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迈向克里玛莎 甲鱼不是龟

02章:阿兹兰特山(二更)

    圣历10757年,7月。在经过长途跋涉之后,银月骑士团终于抵达了圣洛伦萨。

    那是一座绵延的,望不到边的城邦。站在山坡上往下望,就好像平原上铺开的一张凹凸不平的地毯一样,覆盖了视野所及的所有平地。有好像犁开的田一样。整整齐齐,错落有致的街道,人工开凿的河流穿梭其间,一艘艘用桨划动的小船充当着货物搬运。还有颇具特色的圆顶建筑结构。一座座的建筑就好像一个个的鸡窝一样,鸡窝中凸起一个个鸡蛋。大建筑有大鸡蛋,而小建筑,也无一例外有着小鸡蛋。

    十分标准的内陆城邦了。只不过,这座城市比其他所有跟他一样标准的内陆城邦,都要大上一号而已。这是整个大陆上最大的内陆城市了,虽然谈不上什么艺术价值,但有一种平淡中的恢弘的感觉。

    当然,也仅此而已了。格雷并不会感到惊讶。来到地面世界已经四年,他走过了许许多多的城市。特别是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他几乎走遍了整个大陆南部所有大城市。有些东西见多了,心情也就渐渐没有原本激动的感觉了。

    ……

    狭窄的街道,拥挤的人群擦肩而过。格雷和银月骑士团的士兵缓缓地走着。

    来接引的是一个年轻的神职人员。穿着一身的教服,后脑勺的头发剃光了,剩下一个圈。看上去就好像一只河童。

    旗帜已经按照要求收起来了,所以,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毕竟在古斯塔夫帝国这样尚武的国家里,骑士这种东西,从来就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走在大街上随便都可以遇到几个穿着盔甲的。当然,好像银月骑士团这样一整队穿着精湛铠甲的骑士还是少。

    转眼之间,格雷被带到了一栋四面临街,四层高,从空中望去呈矩形,正中是一个花园的建筑前。

    “圣骑士大人,这里就是为您安排的地方了。”前来接引的神职人员说。

    “为什么要住在这里呢?”格雷轻声问道:“我们是来参加教宗葬礼的,难道不应该住在阿兹兰特山上吗?”

    “很抱歉,山上已经没什么地方了。而且教宗的葬礼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您也不想在这时候,带着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到阿兹兰特山去对吗?事实上山下的地方也不多。很多人来参加葬礼,有贵族,有各地的神职人员。几乎所有的旅馆都被预定了。这座房子还是一位商人听说您要居住,特意空出来的。否则的话银月骑士团可能得在城外搭帐篷了。”

    “你在开什么玩笑?你想让我们堂堂银月骑士团搭帐篷?”棒槌嚷嚷了起来。

    “按照规定,你们都应该住在城外。教廷不只银月骑士团一支军队,除了本身就驻扎在阿兹兰特山的圣殿骑士团之外,其他所有的骑士团到访,都不能上山,也不能进城。现在已经是特例了,希望你们理解。”

    棒槌还想接着闹,被格雷伸手制止了。

    望向河童,哦不,望向神职人员,格雷轻声说道:“负责安排这方面的红衣主教是哪位,请替我谢谢他。”

    “其实负责安排这个的不是枢机院,那个人圣骑士大人您也认识。”

    “是哪位?”

    “李维大人。”河童微笑着说。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银月骑士团举团上下,表情能僵的都僵了一下。棒槌小声嘀咕道:“我就说当初应该‘错手’宰了他嘛。”

    ……

    从外面看,建筑不算大,但从里面看,却还可以。

    正中的花园,其实是建在地下一层的,所以这栋建筑其实是五层,而不是表面看的四层。再往下还有一层地下室,那是堆放杂物的地方。算是一栋平平无奇的房子,但胜在够大。正中的花园已经被改成马厩了,毕竟格雷一行的马实在不少。五层楼总共两百个房间,足够整个银月骑士团每个人一个房间,还有多。

    老实说,圣洛伦萨给格雷的第一感觉是大,第二感觉,则是挤。整个城市拥挤不堪,所有的街道都很小,每一栋房子都挨着隔壁的房子,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人。就是纵横整个城市的运河上,也都满满的是小船。在这种地方能有这么大一处宅邸,不容易了。

    “圣骑士大人。”一个肥头大耳的商人在河童神职人员的引荐下来到了格雷面前:“这位就是这里的主人斯皮先生了。是他主动无偿将地方贡献出来供银月骑士团使用的。”

    “感谢。”格雷微微躬身行了个礼。

    那商人脱掉帽子呵呵地笑着,又握住了个格雷的手亲吻:“不,能接待圣骑士格雷大人是我的荣幸。我在南方有很多生意,这两年承蒙您的照顾,十分顺利。以后还需要您更多地照顾才行。”

    “我照顾过你?”

