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的女友是声优 死活不起床

192.声优赏的一些事情

    对于某一件事,有些人会盼望,有些人却可有可无到忘记。

    这就是甲之蜜糖,乙之砒霜了吧。

    就这样,早就被村上悠同课堂上学的马克思主义一起,丢在记忆里不知道哪个角落的声优赏,终究还是来了。

    村上悠入围了三个奖项,一是主演男优赏,二是新人赏,第三个是今年刚设立的最多得票赏。

    尽管最终只拿到了新人赏。

    但很奇怪不是吗?

    明明只是一个出道一年的新人,新人赏也就算了,另外两个赏是怎么入围的?

    观众投票真的不查维基百科的吗?村上悠这个人的艺龄,应该写的很清楚的呀。

    石田彰转述完这个消息后,笑得有些难以自持,说:

    “六年艺龄入围新人赏的事,常有发生;五年艺龄以内的新人,入围主演男优赏的,这还是第一次。听说评委组那边还真有给你投票的。村上君,你创造历史了。”

    对此,村上悠的回答是:

    “能不去吗?你去替我领奖。”

    “为什么不去?因为工作的事?安心,我都已经帮你安排好了,今天、明天,两天,你都休息。”

    “明天是颁奖仪式,休息我能理解,今天又是什么原因?”

    “买衣服啊。”石田彰敲敲桌子,理所当然地说道:“烫发、画眉、买隐形眼镜,只要能提升形象,随便你。”

    不管村上悠愿不愿意,总之3月2号和3月3号,他都“被休息”了。

    连续两天不去配音室或者广播室,这还是冬季番以来的第一次。

    从事务所出来,站在街头,他突然有些不知道该去哪。

    去咖啡店吧。

    也很久没有正常的上一个完整的班了。

    根据电视上放送的消息,今年东京樱花的满开之日,大概在三月二十七号左右,所以现在的街景,和冬天看起来也没什么区别,最多也就多了点不起眼的绿色。

    村上慢悠悠地闲逛着,没等他上去咖啡店的电车,中野爱衣打电话过来。

    “村上君,在哪呢?”

    “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所以只好去打工的路上。”

    中野爱衣轻笑两声。

    “我也拿到了呢,新人赏。一起去买衣服吧?”

    “不用了。”

    “你有这种场合穿的衣服啊?”

    “有吧。”

    村上悠想起被自己塞在柜子里,估计已经满是褶皱、不能看的廉价西装。

    “你是说,被你塞在柜子里,就算再怎么用熨斗烫、也挽救不了的那件西装?”

    “嗯?你怎么知道?”

    “哼哼。你一共就那一件西装,房间里还没有挂衣服的地方,很容易猜到啊。”

    中野爱衣有些得意。

    “我在浅草站的wargo这边。快点过来,等你。”

    挂掉电话。

    买衣服,村上悠感觉挺麻烦的,但穿着随意的去参加颁奖典礼,怕是会迎来更多的麻烦。

    两害取其轻,去买衣服吧。

    坐车到浅草1丁目,步行五分钟到了wargo。

    这是一家租赁和服的连锁店,虽说是以京都为据点,但在东京的银座、晴空塔、新宿、浅草也有分店。

    村上悠走进去,立马有穿着和服的服务员走过来。

    “先生,是要租赁和服吗?男式的话,是在”

    “不是,我来找朋友的,谢谢。”

    “那先生的朋友叫什么名字呢?我可以帮您一起找。”

    “村上桑!这边,这边!”远处喊他的,是赤崎千夏。

    村上悠又朝着服务员说了声谢谢,径直走过去。

    这是女式和服的展示区域,虽说是星期一,是工作日,也不是樱花盛开的季节,但也有很多人在挑选。

    金发碧眼的有,同是亚洲人但说着各国语言的也有。

    村上悠一过来,就成了比漂亮和服还要吸引人的展示品。

    他对这种目光已经习以为常。

    “中野呢?”

    “在换衣服。”赤崎千夏指了指楼上专门的换衣间。

    “恭喜你啊,村上桑,出道第一年就拿到了新人声优赏。听说还入围了主演赏和投票最多赏。”

    “还好吧,也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村上悠把目光投向灯光下的和服,这一片区域和他刚进店是看到的不太一样,明显更贵。

    一边的服务员看他有兴趣,立马介绍道:

    “先生,这里是振袖袋带,是本店最好的女式和服套餐,价格在14980日元,加税是15580日元。除了和服外,还配送包包、木屐、发簪与饰品,发型也可以在本店免费做。”

    “挺好看的。”村上悠点点头。

    女服务员感觉到他对自己的介绍不感兴趣,微微鞠躬,缓步后退到一边,不再打扰。

    赤崎千夏笑着说:“村上桑,这里有情侣套餐哦,价格还很便宜呢。”

    服务员立马又上前:“小姐,本店有五种情路套餐,价格从5760日元到8760日元都有,您可以……”

