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迈向克里玛莎 甲鱼不是龟

46章:父与子之争(3)

    “都是处理过的,那个小鬼也是尽力了呀。”摸着地上的痕迹,走在前面的血族举着火把笑嘻嘻地说道:“可惜他没学过追踪。再怎么伪造,假的终究是假的。往那边走。”

    另一个同样拿着火把的血族吹了个口哨,高声喊道:“都注意点!有一头九头蛇在这里面呢,而且应该距离我们不远了!”

    分散着的其余八名血族都朝着他们汇聚了过来。

    “其实我觉得他们挺蠢的。把九头蛇藏在这里……这么狭窄的空间,九头蛇怕也不太好发挥吧?”

    “谁知道呢?不过这里我们也不好发挥。如果是在地面上,我们能把矮人当地鼠打。在这里的话多少还是有点风险的。”

    “这倒是。这种地方,也就只有矮人才好发挥了。不过一群打铁的,就算发挥再好又能怎么样呢?哈哈哈哈。”

    保持着警戒队形,一共十名血族继续朝着坑道的深处推进。一路上若无其事地聊着天,就好像即将面对的是一群弱小的对手,而非九头蛇似的。

    远远地,琼斯躲在黑暗中静静地观察着。

    银锤小声说道:“我们应该怎么办?这些看上去都是老手。也许我们应该直接冲上去。”

    “嘘……”琼斯压低了声音说道:“不要急。经验再怎么丰富的人也有犯错误的时候,关键我们要有耐心。机会总能等到的。如果实在没有机会,那我们就制造一个机会。”

    “制造机会?”

    ……

    希尔德往巨蛇城的方向上,一大群的蝙蝠正在奋力飞行着。亚岱尔就是飞在最前面的那一只。

    管家紧紧地跟在他后面。

    “少爷,我建议您无论如何不要下令动手。我们可以去,但请无论如何不要动手,否则老爷一定会大怒的。不止如此,家主也会大怒的。到时候……您的前途将会有很大的问题。”

    “你给我闭嘴!飞快点!都要赶不及了!”

    “少爷,真的不能动手呀!”

    “都说了让你闭嘴了!你怎么废话那么多!去都去了不动手算怎么回事?”

    ……

    希尔德。

    奢华的厅堂里,一群身着华贵服饰的中年血族正端着酒杯,坐在沙发上喝着酒,聊着天,笑着。

    一位侍女匆匆从门外走了进来,行了个礼,然后走向其中一位有着褐色卷发的中年血族,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几句什么。

    中年血族的表情一下僵住了,轻声说道:“清点一下还有多少侍卫。”

    “是。”

    ……

    “嗨,你们在找我吗?”

    一个声音传来。坑道里的血族们当即一个个回头。

    微弱的火光下,他们看到琼斯晃晃悠悠地从坑道的转角处走了出来,笑嘻嘻地看着他们。

    “这就是那个小鬼?”有人小声问道。

    “不知道,应该是吧。没听说这里有其他血族孩子。”

    “抓住他问一问不就知道了?”

    其中一个血族已经率先出手,以极快的速度朝着琼斯扑了过去。

    琼斯一个转身,化作蝙蝠遁入黑暗之中。

    “快追!不要让他跑了!”

    “等等!别追!还有一头九头蛇呢!”

    就那么一瞬间,其中六个血族已经冲了出去,另外四个血族都来不及阻止。一下子,原本十个人的小团队迅速分成了两拨。

    “这些家伙……也不想想他为什么主动出现在我们面前?”为首的血族看着丢了一地的火把都有些无语了:“这明显是一个陷阱!”

    “没关系的。”另一个血族摊了摊手安慰道:“他们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就算是陷阱,也有办法应对的。”

    话还没说完呢,就听到身后“咻”的一声传来。

    回过头,一柄锤子扎扎实实地砸在了其中一个血族的脸上。

    “嗷!”被砸中的血族捂着脸,猛地躬下身。鲜血已经从鼻孔喷洒而出,染红了脚下的沙地。

    其余的三名血族都一下呆住了。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黑暗之中一柄接着一柄的锤子、斧子、铁镐,还有石头已经朝着他们呼啸而来。密密麻麻的。

    “不好!是矮人!小心!”为首的血族高呼着,连忙施法在自己面前筑起了一面护盾。扔来的东西叮叮当当地砸在护盾上,只激起一圈波纹。

    那些来不及竖起护盾的血族就没那么好运气了,一个个被砸得满身是伤。

    这是一条向上倾斜的通道,用来做伏击点真是再好不过了。矮人的力道也绝非人类可比。

    转眼之间,朝他丢过来的东西已经遍地都是了。

    “老子要宰了你们这些家伙!”

