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的女友是声优 死活不起床

345.终究悲哀的樱花庄

    村上悠看了客厅方向一眼,“等她们全回来,我来转告这个消息。”

    中野爱衣害羞地摸了一下发卡,轻声说:

    “还是不要了,我讨厌离别的氛围。等我们找好房子,到搬出去的时候,再告诉她们。”

    “听你的。”村上悠牵起她的手。

    软软的、小小的、嫩嫩的,他忍不住把这手放在自己唇上。

    “天要黑了,青梅还有很多呢。”中野爱衣脸红了,咬着嘴唇,羞涩地说。

    村上悠松开她的手,笑道:“还是尽早习惯的好,等搬出去后,我不会客气了。”

    中野爱衣因为害羞,白了他一眼。

    两人把剩下的青梅处理完,准备等晚上的时候再泡进密封罐。

    “开始做晚饭吧。”村上悠边看表边说。

    天空已经没有太阳的身影,仅留晦朔不明的余晖,云彩丝丝缕缕。

    “嗯。”

    中野爱衣往屋内走了两步,突然回过头,在余晖中笑起来。

    “以后还请多多指教,村上君。”

    村上悠背对夕阳,站着“啊”了一声,给出肯定的回答。

    中野爱衣笑容缓缓绽放。

    这么开心纯粹的笑容,村上悠还从来没在她身上见过好像因为害羞似的,平时美丽的月牙眼笑成了一条缝,长长的睫毛撩动他心弦。

    四月二十六日,周二,一个不冷不热的春日。

    中野爱衣穿白色连衣裙,外面套了一件下摆至臀部的开襟衫,头上是村上悠从四国买回来的白色贝雷帽。

    “爱衣姐今天穿得好可爱!”

    “谢谢~”

    “今天是有活动吗?”

    “嗯算是吧!”

    “这连衣裙好好看,在哪里买的?”

    “上次和千夏去的”

    村上悠在一旁似听非听的听着。

    八点,众人出门,村上悠中途换乘千代田线,在涩谷站下车。

    涩谷区毗邻中野区和新宿区中野爱衣家在中野区本町,而新宿区有很多录音棚和活动场馆。

    另外,涩谷区本身十分潮流的同时,又有如同森林一般的明治神宫。

    村上悠买了早报,走进车站内的一家咖啡店。

    十分钟后,中野爱衣赶到。

    “抱歉,来晚了。”

    “不,刚刚好。”村上悠合起看完的报纸。

    看着眼前戴着帽子,穿黑色休闲衬衫的村上悠,中野爱衣突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迄今为止,两人以同事的身份单独相处过,以朋友的身份单独相处过,以互相抱有好感的身份单独相处过

    现在以恋人的身份约会,感觉一切又重新开始一样,连彼此之间的距离感都不知道该怎么把握。

    她拢着被月台的风吹乱的头发,笑盈盈地说:“这里风有点大呢。”

    “那就上去吧。”

    村上悠走到中野爱衣身边,主动牵着她的小手,往车站外走去。

    “会被拍到的。”中野爱衣轻声说。

    “等找到房子,我就直接在推特上公布我们交往的消息。”村上悠说完,扭头看着中野爱衣,问她:“可以吗?”

    “这种事,需要经过事务所允许啊。”中野爱衣迎向他的目光,“我要是被雪藏了,你可要来救我哦。”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两人踏上通往地表的扶梯,双手一直没有分开,就像一对普通情侣。

    “不过村上君你没问题吗?一旦公布和我交往的事情,会少很多粉丝吧?甚至影响《摇曳旅行》和《辉夜大小姐》。”

    离开扶梯,忠犬八公的雕像出现在两人眼前,周围人来人往。

    中野爱衣下意识想抽回手,却被村上悠握住。

    “没什么大不了的。”村上悠站在人海中,牵着中野爱衣的手,“放弃现在所有一切,开一家咖啡馆,也没有任何问题。”

    周围有人注意到站着不动的两人,但大部分人只是匆匆看一眼。

    东京这个地方,街头的摄影机,奇装异服的年轻人,醉倒在马路上的中年人,都不是什么新鲜事,更别说牵着手的情侣。

    岛国人的本性,也让他们刻意无视和快速避开这场景。

    中野爱衣久久地注视他,确认道:“这样真的可以吗?”

