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最初进化 卷土

第二十二章 老店

    拿了钱以后,这闲汉顿时笑得见牙不见眼的,龇着大黄牙招手让方林岩过来,然后低声道:

    “他们这三个人可真是会下手杀人的,古斯有一次喝多了在旁边聊天吹牛,说他从十六岁的时候就开始杀人了,手里面最少都有两位数的人命。”

    “烂牙这小子的手底下也黑,他也是真杀过人的。”

    听到了这些信息以后,方林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道:

    “好的,多谢了。”

    是的,现在方林岩差不多可以确定获取魂珠的判定方式了,应该是一个综合性的算法,具体一点来说就是:

    个人实力+身上的血腥值/或者说是PK值。(这其中应该还有个转换系数)

    决定魂珠基本数量的,就是被杀死的这个人/妖自身的实力。

    然后呢,额外的加成,就是看这个被杀的人在生前直接或者间接杀了多少人!

    古斯这三个小混混的实力虽然弱,但是他们心狠手辣,更是无恶不作,所以身上的血腥值高,干掉他们以后给方林岩的魂珠就多。

    而那名被干掉的猎骑年级较小,有可能是刚刚加入的,还没有杀过人,所以魂珠基础值虽然高,但是没有额外的加成所以总额就很低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似乎有捷径可以走呢。”

    一念及此,方林岩立即就想到了一些性价比高的骚操作!脑子里面也涌现出了一些含金量极高的猎杀目标。

    比如被关押在牢房里面,满手血腥的江洋大盗,

    又比如喜欢吃人的恶毒妖怪,

    还有那些已经衰老不堪,早年却杀人如麻的将军!

    尤其是这些人,屠城灭国,直接间接杀戮的人成千上万。有诗云:一将功成万骨枯!所以这些年老体衰的将军应该就是金矿,富矿啊!

    一念及此,方林岩立即就叫住了这闲汉,又塞了五个铜钱给他:

    “正好我家主人还顺便要想在城中赁一处房屋,大哥介绍个相应的牙人给我认识?”

    所谓的牙人就是此时的中介,对城中各处都非常熟悉的,结果方林岩一问之下,顿时大失所望,原来此时能居住在国都当中的将军,几乎都是正当权势的。

    并且这些将军平时都住在兵营里面,很少回家,方林岩想要捡漏那种年老的过气将军都不会住在国都里面。

    这里面物价腾高,到处都是权贵,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得罪了人。因此这些老将军都回乡去了,衣锦还乡,在当地也是能够作威作福,横行乡里!

    所以,方林岩的思路很好,却并不接地气

    叹了一口气之后,方林岩就重新朝着城西出发,准备去找那个老羊皮办事,顺手就将那名猎骑掉落的银色剧情品质的钥匙开了:

    首先获得了23000通用点,

    然后是一件叫做套马索的银色剧情道具,

    最后还有一只玉铃铛,值得一提的是,这玉铃铛的材质极其细腻,典型的羊脂白玉,放在手里面居然还是暖热的,这个级别就已经算是暖玉了。

    并且乒乓球大小的铃铛本体上,居然雕刻出了三层纹花镌叶的图案,轻轻一摇更是会发出“叮咚”的响声,仿佛泉水滴落,十分悦耳。

    方林岩对珠宝之类的不感兴趣的,也都拿着它把玩了好久。

    套马索的道具介绍如下:

    这是用钢丝,人发,马鬃特别编织出来的特殊道具,只有军中精锐才会拥有。

    使用后会对目标抛掷出一根快速旋转的条索,死死的将敌人缠住,使其当场摔倒在地,然后移动速度降低50%,持续时间10秒。

    套马索对于骑兵和人形生物有效,对于大体型生物(以大象为基准)无效,对中体型生物(介于人类和大象之间的生物)减速效果只能生效一半。

    套马索无法被修复,使用次数与耐久度有关,目前耐久度6/10。

    而另外那块铃铛的介绍则是:

