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最初进化 卷土

第九十八章 被选中者!

    听到了方林岩的话,山羊顿时仿佛被晴天霹雳击中了一样,失声道:

    “啊!!?我??”

    然后他发呆了一会儿,显然是在调出自己的个人属性查看,然后整个人在瞬间就崩溃了,疯狂嚎哭了起来,对准了旁边的墙壁猛烈抠抓挥拳,甚至坚硬的墙壁上都出现了一条条的血痕!

    方林岩在旁边默默的看着这一切,心情十分压抑。

    他很能理解山羊的心情,因为在几个月之前,他也是在这样灰暗心境下无奈等死,绝望到几乎要彻底疯狂的地步!兔死狐悲,看着现在的山羊,就像是看到了昔日的自己。

    不过,就在这时候,他忽然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被自己亲手杀掉的那个女人dy!

    她当时被商人带走之后,面对的应该是也比死还可怕的命运,可是当她再次出现在了方林岩面前的时候,却已经是一个强大的契约者,甚至剁掉了方林岩的三根手指头,一度几乎让方林岩变成太监。

    想到了这里,方林岩看向山羊的眼神忽然亮了起来,因为若是自己的猜测没有搞错的话,那么山羊还有一线生的希望,因此他立即道:

    “喂,山羊,其实你还有一线生机的,不过你得靠自己。”

    崩溃的山羊听了方林岩的话以后,顿时转过了头来。

    然后方林岩便长话短说,告诉了他dy的故事,最后作出总结:

    “我们参加联合试炼是为了什么?为了这些该死的危险的任务?为了拿到更多的通用点?为了好好的活下去?为了拿到更多的狗牌?”

    “不不不,这些都是次要的!最根本的目的,就是展示出自己能够成为契约者的潜力让空间看中!所以,山羊,只要你在死亡的压榨面前没有崩溃,而是咬着牙依靠自己的执念爆发出了足够的潜力成为契约者,那么,你,也能活下去!”

    山羊现在的脸色已经白得可怕,无力的瘫坐在了那里,可是听到了方林岩的话之后,顿时双眼就亮了起来。

    不过,他此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对准方林岩挤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然后便直接闭上眼睛昏死了过去

    看着面前再次陷入濒死状态的山羊,方林岩选择了等待。

    此时的山羊伤势已经因为之前的崩溃发泄变得更加严重,他到底能不能逆天改命,也就是短短几分钟的事情了,

    当然,方林岩肯留下来等待的另外一个原因,便是山羊死后或许不会掉落钥匙,但是他获取的鬼面狗牌却有大概率掉出来的,这样的便宜方林岩占得天经地义,就当是收回先前的治疗费用了,相信这件事就算是山羊活着他也没有异议的。

    “嗯?看来断气了。”

    三分钟以后,方林岩惋惜的叹了口气,看着面前的山羊的身体开始变得半透明起来,根据惯例,下一秒紧接着就会变成数字,然后彻底消失在这天地之间。

    可是,就在下一秒,一股仿佛聚光灯也似的光芒照射在了山羊的身上,这光芒一投射过来,山羊身体的半透明化顿时被逆转了,然后他就开始徐徐漂浮了起来,最后消失在了距离地面十几米的空中,仿佛那里有一个无形的黑洞将之吸进去了似的。

    方林岩看得很清楚,在山羊漂浮起来的时候,他手上的擦痕,脸上的炸伤都在迅速的恢复,消失之前脸色都恢复了红润,整个人仿佛都熟睡了一样。

    见到这一幕,方林岩可以说是极其震惊。

    “这这是有空间直接选中了他吗?根本不看他接下来的试炼成绩就下手了。”

    “难道,难道,这家伙临死之前真的突破了!而他成功觉醒的天赋甚至让空间都希望得到?这家伙就是很稀少的那种被选中者了?”

    在原地呆立了一会儿之后,方林岩摇摇头将思绪从这件事当中抽离了出来,山羊这家伙倒是因祸得福了,可是自己还要在这残酷的试炼里面摸爬滚打呢

    但他忽的目光一闪,想到了一件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便在周围游逛了一圈,做了些布置,然后就坐在了旁边养神。

