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最初进化 卷土

第一百四十六章 新生金蝉

    陆立来了之后,欧思汉便将船只驶入到了牢兰海中,然后随波逐流,放手不管了。

    欧思汉为什么如此心大呢,因为此处烟波浩渺,湖面若镜,不折不扣乃是擅长水系神通的陆立的主场!

    女儿国一共派来了五波杀手,都是他出手之后轻松对付,甚至没有人能靠近到百米之内的。

    此时既然找到了强力援军,方林岩也是乐得省心,而这时候头痛缓解了不少之后,他突然觉得饿得慌,便对山羊道:

    “奇怪了,睡之前我还喝了点牛奶的,怎么现在感觉饿得这么厉害?足足能吃掉一头牛?”

    山羊一听之后就笑道:

    “饿是正常的啊?你以为自己才刚刚睡下去吗?”

    方林岩愕然道:

    “我从下午睡到现在晚上,也就四五个小时吧?”

    山羊哈哈一笑道:

    “你自己看看回归时间。”

    方林岩一看,之前的72小时倒计时居然变成了3小时12分钟!他顿时就呆住了,原来自己这一觉竟是睡了整整两天两夜还多!

    他立即就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只怕又出现了一些不正常的地方,

    并且不知道为什么,方林岩直觉应该是和深渊领主有关,毕竟自己的身世之秘还没有完全解开!

    不过,他忽然又想到了之前山羊给自己的那枚十全大补丹,难道是它的锅吗?

    一番思考之后,方林岩发觉自己在这里哪怕是绞尽脑汁也是于事无补,便索性将之抛到一边去了,这时候,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忍不住对欧米道:

    “你这里有唐金蝉的消息吗?”

    欧米道:

    “没有。”

    方林岩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

    “这个老和尚,真的可以用:心有山川之险,胸有城府之严来形容了要是能知道他最后的结局,那么在这个世界上也是没有什么遗憾了。”

    听了方林岩的话,欧米忽然道:

    “原来你也想要知道啊?我早就询问了莫比乌斯空间,他说是有办法的,只是要消耗一定资源。”

    方林岩奇道:

    “什么资源?”

    欧米道:

    “五万通用点。”

    方林岩看了看自己高达五十多万的通用点,立即道:

    “没问题啊!”

    欧米道:

    “除此之外,还需要陆先生配合一下。”

    方林岩道:

    “我出通用点,你搞定陆先生。”

    欧米看起来早就知道方林岩的回答了,于是便走了过去与之交谈了起来。

    很快的,就见到这名陆先生从怀中取出了一面镜子,然后仔细擦拭之后将之放到了面前,紧接着就能见到,镜子的表面光华宛然,仿佛有清波正在荡漾。

    然后陆先生口中念念有辞,将镜子对准了上方一抛,镜子就开始在半空当中不断旋转。而前方的水域当中也是瞬间平滑若镜,开始映照出了镜子里面的景象。

    这门神通叫做水镜之术,并没有杀伤力,但是可以返照出远在千里之外的景象,当然,前提是那里还被预先埋设了一面子镜。通常情况下,这个神通是用来看守洞府的,起到的就是监控的作用。

    不过这时候,在方林岩等人的眼里面,前方的水镜当中,开始出现了两个身影,三个人。

    其中的一个身影方林岩很熟悉,乃是德库拉。

    另外一个身影方林岩看起来也不陌生,正是之前追杀兑禅,一度让他十分狼狈的欧阳女祝!

    而另外一个人的身影则是和欧阳女祝重合在了一起,因为他是被欧阳女祝抱着的,他只是一个婴儿而已。

    在看到了这个婴儿之后,方林岩顿时就明白了过来,这孩子才是唐金蝉的终极目的!唐金蝉收集生命龙珠+甘露元胎这两大充满了生命力的神物,为的就是给自己再造一个肉身出来。

    这时候,却听德库拉淡淡的道:

    “你一出生,就直接将亲生母亲送给我做了报酬,这样的坚韧心性,在黑暗世界当中都很少见啊。”

    德库拉这句话一说出来,真的是包含了大量的信息,方林岩听了以后再仔细回想一下,陡然觉得一股难以形容的寒意从脊背上冒了出来!

