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最初进化 卷土

第一百零五章 正义的野猫

    听到这里,方林岩已经连破口大骂的心思都没有了,二话不说急忙解开了安全带和座椅上罩下来的安全装置,然后取出那个快要损坏的飞行背包就直接穿上,直接就从运输集装箱的破口那里跳了出去。

    大概方林岩跳出去不到十秒钟,大嘴鸟V型已经直接解除了外挂装置,将那个破烂得只剩余一半的运输集装箱给扔了下来,然后带着一道滚滚浓烟迅速朝上爬升。

    只是它的命运也并不太妙,飞出去了不到两分钟,就再次遭受到了突袭,骤的在空中炸成了一团大火球,硝烟和残渣簌簌落下,久久都不能散去。

    方林岩从破口处跳出来之后,等到在空中翻滚的身形一平稳了下来,立即就启动了背后的飞行背包,同时在心中疯狂祈祷希望这玩意儿一定要再坚持几十秒!

    飞行背包此时的使用寿命已经达到了极限,其引擎发出了仿佛垂死的老人呛咳的声音,听得方林岩提心吊胆的,但最后终究还是成功发动了,下方的出气管道喷出了强有力的气流,让他得以不停的调整自己的方位,努力的将最初的直线落体切换成斜冲滑翔的姿态。

    只是美好的时光终究不多,在降落到了距离地面二十多米的时候,方林岩鼻子里面就闻到了强烈的橡胶烧焦味道,甚至飞行背包的引擎很干净利落的燃起了火来,他心里面暗自叫苦却也无计可施,最后只能带着黑烟和火焰仿佛陨石一般直接的砸了下来。

    好在这时候,方林岩总算是运气不错,看到了前方别墅区当中的一个游泳池,一头就扎了进去——阳藩市虽然建立在戈壁和沙漠当中,不过因为紧邻顿沃河,所以并不缺水,所以富人别墅区拥有公用的游泳池也不是什么太稀奇的事。

    一分钟之后,方林岩便捂着自己的脑袋痛苦的从游泳池里面爬了出来,虽然有着池水的缓冲,但还是无可避免的撞出来了一个很大的青紫肿块,幸运的是降落的时候也只受到了这么点伤害。

    在这种情况下,方林岩当然不会在原地逗留,自己从天而降的动静绝对够大,难保不会有机械生命跑来查看一番,那时候依照自己现在的状态,岂不是要死翘翘了?

    当然,此时他已经脱离了战斗状态。

    所以陈旧的绷带先给自己来了一条扎上,没有冷却间隔的悯与罚(树皮卷轴)也对自己来上一发,

    做完了这些事情之后,方林岩立即就狼狈无比的逃之夭夭,当然顺带放出了无人机监视周围的情形。

    至于逃向什么地方,方林岩在天空当中的时候就已经想得清清楚楚了,当然是盖丘山之前的老巢:上古遗迹的所在地了,到了那里至少只需要面对其余的试炼者,不用担心有机械生命跑来远远的将你一炮轰杀。

    所以,方林岩在利用飞行背包在半空当中滑翔的时候,已经是刻意的朝着那个方向靠了过去,此时距离上古遗迹的所在地点也就是两三公里左右。

    因为之前参与了追杀猎食者的关系,所以方林岩实际上是对这遗迹附近颇为熟悉的。

    因为盖丘山的老巢那里的地形复杂,是对刺客有利的。所以他在靠近了盖丘山之前老巢一公里内的时候,方林岩就找了个宽敞的三层房屋藏了进去,这样的话,一旦有机械生命前来,他就可以在第一时间内逃进遗迹的范围内。

    这么干也是为了提防有可能前来想要“捡漏”的试炼者,毕竟方林岩脑袋上面可是顶着一条血色光柱呢!藏匿进这上中下三层的房屋内,自然就能增加对方寻找的难度。

    在二楼上找了个角落舒舒服服的躺了下来之后,方林岩发觉自己此时的生命值过了这十多分钟已经恢复到了接近三百点左右,毕竟此时乃是在非战斗状态的作用下,并且他之前还连续使用了两种治疗道具在身上。

    此时方林岩也不是没事做的,自然是通过无人机的视角密切关注四周的动静了,静下心来后他便发觉,除了钢拳要塞那里有几道血色光柱聚集在一起之外,其余的地方血色光柱都没有扎堆,每道血色光柱之间都很谨慎的保持着一段距离。

