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第一状元郎 日日生

第六百零二章 改变

    耶律大石攻下这座城堡之后,纵容手下大肆杀掠,然后将所有人集中起来,处斩了城主。

    因为语言不通,所有人都对他们畏惧不已,这些人简直是神话中的鬼怪降世。

    耶律大石望着富丽堂皇的城主的住所,还有里面瑟瑟发抖的一群城主家眷,十分想要询问他们一下,此地的局势。

    无奈语言实在不同,这也说明,此地已经不是蒙古人的领地了。

    事实上,蒙古人和契丹人是共通语言的,这也是为什么金灭辽时候,漠西的蒙古诸部更倾向于为辽人卖命,而不愿意投降女真。

    耶律大石躺在柔软的兽皮铺就的椅子上,难得地放松了一会,这一路逃亡下来,纵使是他也有些到了极限了。

    契丹人陆陆续续搬进这个城堡,还来不及欢呼庆祝,就急着加固城防,搬运滚石,开仓到处找粮食。

    流浪久了,才知道有个根据地的可贵,谁也不想被人赶出去,继续亡命奔逃。这个地方可以说是遍地是宝,尤其是那群山之中,木材、药材、猎物、耕地什么都不缺。

    萧保保兴奋地闯了进来,却听见耶律大石的鼾声,他悄悄退了出去。

    这个地方虽然战力不行,但是却是富的流油,有足够的羊群。等过几天,在这肥沃的土地上,播下种子,便是大辽曾经最富庶的幽燕,也比不上这里。

    此时在异域千里之外的耶律大石,还不知道,他们不知不觉,已经闯进了高加索山脉,里海的一侧。地处东欧和西亚的十字路口,往西就进入了欧洲,往南就是波斯。与大宋攻灭的喀喇汗王朝,隔着里海想望。

    过了三天之后,契丹人逐渐站稳了脚跟,都洗的干干净净,再不复当初的野人叫花子模样。

    大辽几百年的国祚,自有一套完善成熟的治理国家的系统,在大宋面前有些原始,放在此地游刃有余。

    这个小城邦被屠戮占领之后,周围的领主得到了消息,纷纷聚集起来,在最强大的希尔凡王国的号召下,有十三个领主,出兵共同前来,为科萨城的人报仇。

    这一十三国联军,浩浩荡荡,呜呜泱泱,要去打“野蛮人”报仇。在历史上,如今正是阿塞拜疆族逐渐形成的时候,无数松散的城主,刚要聚合成一股,这时候耶律大石来了。

    耶律大石早就在四周派遣了无数哨骑,等了他们十天才来。

    萧保保望着城下的“联军”,道:“陛下,没想到此地还有不小的国家,你看下面的兵马,至少有五万人。”

    他哪里知道,这五万人,是十三个“国家”凑出来的。

    耶律大石久经战阵,打的仗只怕比城下的所有将军加起来都多,曾经统帅过的人马,就不下十万。

    他粗略地打量了一番,心中已经是信心满满,笑道:“如此土鸡瓦狗,就是来十万,二十万,也是乌合之众。我给你一万人,杀光他们,这片土地,就彻底是我们的了。”

    萧保保单手握拳,置于胸前,单膝一跪:“愿为陛下前驱,尽屠敌军!”

    希尔凡国王,心中豪情万丈,自己竟然统帅了十三个国家的联军。

    世间最风光的事,也就是如此了吧,这么多的兵马,什么仗打不赢?