    “当然,没有战争,没有匪患就是对我们商人最大的照顾了。毕竟我没做武器生意。”说着,商人侧过身,说道:“我带您参观一下这里?”

    “那,圣骑士大人您就先休息一下吧。”河童牧师恭敬地说道:“下午我会再过来,到时候再带您上阿兹兰特山。”

    格雷默默点了点头。

    “格雷,我觉得你最好提防一点。那家伙显然没安什么好心。银月骑士团驻扎山下也就算了,你驻扎山下?这简直就是一种羞辱。”

    “你觉得他想干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或许他只是想减少你跟其他红衣主教的接触。毕竟他跟我们有仇。”

    “也或许只是其他红衣主教不想跟你接触呢?”薇薇安插嘴道:“我接到消息说红衣主教们对格雷的观感都不好,几乎一致的不好。对格雷观感好的,只有少数几位。而且都是远离教权中心。”

    “你哪来的消息?”黑猫问。

    “深渊给我的。”

    “你的消息能相信吗?”

    “你不相信我?”

    “不,我相信你,我只是不相信深渊而已。”

    格雷静静地听着,没有说话。商人斯皮已经带着格雷绕了一整层楼了,到最后,来到两个看上去只有十来岁的孩子面前。

    女儿满脸的雀斑,儿子也是,而且身材跟他爹特别像,胖。

    “圣骑士大人,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我希望我的女儿能嫁给您手下一位骑士。当然,我知道她长得不漂亮,但我愿意出高昂的嫁妆。请相信我的财力。还有我的儿子,也许他可以成为你手下一位骑士,的扈从。这将是我们家族莫大的荣幸。”

    格雷静静地看着他。

    斯皮愣了一下,汗都下来了,连忙说道:“当然,这是一个请求,并不是条件。圣骑士大人您可以慢慢考虑,不着急。”

    想了想,格雷轻声说道:“婚姻的话,我们手下的骑士暂时没有需要娶妻的。扈从的话,我会认真考虑的。”

    “感谢!感谢圣骑士大人!”斯皮连忙压着自己两个孩子的头向格雷行礼。

    ……

    河童牧师下了马,迈着小步走进了一栋不算大的房子。

    “李维大人,圣骑士格雷已经安顿好了。”

    “哦,他说什么了吗?”李维正翘着腿,靠着椅背看书。

    “好像有一点怨言,但没说什么。”河童牧师说。

    “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你何必这样呢?”旁边的小胡子圣骑士说道:“虽然他跟我们有……一段不愉快的过去。但我们暂时不可能动摇他的。他几乎掌握了整个南方,我们不可能跟他真的撕破脸皮。即便撕破,他在武力上也远远优于我们。那种力量究竟是哪里来的……”

    “你这么说倒是提醒我了。”李维深深吸了口气,把手上的书放了下去,说道:“南方的那些主教。这都换两轮了吧?现任的,应该都跟格雷有不错的关系。他们也有投票权,我们应该把《巫妖圣骑士》给他们每个人送一本过去。”

    “有必要吗?圣骑士巫妖这件事,是枢机院的绝密。南方的主教们确实还不知道,但他们总共才多少票?十七票。加上格雷也就十九票。总共有六十八票,即使他参选,距离过半还十分遥远。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在这件事上纠结。”

    “因为没有其他事情比这件事更加重要。”李维面无表情地说道:“只要他没办法当选教宗,新的教宗一定不会像老教宗一样袒护他。而他是一只巫妖,只要被揭露身份,也就完蛋了。他会成为第二个艾博思尔德。”

    “这就是你不把他安排到山上的原因吗?不给他拉票的机会。”

    “是的。我恨不得除了投票的时候他永远不见到其他投票者。”李维摊了摊手道:“当然,我知道这不可能。今天下午他就会上山。不过,只要他不直接住在山上,能做的就会很有限。”

    “这是个办法。”小胡子圣骑士端起杯子远远地敬了李维:“只要我们熬过这段时间,那么一切就都在掌握中了。”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