    隔了一会儿,方林岩便取出了刚才干掉血肉收割者掉落的蓝色钥匙,直接召唤出来了一只发出蓝光的宝箱将之开启,并且似乎在仔细的筛选着里面的战利品。

    忽然之间,从酒吧的二楼上陡然跳下来了一个人,这个人在跳下来的过程当中就完成了瞄准,连续扣动着扳机,手中的霰弹枪对准了方林岩喷吐出了一连串的火光。

    不仅如此,他在落地之后更是顺手抛出了一枚闪光弹,倘若方林岩想要乘势反击的话,那就恰好中计!直接被闪到眼中白茫茫的一大片。

    来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满脸都是狠戾之色的野猫。

    他看到了方林岩召唤出来了宝箱仔细选择东西,便自认为是偷袭的天大良机,直接下手。

    只可惜在他跳下来瞄准的时候,方林岩竟仿佛早知道他会出现似的,顺手拉过了旁边的一张木头桌子挡在了自己的面前,顺势朝着后方跳开,连发霰弹枪射出来的大量霰弹噼里啪啦的全部都射在了厚实的桌子上。

    至于那一发闪光弹,方林岩貌似根本就没想到要反击,反倒是让野猫自己闭上眼睛白白耽搁了追击的两秒,双方立即就形成了对峙的局面。

    偷袭没有得手,野猫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道:

    “你早知道我要来?”

    方林岩笑了笑道:

    “血肉收割者多半不会对鬼面狗牌感兴趣,所以,你肯定不会放过回来拿山羊死后掉落的狗牌的机会的。而我为什么会突然拿钥匙出来召唤宝箱?实际上就是要给你偷袭我的机会啊,让你觉得我正在全神贯注浏览箱子里面的东西。”

    说到这里,方林岩抬起头看着野猫道:

    “你拿山羊当替死鬼,我觉得可以理解,因为血肉收割者太强,你不卖他,你就陷入了危险的境地。但是,咱们可是有着并肩战斗过的交情,你一见面就对我下毒手,是不是太过六亲不认了些?”

    野猫咬着牙冷笑道:

    “交情?我告诉你,我他妈想干掉你很久了!你个王八蛋在黑市里面居然敢敲诈我,一把枪卖了我差不多一万多通用点!当时我就想搞死你了,若不是要顾忌肖恩那个死鬼,你TM的骨头已经都被丢到街上喂野狗了?”

    说到这里,野猫又想起来了一件事,咬牙切齿的道:

    “对了,你还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

    方林岩愣了愣道:

    “啊?我骗你什么了?”

    野猫心痛无比的狂吼道:

    “你早就知道冈多姆那个死老头拿着的箱子里面根本没有值钱的东西对不对?所以才故作大方的说不要,还厚颜无耻的骗了我和仙妮亚的东西!”

    方林岩嘴角顿时抽动了一下,讥刺的道:

    “哦,你说那件事啊,我都快忘了。不过确实有两头蠢驴当时非要塞东西给我呢!我就算想不要都不行呢。”

    野猫听了以后脸色顿时变得铁青,猛然就见到他俯身对准了这边直冲了过来,十几米的距离转瞬即至!

    在野猫的心中,方林岩也是个不折不扣的枪手罢了,他最大的价值还是释放无人机上,一旦被自己近身的话,那么就完全像是菜板上任人宰割的肉啊!

    在距离方林岩还有两米的时候,野猫手中已经有寒光一闪,一把造型独特的匕首已经高高扬起,仿佛野兽口中白森森的獠牙一样,急欲择人而噬,然后对准了方林岩疾刺而至。

    可是,就在这时候,方林岩竟是猛的一探手,然后就死死的抓住了野猫握持匕首的手腕,这凶恶的一刺顿时就像是被抓住了七寸的毒蛇,其威胁力在瞬间就消弭于无形当中。

    “嗯?怎么会这样?!”

    陡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野猫也是大吃一惊!

    他当然不知道,方林岩在他一出手的时候便直接启动了子弹时间,然后在抓住了他手腕以后便结束了子弹时间,想要尽可能的多留下一些精神力。

    野猫自以为志在必得的这一刺,在方林岩的强大技能面前顿时就为之苍白失色!不仅如此,野猫猛的发力想要将方林岩给挣开的时候,居然发觉自己的手腕像是被箍在了一道铁镣铐当中,竟是甩脱不了。

    “嗯?”野猫的瞳孔在瞬间收缩。“这混蛋,这混蛋竟然力量比我还大?”

    不过,野猫立即就一记膝撞顶了上去,方林岩有些狼狈的侧身一闪,却还是被顶到了大腿上,顿时痛哼一声。

    见到了方林岩略显笨拙的闪避,野猫立即心中大定,狞笑道:

    “就你这点蹩脚的能耐,也敢和我近身战斗吗?我要把你身上的肉一刀一刀的片下来喂狗!”

    他一面说,一面就猛的一记头槌砸了过去。方林岩措手不及之下急忙闪避,结果还是被撞到了额角,顿时血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