    这是一块非常不错的羊脂白玉,并且拥有精美的雕工,堪称是一件难得的艺术品,几乎是老少咸宜,雅俗共赏。

    或许它在你的眼里面没有太大的用处,但是对于本世界的居民来说,却是哪怕倾家荡产都想要将之收入囊中的宝物,所以你可以将之卖个好价钱或者用来当成报酬。

    当然,那些习惯于不劳而获的家伙也会生出觊觎之心,因此带给你不小的麻烦,所以,请记住财不露白这四个字。

    事实上,为了这只玉铃铛的归属,已经先后有六个人死于非命了

    说实话,拿到了这三样东西之后,方林岩也是觉得黄金支线任务虽然难度大,奖励也确实丰厚。

    当然,这也和方林岩的“捡漏”行为有很大的关系,在正常途径下他想要截杀猎骑,那得冲进军营里面去。

    就算是运气好遇到外出巡逻的,也至少是要面对五名猎骑,绝对不会遇到落单的,那挑战难度,绝对不会比单独挑战金光寺的大和尚要小。

    此时一边检视自己之前获得的战利品,方林岩一面前行,不过临到城门的时候,却在无意当中见到了有好些人聚集在一起大声嚷嚷着什么。

    本来方林岩不想管这些闲事的,可是他顺带就看到了这家店的招牌:

    老刘家香火店。

    顿时,方林岩心中一动,因为在上个世界里面,他可是和这家店打过交道的!

    当时雨仙观的陈仙子给了自己一件信物——一只黄色的蝴蝶,然后就带着自己来到了另外一家老刘家香火店当中,遇到了一个姓余的老板娘。

    方林岩拿到的那双非常实用的鞋子:和羞走就是在她手里拿到的。

    并且方林岩的记忆很深刻,当时那家店的生意很好,赶着大车来进货的络绎不绝,所以诚信应该是很好的,走的是薄利多销的路线。与那些“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奸商的行为则是截然不同。

    所以,方林岩大步就走了过去——他刚刚从那名猎骑身上捞了一笔,黄金都拿到了两锭,所以就打算去购一下物。

    哪怕是不能带出本世界的道具,有时候也有大用处呢。他记得很清楚,上次在本世界的冒险时候,另外那家老刘家香火店里面的神行符就非常好使。

    到了店门之后,方林岩就见到一个男子双目紧闭躺在地上,另外一个人则是在旁边大声干嚎着,说老板打死人了之类的。

    而旁边则是站着一个看起来年纪轻轻的男子,或者说是十七岁的少年,这少年提着一根棍子站在旁边,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

    方林岩过去一问,就知道了事情大概情况,这两个男子都是无赖,平时喜欢小偷小摸的,进了香火店以后佯作看货,其实直接就下手偷盗。

    结果被这看店的少年逮了个正着,然后口角当中年轻人气盛,直接就动了棍子,那个无赖正愁无处生事,便往地上一倒。

    这年轻人遇事太少,顿时就搞得很是被动。

    不过,方林岩看起来比他大不了多少,遇到这种事却是觉得真的太容易解决了,当下口中嚷道:

    “这是怎么回事?”

    同时就信步朝着前面挤了过去,然后佯作不注意,其实顺势一脚就踩在了瘫倒在地上装晕的那无赖的手掌上,更是顺势拿脚碾了碾。

    这一脚方林岩乃是用了力气了,十指连心,这无赖立即脑海里面一片空白,满脑子都被疼痛占据,哪里想得到装死?

    立即就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一下子就从地上蹦了起来,捧着自己的手指痛得差点眼泪都流下来。

    这时候方林岩才哈哈一笑道:

    “抱歉抱歉,你不是死人吗?所以我就不小心路过踩到了你,没想到还把你救活了,这位兄弟,你应该管我叫一声救命恩人才对啊!”

    另外那个无赖眼见得自己的伎俩被识破,顿时眼中喷火,直接冲过来对准了方林岩举拳就打,然后就发觉天旋地转,自己就已经躺在了地上。

    这家伙顿时知道遇到惹不起的人,立即就灰溜溜带着同伴走了。

    这时候那年轻人也是知道人情世故的,就走上来道谢,方林岩跟着他走进了店了,笑了笑道:

    “其实不用谢我,要谢就应该谢你们家店里的这名字。”

    小哥愕然道:

    “啊?”