    之前有情报显示,德库拉打死了二王女,并且很诡异的是,二王女是木然的站在那里,根本就不还手,生生挨了几十枪才死!!

    很显然,二王女是被唐金蝉控制这么做的。

    这其实也很符合方林岩之前的推断:只要是被唐金蝉推到了前台的人,全部都是弃子。

    这倒也罢了,关键是听德库拉的口气,欧阳女祝抱着的这个婴儿,竟然还是二王女生下来的!!

    如此行事风格,真的是完全摒弃了感情,将一切价值都榨干得极致,堪称是要么不做,要么做绝啊!!

    很显然,方林岩看懂的同时,欧米也看明白了,素来都显得冷漠淡然的她在此时也是爆了粗口:

    “我草!”

    这时候,画面忽然一变,水镜开始变得模糊了起来。

    方林岩看了欧米一眼,欧米在团队频道当中道:

    “正常现象,你当成是信号出现了波动就行。”

    山羊忽然道:

    “我们看到的东西,欧思汉和陆立能看到吗?”

    欧米道:

    “看不到的,他们看到的应该是莫比乌斯印记想让他们看到的东西。”

    就在三人聊天的时候,水镜再次变得清晰了起来:

    可以见到,远处已是有大量的蝙蝠纷纷逃散,但是欧阳女祝也已经倒在了地上。

    并且她的死法很诡异,整个人都完全皱缩成了不到一米高左右的侏儒,浑身上下都是出现了大量的皱纹,就仿佛一层皮包着骨头。

    方林岩的观察是很仔细的,旋即就发现了欧阳女祝脖子上赫然有两个血洞,正在不停的朝着外面流淌黄褐色的液体,顿时就判断出来了她的死因,应该就是德库拉这个吸血鬼下的手。

    最诡异的是,在欧阳女祝旁边,那个疑似唐金蝉的婴儿正趴伏在地面上,看起来正在啃噬着什么,仔细看去,竟然是半只手掌!手掌的中指上赫然还戴着一只古铜色的玺戒。

    “嗯?那只戒指看起来很独特啊,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风格的!”

    方林岩立即与欧米交流道。

    欧米道:

    “这种玺戒大概是欧洲都铎王朝时候的产物,因为打开戒指上方的盖子以后,就往往都会被当成自己的印章使用,所以看起来很有特色。”

    “本世界内几乎不可能出现这东西,所以,这半只断掌,有大概率乃是德库拉留下来的!”

    山羊见了以后也是震惊道:

    “唐金蝉啃这只手干嘛?他是食尸鬼吗?”

    方林岩心思闪动当中,却忽然想到了之前欧思汉对自己说的话,立即道:

    “之前老欧就对我说过,妖族修炼的方法和人类不一样,说到底还是弱肉强食的那一套,可以从吞噬当中获取极大的好处。”

    “之前我帮忙让老欧吞掉了一只妖鹤,也就过了这么三四天时间,他的实力就直接飙升了一个大的档次!”

    “在选择孕育自己肉身的对象上,唐金蝉有很多选择,为什么偏偏要选择蜂妖一族的二王女?我怀疑就和妖怪一族的这个吞噬能力有关。”

    欧米也是有些吃惊的道:

    “难道,唐金蝉是在尝试用妖族的这种吞噬能力来解析空间战士的特殊之处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他的这安排真的是巧妙至极,令人匪夷所思啊。”

    方林岩叹息道:

    “他的哪一项安排,又不是让人匪夷所思的呢?说实话,我们捕捉不到他的思路的根本原因,就是在于唐金蝉这种绝对功利的行为我们根本做不到。”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他这样做看似效率和资源运用到了极致,可是最后却未必能心想事成,因为有一位高僧说得就很清楚,缘分势必早尽,你不给别人留余地,实际上你自己就没有了余地!”

