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氪金成仙 五志

第199章 师兄合作不,能让你赚钱的那种哟(万更爆发,中秋快乐!)

    其实妖虫的暴露,与它自身无关,它隐藏的非常好,好到文武斌等人赶到后,都没能够发现它。

    它的暴露,是因为任刚在几年前,参与过的一桩案子。

    那也是一桩涉及到了妖婴的案子!

    只不过在那桩案子里,妖婴、母妖、人父,三者全都死了。不仅如此,他们生活的小区里,也有许多人,被吸尽了生命力和精血。

    等到特勤队的修真警员赶到时,只看到了一片如同地狱般的景况!

    至于犯下这桩罪行的,到底是邪修还是恶妖……没人知道。因为修真警员赶到的时候,他早就跑了,一点儿踪迹都没有留下。

    任刚当时还没有做上雍方市警察局局长,是特勤队的一员,被调了过去,一同参与侦破工作。

    可惜那桩案子,因为线索太少,一直没能侦破,最终成了悬案。

    但是正因为有了那次的经历,所以任刚在梁毅家中一看到妖婴,立马就联想到了当年未破的悬案。

    那起悬案,与这次有着很多的共同点唯一的不同,就是被苏木和凯文给提前撞破!

    任刚立刻意识到,这个变故,或许可以成为侦破此案,以及之前那个悬案的切入点!

    所以在到了警局后,他故意提出要亲自给苏木做笔录,实际上是把苏木带到了他的办公室,那里面有保密符阵,能够隔绝外面人的探知。

    在办公室里,苏木讲了对小植的怀疑,任刚则讲了当年的那起悬案。

    要不然,只做个笔录谈个合同,怎么可能花那么多时间?

    经过一番商议,两人故布疑阵,实则由苏木悄悄联系上了文武斌。

    同时任刚这边,也向省上做了汇报,请求支援与文武斌一同现身的大佬里,就有省厅特勤总队下来的高手!这些人提前一步到了医院设伏,对付小植的时候,他们没有现身,就是为了钓大鱼。

    没想到,还真是被他们给钓出来!

    其实妖虫已经很狡诈了。

    它寄生在梁毅的身体里,大部分时间都在沉睡。因为处在沉睡中的它,是不会释放妖气的。所以无论苏木、凯文,还是任刚等警员,都没有把怀疑的目光放在梁毅身上。

    其实它在妖婴死的瞬间,曾经苏醒过一次。但那会儿妖婴刚死,所有人都以为,屋内的妖气波动是妖婴带来的,并未怀疑梁毅。后来妖虫继续沉睡,妖气波动也消失,人们就更没有怀疑梁毅。

    直到小植要妥协招供。

    以自身为鼎炉养炼妖婴,正是它引诱着小植,一步步去做的。

    如果小植讲出这事,就算不让它直接暴露,也会让人类修真者有了怀疑方向,最终查到它的头上。

    而且它也着急要吞下母狼和妖婴的两颗妖丹。

    于是,再度苏醒的它,启动了‘安装’在小植身体里的‘自爆装置’,并且主动自爆身份。

    在它看来,以苏木、凯文以及任刚等警员的实力,是绝对不可能翻盘的。因为它释放出来的妖气威压,威力极大!即便会因此引来高阶人类修真者,但它也有足够的时间,吞下小植和妖婴的妖丹,吸尽医院里众人的生命力和精血,然后从容逃遁。

    最多是舍弃这具暴露了的臭皮囊,重新换一个人寄生隐藏,只要它进入沉睡,符文天眼就休想侦测到它的踪迹。

    只是妖虫万万没有想到,苏木和任刚他们,竟是早有准备,布下了一个局中局、套中套,让它中了招!

    奸商和警察的强强联手,骗起人来,真的是不要太强。

    局势已定,苏木彻底放下了心,凑到文武斌身边,好奇地问:“主任,您刚才说这条妖虫是在虚张声势?”

    刚才的那一战,苏木在‘内场’位置,看的很清楚。

    妖虫从头到尾,都被压制的很死,完全没有反抗之力。这样的情况,与之前在岷江中斗恶蛟,截然不同。

    就算恶蛟因为环境加成,让实力大幅提升。但妖虫若是真有六级大妖的实力,是不可能这样不堪一击!

    这里面肯定有古怪。

    文武斌解释道:“这妖虫是反鼻虫,它最擅长的便是寄生在动物体内,吞噬动物的精血、生命,影响甚至控制动物的言行举止,很是诡异。不过反鼻虫的实力一向不高,这只也不例外,只有三级丙等。它之所以能够释放出那样强大的妖气威压,靠的是它甲壳上的那道符文。”

    反鼻虫的甲壳上面,有着许多纹路。之前苏木还以为,这些是它身上正常的纹路,直到此刻听了文武斌的介绍,才知道这些纹路并不普通,居然还是一道符文。

    而在定睛仔细看过了这道符文后,氪金外挂被激活了。

    一行信息,出现在了苏木的眼前:

    【狐假虎威符:1分(百无是处),三级丙等】

    只1分就三级丙等,这要提升到10分,怕是最少得有四级吧?

