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最初进化 卷土

第三章 变数

    翌日,

    夜色降临。

    方林岩有些心神不宁的坐在了网吧当中,

    网吧的环境很差,里面抽烟的,喊麦的到处都是,一片乌烟瘴气,让方林岩很是不适应,但是这里乃是泥头镇唯一的网吧,所以生意依然非常好。

    为什么方林岩会在泥头镇的网吧里面呢?

    便是因为这里是距离汇川五号码头最近的场镇了,短信上写得清清楚楚,十三日零点十七分,汇川五号码头,不能早去,也不能晚到。

    方林岩考虑到自己的身体虚弱,无法进行跑步等激烈运动,所以在经过他的仔细考察和计算之后,他在十二日晚上十一点半出发,然后骑着电瓶车前往汇川五号码头,这样的话,可以在零点十分左右到达汇川五号码头外面的那条公路上。

    这里距离汇川五号码头只有四五百米,在这里等候五分钟左右,就能确保自己准时在零点十七分到达。

    至于电瓶车,当然是方林岩自己骑来了的,他在来之前还特地将这辆二手电瓶车检修了一番,在来到泥头镇以后还特地充满了电,保证不会出现机械故障等等。

    电瓶车就放在了网吧门口灯光照耀得到的地方,并且还特地让网管用铁链锁上,杜绝了被盗的风险。

    所以,从头到尾方林岩都思虑得十分周全,几乎杜绝了一切可能存在的风险,现在就真的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方林岩心不在焉的翻阅着面前的网页,思绪却已经漂移到了即将到来的事件上。

    汇川五号码头上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为什么神秘短信要自己不能晚到也不能早到?自己的命运又会怎样逆转?

    正因为方林岩一直都在默默走神,所以就忽略了坐在了网吧沙发上几个非主流打扮,一看就是不良少年的阴冷目光。

    忽然之间,方林岩感觉自己的手机震荡了起来,他这才猛然从走神的状态脱离出来,拿起手机仔细看去,顿时就发现原来是自己设置的闹钟响了,此时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半。

    这时候,方林岩陡然觉得自己的喉咙都干涩了起来,他深呼吸了两口气,按照之前做好的计划,先给自己吃下镇痛止咳的药物,这是为了预防等下关键时刻犯病的,接着喝下了一罐红牛来确保接下来的体力。

    然后方林岩闭上眼睛,直接将脑子里面的杂念清空了十秒,深吸了一口气,站起来走到吧台结账。

    而他站起来结账的时候,坐在了旁边沙发上的几个不良少年对望了一眼,率先走入到了黑暗当中。

    接下来方林岩离开了网吧大门,然后开始解锁,骑车,准备拐上前方的大路,但就在这时候,他见到了前方居然有几块石头将路挡着,这里的路本来就坑坑洼洼的,有石头挡着就肯定骑不过去。

    此时方林岩正要赶时间,心急如焚,无暇多想,急忙就停住车下去搬石头。

    没料到他离开了电瓶车以后,从旁边的拐角里立即就窜出了一个少年,直接就去推车,紧接着另外的黑暗里面走了出来两个非主流少年,一个手里面赫然拿着一把弹簧刀,另外一个随手拿了半块砖头,对准了方林岩直逼了过来。

    拿刀的非主流少年满脸都是戾气,用刀指着方林岩道:

    “X你妈的,看什么看,把身上的钱全部拿出来,对了,你的手机也留下。”

    方林岩只觉得浑身发冷,因为他也是在社会底层混过的,知道这些小痞子是最难缠的,头脑简单,极易发热,下手没有轻重!倘若是在平时的话,他肯定是当场认怂,不过事后则是慢慢报复。

    但现在方林岩怎么能让?怎么敢让?

    此时对他来说,钱和手机倒也罢了,这里地处偏僻,又是深夜,想要叫车都叫不到,那辆电瓶车却是决定着他能不能及时赶到汇川五号码头的唯一交通工具,也代表着方林岩燃起的那一线生机!!

    所以,方林岩心中已是有了决断,脸上露出了恐惧慌乱的表情,慌乱的将钱和手机往外掏,那拿刀的少年见到了红彤彤的钞票,立即眼都热了,伸手来抓。

    结果这时候方林岩将手一松,钞票自然就往下落。

    这少年很顺理成章的就弯腰去拣,

    方林岩一膝盖就顶在了他的脸上!这一顶方林岩甚至能清楚的感觉到对方鼻骨在冲击下变形,碎裂时发出的咔嚓声!

    拿刀少年从喉咙深处发出了含糊不清的痛苦号叫声,捂着脸打滚了起来,他此时已经顾不得什么人民币了,脑子里面充斥的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痛痛痛痛痛真TM的痛啊!!

    方林岩一击得手后,顺手就拿起来了那一把弹簧刀,对准了推车那少年追了上去。

    看到了方林岩面无表情的拿刀撵了上来,并且“大哥”已经是在地上打滚痛叫,这少年心中慌乱,大叫一声丢下车就跑,方林岩见到了自己的电瓶车无恙,心中也松了一口气。

    只是,有道是大意失荆州,就在方林岩松懈的一瞬间,猛然觉得侧后方似有异动,他急忙转身,不过刚刚侧过半边身体,就见到那拿砖头的不良少年竟是将手里面的砖块对准了自己砸过来

    “尼玛”方林岩刚在心里面骂出这半句,就觉得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

    “喂,喂喂?”

    这呼喊声似乎从很远处传来,但又仿佛隔得很近,方林岩吃力的睁开了眼睛,只觉得头痛得厉害,耳朵里面也是嗡嗡作响,嘴巴里面也是一阵阵发苦。

    张开眼睛以后,方林岩咽下了一口带着铁锈味的唾沫,然后看到了眼前光影乱晃,他吃力的抬起头遮住了光,视线也渐渐的从模糊到清晰,最后看到了一张似曾相识的脸,哦对了,这家伙不是网管吗?

    “你有没有事?之前有人结账离开以后,忽然返回说你躺在了外面,要不要帮你打120?”

    网管看起来还是有些惶急,毕竟就在网吧门口不远出的事,他也只是个打工的,怎么承担得起责任?

    方林岩正要说话,忽然之间,心中涌出了一阵难以形容的恐惧,他猛然就撑了起来,整个人踉跄了一下,好在马上就扶住了旁边的墙壁,他急声道:

    “现在是几点?”

    网管看了看电话,然后愕然道:

    “12点15分,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