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警医夜行 弹琴

第百七十一章 【礼尚往来】

    看着白起与那些小混混们谈的不亦乐乎,景夜心里很不是滋味。

    但白起也提前跟自己解释了,

    说他的这种行为,是为了工作的需要。

    说一个做警I察的,如果只整天待在办公室和案发现场这两个地方,倒不如走到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深I入群众中去,去看看那些底层的市井小混混们每天都在干点什么。

    这样的话,一来能打听到一些具有价值性的消息,二来呢,还能和这些小混混们称兄道弟,久而久之,就熟了,能掌握的小道消息自然而然也就多了。

    景夜还能说些什么呢。

    他就这么远远的看着,一个小混混给白起敬酒,白起喝了,另一个小混混立即起身,也给白起敬酒,白起又喝了。

    这哪是喝酒,这分明是车轮战啊。

    此时,

    景夜很想上前,将小混混的酒杯夺回来,然后自己替白起喝下去。

    但是这样一来,

    岂不是坐实了自己和白起之间的关系,要是传到龚言锡兆丰年等人的耳边,恐怕自己身为卧底的消息也会最终败I露。

    所以,

    景夜还是只能远远的望着。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

    小桌上。

    “白队,来,我敬您一个。”又一个小混混开始敬酒。

    “恩,干了。”白起一饮而尽。

    “白队,以前要是有什么冒犯之处,多有得罪,这以后呢,还请您对小弟我高抬贵手,小弟我也只是挣个外快的钱,养家糊口也不容易啊。”

    白起也没有爽快的答应,只是警告道:“这个我能理解,所以你们以后都得注意一点,别太招摇,我该处理的还是会处理的,也希望你们能理解我的工作,大家都不容易啊,我也是吃这碗饭的,千言万语,只对你们有有一句话,那就是处在浪尖I上的人,迟早会成为众矢之的。”

    “恩恩,是是是,白队您教训的是,小弟们牢记在心。为了报答,我特意给您准备了一份小礼物。”

    说着,小混混就从怀中取出一串玉佩,“白队,这是我托人从缅I甸带来的翠玉,水头好,绝对A货,正品,相信您戴在身上,一定会逢凶化吉,事事顺意的。”

    “这……抱歉,我不能要。”白起推辞道。

    “哎,白队,您请小弟们吃饭,我们都已经不好意思了,给您老人家送点礼,就算不是情分,那也是我们做小的一份心意啊,白队,还是收了吧。”

    “是啊,白队,快收了吧。”

    但白起还是毅然的坚持自己的原则:“抱歉,我真的不能要。”

    “白队,您看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朋友之间送送礼也没什么的吧?也没有违反什么原则吧?”

    “是啊,我们是朋友,送礼不是很正常嘛,白队,这不看僧面看佛面,您收了这玉佩,也没人知道不是?”

    白起再三拒绝:“请你们喝酒,那确实出于朋友,如果可以,我也可以送你们玉佩,这都没事,但你们送礼,这就真的违反我的原则,还是拿走吧。”

    “白队,快拿着吧,您这样拒绝小弟们的好意,这可是寒了我们的心呐。”

    “你们要是在这样,那我可就直接走人了。”

    白起心生不满,欲要离座。

    “哎,别呀,白队,我们收起来还不行?快坐下,快坐下,来,我们再叙几杯!”

    “这才对嘛。”

    白起坐下,开始谈起了正题,“哦,对了,这几天,我让你们打探的消息怎么样了?”

    “说起这个啊,白队,我们还真的打听到了一个消息。”

    “慢慢说,别着急。”

    于是,

    小混混开始在白起耳畔,轻声耳语一番。

    ……

    远处。

    景夜想听,却又听不到。

    只是看到小混混的脑袋,缓缓的凑近白起的脑袋。

    好像是要搞事情。

    这时,景夜也突然接到了一条短信。

    是白亦璇给自己发来的。

    说是在十分钟之前,楚云飞和龚言锡用电话联系了,联系时间长达五分钟之久。

    虽然这条短信看起来微不足道,但对景夜来说,这却是至关重要的一条信息。

    从这条信息上来看,可以确定的是楚云飞已经相信了自己和李云龙制造出来的假象,从而上当受骗,开始放松了心中对自己的警惕,继而大胆了一些,开始联系龚言锡。

    看起来,

    这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

    景夜心中的希望,再次燃烧了起来。

    临走之前,他又望了一下,还在和小混混们一起喝酒的白起,而后就转身离开了。

    景夜走在人群之中,凉风吹过,却吹不乱他的心思全都集中在了龚言锡身上。

    他开始计算着时间。

    并猜测着龚言锡听了楚云飞的言语之后,下面会有什么行动。

    比如会开始对楚云飞产生一些大额的交易。

    不过这个事情,相信局里那边还在暗中跟进,自己也没必要继续操心了。

    现在主要的心思还是应该集中在龚言锡这边的货。

    准确的来说,

    是龚言锡和楚云飞之间想要交易的货。

    毕竟,

    从楚云飞之前的流水账单上来看,都是大额的交易。

    可见产品的价值非常可观,远远比自己之前和龚言锡交易的几百万,还要高上不少。

    所以景夜必须趁火打劫,趁龚言锡还没有开始下出命令之前,劫了楚云飞和龚言锡之间的货。

    ……

    而此时。

    一分钟的时间到了。

    这是景夜选择等待的时间,同时也是留给龚言锡决定出货的时间的时间。

    准确的来说,

    是龚言锡和楚云飞之间想要交易的货。

    毕竟,

    从楚云飞之前的流水账单上来看,都是大额的交易。

    可见产品的价值非常可观,远远比自己之前和龚言锡交易的几百万,还要高上不少。

    所以景夜必须趁火打劫,趁龚言锡还没有开始下出命令之前,劫了楚云飞和龚言锡之间的货。

    ……

    而此时。

    一分钟的时间到了。

    这是景夜选择等待的时间,同时也是留给龚言锡决定出货的时间的时间。

    准确的来说,

    是龚言锡和楚云飞之间想要交易的货。

    毕竟,

    从楚云飞之前的流水账单上来看,都是大额的交易。

    可见产品的价值非常可观,远远比自己之前和龚言锡交易的几百万,还要高上不少。

    所以景夜必须趁火打劫,趁龚言锡还没有开始下出命令之前,劫了楚云飞和龚言锡之间的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