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氪金成仙 五志

第495章 哭泣佛头(求订阅!)

    苏木侧耳倾听,神色凝重的问:“你们有听见吗?”

    纯狐月的头发里面,立刻竖起了一对尖尖的狐狸耳朵,还一颤一颤,仿佛在接收周围空气中的信号。

    但是除了被催眠惑心的修真警员发出的嘶吼,她并没有听见别的声音,皱眉问道:“你听见了什么?”

    “诵经声。”苏木说,“梵语的诵经声,充满了混乱、绝望等等负面情绪,与正常的佛经吟诵完全不同。”

    “我并没有听见你说的梵语诵经声。”纯狐月摇了摇头,想说苏木是不是被神秘能量影响,产生了幻听?话到嘴边,却是想起了一件事。

    “梵语诵经,混乱绝望?”

    纯狐月神色一变,急忙向趴在苏木肩头的书精,下达了命令:“查一下图书馆里,关于哭泣佛头的资料,看看有没有梵语诵经声的记载。”

    书精也受到神秘能量的影响,不过在苏木的金针,和灌灌鸟羽毛的帮助下,它勉强压制住了心中的绝望与疯狂,正在喘息休整。

    对于纯狐月的命令,它不敢不听。

    虽然这只狐狸精,不是它们的挚爱兄弟,但她是学校里的老师,还是文校长的爱徒,尤其是把文校长睚眦必报的性格学了个十足。书精可以不听其他老师的命令,却不敢不听她的。

    当即应了一声好,封皮上面闪现出了一行‘读取中……’的字样。

    这一次它没有用多少时间,便查出了相关资料:

    “在灵岩佛学院针对哭泣佛头的第173号研究报告中,明确提到,哭泣佛头会不断的往外界发出诡异的诵经声。

    这种声音的频率很高,大多数人与动物都听不见,要靠专业的实验设备才能捕捉到。

    研究发现,这种高频声音会不断刺激人的神经,侵蚀人的思维。捂住耳朵、释放隔音法术等等手段,都无法阻断它对大脑的影响……”

    “这里也有一个哭泣佛头?哭泣佛头有很多个吗?”林剑娥惊讶的问。

    “确实有很多个。”

    姜小白回忆着曾经背过的考点知识,说道:“哭泣佛头是灵岩佛学院,在一次地震后出现的佛窟中发现的。根据记载,当时一共发掘出了十八个造型各异的哭泣佛头,都带着混乱能量,属于复数类神性物品。”

    苏木猛然想起了一件事,看向纯狐月:“如果这里真的还有一个哭泣佛头,那就糟糕了,被它影响到的肯定不止我们这一组人。”

    纯狐月瞬间色变。

    其他组可没有苏木,能提前预知到危险,也不见得有灌灌鸟这种可以加强催眠惑心抗性的灵兽。

    她急忙手掐法印,鼓动灵力,发出一声啸叫。

    叫声穿透墙壁,在写字楼中回荡。

    这个叫声,在不相干的人听来,就是狐狸叫,可是传进苏木他们和另外几组人的耳朵里,却变成了:“有神性物品操纵心灵,先退出去!”

    同时在这一声啸叫中,还带上了静心咒的效果,能够醒神开窍。

    不用纯狐月吩咐,苏木他们几个拎起被法术镣铐铐住,却不安分还在嘶吼挣扎的修真警员,飞快的退出了写字楼。

    行动才刚开始,他们这组就折损减员过半,其他组的情况很可能更糟糕,继续这样前进就是作死,只能先退出去,重新组织行动。

    苏木他们刚刚退出写字楼,就听见一片破窗声响起。

    另外几组人也退了出来。

    他们的情况就要糟糕许多,几乎是人人带伤,还有人伤势极重!

    神智方面,不少人都被哭泣佛头影响很深,哪怕已经出了写字楼,还在发狂要伤人或者自残。

    只有几个修为较高的老师和警官,以及几个身上带了特殊护符的人,受到的影响稍微轻点。

    纯狐月的那一声啸叫,惊醒了这些受影响较轻的人,让他们知道了原委,但他们来不及一一制服发狂或要自杀的组员,只能先把这些人,全部轰出写字楼再说。

    “制住他们,但是别伤到他们,他们不是敌人,只是被催眠惑心了。有擅长心灵法术的丹医吗?去给他们治疗一下。”纯狐月高声命令道。

    守在写字楼外的修真者们,立刻行动了起来。

    好在离开写字楼,也就出了哭泣佛头的影响范围,再加上丹医们的心灵治疗,受影响较轻的人,很快恢复了过来,受影响较重的,也得到了缓解,虽然情绪还是很抑郁、绝望,却不再发狂伤人或者自残。

    而受伤的人,也得到了相应的救治。

    即便如此,这一波减员也很严重。

    龙虎山的宋雨,因为身上有一块五雷号令,护住了他和白青等几个学生,虽然受了些影响,但是并不严重。

    当然这和时间有关,如果他们在写字楼里待的久了,就算有法器护身,一样要中招。

    出了写字楼,接受白青的心灵治疗后,宋雨心中被五雷号令压制的绝望感,很快消失。

    他吐出一口浊气,让白青去治疗其他人,自己则找到了纯狐月,问道:“纯狐老师,你刚才说在这栋写字楼里,藏有神性物品操纵心灵?”

