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最初进化 卷土

第二十八章 无限印记(为盟主疯不觉不觉疯加更)

    最后,方林岩清点了一下自己获得的收获,累计是4172通用点,4点自由属性,还成功完成了一个里程碑,拿到了一个学者的称号,当然,还杀了一个契约者,并且获得了一张血腥卷轴。

    这时候,方林岩又忍不住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这一次其实是有机会拿SSS评价的。

    此时回想起来,想要达成SSS的评价只需要再做到两件事就够了,第一件事当然是要及时救援那个死掉的乘客,让他成功活下来,第二件事,则是要亲手击杀那名变异体怪物。

    不过,要做到这两件事的话,方林岩自己就要冒极大的风险!他现在的真正身体素质,就是一个普通的青年,正面对上那可怕的变异体怪物,死亡几率至少都在五成以上!

    冒着这样大的风险去搏一搏SSS的评价,在方林岩的心中可以说是风险与收益完全不成正比了。

    最后,方林岩的视网膜上又出现了提示:

    “你已经完成了第一个主线任务:梦魇印记的储物能力开启,你目前的储物空间为零点五立方米。储藏物品重量不能超过十公斤。”

    这个提示传来了之后,方林岩觉得自己的胸口中央传来了一阵无法形容的烧灼刺痛!好在这刺痛来得快去得快,短短几秒就消失了,他低头一看,发觉自己的胸口赫然多了一个奇特的符号,看起来就和横着的8字似的,具体表现就是这样∞,并且还是漆黑色的。

    方林岩也是博闻强记,立即就想了起来,这个符号∞貌似是在数学当中表示无限的意思,

    不过,这个印记迅速的就被一层浓稠的血色光芒覆盖住了,然后渐渐隐没在皮肤下面,完全看不出来任何异常了。

    目睹了这一切之后,周围的一切都仿佛水波一样的荡漾了起来,然后强烈的失重感再次出现,方林岩只觉得自己在这一瞬间可以说是五感全失,只有意识是清醒着的,那种无穷无尽的孤寂感觉几乎令他在瞬间抓狂。

    好在这种状况并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方林岩很快就发觉自己恢复了过来,在这一瞬间,他就感觉到了强烈的不适,因为此时的身体传来的是一阵阵难以形容的虚弱,胸口处还不时传递过来一阵难以抑制的痒痛

    他的心中生出怅然若失的感觉,有一句话叫做很多东西只有在失去了之后才会觉得它的宝贵,而这些东西往往都是平时唾手可得的,比如氧气,比如水,比如健康。

    几十秒之前,方林岩还享受着健康强壮的身体带给自己的便利,这时候降临模式结束,重新回到自己的残缺病躯当中,才深深的感觉到了健康的重要性。

    他叹了一口气,吃力的站起身来,然后眯缝着眼睛打量了一下四周,发觉这里赫然是一处黑暗破旧的楼梯间,旁边随意的堆放着一些破烂的桌椅,还有两架废旧的破烂自行车。而地上也是灰尘密布,旁边传来的刺鼻尿骚气息说明有不少人只会在尿急的时候才会来到这里。

    方林岩活动了一下手脚,转身就朝着旁边的楼梯走了上去,略一运动之后才深切的而悲哀的觉得这具虚弱的身体相当不便,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好在我现在接触到了空间这种神秘的东西啊”方林岩嘘出了一口气,眼中也是一点一点的燃起来了希望:

    “这玩意儿连身体都能直接复制,我的癌症应该不在话下!”

    等方林岩来到了一楼之后,便发觉这里是一处网吧的后门,从旁边转出去之后,便发觉自己竟然距离百胜路三号那一处咖啡馆(现在已成废墟)只有不到三十米远,不过那里已经被警方拉起来了安全线,禁止闲人进出。

    令方林岩更加震惊的是,他看到了旁边的时间,上午十一点二十!也就是说,他累计在之前的811世界呆了整整四天以上,可是本世界才过去了一个小时不到,仔细一想以后就明白了过来,这应该是两个世界之间的时间流速不同的缘故。

    此时太阳已经出来,照在人身上只觉得暖洋洋的。街头上人群熙熙攘攘,就在方林岩的旁边,一个女孩穿着淡黄色的长裙,正挽着自己男友的胳膊笑靥生花,旁边的炸鸡店里面飘散出来的香气令人垂涎,奶茶店里面则是放着七里香的音乐

    感受着这人世间的一切,方林岩生出了一种强烈的恍如隔世的感觉,他看着那个女孩子婀娜曲线的背影,眼神里面有着肆意的野性,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用一种炽热到微微痛楚的语气低叹道:

    “活着真好!”

    ***

    三天之后,

    方林岩重新回到了泰城。

    虽然他并没有发现自己之前住的地方有被搜查,跟踪的迹象,但是出于谨慎,还是换了一个地方。毕竟他上网查询了一下之后,便知道自己之前得罪的安布雷亚公司是怎样的一个庞然大物!这可是动辄就能够颠覆非洲那种小国政权的存在!

    事实上,方林岩的谨慎是对的。

    安布雷亚公司事实上一直都在追查獠牙的去向,甚至为此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但首先是獠牙最后使用的“台风”电磁振荡球威力十分惊人,抹掉了几乎所有的视频监控资料。

    更重要的是,没有人能猜测出方林岩的作案动机,这才是最关键的一环。

    众所周知的是,最难的案件,就是那种以作案为乐趣,作案的时间,地点,方式都完全随机的罪犯,这样的话,能够利用来侦破案件的线索实在是太少太少!!这其中最著名的犯人,就是那个在雾都多次行凶的开膛手杰克,可以说是惊动了整个欧洲。

    然而他的真正身份,在过了百多年之后都没有被破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