    方林岩笑道:

    “在下名叫谢文,我有一个朋友,叫做方小七,对我称赞过好多次,说是有一家香烛店价格公道,信用卓著,若是我在行走江湖的时候有需要的话可以去照顾其生意。”

    “不过他说的那家店是在平康府,我没料到这叶万城里面也有一家老刘家香烛店,并且还遇到了麻烦,心想不管是不是巧合,反正路见不平管一管呗。”

    小哥惊喜的道:

    “你就是谢文谢镖师啊,久仰大名!平康府那家是咱们家的分号,这里的是总店呢,我爷爷就姓刘,这家老刘家香蜡铺就是他老人家一手创办。”

    “然后我爸他们三兄弟,分家之后我爸是长子,就继承了这里的家业。我家二伯去了平康府,三伯去了大唐那边,听说开了四五家分店呢。”

    方林岩听了以后顿时恍然道:

    “原来是这样,我那兄弟那时候是和我一起为雨仙观的陈仙子办事。因为事情做得好,所以陈仙子就给了我们一只黄蝶儿,跟着它就来到了你家铺子上。”

    “我当时另外有事情要办就没去,但那边是一位姓余的老板娘接待的他,还卖了一双鞋叫和羞走给他。”

    刘小哥一拍大腿道:

    “那就是前年的事儿啊,你说别的我不知道,那双和羞走是我们介绍过去的熟客订制的,因为有事情错过了,结果就卖给你兄弟了,回头还在我们这里抱怨了很久呢。害得我们还补了他一双法器。”

    方林岩和刘小哥聊了一会儿,在他的诱导式询问下,刘小哥缺乏江湖经验,对刚刚帮忙的方林岩又有好感,所以几乎是问什么说什么,就像是竹筒倒豆子一样。

    接下来方林岩说自己打算购买一些合用的符箓,刘小哥就很热情的直接带着他去了里面的会客室。方林岩很快就发现,这旗舰店果然牛逼很多,不仅是符箓的种类更齐全,就连卖的法器也是有五六件。

    不过,刘小哥给方林岩看的乃是名册,实物需要他爹回来开启密室以后才能验看,可见这孩子他爹对自己的娃还是有很清醒的认识。

    而在出售的法器名单当中,有一件叫做黑色旋涡的道具,是用妖狐的尾巴制成的。

    一旦使用之后漫天的毛丝炸开,覆盖几百米内的区域,令人眼目都难以睁开,区域内更是会充满妖狐的骚臭,乃是跑路保命的绝佳物品。关键是对妖怪同样也有奇效。

    保命道具这东西,就像是底牌一样,越多越好,方林岩也是来了兴致,因此就打算将之拿下,听说老板刘掌柜顶多半个小时就回来,所以干脆就在店里面坐下等一等了。

    在确定刘家这边的制器能力很有一手之后,方林岩顺带又想起了一件事,便顺口问道:

    “不知道你认识城外黑沙坡的老羊皮吗?”

    刘小哥听了以后顿时皱眉道:

    “怎么?这也是你的熟人?”

    少年人没有什么城府,情绪都写在了脸上,方林岩察言观色,一看就知道有些不对,便道:

    “没有没有,你知道的,我是个镖师,行走江湖的时候很多,难免就会听到一些江湖传闻。”

    “说是咱们叶万城西有一个黑沙坡,那里住着一个制器的大师叫做老羊皮,我的身上恰好有一块上好的材料,所以就在注意收集类似的消息。”

    刘小哥听了以后撇了撇嘴,却不说话了。

    方林岩见到他不说话,心中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

    说实话,与金光寺的和尚相比起来,方林岩觉得还是萍水相逢的刘家更靠谱一点,于是方林岩便笑了笑,抓准了少年人的弱点,故意拿话激道:

    “我听说老羊皮的制器本事乃是叶万城当中首屈一指的大师,甚至在整个祭赛国当中也是难寻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