    欧米忽然道:

    “我一直都在想,像是德库拉这样的本土强人,要想加入空间必然都有很多禁忌的,他的名气越大,与本来的位面羁绊就越深,这样的话,就像是拔出萝卜带出泥一样,闹出来的动静就十分巨大。”

    “空间要想将这样的人带走,受到的本土位面阻力应该也会十分空前,多半就得不偿失了。所以,空间招徕战士的途径,要么自己培养,要么就和其余的空间进行交易。”

    “在这样的前提推理下,本土强人要加入空间的话,我摸索出来了两大条件。”

    “第一个条件是:要压缩自己的实力,将自己恢复到和普通人类似的状态。”

    “第二个条件是:什么亲戚好友属下,统统都不能带走,估计就算是随身法宝,武器,只允许带上一两样!”

    方林岩道:

    “你说得很有道理!我们来套一下的话,唐金蝉重新给自己打造了婴儿的肉身,这是要满足第一个条件了。”

    “然后之前唐金蝉趁着我们制造出来的机会,突袭了女儿国的宝库,估计就是要选一件神器作为它的本命法宝带走,这件神器的类型和性质多半是辅助类型的,并且还能和唐金蝉的能力形成完美互补!”

    说到了这里,方林岩脑海里面忽然有灵光闪现而过:

    “对了,唐金蝉也未必要带走神器啊!也可以是某些绝世的修炼功法,他将功法记在脑子里面,然后在正式加入空间之前不修炼就行了啊?”

    “这样一来的话,等到进入空间以后,他凭借丰富的经验和空间的资源,实力必将突飞猛进,一日千里!”

    就在方林岩沉吟的时候,远处的水镜一阵闪耀,紧接着那画面居然迅速的模糊淡去,陆力奇怪的“咦”了一声,将袍袖一拂,水镜重归清明,于是就能见到一个少年赫然出现在了水镜中央。

    这少年看起来相貌平平无奇,约莫有十五六岁了,只是面貌却与之前的婴儿颇为类似,很显然就是唐金蝉的本体了。

    至于他怎么迅速长这么大的,这应该就不用多说了。

    集合了两大生命圣物而诞生的它,不要说是短时间成长到十五六岁,就算是短时间长成最强形态,方林岩也是一点儿都不会觉得奇怪的。

    只是,这时候的唐金蝉面容却是十分肃穆,看起来就仿佛在面对生死大敌似的。

    只是看他这时候的位置,居然是在一处山头上,附近都是光秃秃的,其位置也是在山巅之上,有着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没过两分钟,水镜里面居然一下子就没图像了,看起来就像是电视机没信号了似的。

    众人差不多呆了几秒钟,顿时就看向了旁边的陆立,虽然没有说话,但眼神里面那强烈而真诚的质疑已经让老陆很是有些尴尬了。

    他急忙查看了一下自己的法宝,然后嘴巴里面又喃喃不断的念叨着,最后只能露出了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道:

    “我,我也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

    不过,这时候水镜里面的景象也开始恢复了,从模糊到清晰然后就见到了唐金蝉颇为狼狈的捂着胸口喘息着,山顶周围已经是一片狼藉焦黑,更是冒着袅袅的烟雾,仿佛被地毯式轰炸过一样!

    欧米这时候率先反应了过来,倒吸了一口凉气道:

    “天劫!!原来第三个考验,是天劫!!唐金蝉正在应天劫!”

    方林岩此时也顿时反应了过来,原来之前陆先生搞出来的水镜根本就没有问题,只是它根本就演绎不出来天劫降临出来那一瞬间的凛冽和威严,所以直接就出现了“白屏”的状态!

    直到天劫褪去,才能继续重现那时候的一幕!

    天劫的威力是根据渡劫的人实力来定的,唐金蝉此时还是个不折不扣的潜力股,要说实力还真是一般,但也许是他身上的因果牵扯太多了,并且多数都是恶因,所以天劫的威力还真的是一阵强过一阵。

    眼见得他就要抵挡不住的时候,唐金蝉的身体上忽然浮现出了一道红光,形成了龙形,帮他抗下了接下来的两次雷劫。

    但是挨了这两发天劫之后,这龙形也是哀鸣一声,黯然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