    “只要你愿意。”

    “我什么都愿意。”

    “那就没问题。”

    中野爱衣松开村上悠的手,转而挽住他的手臂,笑着说:“走吧。”

    两人看的第一处房子,是一栋高级公寓的25层。

    3LDK也就是3室2厅1厨,共122.37平米,另外附送12.19平米的阳台。

    “这里配置有地暖,现代化厨具。还有可步入式衣帽间,收纳空间非常大。以村上先生和中野小姐的身份,肯定用得上。”

    中介一一做着介绍。

    中野爱衣从衣帽间走出来,满意地点着头,往客厅走去。

    眼尖的中介一眼看出是女方做主男方进门后就没动一下,所以立马跟上。

    “中野小姐,您看,客厅的空间很大,不管是采光还是通风,都有足够的保障。另外,从客厅可以看到代代木公园的全景。”

    “啊,真的可以看到。村上君,快过来!”

    村上悠走过去,和她并肩站在窗前,眺望郁郁葱葱的代代木公园。

    “不错嘛。”他点点头。

    中介露出笑容,刚准备说什么,中野爱衣问道:“请问,这里可以养宠物吗?”

    “当然!当然可以!完全没问题!”

    中野爱衣又问村上悠:“村上君,你感觉怎么样?”

    “挺好啊。不过还是你来决定。”

    中介看中野爱衣陷入沉思,再次开口:

    “这里距离涉谷站只需要步行五分钟,各种潮流店、餐饮店数不胜数,公寓本身还拿到过建筑设计奖。”

    “我很喜欢这里,但还需要考虑一下。”

    “没问题。有需要的话,请尽管联系我。”中介递上名片。

    两人离开公寓,打了出租车,朝第二家出发。

    这样的一上午过去,总共看了五家,全是交通便利、安全性很高的公寓。

    中午两人在一家西班牙餐厅吃饭,点了糕点、盐鳕鱼、香肠、玉米饼,还有啤酒。

    “村上君,你感觉哪一家好?”

    “第一家吧,离车站最近。”村上悠咬了一口玉米饼

    “我感觉太大了,我们两个人住的话,会不会太浪费?”

    “反正是暂时的,无所谓吧。”

    “真是!这是我们两个一起住的地方啊!”中野爱衣白了他一眼,“男人在这方面就是靠不住,什么都可以随便。”

    “有道理。”村上悠也这样认为。

    “但还是要尽快决定,拖下去会很麻烦。”中野爱衣自说自话,没有解释什么麻烦,“嗯……就第一套公寓吧。吃完饭,就去办手续,交头金。”

    就这么简单的决定了,很符合中野爱衣不拖泥带水的性格。

    明明心里舍不得和好朋友住在一起的日子,但行动上却毫不迟疑。

    吃完饭,把该办的手续办好,该交的钱交了,两人站在空旷的公寓,心满意足地环视着。

    “接下来一段时间,这就是我们的家了。”中野爱衣兴奋地说道。

    这时,村上悠上前一步,抱住她。

    “村上君……”中野爱衣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

    她想起昨天傍晚,村上悠说的话。

    ‘这里什么都还没有,他不会在这里……’

    “唔!”

    村上悠占有了她柔软的嘴唇,她已经没有办法去想其他事情。

    拥着中野爱衣的身体,给村上悠带来充实感,他松开她的嘴唇,在她耳边低语:

    “我喜欢你……”

    中野爱衣扭了扭身体,她感觉耳畔一阵酥痒。

    平时端庄的中野爱衣做这么可爱的动作,让村上悠更加喜欢,内心更是有种成就感。

    他更加用力地搂住她,中野爱衣也主动贴上来。

    两人再次吻在一起,白色贝雷帽掉在地上也没去管。

    随着时间流逝,他们原本短短的影子逐渐拉长,已经快到两点了。

    村上悠万分留恋地放开中野爱衣,“该回去了。”

    中野爱衣却突然把脸埋在在他怀里,很不情愿的摇着头。

    这样的她,村上悠还从来没见过。

    他笑着问:“怎么了?”

    “不甘心。”

    “什么不甘心?”

