?”

    “没有!”

    “嗯?我记得我上次刚买的呀?”

    “没有啦!”

    “好吧。”

    “噗!”中野爱衣低头一笑,然后道:“我去给你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