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第一状元郎 日日生

第七百六十八章 打你跟打球似得

    杨资谦是了解杨霖的,比很多大夏人都要了解。

    他在发出国书的时候,就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这一战势必艰苦。

    不过他不认为自己会败亡覆灭,面对大夏,若是不反抗,那才叫败亡。

    败的没有踪迹,败的轻描淡写,甚至败的十分安乐。

    高丽这个民族,都会慢慢消失,融入到长城那边的王朝中。

    大理、跤趾、回鹘、吐蕃就是例子,现在的契丹和悉人、渤海人、室韦人,正在走这条老路。

    杨资谦不想当张伯玉,他想建立一个朝鲜王朝,永世延续下去。

    杨资谦整顿兵马,修缮武器,约束刚刚被打败的民夫军。

    他甚至废除了很多高丽国的苛捐杂税,废除了贵族的特权,将门阀的土地丈量后分给农民。

    健忘的高丽人,已经忘记了以前的仇隙,他们现在跪在地上,高呼杨资谦为万岁。

    若是给他们一段时间,真的就会做大也说不定,幸亏宋江、韩世忠等人,力主出兵。

    韩世忠的大军,走平卢锦州一带,行军只用了半个月,就从龙城抵达鸭绿江。

    这是一场不对等的战争,经过这几年发展的大夏,在它国力最强盛的时候,是没有打仗的。

    相反,前些年,却战火不断,所以这也是一次检验。

    都知道我们很强,我们强到什么地步了?

    作为三军主帅,韩世忠还没到鸭绿江,就命令吴玠渡江,接管崔洪旭残部最后的地盘。

    这些民夫巴不得夏军赶紧来,免得被杨资谦打进来,将他们全部杀了。

    吴玠在大宁江驻扎,澄海水师则把山东兵马,运到了安义镇。

    杨资谦试探性地进攻了一下,还没到大寨前,就被各式火炮炸的丢盔弃甲。

    然后大夏轻骑出寨追击,追到妙香山,杨资谦埋伏的兵马尽出。

    吴玠一看,索性一挥手,下令将援兵和逃兵一块歼灭。

    杨资谦手下兵马,被杀的丢盔弃甲而逃,若非妙香山道路难行,不适合骑兵追击,恐怕高丽人要丢下五六万尸首在这里。

    此战彻底打去了杨资谦的侥幸心态,也知道这支短短时间内,击溃女真的兵马的厉害。

    当世最强,名不虚传,而且不是那种刚刚好的最强,是把第二给甩开几十倍的强大。

    这一战,也彻底打消了杨霖的疑虑,他开始放手支持这场战争,并且力主将战争扩大。

    杨资谦和他的朝鲜国王的美梦,即将破灭。

    逼到绝境的杨资谦,回到仁州老巢,告祭祖先,重新改回李姓,势要与大夏血战到底——

    龙城,马球赛场。

    无数人将此地拥挤的满坑满谷,很多人都是忠实的球迷,但是也有临时起意来涨涨见识的。

    其他座位都是人挤人,在朝南的一面,有一个地方却很稀疏,还挂起了帷幕帘子。

    杨霖懒洋洋的躺在一个软塌上,眼睛半眯着,在这吵闹声震天的球场,都恨不得呼呼大睡。

    在他前面,种归夷、蔡灵宝翘着屁股趴在栏杆上,在那挥着拳头大呼小叫。

    她们都有各自支持的球队,种归夷作为一个西军将门虎女,自然是秦拢队的铁杆粉丝。

    而蔡灵宝,更支持江南队。杭州是蔡京的第二故乡,他爹就埋在那里,虽然被方腊给刨了。

    可巧今日就是这两个队伍交手,秦拢出了不少将军,在京城中有很多秦拢出身的人。

    江南作为最繁华的省份之一,也有不少人在京城活动,所以今日的球市格外火爆。

    这一切都和杨霖没有关系,他此刻只想睡觉,前些日子他爹杨通回来了。

    杨天爱哭着到杨通那里,半个时辰才出来,出来之后,马上就让吕太玄收她做了义女。

    义女被人抢了,杨霖没甚在意,但是接着杨通就做主,让他纳自己的这个四叔的干女儿为妃。

    杨霖誓死反抗了两三秒,很快就在杨通的训斥下,接受了。

    天大地大,老子最大,自己亲爹的话,不听能行么。于是十分“不情愿”的杨霖,还是下诏了。

    杨天爱改名吕月姊,入宫之后,杨霖昨夜临幸了她,弄了半天才进去,十分劳累。

    偏偏这小妮子,好像上瘾一样,咬着牙要了好几次。

    弄得一个现在卧床不起,一个疲倦至极。

    一场球赛,在杨霖眯了一会的功夫,已经结束。

    江南队以一球小负,输给了秦拢,种归夷扬眉吐气,蔡灵宝却郁郁不乐。

    如今大夏,娱乐生活十分丰富,除了马球比赛,还有蹴鞠联赛;城郊的河内有划舟赛;商会时长举办舞龙舞狮会

    闲暇之余,可以扶老携幼,带着家人观看比赛。

    而且这些比赛,还衍生出众多的岗位和生计,养活了一大帮人。

    赚钱的手段,也不光是卖票,还有各色各样的衍生生财渠道。

    比如说马球就得用马,从购买到训练都要用到人,还有兽医、队员、教头、场地修葺人

    高柄眼看马球比赛获利越来越大,直接放弃了所有权,将之交给了朝廷。

    这个产业链太大,掌握在一个高官的手里,肯定会引来一些不必要的猜疑。

    杨霖虽然没有这个意思,但是高柄主动做了,他还是乐见其成。

    亲自在早朝时候,夸赞了高柄的高风亮节,赐下墨宝一副,上写着“衙内敞亮”。

    高俅和高柄,看着这幅不伦不类的赐字,大摇其头。

    高俅更是直言,“官家这字,越来越差了。”

    杨霖确实没有这个天赋,他的字迹继承了原本的杨霖,中规中矩,没有神韵。

    现在更是荒废已久,破罐子破摔了。

    本来准备裱起来挂在门口的,也只好挂在书房内,不起眼的地方了。

    光一个蹴鞠联赛,就能为朝廷赚几百万贯,更别提比蹴鞠联赛还要火爆的马球联赛了。

    毫不夸张地说,这马球联赛,就能支持整个高丽战争。

    打你,还不如打球费事

    两个皇妃转头一看,答应陪她们来看球的官家,竟然在呼呼大睡,不禁都噘嘴撒娇起来。

    杨霖揉了揉眼睛,道:“打完了?走吧,回去睡一觉。”

    两个小皇妃,同时眼睛一亮,笑着就要扶他起来,一个比一个乖巧懂事。

    杨霖大喜,随即大惊,赶忙辩解道:“朕的意思,就是单纯地睡觉,歇息一下。”

    “”

    两个小美女露出小虎牙和小酒窝,眯着眼,相视一笑。

    杨霖吓得腿都软了,被她们挟持回宫,有气无力地摆手招呼内侍,“让御膳房,准备些海狗1鞭炖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