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的女友是声优 死活不起床

293.无事发生

    直播结束后,内田雄马提议找个地方吃点东西。

    也没去什么店,四人从一条不算长的小吃街,从头走到尾。

    吃了烤和牛肉串、奶茶等乱七八糟的东西,然后村上悠和佐仓小姐乘坐没多少人的电车回樱花庄。

    第二天,也就是种田梨纱出院的那天,村上悠中午休息时,没有继续寻找没去过的书店,准备去一趟事务所。

    天气晴朗,风是从东边来的。

    电车在代代木站前停下,他把名为《人类衰退之后》的轻合拢。

    出车站后,走了三分钟就到事务所大楼。

    办公区空荡荡,留下来的几个事务员,要么盖着衣服睡午觉,要么在轻声打电话表情放松,看样子不是工作上的通话。

    村上悠对和他打招呼的女事务员点了点头,走到石田彰的工位。

    对方正一边看资料,一边吃着午饭。

    “村上君啊,怎么中午来了?难得!”他招呼一声,“要不要一起吃?这里还有一份便当。最新鲜的鳗鱼。烤的刚刚好!”

    “不用了。”

    他从片场出来,在一家荞麦面馆吃过午饭。

    石田彰点点头,“那是有什么事?”

    村上悠把昨天直播的事情说了。

    “这个呀!抱歉!”石田彰饭也不吃了,左手拍在额头,“最近太忙,忘记细说了!抱歉抱歉。”

    “特地来提醒你一下,昨天的事到没什么,就怕你下一次连地址和日期都要弄错了。”

    “还真有可能。”石田彰煞有其事地说道。

    “怎么了,最近?”

    石田彰叹了口气,用不无埋怨地语气说:“还不是钉宫桑。”

    村上悠明白过来,原来是在忙下一任社长的事。

    “情况怎么样了?”他问。

    “还算顺利。”石田彰继续吃饭。

    “西北那家伙虽然精明有本事,也擅长讨好别人,但这对于即将退休的社长来说,已经没了吸引力。

    下一任社长,大概率就在我和钉宫桑之间。当然,在尘埃落定之前,一切都还很难说。”

    “噢。”

    “但估计也仈Jiǔ不离十了。你是没看到,最近很多人都围着钉宫桑,认为她会成为下一任社长。”石田彰叹了口气,“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不管是资金,还是人望,她都要比我和西北强。”

    “那你为什么还要帮钉宫桑,忙成这样?”

    “让西北那家伙上台,钉宫桑是摇钱树,他肯定不会拿她怎么样。我就不一定了。再说,做不了社长,专务董事的位置,也很有吸引力嘛。”

    石田彰露出无可奈何,只能认命的说真心话表情。

    一直想自立门户的石田彰,现在满足于专务董事的位置,并且为此忙到忘记通知自己具体工作。

    村上悠对此感到奇怪。

    或许是因为担心竞争失败,钉宫未夕仍然留在YM,而自己也会跟着留下来,到时候他只能落得被西北针对的下场。

    “现在社内,都已经知道社长要退休的事了?”

    “也就常务董事和专务董事,以及一些经纪人和秘书知道。不过消息也瞒不了多久,其实也没人想特意隐瞒,只是尽量不说这件事。等到十一月,恐怕所有人都会知道。”

    “你现在筹了多少资金?”

    石田彰露出苦笑:“反正也是比不了钉宫桑,费那个劲做什么。”

    “这样。”

    谈话结束,村上悠离开事务所,继续下午的工作。

    晚上回到樱花庄。

    “村上君,有客人拜访你。”听到开门声,走到玄关的中野爱衣对他说。

    “客人?”

    他总共也不认识几个人,像岛崎信长这样的,也不敢来樱花庄。

    毕竟是合租的地方,除了和所有人关系的那几个女声优,他们也不会带任何人来樱花庄。

    等村上悠换好鞋,两人走进客厅。

    “村上老师。”《届不到的爱恋》编辑神乐坂菖蒲,喝着咖啡,露出和善的笑容。

    “在月底之前,会把稿子送过去。”

    “一定?”

    “一定一定。”

    送走完全不受欢迎的客人后,村上悠进厨房开始做晚饭,中野爱衣在一旁做一些洗菜之类的辅助工作。

    吃完晚饭,村上悠拿出笔纸,喝着黑咖啡,开始履行承诺。

    【我睁开眼,看着窗外透进屋子里的阳光,心情自然而然舒畅起来。

    总算摆脱以前那个阴暗狭小的出租屋了!