    纯狐月点了点头道:“哭泣佛头,听说过吗?”

    宋雨还真的听说过,大吃一惊道:“这里也有一个哭泣佛头?!”

    纯狐月一听这话,也惊了:“怎么,在你们之前的行动地点,也发现了哭泣佛头?”

    “没错。”

    “十八个哭泣佛头,生命学派就至少有了三个,说不定弄到的还更多……”纯狐月呢喃道,扭头看向苏木,见苏木也在看她。

    很显然,苏木和她,都想到了同一个情况:

    “不仅普陀山修真大学的静庵教授,灵岩佛学院那边,极可能也有重要人物,被生命学派的人穿皮冒充。否则他们收藏的神性物品,不可能跟打批发一样,被生命学派弄到手。”

    苏木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宋老师,在你们之前的行动地点,除了哭泣佛头,还有别的神性物品吗?”

    “有的。”宋雨点头道:“我们还发现了一尊掩面的天使雕像,以及一块看上去没什么特殊的玉牌。”

    听到这话,苏木和纯狐月、林剑娥几个人的脸上,全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宋雨见状一愣,紧接着猜出了原因,也惊了:“在你们的行动地点,不会也发现了这几个东西吧?”

    纯狐月点头说是,苏木想起了那具掩面女尸,急忙又问:“除了这三个神性物品外,还有别的吗?”

    宋雨摇头道:“没了,就这三个。”同时在庆幸,幸亏他们之前的行动够快,没让生命学派启用这三件神性物品,不然他们很可能也会像负责这里的丹霞山师生一样,团灭。

    苏木则松了一口气,看来那具掩面女尸,并不是复数类的神性物品,那就好……

    掩面女尸隔着封印它的水晶箱,都能够影响到外界,如果它在这里,又被解除封印,威力绝对比哭泣佛头强许多倍。攻进写字楼,救出人质灭掉生命学派的人,就成了奢谈。

    至少以他们这些人,是搞不定的。

    “接下来怎么办?”宋雨问。

    纯狐月看向苏木:“你觉得呢?”

    苏木飞快的说道:“情况紧急,我们耗不起时间,必须马上重新组织队伍攻进去!

    掩面天使和玉牌的作用未知,只能见招拆招。

    至于哭泣佛头,在找到它,将它封印之前,有两个办法应对:一是加强对催眠蛊惑的抗性,而是努力回忆高兴的事情。”

    修真特警队的陈队长,在看过了伤员情况后,走了过来,正好听到苏木的建议。

    他很赞同:“确实要重新组织队伍,抓紧时间攻进去,不然丹霞山的师生和楼里的普通人,将凶多吉少!

    但是这次,我们不能再分散行动了,必须将力量集中起来。经过刚才的减员,我们也没有本钱再分散进攻。”

    顿了顿,陈队长又问:“在加强对催眠蛊惑的抗性上面,各位有什么好办法吗?”

    “我的五雷令牌有一定效果。”宋雨说,“进去后我会激活它,给大家套上一个辟邪buff。”

    纯狐月则看向姜小白:“小白,能从你的灌灌鸟身上,多拔些羽毛下来吗?这算在战斗消耗里,我会报上去,给你申请资源补偿。”

    “没问题。”姜小白点头答应。

    灌灌鸟不乐意了,‘傻吊’‘傻吊’的叫着。有驭兽专业的高材生,在旁边作实时翻译:“这鸟在说,你当然愿意了,又不是拔你的毛!”

    拔姜师姐的毛?emmmm……不用说,肯定有人会往不该想的地方想,别问是谁,说的就是你。

    纯狐月看了灌灌鸟一眼道:“也给你补偿,氪店的培灵丹……”

    她话还没有讲完,灌灌鸟就又叫了起来,虽然还是口吐芬芳,但语气明显要温柔许多。

    驭兽专业的高材生再度翻译:“这鸟在让大家去拔它的毛呢,还说它不是为了赚取培灵丹,只是为了救人。只要能够救人,拔光它的毛都没有关系……嗯,最后它还问了一句,给多少培灵丹?”

    纯狐月没有再理灌灌鸟,而是扭头问苏木:“你那儿,有什么能够用得上的好东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