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最初进化 卷土

第四十五章 引诱

    因为这种没有经过空间强化认证过的十字固,要反击起来真的是太简单了,有近战经验的对手在方林岩双脚交缠住自己右臂的时候,猛然顺势曲肘一撞,就能让他裤裆里面送货上门的两个0o直接开花,这玩意儿都碎掉了,后续动作自然就接不上来。

    被折断了右臂以后,费尔南德依然没有放弃,和方林岩在地上翻滚厮打着,两个人就像是互相撕咬的野兽那样缠斗成一团,头撞,嘴咬,抠抓等等仿佛泼妇打架的方式都是无所不用其极。

    点点鲜血飞溅了出来,落到了旁边小巷当中肮脏的地面上,然后又浸润了进去。

    在双方这样缠斗了一会儿之后,费尔南德更是因为他的生命值远比方林岩还高,居然利用王八拳隐隐占据了上风。

    猛然之间,方林岩一个翻滚避开了费尔南德胡乱挥来的一拳,然后狠狠的抓住了他的头发。

    顿时,一股浓重的油腻感从手指上传来,方林岩更是闻到了一股汗臭混合劣质头油的味道,然后他骤然发力,攥住了费尔南德的头发就将其狠狠的往旁边的墙壁上撞击了过去。

    “蓬”的一声闷响传来,费尔南德顿时眼前金花直冒,额头上血肉模糊。

    他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又感觉到脖子上一股大力传来,整个脑袋再次被狠狠的撞向了旁边的墙壁。

    这第二下碰撞之后,费尔南德顿时都觉得眼前的一切都不真实了,周围的一切仿佛水波荡漾似的,整个世界仿佛都在远离自己。

    在这种情况下,他心中生出了一种夹带着彻骨恐惧的明悟,不能够再被这样痛殴下去了,否则的话自己今天就多半要死在这里,所以,费尔南德咬了咬牙,强行转身面对方林岩,施展出来了自己最后一手保命的底牌。

    他脖子上的项链突兀的冒出了一道白光,紧接着火光闪耀!

    从项链上居然射出了一发火球,直接轰在了方林岩的胸口,然后轰然爆炸。

    只是因为近在咫尺的缘故,所以火球的爆炸同样也是波及到了费尔南德,他身上同样也是被沾上了火焰,头发都被燎掉了大片,不仅如此,这火球上还携带着惊人的冲击力,直接将方林岩推开了七八米远的距离,费尔南德也是滚出了两米多。

    这一发火球轰出以后,整个战场瞬间由极动变成了极静

    铅灰色的天空下,有一群灰色的鸽子飞过,

    陈旧的古老建筑间的狭窄小巷空无一人,

    肮脏的地面上,躺着两个一动不动,遍体鳞伤的人,空气似乎在这一刻凝固了。

    小巷当中唯一跳动的,就是在这两个人身上肆意跳跃燃烧着的火苗

    过了几秒,费尔南德的手指动了一下,他拍打了几下脖子上的火苗,发觉貌似是徒劳的,干脆龇牙咧嘴的一头扎进了旁边满是污物的阴沟里面,双手浇着发黑的腐臭流水泼洒在了着火处,隔了好几秒才将脑袋重新伸出了水面,头上却顶着了一张擦过屁股的的黄草纸,嘴角还有几条蠕动的活蛆。

    然而,费尔南德一转头,就见到了七八米外的敌人同样也是爬了起来,并且他的手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水瓶,轻易的就浇灭了身上的火焰。

    双方再次陷入了对峙状态!

    费尔南德从喉咙深处发出了一声嚎叫,猛然像是一条野狗似的前扑了出去,他断掉的右手无助的耷拉在了身体的旁边,只有左手那么努力的伸了出去,然后一把抓住了前方掉落的魔杖!

    只是这时候,枪声也响了起来。

    在费尔南德扑出拾取魔杖的时候,方林岩也是从私人空间里面迅速取出了李.恩菲尔德短步枪,完成了瞄准开火的过程,

    一发7.7×56mmR步枪弹激射而出,成功击中了费尔南德的胸口,

    只是这时候,费尔南德已经兴奋的咆哮出声,脸容几乎变得扭曲了起来,他从未感觉陪伴了自己三十年的这把魔杖是如此的亲切,也从未觉得它的手感是如此的丝滑顺手,完美碾压过霍尔金娜大腿上那光滑的肌肤!

    “死吧!”

    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费尔南德就狠狠的挥动了魔杖,念出了早就熟记于胸,最为顺手的咒语。

    然后,一发惨绿色的酸液箭在半空当中凭空生成,疾飞了出去。

    这是费尔南德最拿手的强酸箭,被射中的人都会痛苦哀嚎,面目全非而死。

    只是就在费尔南德挥动魔杖的时候,方林岩已经将手一扬,再次抛出了一架无人机,很轻松就预判出了这魔法的飞行路线,然后这强酸箭居然诡异的偏转了一下角度,巧妙的绕开了无人机的撞击,继续朝着方林岩射了过去!