    “砸烂你们的脑袋!”

    “来呀!老子就在这儿,不是要抓了我卖掉吗?”

    黑暗中传来了矮人们的咆哮声。

    他们还在拼命朝着血族丢东西,所丢的东西,也从一开始的杂七杂八什么都有,到只剩下石头了。丢了一地。

    除了一开始被砸中的那个血族之外,其他三名血族都已经稳住了局面。而那个一开始被砸中的血族,也被护住了。

    “果然是陷阱!”为首的血族咬着牙喊道:“不要轻举妄动!”

    “是!”

    “是!”

    低下头,那血族飞速捡起了一根火把朝着前方甩了出去。昏暗火光下,他们看到一群矮人四散而逃,一下子前方就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丢过去的火把掉在地上“吱吱”地燃烧。

    然而,也只是一小会而已。

    下一刻,身后一大片的石头呼啸而来。

    还没等四个血族反应过来,随着前方落地的火把被不知道哪里来的一大把沙子盖上,前方的石头又是继续了。紧接着,是四周乱七八糟的小坑道里丢出来的石头。

    四个血族只能背靠背各自护住一面,抵挡着四面飞来的石头。

    “怎么办?”

    “撑住!我们继续往前推!”

    “好的!”

    四名血族相互照应着,一点一点地推进。

    ……

    此时此刻,琼斯则跟另外六个血族玩着捉迷藏。

    众所周知,坑道这种东西,从来都不会沿着直线挖掘。但魔力波动的感知,却是直线的。

    琼斯东躲西藏,同时又设法释放自己身上的魔力波动,一时间,对这片像迷宫似的坑道一无所知的六个血族都被转晕头了。他们能清楚地感觉到琼斯距离他们只有三十到四十米的距离,甚至有时候只有二十米的距离,然而,就这短短的距离却没人知道有几层岩壁。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琼斯从他们的感知范围溜走,下一刻,却又出现在另一个点上。如果他们沿着直线追踪,那么结果多半是又被带入一条死路。

    关键是,血族的速度可比矮人和九头蛇快太多了。

    “该死!这特么该怎么办?”其中一个血族已经忍不住咒骂了起来。

    “还能怎么办?追呀!”

    “往哪追!”

    “我怎么知道!”

    “直接破开岩壁吧!这岩壁不是很厚!”

    “你疯了!想引起塌方把自己埋在这里吗?”

    整整六位成年上位血族,却被一个未成年血族耍得团团转,无可奈何。

    琼斯依旧在坑道之中穿梭着,来去如风。

    这就是万事亲力亲为的好处了。除了矮人,没人比他更熟悉这片矿坑了,毕竟这里是在他的参与下,一铲子一铲子挖出来的。

    一方面是无处不在,朝着他们丢东西就是不往前的矮人,另一方面是像泥鳅一样怎么抓也抓不住的琼斯。整个矿坑,就好像一个巨大的泥潭一样,一点一点地在消耗这十名上位血族的魔力与体力。

    泥潭有多可怕,大概只有跌落泥潭的人才真正懂得吧。

    仅仅持续了半个小时,随着其中一名血族的魔力护盾被击破,为首的血族已经受不了了。他用魔法对着坑道中的所有血族下达了新的命令:“撤退!先离开这里!”

    追击琼斯的六名血族迅速停止了追击,开始搜寻后撤的路。

    与矮人们僵持的四名血族,包括那为首的血族在内,则开始撑着护盾往反方向移动。

    说实在的,在这种地方,想要离开,并不会比继续追击轻松多少。

    感知到对方的新动作,琼斯也用魔法对矮人下达了新的命令:“他们想撤退去带更多人来!可以动手了!”

    “好的。”

    “知道了。”

    “冲呀!”一声呼喊,顿时,矮人们从四面八方涌了出来。那四名被围困的血族都傻眼了。

    “去死吧!”

