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最初进化 卷土

第七十六章 哒哒哒哒哒!(感谢盟主上官薇儿V的支持)

    “轰”的一声狙击枪声响起!

    对面小楼当中的一个人型阴影直接歪倒了下去,7.62毫米步枪弹毫不留情的击穿了窗户,然后收割了他的性命。

    然后,黑洞洞的狙击枪口对准了下一个目标,看轮廓是个老人,但格尔特还是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老人被子弹上携带的巨大冲击力震得飞出了二楼,砸在了地面上,头着地的他已经无法感觉到任何痛苦,因为胸部的巨大弹创已经抢先一步收割掉了他的生命。

    格尔特下一秒就瞄准了第三个目标,这个目标手里面貌似还握持着一把98K,因此有最大的嫌疑,应该是听到了连续传来的枪声,所以这个目标此时正在猫腰遁逃,看样子已经意识到了他自己的处境不妙。

    只是,格尔特的脸上已经露出了一抹冷笑,手腕微动,AWP狙击枪的十字准星已经准确的套住了目标:

    “地狱再见。”

    格尔特轻声的说出了他的口头禅,然后扣动了扳机。

    撞针重重的敲在了子弹的底火上,然后弹头激射而出,瞬间就穿透了一堵墙壁,然后击中了那个正在逃走的目标,目标顿时失去了平衡然后从旁边的楼梯上摔了下去。

    他的耳边也是迅速传来了战斗提示:

    “你的攻击命中了目标,给敌人造成了28点实际伤害。”

    “敌人生命值不足,陷入濒死状态,在此状态下无法反击无法使用道具,无法对外界产生感知,只能等待救助。”

    “在濒死状态下,敌人哪怕是生命值持续恢复到了最大生命值的10%以上,也无法立即脱离此状态,必须要等待五分钟之后才能够重新恢复正常”

    格尔特看到了27点实际伤害的时候,顿时心中涌出了一阵喜悦!

    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AWP哪怕是穿透了一堵墙壁,攻击原住民打出来的伤害至少都应该是在60点伤害以上,造成的实际伤害只有28点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目标是试炼者!而试炼者互相攻击的时候,造成的任何伤害都会削弱50%。

    而他见到了对方已经陷入濒死状态的提示之后,冷笑着继续瞄准,扣动了扳机!

    AWP沉闷的枪声再次响起,只是这一次躺倒在地的人影就毫无变化了,格尔特仔细一看,那陷入濒死状态的家伙躺倒的位置恰好在柱子的后面,AWP的子弹穿透力再强,也不可能连续穿透一堵墙壁和一根柱子还保持杀伤力。

    他警惕的再次环视了一下四周,确认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型生物轮廓,便冷笑着将AWP装进枪袋背上,右手提着“乌兹”冲锋枪,大步下楼然后走向了六十米外的那一栋小楼,因为此前已经确认这附近并没有危险,所以走得放心大胆肆无忌惮。

    离开之前,格尔特鼻子忽然皱了皱,然后立即脸色大变取下来了眼眶上的脉冲眼镜,发觉上面已经冒出了一缕淡淡的青烟,顿时愤怒的咒骂了一声。

    原来这脉冲眼镜是从黑市里面买来的,虽然相当好用,可是在道具说明当中却有着(长期使用有一定几率损坏)的文字。

    最初的时候他们并没有留意,直到从黑市里面购买来的好几件有类似说明的东西纷纷损坏以后,就知道介绍当中所谓的“一定几率损坏”实际上差不多等于100%。长期使用则差不多可以理解成(使用10-30分钟后)。

    果然,当格尔特再戴上脉冲眼镜的时候,发觉镜片上已经出现了花屏现象,显然已经损坏了。

    在懊恼之余,格尔特只能咬牙切齿的咒骂着,期望能从那个该死的家伙身上捞到点好东西来回本了。

    然而,就在格尔特走出了楼梯口之后,他就没有留意到旁边花坛的灌木丛当中,赫然已经有一只黑洞洞的枪口旋转了过来,瞄准了他的后背!

    枪口上方的瞄准镜仿佛相机调节焦距那样,迅速的从模糊切换成清晰,映照出了格尔特的背影!

    紧接着,这挺MP5冲锋枪(改)就对准了格尔特的后背,喷射出了火舌!!

    哒哒哒哒哒!!

    五连射!!

    听到枪声后的格尔特也算是在战火当中打滚的老油条了,他虽然在仓促之下根本就不知道袭击从何而来,依然做出了第一时间扑出卧倒的标准战术动作,只是绕是如此,他依然中了三发子弹,哪怕有着防弹衣的保护,后背上也沁出了鲜血。

    格尔特看了看战斗记录,发觉竟然真的是试炼者在偷袭自己!每一发子弹理论上可以造成12点伤害,实际上只能对自己造成3-4点左右的实际伤害,但问题是对方的射速也是奇快啊!

