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最初进化 卷土

第一百四十四章 最后一手布局

    原来,异型女王竟然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酒壶!上面虽然灰尘密布,里面估计只有半壶其余人喝剩下来的残酒。

    可是异型女王却毫不嫌弃的一仰头,就咕咚咕咚的将里面的酒液一滴不剩的喝了下去。然后她居然哈出了一口酒气,对着方林岩喃喃的道:

    “这种感觉很奇怪啊,虽然我能感觉到它在轻微的伤害着身体,理智告诉我要远离它们,但是喝下去的那种感觉,却会让我有着一种奇特的舒爽感觉。”

    方林岩对着她一笑道:

    “这就是自由,这就是属于你自己的人生,去吧,去做任何你觉得应该去做的事情!”

    听到了方林岩的话以后,异形女王扇动翅膀,头也不回的朝着远处飞去了,身后则是跟随着黑压压的一片大军。

    山羊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突然对方林岩道:

    “如果有人盯梢的话,那么肯定会以为我们跟着她走了。”

    “头儿你这一招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用得好哇!”

    被山羊这么一说,方林岩顿时呆了呆,却发觉欧米也用一种奇特的眼神望了过来,只能苦笑着摊开手道:

    “讲真,我是真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异型这个氏族还是帮了我们大忙,所以有些感慨罢了。”

    “有一句话叫做朝闻道夕可死,现在反正基本的战事已经了结,我就想要她真正做一回自己,好好的体验一下属于自己的人生,虽然这体验时间短了一些”

    山羊听了方林岩的话以后,也是忍不住一笑道:

    “头儿我懂你的意思了,就是做人不能太唐金蝉呗。”

    方林岩一笑道:

    “不过听你这么分析的话,其实还是有点道理的,那么我们就抓紧时间走吧!趁着异型女王还能帮我们吸引火力,我们还要在这里呆差不多四十八个小时呢。”

    山羊道:

    “去哪里?”

    方林岩一笑道:

    “我当然已经有了安排。”

    不过,欧米这时候却深深看了方林岩一眼:

    “说实话,我觉得你说这些话肯定是有目的,而且一定不像是你嘴上说得那么单纯!”

    面对欧米的质问,方林岩却是笑而不语。

    三人很快的重新回到了梦开始的地方——是的,就是方林岩最初时候买下的那个院子,自带大型酒窖那个。

    在这里,异型氏族利用一百只狗成功开始繁衍壮大。

    哪怕是在这个时候,此处依然有着两百多头异型守卫着——方林岩让异型女王放飞自我,却也没有放弃对其余大部分异型的控制权。

    俗话说得好,防人之心不可无,万一女王突然说了一句我最大的愿望,其实是很想尝尝你们鲜血和脑髓的味道,那岂不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事实上,奴隶获得了自由以后,往往第一个倒霉的就是奴隶主

    方林岩不想把事情做绝,但他骨子里面还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在某些时候是可以成人之美的,但必须是在不损害自己利益的前提下。

    三人进入到了院子当中以后,就去了酒窖,前面就已经提到过,出于狡兔三窟的目的,这里面已经被挖得四通八达。

    方林岩他们三人钻进去了之后,就直接去了旁边的护城河当中,然后利用氧气面罩(从本土世界带来)一路在水中潜行而去。

    等到氧气面罩的氧气消耗殆尽的时候,方林岩一干人已经远离王都差不多十来公里了,而前方不远处就是子母河。

    三人上岸后继续前行,便来到了一处渡口。这里已经年久失修,渡口边唯一一处小店都是大门紧锁,上面还贴着告示,说是因为鱼妖猖獗,所以只有初一,十五的时候才会开门营业,其余的时候恕不接待请绕行。

    不过,这渡口旁边此时却停着一艘三桅船,这艘船长约二十米,差不多能运送万斤货物,在当时也算是中大型船只了。

    而船只的桅杆上则是挂着一面杏黄色的旗帜,看起来应该是随手从不知道哪家酒家门口扯来的招牌,旗帜上面则是随随便便的用木炭之类的东西画出来了一个“王”字。

    见到了这面旗帜,方林岩顿时微笑了起来,然后指了指船只道:

    “这家伙果然没有失约,走!上去。”

    等到靠近了这艘三桅船之后,欧米突然停住了脚步,然后在团队频道当中低声道:

    “小心,看到那几个船夫没有,他们都不是人!”

