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夺舍了太阳神 不吓人

第三百九十七章:乌波萨斯拉

    轰隆的直升机盘旋在高空,坐在直升机上、穿着军装的人拿着望远镜警惕的扫过来来往往的人,仔细分辨可疑的存在。

    联合国驻新大陆科学考察站的基地里外,穿着特种作战服的人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十步一检查。

    外太空上,数枚军事卫星调整了自己的轨道,将相机对准了这里,检查是否有可疑飞行器和船只靠近。

    为了这块疑是记载了旧神知识的旧钥石板,各国政府使出了浑身手段,用最严密的监控和防御手段来应对可能会出现的间谍。

    “大家轻一点,注意脚下。”

    一辆运输车在一排装甲车的保护下停在基地里面,十几个抬着特制箱子的人小心翼翼的从上面走了下来。

    虽然这块疑似旧钥石板的石板外表看起来十分坚硬,但作为寒武纪时已经存在了的石板,谁知道它会不会只是外表坚硬,里面却一碰就碎?

    实际上,为了能将这块石板安全的运送到基地里,他们把石板连同石板下面的泥土一块挖了出来,装进特制的箱子里,确保不会让它存在人为上的损坏。

    很快,石板就被运送到一间阴暗潮湿、布满泥泞青苔和藤蔓的实验室里。

    为了防止石板离开特定的环境后会出现损坏之类的情况,联合国驻新大陆科学考察站的人特意打造了这件完美的模拟出了那间冰冷潮湿的洞穴。

    虽然很多专家学者觉得这是否有点小题大做了,石板又不是生物,不会受到环境的影响,没必要刻意模拟洞穴的环境。

    但对于高层来说,这种记载了旧神知识的石板,怎么小心翼翼的对待都不为过。

    “感谢在座的诸位以及那些默默配合我们的人,是你们的努力让这块对全体人类来说意义都非常重大的石板来到了科学考察站,我代表全体人类感谢你们,非常感谢你们。”

    也门面对着他们,神色严肃的弯腰鞠躬。

    那些人立即摇头摆手,同也门说了一些客套的话,然后慢慢的散去了,只留下了一些克苏鲁专家、古生物学家和语言学家。

    “这就是石板。”

    也门对着他们,神色郑重的说道,“你们的任务就是解析出上面文字的含义。”

    “我知道这很难,面对一种从未见过的文字,在没有对照物的情况要解析出它的含义是难如登天的事情。”

    “但这块石板关系到全人类的未来,一旦将它的内容解析出来,我们人类的科技与神秘学上的进展必将会迎来大步大步的向前发展,而解析出这块石板的诸位也必将在人类的历史上留下浓厚的一笔。”

    “所以一切就拜托诸位了。”

    也门神色郑重的弯腰鞠躬,然后离开了实验室。

    不多时,他穿上无菌防护服,出现在一间医疗室里面,“检查的怎么样了?”

    自从知道那块石板极有可能是克苏鲁神话中的旧钥石板后,他就安排人对接触过旧钥石板的工作人员进行了全方位的检查。

    “从检查的情况来看,他的身体很健康,没有任何问题。”一名同样穿着无菌防护服的医生拿着记录本说道,“但也门先生你也是知道,神秘学上的疾病用科学的手段是没办法检查出来的。”

    虽然无奈,但不得不说,科学对神秘学的了解真的是太浅显了,不,甚至连浅显都算不上,现代医学对神秘学的边都没摸到。

    也门点了点头,他也知道科学对神秘学没有太大的作用,做这次的检查只是例行公事而已,他真正抱有期待的是心理上的检查。

    当然,这种话他不会直白的说出来,他说了一些漂亮话就带着被检查者来到了一间白色的房间。

    房间不大,却雪白一片,不仅墙壁是白的,连地板都是白得没有缝隙,看起来就像是来到了一个纯白的世界里一样。

    在这个房间里面,一名心理医生兼催眠师早就在等着。

    他看到也门带着人进来后,露出了和煦的笑容,“坐”

    “安德烈,这位是雅各布先生,是一名心理医生,他这次来是对你做一些心理上的治疗,你不要新生抵触。”

    雅各布看着安德烈,笑着说道,“安德烈先生,你想喝点什么吗?”

    “额……不用了,我不渴。”安德烈对自己突然被带来见心理医生有点拘谨。

    “不用紧张,我只是简单的帮助你放空一下精神,不要把他当做是治疗,实际上,我一直觉得我不是什么心理医生,而是一名陪聊。”

    雅各布调侃的说道,“实际上,很多人来找我只是为了和我聊天而已,尤其是一些女人,天天来找我,说自己有病,要我开导她们,但我知道,她们其实是馋我的身子。”

    安德烈听到雅各布这样说自己,差点笑了出来。

    怎么会有这么自恋的人?

    雅各布见效果很好,又自恋的和安德烈说了一些自恋的话,渐渐的,安德烈不再对他有抵触心理。

    而雅各布也趁机回归正题,“好了,安德烈先生,我们回归正题吧,不然你身边的也门先生要骂我了,毕竟我是按小时收费的。”

    “你先闭上眼睛,放松身体,不要紧张,我的治疗是完全无痛的,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趁机让你捡肥皂。”

    安德烈闻言笑了出来,然后依言照做。

    “你想象一下蓝天白云。”

    “对,你看那天,很蓝很蓝,像海洋的颜色。”雅各布走上去,把手指轻轻的压在他的眼皮上,用轻柔的声音反复暗示,

    “那白云,像一朵棉花糖,吃起来甜甜的……”

    “你现在吃了白云,你肚子很饱,你觉得很舒服,你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消化一下肚子里的食物……”

    “你现在躺在白云上,很舒服很舒服,双眼慢慢的合拢,慢慢的睡着……”

    “睡吧……睡吧……”

    感觉到自己手指下眼珠子不在蠕动,雅各布正准备开口引导他,忽然,他感觉手指按住的眼皮猛地动了起来。

    安德烈睁开了眼睛,腼腆的看着雅各布,小声说道,“那个,在睡觉之前我可以占用你一点时间吗?”

    “当然可以。”雅各布完全没有催眠失败的恼怒,他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安德烈得到了雅各布的允许,神情立即振奋了起来,“我想向你安利一下我们的天父与造物主乌波萨斯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