    他正想着如何围城,给那群野蛮人致命一击,然后夺去这个城堡为自己所有的时候,城门开了。

    烟尘大起,马蹄声如雷轰鸣,正不知道有多少契丹精骑正将马速提起,拼命向着此间冲来

    夕阳下,几只战马在寻找着没有被血染红的草,地上插着残破的旗帜。

    地上的尸首,一般是死在逃跑的路上,可见此战的一边倒。

    耶律大石很奇怪,他从没见过这么不堪的军队,毫无阵型不说,连最起码的协同都没有。

    他此时还不知道,这是十三个小国的联军,来打群架来了

    到处都是跪着举起武器的败军,契丹人正在逐一将他们双手反绑,押入城中。

    耶律大石神采飞扬,宛然又是那文武双中状元,得封林牙时候的英锐机敏的模样。

    他坐在马背上大声说放声笑,就是传令也是声震四野,不时激起身边亲卫一阵又一阵的欢呼。

    耶律大石一口气,杀散了十三国联军,在这片土地彻底站稳了脚跟。

    放弃祖先埋骨之地,放弃还未失守的云州高城,杀了自己的多余的子女,带着最精干的六万人,六万契丹火种,耶律大石保全了自己的种族。

    其性庄,疾华尚朴,有百折不挠,临大节而不可夺之风。

    多少年来,屡败屡战的契丹皇帝,大辽宗室最后的门面,终于在远离故土的地方,初尝完胜的滋味。

    他骑马来到最高处,眺望着东方,目光所及不过是一片灰蒙蒙的天空。

    捏紧了拳头,耶律大石心底暗暗起誓,这才只是个开始——

    开封府,汴梁。

    此时已经是二月,春色渐浓,河边的柳枝也开始抽芽。

    嫩绿色的草木,散发着勃勃生机,河面上逐渐繁忙起来。

    动了动手臂,杨霖抬手遮着窗外射来的光线,勉强睁开眼睛。

    昨晚庆贺自己正式加封越王,昭德坊大排筵席,席上用的是方宅园子琼酥酒,杨霖放开酒量,喝得酩酊大醉,这会儿一觉醒来,头也不痛,口也不干,只是有些酒后的倦意,懒懒的躺在榻上不愿起身。

    嘴里啧了一声,杨霖放下手臂,手肘碰到一团柔滑的肉体。

    扭过头,看见是一个活色生香的小美人躺在那里,正是自家大妇,正室夫人郑云瑶。

    郑云瑶手脚上,都有一根红绫带绑着,栓在床架上,眉横鬓乱地睡得正香。

    杨霖晃了晃脑袋,想起来昨晚玩得高兴,拉着媳妇玩了一下捆缚游戏,增加情趣,但后面发生了什么事,就印象全无,不过一想也没有别的事,不禁嘿嘿一笑。

    他爬起身来,外面的丫鬟听到动静,纷纷进来伺候他洗漱更衣。

    杨霖梳洗罢,摆出亲王的派头,晃悠悠在院中散步。这封了王,也没见有什么特殊,不禁有些失落。

    沿途碰见的丫鬟,都向自己敛裾含笑施礼,和平时也没什么不同。

    杨霖大感无趣,带着侍卫们来到外院,倒还热闹一些。

    外院的许叔微小家内,人声鼎沸,杨霖凑了过去,只见众人都在恭贺他执掌医校院。

    杨霖想了想,还是不要去凑这个热闹,不然自己进去,这些人又都拘禁起来。

    不过医校院的成立,却是大好事一件,利国利民。

    水力纺车的事,也果然如他所料,袖楼里一经推广,无数的商人挤破了头前来采购。

    江南等地,已经有很大的作坊,布匹的产量也有了立竿见影的增长。

    正在乱逛的时候,杨三在那里四处探头,看样子就是在寻找自己,可笑的是竟然还是自己先发现的他。

    杨霖没好气地走了过去,踢了一脚道:“你在找我?”

    被踢了一脚,杨三脸色由怒转喜,道:“少爷,外面来了一群军汉,说是要见您。”

    “军汉?哪个营的?”