    仅仅一秒的间隔之后,那冷漠单调的“哒哒哒哒哒”射击声再次响了起来。

    格尔特在这一秒钟内只来得及半转身,用手臂护住头部,然后看到了那个半隐藏在灌木丛中的机枪塔。

    他在这一瞬间心都凉透了,然后就被激射而来的一梭子子弹打了个正着,生命值狂泄!!

    在这种情况下,格尔特依然不甘心,咬牙在地上翻滚着,想要进入机枪塔射程的盲区,问题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太骨感,当时方林岩布置这机枪塔的时候,也是精心选择过位置的,他此时匍匐在地上,要想躲入射击死角至少都要十几米远。

    若是在平时,这十几米远格尔特只要两三秒就一跃而过,可是换成现在,这十几米就是遥不可及,划分生死的天堑!

    哒哒哒哒哒!

    又是一连串射击的声音,格尔特看了看自己即将见底的生命值,果断使用了一瓶治疗药剂直接将生命值重新抬升了起来,就要再次全力扑出。

    可是这一次他扑出之后,竟发觉在半空就失去平衡摔倒在地!

    此时格尔特才发觉了一件残酷的事情,原来他的左腿脚掌竟然都被打断了!!他刚刚喝下的治疗药剂是无法恢复残疾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格尔特依旧求生玉望爆棚,咬着牙在地上疯狂匍匐扭曲前进,可是那一挺该死的机枪炮台依然单调,木讷,坚决,无情的射击着。

    哒哒哒哒哒

    哒哒哒哒哒

    哒哒哒哒哒

    只有三米,只有三米!!

    此时格尔特已经感觉不到疼痛,感觉不到残废,感觉不到自己的生命值在迅速降低,

    他的双眼里面只有前方的花台,那个能庇护他,让他进入射击死角的花台!!

    可是,就在他再次竭力爬出的时候,陡然眼前一黑,然后整个世界变成了灰色,旋转着迅速离他远去,所有的声音也是开始模糊不真实起来,他脑海里面立即掠过了一个绝望的念头:

    “真该死,我这是被打入了濒死状态!!”

    这是格尔特在这个世界留下的最后一个念头。

    ***

    十分钟之后,

    方林岩脸色苍白得可怕,捂住了胸口,一瘸一拐吃力的来到了格尔特死掉的地方。

    这里已经有好几个胆子大的听到枪声赶来的人,估计想要当食腐的秃鹫拣些便宜,但明明他们的面前就有一把散发出血红色光芒的诡异钥匙,一块鬼首狗牌,他们却视若无睹,继续的弯着腰撅着屁股,想要寻找死人留下来的残羹冷炙,不过这却已经注定是徒劳无功的了。

    方林岩拿起了熟悉的血腥钥匙和格尔特的狗牌,深吸了一口气,这时候才感觉到一阵阵的后怕。

    他万万都没有想到,自己一个判断失误,竟然差点连命都搭上了!

    这家伙只是盖丘山的一个手下,竟是如此凶残和强悍。

    自己的原计划是,让那群混混上去打草惊蛇以后,这家伙应该就会感觉到不对,匆匆下楼离开,自己就可以与预先布置的机枪炮台形成前后夹攻之势,一举将其干掉。

    然而真的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对方面对那群混混直接就痛下杀手,不到一分钟就被他杀得干干净净。

    非但如此,这家伙更是在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发起了凶悍而精准的反击!在短短的十秒内,就将自己隐匿藏身房子里面的那对夫妇击杀,接下来更是准确的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一枪就把自己打入了濒死状态。

    倘若不是自己在叫混混来之前,就预先在出口旁边的灌木丛当中放置了一架机枪塔,并且锁定了这家伙为敌人,那么就真的是阴沟里翻船了。

    不仅如此,方林岩此时痛定思痛,才感觉到自己赢得是如此的侥幸,

    倘若那一发狙击枪打出了暴击

    倘若这家伙的生命值更多一些,支撑他逃到了机枪塔的射击死角当中

    倘若这家伙的身边有个助手

    方林岩龇着牙,用力按了按太阳穴,只觉得自己还很是虚弱。

    他依靠自身的生命值恢复速度,过了五分钟就从濒死状态当中脱离了出来,然后立即就喝下了完成二阶段主线任务时候赠送的那瓶初级治疗药剂,立即就有一种重生的感觉,只是那种心理上的阴影还是挥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