    这样的符文,以苏木现在的修为,既画不出来,也使用不了。

    所以苏木没有着急氪金提升,而是看了眼关于这个符文的效果介绍。

    其实这个符文的效果,已经被它的名字介绍的很清楚了它能存储高手的威压、气势,在需要的时候激发释放出来,以达到狐假虎威的效果。

    如果存储的高手威压、气势足够强,也能将一些修为差距较大的目标,给镇住无法动弹,就像之前他们的遭遇一样。

    只是这个符文的持续时间不长,只有弹指一瞬……当然,那是1分版的效果。

    而从之前反鼻虫使用的狐假虎威符看,怎么也能维持好几秒。

    对于普通人来说,几秒钟的时间,连裤子都来不及脱。但是对修真者或是恶妖来说,这时间,已经足以解决一场战斗了之前要不是文武斌他们及时出手,反鼻虫就要操控着梁毅,完成符文了。

    反鼻虫的修为虽然不强,可是有了狐假虎威符的加成,画出的符文,很可能会释放出极其恐怖的威力,在极为短暂的时间里,将大量人员的精血和生命力,尽数吸干,与两颗妖丹融合,炼成它想要的东西。

    “原来如此,我说它妖气威压那么强,打起架来怎么成弱鸡了,原来是狐假虎威,虚张声势呀。”凯文也凑了上来,唧唧喳喳的说。

    不过他这一次,倒是用对了成语,不容易。

    文武斌脸色微变,下意识的就要对凯文释放禁言咒,但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眼珠一转,他拉着凯文,走到了旁边一位大佬的身前。

    文武斌笑呵呵的说:“凯文呀,你之前不是问过我,西方的魔药学和东方的丹药学,有什么共同点和差异吗?正好,这位马博士,就有研究过这方面的课题,你们肯定有许多共同语言,好好聊聊。小马,这是我们学校的交换生,有些问题想要向你请教,你好好教教他,让他知道咱们东方丹药的博大精深。”

    “谈不上教导,我们可以交流一下,共同进步。”

    马博士虽然觉得文武斌的笑容有些渗人,但也没有多想,点头应下了这桩差事。

    而且,正如文武斌所说,他的确在做着东方丹药学与西方魔药学的同异研究,所以对和一个西方来的交换生探讨这方面的知识,很感兴趣。

    可怜的马博士,还是太年轻,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

    安排好了凯文后,文武斌回到苏木身边,道:“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苏木还真有:“反鼻虫借用的妖气威压,是从哪儿来的?被它借用了妖气的,又是个什么大妖,得强大到什么水平?”

    光是借用的妖气威压,就有六级水平。那大妖的实力,怎么也是在六级以上吧?

    “这就不清楚了。”

    文武斌摇头,指了指正在做现场勘查的修真警员们。

    “得看他们能不能查出什么来,毕竟他们才是专业的。”

    被制作成了活体标本的反鼻虫,很快被修真警员放进到了一个特制的法器盒子里,由省厅来的高手带队,一群修真警员全副武装,将它押送回了警局,交由专门的人员进行审讯。

    因为这次的案子,与多年未结的悬案有关联,所以省上不仅派来了高手助阵,还成立了专案组,都是经验丰富的刑侦高手。

    任刚没有跟随这些人回警局,留在医院,安排人手勘测现场、安抚群众,同时还不忘向前来助阵的文武斌等人表达感激。

    跟着文武斌过来的这几个人,都是丹医名家,一同在蓉城参加丹医交流论坛,在文武斌接到了求援电话后,闲着也是闲着,便一齐赶了过来帮忙。

    文武斌道:“不用谢,我们都是修真者,这些事,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们可以走了吧?”

    “当然可以!”

    文武斌扭头,又问苏木:“你家里的事办好了吗?跟我们一起走?”

    苏木点头:“已经办好了,请主任等我一下,我有几句话,要对任师兄讲。”

    “行,你们说吧,我帮着去安抚一下受惊的群众。”文武斌道,随后与几个同行一起,联手施展出了有宁神定惊效果的法术。

    法术范围很广,将医院内外都给笼罩,人们紧张和不安的情绪,很快就被安抚了下来。

    另外一边,任刚有点儿好奇,也有点儿戒备的问:“苏师弟,你还有什么事?”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那什么,我们局里今年的经费,已经不多了。”

    还有一句话,任刚藏在心里,没好意思讲出口:苏师弟,看在校友的份上,你能不能别死盯着我薅羊毛啊,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何况我这还不是地主呢。

    苏木笑着说:“任师兄,瞧你这话说的,我是贪图你们经费的人么?我只是想跟你合作,顺便让你赚点儿钱。”

    他的笑容在任刚看来,有点儿像是……呃,恶魔的诱惑?

    同时,任刚非常惊讶:“什么合作,还能让我从你的手里赚到钱?”

    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还是母猪它上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