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第一状元郎 日日生

第六百零三章 连环

    从汴梁迁都,必须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这里是大宋体量最大的城池,拥有举国最多的资源,百姓们心中的东京已经是根深蒂固。

    若是什么都不管,强行迁都,是会动摇国本的。

    杨霖跟蔡京交谈了一番,心中本来沸腾的冲动,被浇灭了。

    这件事仓促之间很难完成,需要一点点来实现,等待一个成熟的时机。

    赵宋看似被自己的兵权压制的死死的,其实还有不少的余荫在,不同于后周柴荣只有两代,赵宋皇室毕竟是掌国百年,想要篡位没有这么容易的。

    “这汴梁,可真是让人头疼,如何摆脱呢。”杨霖带着人,一边在汴梁街头闲逛,一边想着如何解除它都城的地位。

    突然一家药店吸引了他的注意,这家药店名叫百草房,看上去平平无奇,可是门口竟然站着两个穿着艳丽、身段婀娜的金发美人。

    如今天气尚不暖和,这两个异域美人,浅露一截雪白腹肌,脸上却蒙着柔软纱巾。

    “这老板有点东西,开个药店可惜了,他去办青楼倒不错。”杨霖笑了几句,便进到药房中。

    里面还算正经,进来就是一股药香弥漫,负责卖药的是一个老头,但是在那药柜旁负责称量的竟然也是一个胡姬。

    这西域少女头戴银饰花帽,身穿锦裙筒靴,衬托得粉光脂艳,美丽动人。尤其是一双大眼湛蓝如海,别有一种妩媚妖冶。

    果然随着自己打通西域,汴梁也有了一些旧日的盛唐气象,杨霖笑盈盈地上前,越过开药的老中医,直奔药柜。

    “这位美人,有那种药么?”杨霖一边飞着眼,一边问道,就差吹口哨了。

    这胡女的汉语说的竟然还十分不错,笑着问道:“客人生了什么病,可以先去前面问一下胡先生。”

    “就在刚刚,我生了一种一见钟情的相思病。”杨霖道:“你给我开几幅药吃。”

    他语调轻浮,这个胡女手足无措,羞的粉面通红,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那老中医寒着脸走了过来,敲着桌子道:“小子,你来捣乱来了?”

    杨霖讪讪地笑道:“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老郎中瞪了他一眼,道:“看你的面向,你身子骨不错,想来是经常进补,而且练过内家拳法吧?”

    杨霖本来都想走了,一听这话,赶紧站住了脚步:“看不出先生有些门道。”

    这老中医摸着胡子,笑道:“老夫主修的,就是这一道,岂能不知。你这厮仗着进补得宜,修行有道,定然是不知节制,夜夜笙歌,所以才会脚步虚浮,唇色干白。如此倒也没什么大碍,就是妻妾不宜有孕。若我所料不错,你该少有儿子。”

    杨霖坐直了身子,这个主修的,果然是不一样。

    他伸手一招,从陆谦那拿了个钱袋子,陆谦脸色一黑

    “老先生,实不相瞒,我日日布耕,却只有一儿三女。”

    这个儿子,还是以前的时候生的,那时候自己还是有所节制的。按照自己的频率,这么多的妻妾,只有几个身子长开的,像方妙怜、折浣香、柔惠帝姬这些比自己年纪大的,才有身孕,原来是这里出了问题了。估计也就是精华比较稀薄,没有什么大碍。

    老中医掂了掂手里的钱袋子,当着他的面打开一看,竟然还有几张银票,态度马上发生了变化。

    老中医笑着给他开了些药,对着那个胡人少女说了几句。

    少女身材虽然不高,但凸凹有致,有着诱人的曲线。

    她踮起脚尖,从架上取下药物,放在黄铜精制的小秤上称量,然后倒在硝制好的麋鹿皮上,动作如行云流水。

    虽然只是取药、称量、分药的简单动作,但一举一动都充满女性的韵致。

    尤其是她踮起脚尖,伸着洁白的小手,从竹架高处取下药物,动作就像舞蹈一样轻盈婉约。

    柔润的香肩,细致的柳腰,圆翘的美臀,身材堪称完美。

    随着垫脚的动作,还有波涛汹涌之状,杨霖咽了口唾沫,也只能感叹是种族优势。

    杨霖又问了几句药店的事,这才明白,原来随着行商不断增多,汴梁许多作坊、店铺已经雇不到人了。

    这家药店的老板,便别出心裁,花重金雇佣胡人少女。

    杨霖暗暗点头,这是个好的趋势,若是江南那些织布坊也知道雇佣女工,对这个蓬勃发展的社会,是一件大好事。

    也有助于改变传统的守旧思想中,对女性的压制。自己的举动,难免会改变当前的生产力,这就需要大把的劳动力,来适应发展。

    希望未来的汉家女子,不会再像明清历史上一样,被人生下来就把脚裹成畸形,让她们没法出来活动。这和有些地方有些宗教,把人罩在黑布里,一样的落后。

    杨霖提着两包药,从药房出来,便有人匆匆过来,附耳说了几句。

    杨霖赶紧回府,一进花厅,便问:“出了什么事?”

    在这里等候的殷慕鸿,站起身来,道:“少宰,耿南仲出事了。”

    “耿南仲?这厮动不动就要弹劾,我刚想找个机会让他滚蛋,他出什么事了?”杨霖喘着气问道。

    “本来这事和少宰没有关系,是一桩通奸案,朝中有官员和另一外官员的妻子有染。这官员发现之后,知道对方官位比自己大,便上报刑部。刑部接过一查,嘿,这畜生不光是和人家妻子有染,还勾搭了他的女儿。”

    “可真够刺激”杨霖嘀咕到一半,感受到一道怀疑的目光,突然醒悟过来,一拍桌子道:“太不像话了!这淫棍必须严惩,不过这点小事叫我作甚。”

    殷慕鸿眼皮一抹,凝目道:“少宰,这淫棍就是耿南仲,他一被抓,却惊动了旁人。开封府衙的王府院,自己到都尉府自首,举报耿南仲阴谋扶持旧太子,现如今的定王赵桓登基。”

    杨霖冷笑一声,这厮密谋这种大事,竟然还有心思去勾搭母女,他被抓之后,他的同伙以为事情败露,吓得自首了。

    压低了声音,杨霖对殷慕鸿道:“此事利用好了,可以把这个几个旧日亲王皇子,全都发到地方上,免得误事。”

    杨霖虽然一直在汴梁,但是汴梁根本不是他的主场,他走的是地方围攻都城的路线。

    在地方上,尤其是幽燕、山东、西北、江南这些地方,杨霖才是真的一手遮天,言出法随。

    把朝中的皇子都丢到这些地方,无论他们身边有什么阴谋家,都翻不起极多浪来。

    把他们都弄出去了,迁都的阻力也小了一点点,杨霖嘴角一笑,道:“此事需要小事大办,大事往更大里办,你自己斟酌一下。”

    殷慕鸿心领神会,抱拳退出了花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