    “船头的甲板上还有血迹,并且苍蝇也是显得格外的多,搞不好不久前才杀了人。”

    方林岩抬头看了一下,哈哈一笑道:

    “不是人就对了,走吧。”

    结果等到方林岩走到了船只附近十来米的时候,一个看起来懒洋洋的壮汉就从船舱里面钻了出来,而这壮汉看起来就精悍异常,举手投足当中,似乎身上每一块肌肉都在运动。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欧思汉!

    原来两人之前在回天坊那里被迫分开之后,方林岩有着老鬼吴能这个带路党,得以深入到秘库深处,然后夺得甘露元胎。

    但欧思汉却没有这个运气,接连不断的遇到了好手,也是多亏得很快的道德宗内部出现了大乱,所以他得以趁乱逃了出来。

    这时候反而是欧思汉焦躁了起来。

    因为虽然它在回天坊那里捞了不少,可是对于这家伙来说,寿命比人类长得多,实力也是因为吞了妖鹤也大增,所以心心念念的,居然还是去神国这件事呢。

    毕竟在与神灵的交流当中,欧思汉完全是感觉到了另外一个全新的世界,这个世界可不仅仅指的是环境,而且是一种全新的文化和理念的碰撞。

    对它而言,前往神国这种事情乃是重中之重的,要放在首位!甚至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在这样的心态下,在接到了方林岩又一次的虫香召唤以后,他当然是急急赶来了。

    当时异型的数量很少,欧米和山羊两人都还没有回归呢,所以彼此之间都还不认识。

    而方林岩做事情素来都是求稳,考虑到异型这边出问题的概率不大,所以就让欧思汉前去给自己等人弄一条后路。

    毕竟在完成了黄金支线任务以后,是说得很清楚要跑路三天才能回归的,这三天时间就是最危险的时间——毕竟要被倾国之力追杀!

    这时候,欧思汉看到了方林岩也是十分兴奋,毕竟他的神灵说得很清楚,能否去神国的关键,就要着落在谢文身上。

    因此他直接就从船上跳了下来,就这么一跳之下,方林岩就发觉这家伙的实力又变强了不少,其身躯显得庞大而魁梧,至少都有两百公斤。

    可是这么一个庞然大物,从三米多高的船头上跳出十几米远来到了自己的面前,船头都没有摇晃一下,这种完全违反物理常识的事情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欧思汉的控风能力又有了精进了。

    不仅如此,这艘船乃是三桅大船,要想使其开行,至少也是需要二三十个水手的。

    而这些水手靠近了以后就看的出来,全部都是被欧思汉控制的伥鬼,就凭这一点来说,已经超过了当日的霸山君了。

    见面寒暄了几句之后,欧思汉也是立即下令扬帆启航了,两人早就商议好了,直接在子母河上顺流而下,先离开女儿国的国境再说。

    等到船只开始稳定航行下来之后,方林岩也是有些好奇的道:

    “吞了那只妖鹤之后,你的实力那是突飞猛进啊,之前还能大致看出你的深浅来,现在完全就是深不可测了!”