    “不是我。”赤崎千夏摆摆手:“是他,还有刚才试和服的那位。”

    不等服务员说什么,村上悠摆摆手:“我穿西装就可以了。”

    没等多久,中野爱衣穿着一件樱花色的和服,缓步走下楼梯。

    首先是被她外表吸引了吧,棕色的中短发被发簪绾在脑后,缠腰的布带后面一个方形的包包,眼睛像是在闪闪发光。

    她眉头微皱着,低头调整着脑后的樱花发簪,走到几人近前,抬头一看,看到到村上悠,便展眉露齿一笑。

    于是,更深次的美就满溢出来。

    那种无法直接道明的,像是古典又不太像的美。

    两人都还没来得及打招呼,赤崎千夏说:

    “怎么样呢,村上桑,我们家的爱衣公主?是不是有一种抱回家、藏起来,自己一个人偷偷宠爱的冲动呢?”

    “千夏酱!”中野爱衣不好意思了。

    村上悠浅笑着拍手:“像是春天的花一样。”

    “哈哈哈。”

    店里全是赤崎千夏放肆戏虐的笑声。

    “村上君,你也租一件吧,这里也有男式的和服。”中野爱衣说。

    “不用,租了还要过来换,穿戴起来也麻烦,我去买一件西装,以后出席活动也排得上用场。”

    “嗯”中野爱衣偏着头,想了想:“那我也去买一件小礼服吧。”

    说完,她便转身上楼把衣服换下来。

    三人走出店,往卖西装礼服的店走去。

    最后中野爱衣左挑右选,买了一件黑色斑点,外带小披肩的小礼服。

    等她选好,村上悠已经完全没有了继续逛下去的兴致,随便找了家店,随便拿了一件的西服。

    在他对着镜子,看合身不合身的时候,两个女人一直在后面嘀嘀咕咕。

    他转过身,看着她们。

    “后面有不对劲的地方?”

    “没有,很合身。”中野爱衣的脸有点红。

    “是嘛。”点点头,村上悠对傻看着他的女服务员说:“回神,就这件了。”

    “啊?啊!哦,好的好的,我这就帮您包起来。”

    买完衣服,村上悠拖中野爱衣帮忙带回去,自己去咖啡店上班。

    咖啡店前,三百米的樱花道又重新焕发出活力,村上悠想起自己第一次来这里的场景。

    那个时候,那个时候啊,嗯,似乎除了有点孤独和迷茫,也没什么可说和追忆的。

    现在倒是不孤独,不迷茫,但未免有些热闹的过了头。

    蓝色的自行车模型仍然风雨不动的屹立在那里,村上悠推门进了店。

    “哎哟,谁啊这是,这不是村上大人嘛,怎么有空白天来店里啊?”真田美子笑着揶揄道。

    店里的客人哈哈大笑,北川玉子和大西纱织也在掩嘴偷笑。

    “店长今天的心情不错?”

    一面说着,村上悠走进吧台,北川玉子笑着给他让出位置,然后跑去给他拿围裙。

    “比不上村上大人天天被女声优环绕开心。”

    村上悠已经被真田美子怼习惯了,也不放在心上。

    大西纱织上前,马尾在脑后甩来甩去:“前辈,恭喜你获得新人赏。”

    “还好。”

    “我也给前辈投票了呢。”

    “谢谢,但下次不用了。”

    “嗯嗯~下次我会投主演男优赏的。”

    很明显,大西纱织并没有理解村上悠的意思。

    村上悠懒得解释:“去干活吧,要不然店长看我更不顺眼了。”

    “前辈,恕我直言,你再怎么挽救也没用了。”

    “嗯?”

    “真田美子店长对你的好感度已经是0,不可能再降低了。”

    “大西,你还是太年轻。”

    村上悠想起自己,在某人那里曾经负千分的好感度。

    大西纱织想问为什么,但这时已经有客人走过来,准备重新点咖啡,她也只好走开。

    北川玉子拿了围裙过来,看到村上悠正在冲泡咖啡,便直接帮他穿戴围裙。

    村上悠双手交替拿水壶,便把围裙穿上了。

    “玉子。”

    “嗯!”

    “最近的练习怎么样?”

    “还算顺利,每天都在进步呢,师傅~”

    村上悠点点头,不再多问。玉子也不再多说,静静站在他旁边,不断观摩学习着。

    等他冲泡好一杯咖啡后,北川玉子突然想起一件事,说:“师傅,请务必到我家去做客!”

    村上悠擦着手,也不问什么情况:“不去。”

    “诶?”

    北川玉子脑袋上的呆毛抖了抖,茫然地看着他。

    “你父亲不欢迎我吧?我跟他也合不来。”

    “那个,师傅,是我爷爷叫我请你去的。”

    “理由呢?”