    “蠢货,你以为我会上两次当吗?”

    费尔南德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狞笑,他感觉得到,这一发酸液箭一旦成功命中,那么面前这只弱小的虫子必死无疑。

    可是,这一发酸液箭射到了方林岩面前的时候,他竟是右手一挥,再次撕破了一张卷轴,身体周围竟是多了一层镜形光盾。

    酸液箭射到了镜形盾上的时候,大部分威力都被偏斜了,然后歪斜着射到了墙面上,只有少部分的酸液射落到了方林岩的身上,立即发出了“滋滋”的响声,发出了一股焦臭的味道。

    “你”

    面对着这一幕,费尔南德大声咆哮着再次挥舞着魔杖,只是就在他开始念诵咒语的时候,才猛然脸色大变,急忙伸手到魔法袍里面似乎想要掏什么东西。

    可是他此时右手已经断掉了,左手拿着魔杖,所以这掏摸的过程可以说是滑稽至极,就像是猴子偷桃那种毛手毛脚的惶急模样一般。

    这时候,方林岩才好整以暇的直起身来,嘴角露出了一抹讥刺的笑意道:

    “终于发觉自己没有魔力了吗?那么,我苦心布设下来的这个局,也终于到了收网的时候!”

    费尔南德难以置信的嘶声道:

    “你你说什么!!”

    ***

    事实上,从知道自己被布置下了黑魔法跟踪术:血水蛭起,方林岩就已经开始布局了。

    他在布局前就调查过黑魔法师的相关弱点,就是普遍都有魔力值不足的缺点,这和黑魔法速成,威力大有关,弊端之一就是太耗蓝。

    所以其目的性很强,就是要尽可能的消耗对手的魔力,同时尽可能阻止对方喝回蓝的药剂。

    法师一旦还有魔力,那就代表无限的可能。

    而一个法师倘若将魔力都消耗殆尽,那么实际上就成为了砧板上的肉,完全任人宰割!

    直接一点来说,若是布局的目的以造成杀伤为主,那么方林岩就会直接将被施法的鞋子放在一个绝地,在周围布置好陷阱引诱对方前去这样的话方林岩自身所冒的风险很小,但弊端就是,他只有三成的把握可以杀死对方!!

    因为魔法千变万化,方林岩根本不知道对方留下来保命的底牌是什么,无法进行针对性的布置,那就意味着巨大的漏洞!

    而一番苦心布局后杀不死对方,就意味方林岩无法从中拿到任何的收益,那就相当于是浪费时间。

    可是,若是布局后能将对方的魔力消耗光,那么方林岩的击杀几率至少可以达到八成!

    所以,方林岩才会找上谢尔特来当做诱饵,并且不惜给他十个金加隆。

    因为,这十个金加隆根本就不是拿来诱惑谢尔特的,是拿来诱惑接踵而至的费尔南德的啊!!

    方林岩算准了费尔南德一定会审问谢尔特,进而得到十个金加隆的消息,

    而暴躁的费尔南德本来就由于被自己摆了一道,所以相当窝火,再加上十个金加隆也不是可以随手放弃的小数目

    若是没有金加隆他杀死谢尔特的可能性为七成的话,那么加上了这十个金加隆之后,杀人的可能就会飙升到九成。

    那么费尔南德这个黑法师杀人会用手吗?当然可能性不大!方林岩也顺带在对角巷收集了一下情报,黑魔法杀人之后,会留下很明显的痕迹,所以费尔南德多半行凶后会毁尸灭迹。

    也就是说,方林岩的这个布局,只用了十个金加隆,就让费尔南德这个强大的黑法师在开战之前白白浪费了两个黑魔法!

    接下来他做的一切事情,实际上都是在故意引诱着费尔南德释放魔法,暴躁的费尔南德面对自己这只一击就能杀死的小虫子,当然想不到控蓝的方面去。

    直到在不知不觉当中将宝贵的魔力消耗殆尽,并且连惯用手右手都被折断,这意味着他想要喝回蓝药剂,就得先放下左手握持的魔杖,然后拿出瓶子喝药,再将魔杖拿起来

    至此,尘埃落定。

    当然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方林岩同样也是在冒着巨大的风险。

    他这一次来之前也将所有的金加隆花了个七七八八:首先在开战之前就服下了一瓶增加黑魔法30%抗性的临时魔药,还收购了一张黑魔法护盾卷轴和一张魔法镜卷轴。

    这两张卷轴和魔药都是一次性的,并且有效期很短,一旦超过十个小时就会失效,所以价格比起永久性的要便宜许多,方林岩的财力还是能勉强支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