    欧思汉哈哈一笑道:

    “我们妖族都是这样嘛,每天都要在生死当中打拼,修炼为辅,吞吃血食为主,一旦遇到了机缘,那实力当然就是随之飙升。”

    “但老弟你不知道啊,这实力上去了也是一把双刃剑,实力越高,雷劫跟着就来了。还是多亏你引我拜入了真神门下!而真神则是说有办法可以让我轻易渡过雷劫。”

    方林岩微笑道:

    “吾神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既然给出了办法,那么肯定就能让你达成心愿的。”

    欧思汉立即道:

    “不过,吾神却说,我是否能够前往他的神国,除了要我足够虔诚之外,还需要谢兄弟您的帮忙呢。”

    方林岩当然知道这就是欧思汉的软肋了,若不是他有求于自己,又怎么可能冒着风险帮自己办事?

    友情之类的东西,其实大部分时候都是最不靠谱的,只有建立在利益纠葛上的感情,那才是真正的牢固。

    所以,方林岩立即道:

    “这件事我当然义不容辞了!不过现在还不行,要前往神国的话,对时间的要求还是很敏感的,用行话来说,那就是人和,地利都无所谓,天时却很重要。但你放心好了,不会让你等太久,一个月以内必然搞定。”

    欧思汉听了之后立即喜上眉梢。

    ***

    在水上的航行始终是无惊无险,

    不过对于方林岩来说,这其实也是理所当然了,在他的苦心布局之下,此时整个西梁女国王都都化为废墟,国中元气大伤。

    此时国内就连一个算得上是众望所归的领袖人物都没有,当然不要说是为女王复仇了。

    忽然之间,躺在了床上小憩的方林岩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因为他忽然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精神力在尝试和自己进行连接!

    方林岩犹豫了一下,然后尝试将之接通,顿时,一个慌乱而惊恐的声音传入了方林岩的脑海当中:

    “主主人!为什么会这样?”

    这个声音方林岩十分熟悉,正是异型女王的声音。

    听到了异型女王的话,方林岩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

    是的,就像是欧米之前所说的那样,他之前对异型女王所说的话,所做的事情,都是有目的性的!

    对于方林岩而言,异型女王完全是一把完美无比的刀,是由自己呕心沥血,然后将之淬炼得锋锐绝伦,如此妖刀,怎么能只用一次就废在这里呢?

    不过,在之前等待的时候,方林岩三人就多次尝试故技重施,想要将与异型相关的一切搜集起来,看看有没有可能将之带出本世界。

    只是,他们想尽一切办法,甚至包括兑水,火烧之类的行为,依然无济于事。

    这其实也是正常的了,因为这东西运用得好的话,甚至可以被称为是BUG一般的存在,方林岩只是做了一定的铺垫,甚至以这东西差点直接灭一国!

    若是这东西还能被带出去的话,那么方林岩以此为神秘卡片,能搞出来的事情就难以评估了。

    所以,哪怕是方林岩最后求助莫比乌斯印记,莫比乌斯印记也表示自己确实没有办法,因为哪怕是S号空间,也是将与异型相关的任何东西都盯得死死的。

    因为在离开本世界的时候,方林岩身上所有的东西都会被数据化和清单化,哪怕是隐藏得再好都是一目了然。

    最后,方林岩就想了一个法子,这个法子也是将死马当成活马来医的无赖方法,至于最后能不能生效他也没有办法了。

    之前方林岩对异型女王所说的那些话,就是方林岩所苦思出来的法子的一部分。

    此时听了异型女王的话之后,方林岩道:

    “发生了什么事情?”

    异形女王震惊而悲哀的道: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在纷纷死去,可是它们却根本就没有遇到任何的敌人。”

    “不仅如此,它们在死前的时候异常的痛苦,可是我却不知道它们的死亡原因,只能感觉到它们的迷惘,恐惧,以及害怕。”

    方林岩微微的叹息了一口气:

    “这就是命运,女王。”

    “你的种族太强大了,所以造物主就只给了你们短暂的生命。”

    “作为将你们从尘封的历史当中复生的代价,我拿走了你们生命的大部分时间作为报酬。”

    “不过,最后我还是给予了你们自由,我觉得这场交易很公平不是吗?没有我的话,你和你的种族此时都依然只是一滴乳黑色的粘稠液体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