    “我们本来都是对方的初吻对象,结果因为你的犹犹豫豫,害得我失去了宝贵的东西。爱衣现在不愉快了!”中野爱衣小孩子气地说道。

    “哈哈哈!”村上悠笑得极其开心。

    “你还笑!都是你的错!”中野爱衣轻捶他的胸口。

    “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会很果断!”村上悠把中野爱衣推开。

    “嗯?”中野爱衣疑惑地看着他。

    “没时间了,我们得快点回去,找搬家公司搬家。然后,今天晚上……”说到这,连村上悠也忍不住激动地深吸了一口气。

    中野爱衣的脸一下子红了,捡起贝雷帽。

    “我去一趟厕所!”

    深呼吸后,村上悠站在落地窗前,眺望人来人往的涩谷站。

    人们在那里进进出出,以后他和中野爱衣也会一样,上班一起走进车站,先下班的人会在这窗边等待。

    晚上吃完饭,会去车站附近的商场逛街,周末周日会从这里坐车,去九州、去鹿儿岛、去箱根泡温泉、去北海道滑雪甚至参加佐藤良马的婚礼……

    村上悠感觉这车站可爱极了!

    这样美妙的憧憬,村上悠根本没有感觉到时间,中野爱衣就出来了。

    头发整理好,帽子重新戴上,原本凌乱的开襟外套整理整齐,嘴唇也没了热吻过的痕迹。

    “我好了,走……”

    村上悠却把她拉进怀里,要再次吻上去。

    “不行,刚涂好口红……”中野爱衣手抵在他胸前。

    村上悠怎么会放弃?

    “那你伸出来,这样就不会蹭掉口红。”

    “伸出来?什么伸出来?”中野爱衣不解地看着他。

    村上悠凑上去,附耳几句。

    中野爱衣小脸通红,训斥道:“太……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情!不行!怎么都不行!”

    “那可别怪我了。”村上悠再次压上去。

    “等等,不行……唔,我同意了。同意了!你等一下啊!”

    村上悠拉开距离,一动不动看着中野爱衣。

    中野爱衣看着他{自己不照做,就会立马用强}的表情,只好扬起娉婷婉约的白皙脸蛋,使劲闭着眼睛,睫毛颤抖,慢慢地伸了出来。

    ……

    两人分开后,村上悠称赞道:“不愧是中野桑。”

    “嗯?”中野爱衣还没回过神,迷迷糊糊间应道。

    “学得很快。”

    “真是的!”中野爱衣捶了他胸口一下,离开他的怀抱。

    村上悠尽管心里很不舍,但也明白不能再拖下去了。

    况且有些事情,压抑一段时间,也不是什么坏事。

    两人提前联系好搬家公司,等他们到的时候,对方也差不多同时抵达樱花庄。

    种田梨纱不在,去参加《噬血狂袭》的活动了。

    中野爱衣的行李,主要是衣服、化妆品、台本还有【杏杏】的食物和玩具。

    村上悠没什么好带的,只有衣服、满屋子的书,还有那台AbemaTV送的电脑;

    ‘很多生活用品东西需要重新采购,今晚,不,明天下班后,和爱衣一起去买吧。’

    村上悠再次觉得涩谷站是一个十分可爱的地方。

    当卧室被收拾得空空荡荡,在樱花庄度过的每日每夜,忽然萦回脑际,不舍之情油然而生

    良久,村上悠收拾好情绪,看向中野爱衣,她也处于怔怔出神的状态。

    想必和他一样,想起了以前的点点滴滴。

    村上悠正要开口安慰她,中野爱衣却低语一句“总要离开的”,表情慢慢平复。

    于是,他改口说:“去客厅吧,等她们回来。”

    “嗯。”中野爱衣轻声应道。

    因为磨豆机和书都已经搬走,两人显得无所事事。

    “现在就公布我们交往的消息吧?”村上悠提议。

    “现在?”

    “嗯。”

    中野爱衣双手攥紧,点了点头。

    村上悠拿出手机。

    村上悠推特:

    问:人生是什么?

    答:中野爱衣

    中野爱衣看完他发的,把自己的手机递到村上悠面前:“帮我参考一下,我应该用什么文案?”