    这只能说明,最终试炼进行到了这个时候,还能活着的试炼者已经经历了太多背叛,反目,再也不敢/也不会信任其余的人了,再次进入到了那种各自为战,互相提防的状态。

    同时,钢拳要塞上面的伊莎之拥已经成功开启,那里的激烈抵抗毫无疑问吸引住了机械生命的大部分注意力,不仅如此,方林岩从坠机到现在顶天也就四十分钟,但东部兄弟会的增援已经到来,竟然是那种类似于SS-20的中程巡航导弹。

    而且这巡航导弹上面装载的并非是常规意义上的爆炸弹头,而是专门针对机械生命开发出来的特殊弹头。

    比如方林岩刚刚就亲眼见到,一枚巡航导弹飞射而来之后,直接在钢拳要塞与机械生命对轰的战场半空爆炸。关键是爆炸之后竟是在战场上面制造出来了大团大团黄绿色的烟雾。

    这些烟雾对人类来说只是有刺激性,打两个喷嚏或者说是流点眼泪就没事了,可是对机械生命内部的电路板之类的东西,却有非常强烈的干扰和腐蚀性!一下子就让十几架普通收割者出现故障,呆在原地成了活靶子。

    不仅如此,方林岩发觉机械生命对这个地方看起来也是相当的避讳,方林岩所在的这遗迹外围五六百米虽然没有诅咒之力,它们貌似也很少接近了,这其中的道理应该和公墓周围小区很少是一样的吧。

    了解到了此时战场上的一些基本状况之后,方林岩便继续的苟在了建筑物里面,他现在一切求稳,在生命值恢复满之前绝对不出去浪,有着无人机高高在上的监视,他也不怕被人摸过来偷袭。

    还有一件事值得一提,那就是方林岩在乐透区当中的排位也是不停的在变动。

    他拿到野猫的鬼面狗牌之时候,最高曾经来到了乐透区排位第四的高位上,但随后又跌到了第六位,只是现在又重新涨到了第五位。

    可见哪怕是在这个时候,有一些试炼者依然在互相残杀,当然,也有可能是在完成随机刷出来的各种任务来获得狗牌。

    这时候方林岩可以说是又累又饿,便拿出来了些储备的食物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然后又将屋子里面的家具劈破,烧了点开水清洗伤口,然后又给自己泡了一杯仙人掌果茶喝。

    滚烫酸甜的仙人掌果茶喝下去之后,方林岩又用剩余下来的热水洗了个脸,总算是感觉身上的疲惫消除了大半。

    他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是直接将无人机委托成了预警状态,并没有时刻保持一心二用的状态来观察外面。此时吃饱喝足便站起来在室内活动一下,顺带用无人机视角观察一下外面的大环境。

    结果方林岩这一观察,顿时大吃一惊。因为他赫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有两道血色光柱竟是靠在了一起,然后正在对准了这边移动过来!

    方林岩生出来的首要念头,就是有两名乐透区的试炼者达成了协议,联手起来准备收割了,目标就是自己!!

    不过他沉住气多观察了几十秒就发觉,这两条血色光柱移动速度太慢了,根本就不像是要直接来突袭自己的,相反从他们交战的那个方向偶尔还会传来爆炸声,看起来更像是两个人正在战斗,并且有一方明显不敌,正在朝着这边且战且退。

    方林岩看了看自己的生命值,已经恢复到了差不多五百七十点,心中顿时就生出好奇之意来,便直接上了三楼,然后拿出了自己那一把配置了瞄准镜的98K,拿瞄准镜当成望远镜眺望了过去。

    结果不看则已,一看之下方林岩顿时就紧紧的皱起来了眉头。

    原来正在追逐的两道血色光柱的主人都是熟人了,

    追赶的那人正是手持凤凰弓的仙妮亚,而被追赶的则是又黑又瘦又矮的盖丘山。

    仙妮亚看起来依然风采动人,盖丘山右眼则是被生生的打爆掉,甚至连左臂都齐肘而断,一面逃走伤口都一面还在渗血,可以说是十分狼狈。

    更重要的是,野猫竟然也出现在了仙妮亚的身旁,这两人联手对上了残废的盖丘山,难怪后者也只能逃之夭夭。

    三人一面追逃一面交手,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就接近到了方林岩所藏身的建筑物百米之内,这时候野猫突然对着方林岩这边大义凛然的喊叫道:

    “这位朋友,我们正在追杀的这个人十分丧心病狂,他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毁掉了钢拳骑士团的主力。不但如此,更是抓住了十几个无辜的普通试炼者,将他们的手脚剁掉,眼睛舌头耳朵毁去,生不如死的关在了培养槽当中。”

    “这样的恶毒凶手,我们是一定不会放过的,请务必让我们斩除这个变态的毒瘤,只要你肯保持中立,我们都愿意支付五千通用点,如果你肯出手帮忙,那么这个凶手掉落的东西你可以选一样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