    “咖啡师大赛进入决赛啊,说师傅你传授了一门手艺给我,以后北川家的后代都能受益。”

    说这话的时候,北川玉子一本正经的有些可爱,还朝村上悠鞠躬。

    村上悠总算理解,为什么昭和年代的小林阿婆会喜欢她了。

    “师傅传授弟子手艺,很正常。吃饭就算了。”

    “那个”

    北川玉子挠挠头,不知道该什么说。

    忙到晚上,村上悠准备离开。

    “村上,”真田美子突然喊住他:“明天我会在店里直播颁奖仪式的。”

    “谢谢。”

    “前辈!我会把节目录下来,回去好好收藏着的!”大西纱织说。

    “这倒不用。”

    “师傅,今天辛苦了,一路小心。”

    “嗯,好。”

    村上悠推门出了店,三月二号的夜晚,仍旧是冬天的地盘。

    商店街上,行人要么围着围巾,要么戴着口罩,两者都没有的话,也会缩着脑袋。

    三者都没有的,只有村上悠。

    过了三百米樱花道,到了转角处,一个穿着桐人os服,背着【阐释者】和【逐暗者】(桐人的武器)的人站在那里。

    又来了吗?

    “你不感觉世界太不公平了吗?”

    “我们那么多人投票,还发动周围的亲戚朋友,我还花了钱请帮忙,居然还是没拿到主演男优赏!”

    “一定是评委组黑幕!”

    “还有最多得票赏!”

    “怪我们中间出了一些叛徒,要不然第一肯定是我们的!”

    “但请您放心!明年!所有的奖一定属于我们!”

    “请您期待着吧!”

    “桐人”说完这些话,即不表演二刀流,也不表演星爆气流斩,直接转身走了。

    “啊?”

    什么情况。

    回到樱花庄,女孩们免不了嚷嚷着要庆祝一番。

    “明天才能把奖杯拿到手,今天庆祝什么?”村上悠不想动。

    “那就庆祝两天好了呀。”佐仓铃音说得理所当然。

    “没错!”东山柰柰抿着小嘴,用了点点头:“今天是给村上君庆祝,明天是爱衣酱。”

    “这样啊。”村上悠敷衍道。

    客厅陷入三秒的安静。

    随后,被炉里不知道谁的脚,踢了村上悠一下。过了一会,又有一个不同尺码的脚踢过来。

    村上悠,不为所动。

    “悠哥哥!”

    悠沐碧喊着,然后从桌子那一头,想把这一头的村上悠顶出被炉。可惜身材过短,自己整个人都快缩进被炉了,也没把村上悠顶出去。

    “嗯?”

    悠沐碧使劲蹬着脚,喊道:“做蛋糕啊!”

    “每次去ido咖啡店,都买不到你做的蛋糕!这次一定要吃上!”佐仓铃音抱着胸,气势汹汹地说。

    “没错!”

    东山柰柰直接蹦起来,从后面抱着村上悠,准备配合着悠沐碧,想把他拖出被炉。

    “今天不是给我庆祝吗?为什么要我动手?”村上悠把东山柰柰推开,这个家伙一言不合就把整个身体贴上来。

    太软了。

    “因为这里只有你会做啊。”

    “拒绝。”

    “要不这样吧。”中野爱衣说:“你教我们,然后我们四人两人一组,做两个口味不一样的蛋糕,还能比较一下。”

    “哦!”佐仓铃音右拳捶在左掌上,跟着站起来:“爱衣酱,我要和你一组!”

    “我要和爱衣姐一组!”整个身体在被炉下已经看不见的悠沐碧,干脆直接从村上悠这边爬了出来。

    东山柰柰也放弃了村上悠,跑了过去:“我也要和爱衣酱一组。”

    “嗯”人生赢家、真后宫王中野爱衣托着腮,想了下:“要不我们四个一组,村上君你一组,我们分成男子组和女子组来比较一下吧。”

    “很好!”佐仓铃音撸起袖子:“我早就想和他一决高下了!”

    “没错!暗杀忍者,八武崎碧,参上!”

    “那个,我说,我能不能去村上君那边呢~?”东山柰柰,不愧是议员的女儿。

    “不行!”

    最后赢家,自然不是做出绝等美味蛋糕的村上悠,而是换了个方式,让村上悠做蛋糕的策士中野爱衣。

    三月二日,村上悠呆在樱花庄看了本叫《青春猪头少年不会梦到兔女郎学姐》的书,写了两页《届不到的爱恋》,喝了中野爱衣冲泡的三杯咖啡,上了四趟厕所。

    到了下午三点半,上楼换了西装,和中野爱衣两人打车去颁奖现场。

    会场很小,人很多,过程很繁琐,尽管新人赏是第一个颁授的奖项,但因为整个典礼结束后需要合影的原因,村上悠不得不待到最后。

    坐在人群中,架着腿,手指敲击着奖杯。

    “啊”

    打了一个哈欠。

    他从未像现在这般,想念着全是女声优的配音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