    杨三道:“不知道,说是南海来的。”

    “南海水师。”杨霖嘀咕道:“怎么这时候来见我。”

    来到花厅,果然是南海水师的人,直挺挺一个大汉,壮的跟个铁塔一样,见到他之后抱拳道:“南海水师都指挥使武二,见过越王殿下。”

    “武二?”杨霖稍加思索,就明白过来。

    这必是武松,那日他当街杀了蔡京的儿子,宋江偷偷来找自己说情,看来是把他改了个名字,送到吴璘那里去了。

    这黑厮脑子不笨,倒是个好主意,因为南海水师常年飘在外面,藏匿个人再合适不过了。

    “你们进京,所为何事?”杨霖问道。

    武二从怀里拿出一个信件来,“吴将军让末将,把这封信交给越王殿下。”

    说完交到陆谦手中,由陆谦递给上首的杨霖。

    杨霖展开一看,拍案道:“好!吴璘好样的,你回去之后告诉他,我马上就派人,前去帮他站稳脚跟。”

    原来吴璘来信,说是已经打下了夷州道,现在秦桧也已经等岛了。

    那里原本的占婆海贼,被清剿的七七八八,剩下的也都不知道钻到哪里不敢出来了。

    夷州就是后世的台湾,这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好地方,有的是资源等待着开发。

    而且位置比较得天独厚,可以以它为中心,辐射周围的岛屿,称霸南海。

    更让杨霖欣喜的是,南海水师拿下夷州岛,说明他们已经具备了一些远洋征讨的能力。

    航海这个东西就是这样,一旦迈出这第一步,剩下的就容易多了。

    需求会推动着技术快速地进步,这个时候,大宋已经有了指南针,比别的国家起点都高。

    武二等人离开之后,杨霖心中还是很激动,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去过密州了。

    现在密州的地位非同一般,那是大宋的船舶制作中心,在那里有最好的船坞。

    看来最近自己有必要过去一次,不过如今这个时节,汴梁东京自己离得开么?

    杨霖一阵头大,突然福至心灵,想到一件事。

    “陆谦,去一趟通政司!”

    通政司内的小院,蔡京坐在一张藤椅上,不解地望着杨霖:“文渊,汴梁已经在你的掌握之中,为何要另设陪都?”

    原来杨霖兴冲冲地直奔通政司,找到蔡京,开门见山地说道,自己要立三个陪都。

    分别是西南的成都、东部密州、北边的幽州、江南的杭州。

    杨霖是真的虚心地请教蔡京来了,他解释道:“汴梁作为天下腹心,攫取了地方太多的资源,这一点太师是知道的。我想还利于地方,让大宋各地,都免于穷困。”

    他压低了声音,道:“而且,汴梁是赵宋的根呐。”

    蔡京会心一笑,只怕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吧。

    他沉吟了片刻,道:“文渊所言,也有道理,不过你选的这几个地方,还是值得商榷。尤其是密州,作为陪都的话,西京成都、北京幽州、南京杭州都无可厚非,不过这个密州,是不是有些小了。”

    “太师以为,哪几个州府更合适?”

    蔡京见多识广,又是个懂经济政治的,眼下也没有道理和自己捣乱,杨霖和乐于听他的意见。

    “长安、云州、江宁和广州。”

    杨霖倒吸一口凉气,这老贼眼光够毒的

    自己挑选州府,还以自己的势力亲疏来,他是完全按照如今的地理优势和重要性来的。

    长安自不必说,西域商道和茶马古道的重启,让长安焕发了第二春。

    云州大同,也是一样的道理,而且此地比幽州更加紧要,实乃北方锁钥。

    江宁就是后金陵南京,隋唐两代,金陵受到北方刻意贬抑,但地理上的优势使它的的经济、文化不断发展强大。

    至于广州,才是最见老东西眼光的,如今还不怎么样的广州城,在交趾和南海拿下之后,只怕会飞速发展起来。

    杨霖想了想,这件事比较重大,很有可能自己篡位之后,要在这其中,择一地迁都。

    要想让大家忘掉赵宋,迁都是最直接粗暴的办法,这个地方是赵家穷极百十年,历经八位帝王,苦心经营起来的。

    迁都不仅可以改掉穷全国之力养汴梁,带来的惯性和弊端,还可以尽可能地消弭赵宋的根基。

    杨霖站起身来,道:“太师,容我回去再深思一番,有了想法再来和太师商议。”

    蔡京微微一笑,都:“去吧,既然要做,此事宜早不宜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