    我再次确认这个事实后,发出赞美般的叹气声。

    来不及再眯一会儿,因为现在所在的足立区,距离接下来要去的新宿有一段不算短的距离,我立马起床收拾自己。

    便利店买早饭的时候,看到最新一期的汽车杂志。

    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买。

    {等今天试音会通过,晚上就把它买下来奖励自己!}

    电车上阅读台本走神的时间,我这样想到。

    到了试音会现场,不管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都礼貌地打完招呼,然后赶紧坐到角落。

    打开台本,避免别人找自己聊天的可能性。

    一边几个声优在聊天。

    “水濑桑,你今天白了好多啊,用了粉底还是什么吗?”

    我透过来不及打理,显得杂乱的刘海,看向水濑祈。

    对方是来试音女主角的,与上一轮试音会见面相比,的确白了很多。

    “没啊。这就是我的素颜。”

    我由衷地感到佩服。

    倘若有一天自己好好打扮一下,穿了得体的衣服。

    有人说:“喂,今天好好打扮了呀,是要去见相好的吗?”

    自己绝对不可能这么不动声色,甚至理直气壮地说:“没啊。这就是我平时的打扮。”

    水濑桑真是厉害,很酷,很可爱。

    天真烂漫啊。】

    “不行。”

    村上悠放下笔。

    “不行。头疼。需要换换脑子。”

    这句话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给客厅里,正在看台本的三位女声优、在看书的一名女大学生十二月就要期末考试解释。

    总之,村上悠放弃了继续写《届不到的爱恋》,端着温度还没来得及变化的黑咖啡,坐在电脑面前。

    拿出数位屏,调出画稿,安逸地往咖啡里加了两块方糖。

    身后传来的嘲笑声,是影响不到他的。

    漫画周四就要交稿,而轻是月底交,更何况十月还是大月,有三十一号。

    事情的轻重缓急,自己得有数。不管别人怎么说,都不能受影响。

    村上悠左手端咖啡,右手转着笔,感觉空气都新鲜起来。

    美中不足的是,佐仓铃音的笑声太大,太吵闹,虽然也很好听。

    接下里,似乎他触碰了某个开关,伴随着他闲适下来,其他几人也不再一言不发地一个劲看台本和书,而是一边看的同时,聊起天。

    “我们这周去看种酱吧?”佐仓小姐提议。

    “好啊!”

    “铃音你知道种酱的家在哪里吗?”中野爱衣问。

    “知道,我今天问过她了。”

    “村上君,周日你应该有空吧?一起去嘛?”东山柰柰眨着眼睛,“种酱上次就问,为什么村上君你没去看她呢。”

    “可以。反正上午没事可做。下午倒是要去试音会。”

    “那就这么说定了!”

    然而周日那天,川端编辑再次约他见面,在芳文社的编辑部。

    时间来到十月十八日,早晚天气已经有点凉意,但并不感到冷,而白天依然舒适。

    川端编辑手里,拿着一收纳箱的信件。

    “了不起!村上老师!销量暴增!”他咏叹道,“您的漫画真是一话比一话有趣,画技也越来越不可思议。很多读者来信,说可以只看您画的三十页,看一个星期。”

    村上悠随意拆开几封信,的确有相关的反馈。

    【上厕所都要拿着,有时候看的忘记时间,腿麻】

    【下班回来,什么也不想干,只想看《摇曳旅行》!不是为了里面几个女孩子,而是为了享受安静】

    也不知道信件是不是被川端挑选过,几乎全是赞誉。

    村上悠看信的时间,川端编辑继续说:

    “我打算让《摇曳旅行》参与新人漫画评奖,如果能得金奖,就能享受更多的推广资源,为动画化打下基础。”

    “推广资源倒是无所谓。”村上悠放下信,“只是我当初投稿的时候,并没有标明是参赛作品,也没有办理报名手续。现在有些成绩,却和那些按照规定参赛的作品竞争,这样做,真的可以?”

    川端不以为然。

    “村上老师,请尽管放心。这种事其实一直存在,不管是从事插画,还是已经出道的漫画家,也早就知道这种潜规则。

    得奖的只有{是否受读者欢迎}这一个参考标准,报不报名根本无所谓。”

    “还真是实力至上。”

    川端说道:“公平,又不公平,漫画也好,人生也好,都是这样。”

    “有道理。”村上悠点点头,“那就麻烦川端桑了。”

    “我是你的编辑,你的漫画销量越好,我也有数不清的好处,没有谢我的必要。都是我该做的!”

    之后川端给了村上悠一张表格,用于填写《摇曳旅行》的参赛信息。

    “村上老师,请稳住心态,继续保持这样水平!”