    “Ilove悠悠。”

    中野爱衣噗嗤一下笑出来,“这样我不成你粉丝了吗?”

    “我开玩笑呢。”

    “不,就用这个了!”

    “好歹把{悠悠}改成{村上}或者{悠君}吧?”

    “不改!”中野爱衣笑着摇头,开始编辑。

    村上悠只好随她去。

    “啊!”

    “怎么了?”

    中野爱衣举起手机,“也不知道到底发出去,推特打不开了。”

    与此同时,两人的手机开始疯了一般弹出消息,电话一个接一个。

    “怎么办?”中野爱衣问。

    村上悠侧躺下来,抚摸着猫儿的脖颈,“管它干什么?”

    “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不用在乎这些人的目光。朋友也好,同事也好,我们两个人的事,他们的看法和意见怎么都无所谓。”

    “一直支持你的粉丝呢?”中野爱衣还在担忧这件事。

    村上悠不以为然,安慰道:

    “【粉丝什么的,管他呢。两个人一起的话,就没什么好可怕的。】这可是中野桑你的原话啊。”

    “我说的是我自己的粉丝,而且我当时也没多少粉丝,现在村上君你”

    “谁的粉丝,数量多少,重要吗?重要的是两个人在一起,其他的都不重要。”

    村上悠看着中野爱衣,继续说:“你都不怕,作为男人的我怎么能临阵逃脱?”

    听了这话,中野爱衣露出娴静典雅的笑容,目光传来澄澈晶莹的爱。

    “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无所畏惧。”她轻声而坚定地说。

    这天晚上,樱花庄只回来两个人,悠沐碧和佐仓铃音。

    吃饭的时候,从未有过的沉默在上演着。

    “柰柰酱呢?”中野爱衣努力缓和气氛。

    “回家了。”佐仓铃音平淡地回答道。

    “这样啊,很少见呢工作日回家。”中野爱衣点头,随后说:“对了,凹酱、铃音,从今天开始,我和村上君会搬出去住。”

    “搬出去?”悠沐碧怔住,“为什么?”

    中野爱衣不知道怎么解释。

    村上悠开口说:“我们交往了,再和你们住在一起不合适。”

    “我知道了。”沉默良久,悠沐碧说道,手里的碗筷放了在桌上。

    之后又是一连串的沉默。

    六点半,两人告辞离开。

    玄关处,中野爱衣拿出两把钥匙:“凹酱,这是我和村上君的钥匙。”

    “不用还。”悠沐碧摇摇头,“悠哥哥和爱衣姐可以随时来玩。”

    中野爱衣没有坚持,“那我们走了。”

    “嗯,祝悠哥哥和爱衣姐幸福!虽然你们离开,凹酱我感觉很寂寞,但、但是”说着,忍耐很久的悠沐碧终于泣不成声。

    小手拼命抹去眼眶中不断涌出的泪水。

    中野爱衣伸手搂住悠沐碧,眼中也有泪花:

    “不要伤心,凹酱。我们会经常来玩,也欢迎你们来玩。我们是说好了吗?这个周六就来我们的新公寓做客的。”

    “嗯”

    两人抱着哭了一会儿,中野爱衣松开悠沐碧。

    正她擦掉眼泪,准备离开的时候,看到客厅门口露出半个身影。

    佐仓铃音正看着她们,刘海稍微凌乱,嘴角汤汁没擦,一动不动地站在那。

    中野爱衣看向村上悠,希望他能和佐仓铃音打一声招呼,却见他垂下目光。

    “走吧。”村上悠淡淡地说。

    中野爱衣看出他眉目间的不舍和难过。

    当她再次回过头,去看客厅方向,已经没有任何人的身影。

    在门口的时候,中野爱衣把樱花庄的钥匙放进了{不知道什么鸟}的邮箱,然后和村上悠一起,骑摩托车返回涩谷的公寓。

    四月底的夜风不冷,中野爱衣却紧紧地搂住村上悠。

    空旷的樱花庄,佐仓铃音的声音,悠沐碧的哭泣声,村上悠的不舍,总是出现在她脑海里。

    ‘恋爱本来就是这样,总会有人受伤。对不起。’

    她把脸埋在村上悠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