    “尽力而为。”

    离开芳文社编辑部,村上悠看时间,已经中午。

    尽管知道种田家的住址,但现在去已经来不及,下午的试音会是必须去的。

    《灰与幻想的格林姆迦尔》,村上悠和这本轻的原作者十文字青,这周五刚一起唱过歌。

    十文字青曾经是街头歌手,还发售过自己制作的CD,一度想拉着村上悠还有渡航,组一个【轻家乐队】。

    渡航对这件事很赞同,现在两人正在极力劝说村上悠中。

    周五的聚会,在渡航日常霸麦的时间,对方说:已经在制作公司那里,大力推荐他。配音工作,也请他多费心思。

    村上悠没有拒绝的理由,承诺尽力而为。

    赶到试音会地点,因为还没吃午饭,再加上时间充裕,就在附近找了一家定食屋,久违地点了炸猪排套餐。

    《灰与幻想的格林姆迦尔》的制作公司是A社,也就是制作《刀剑神域》、《路人女主》的那家动画制作公司,很有实力。

    再加上本身粉丝众多,排在2015年【这本轻真厉害】第19的位置,所以试音会的规模不小。

    岛崎信长、堂本海斗、内田雄马三个业界新秀,自然也在。

    他们三个聚在一起,没看台本,聊着天。

    “啊,真是,哪怕参加再多次试音,还是会紧张。”堂本海斗双手蹭着自己裤子两边。

    “说明我们参加的还不够多。”岛崎信长说,“等到三十岁,已经就看开了吧。”

    内田雄马摇摇头,否定道:

    “声优又不是稳定工作,竞争压力一直存在,三十岁的试音只会更难前辈更强了,后辈比我们更便宜。”

    “真是一刻都不能放松啊。”

    “问题是,”堂本海斗愤愤不平,“我们同期还有一个村上!这家伙到底什么时候给我们让位?”

    “对了,”岛崎信长想刚起似地说,“你们试音的哪个角色?”

    内田雄马:“我是【蓝德】和【哈亚西】。”

    “我是【蓝德】、【马纳多】还有【哈尔希洛】。信长你呢?”

    “我最近很忙,没时间琢磨多个角色,就只接了【马纳多】。”岛崎信长回答。

    “雄马【蓝德】、信长【马纳多】,我【哈尔希洛】!”堂本海斗握拳,“这个目标怎么样?”

    “不错啊!加油!”

    “嗯”内田雄马面露犹豫,“那个,海斗,村上也有参加这部动画的试音会。【哈尔希洛】,是主角吧?”

    堂本海斗:“”

    “雄马你怎么知道的?”岛崎信长好奇地问,“我最近约他出来吃饭,他都说有事拒绝了。”

    “前几天一起做过直播,完了一起吃饭,聊了一会儿。”内田雄马回答。

    “这样啊,也不知道他最近都”

    岛崎信长话没说完,堂本海斗用决然地语气打断。

    “抱歉了,雄马,信长!【蓝德】、【马纳多】,我必须拿下一个!”

    “你放弃的太快了吧!”

    “你瞧不起我们两个?!”

    “你们总不能指望我瞧不起村上吧?”堂本海斗安慰地拍拍两人的肩,“放心,我会请客的。待会有事吗?一起去玩玩?

    最近发现有熟人告诉我,秋叶原那边,居然有一家可以联系JK的中介!人好看,价钱也很”

    “村上来了。”

    不用堂本海斗提醒,准备室突变的空气,已经让堂本海斗停止说话。

    放弃的轻松感、压力更大的凝重,此刻奇妙的交织在一起。

    “来的正好!村上,来这边!”堂本海斗喊道。

    村上悠走过去,岛崎信长让开位置,让他坐下。

    堂本海斗说:“村上,老规矩,试音成功的请客,这次去秋叶原。待会儿有空吧?”

    村上悠看了看准备室里的人数,等所有人试音完,结果公布,恐怕已经五六点。

    靠近晚饭的时间,去种田家拜访怎么也不合适。

    他点了点头。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你们两个没意见吧?”

    内田雄马把身体往墙壁上一靠:“今天的晚饭解决了,舒服舒服。”

    “村上,你确定要这样做?”岛崎信长低声说,“不会对不起中野桑吗?”

    “对不起中野?”村上悠一愣,“你们去秋叶原干什么去?”

    “找JK。”

    “吃蛋包饭?”

    三人对他投来鄙夷、没见过世面的眼神。

    试音会结束,村上悠和岛崎信长试音成功。

    另外两人也没失败的挫败声优经常失败,脸上只有对JK的期待。

    四人并肩走出大楼,堂本海斗去路边拦出租车。

    岛崎信长和内田雄马在讨论JK会不会带制服出来,纯粹跟过去付钱的村上悠在一旁听着。

    秋天了,六点多一点,天边已经全是暮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