    “老子宰了你们!”

    “破!破!破!破!”

    “杀!”

    四名血族撑起的护盾将他们四周防得密不透风,然而,那是有代价的。矮人们用锤子重重地敲打着魔力护盾,每一下,都伴随着一声歇斯底里的咆哮,每一下,护盾都好像要裂开了一样。就算不裂开,也会瞬间消耗他们不少魔力用于支撑。

    而受益于血族们极佳的视力,即使在昏暗的火光下,他们也可以清楚地看到矮人们狰狞的表情。一个个都发了狂,而且,近在咫尺。呼喊声,咆哮声充斥着坑道的每一个角落。

    这场面,为首的血族都惊出冷汗了。他们只能隔着护盾用魔法轰击冲上前来的矮人。然而,矮人实在太多,而且一个个都皮糙肉厚。即使被魔法轰到,也只是晃悠两下跌倒,然后就又站起来了。

    很快,正在搜寻道路离开的另外六名血族接到了一个新的命令:“别走!快回来救我们!”

    一下子,那六名血族掉头朝着被围攻的四名血族飞去了。

    然而,正如之前说的,坑道从来都不会沿着直线挖掘,但是感知却是直线。确定队友的位置,跟在迷宫一样的坑道里来到队友面前,那完全是两回事。

    战斗才刚刚开始呢。

    “女士!到你了!阻止这六个血族!”琼斯高声呼喊道。

    轰鸣声中,九头蛇撞开了碎石堆砌的岩壁,在矮人的引导下冲了出来,巨大的身躯沿着坑道飞速穿行……那阵仗,就好像穿越隧道的列车一样。

    坑道中的九头蛇战斗力确实有限,但如果不是用来战斗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毕竟那庞大的身躯用来堵坑道的话,会十分好用!

    ……

    琼斯的房间里,德拉库拉伯爵正轻轻抚摸着琼斯日常用来休息的棺材,仔细地查看着做工。

    “他们进坑道多久了?”

    “有一个小时了吧。”

    “还没消息吗?”

    “没有。不过九头蛇就在里面没错了。你儿子应该也在里面。”

    “这么长时间……会不会出事了?”

    “不要着急,很快就会解决的。”与德拉库拉伯爵同属一个兄弟会的黑发血族笑了笑,望向德拉库拉伯爵说道:“一个孩子而已,难道我们的人连一个孩子也解决不了吗?当然,我并不是看不起你的儿子。但他毕竟只是个孩子,你懂的。虽然这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不过我们对付过许多顽童,各种大家族闯祸的少爷。”

    “不是还有一头九头蛇吗?”

    “我们对付过的顽童少爷也有很多魔兽。相信我们,我们很有经验。何况坑道可不是九头蛇战斗力发挥的好地方。它会连像样的突击动作都做不出来。”

    一旁作为头领的褐发血族静静地站着在阳台边上往下看,也不说话。

    德拉库拉伯爵深深吸了口气,蹙着眉头,有些焦虑了。他轻声说道:“既然已经确定他们就在里面了,为什么不多派点人下去?那样不是更保险吗?”

    “为什么你会这样认为呢?难道你觉得我们最困难的地方是击败他们?”黑发血族摊手,笑嘻嘻地说道:“不,我们最大的困难从来都是抓住他们。在地面上留足够多的人,才能在他们逃离矿坑的时候第一时间抓住他们。放心吧兄弟,我们从未失手过。”

    “好吧。”德拉库拉伯爵淡淡叹了口气,无奈笑了笑。

    是呀,就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儿子,能干什么?还能比那些大家族的少爷更难对付吗?

    ……

    一片混乱之中,琼斯化作蝙蝠飞速掠过了围攻血族的矮人们的头顶,直接凌空化出人形落到了四个血族的正中间。

    落地的一瞬间,他“锵”的一声抽出了其中一位血族腰间的剑。

    那坚守在一起的四名血族都愣住了。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琼斯已经握着剑朝着四周扫了出去。

    琼斯的剑很快吗?

    很快,虽然对这些上位血族来说并不算快。不过,真正的问题并不在剑的快慢。真正的问题是,那四名聚在一起撑起四面防御护盾的血族闪躲了!是的,他们条件反射地闪躲了!四个人不自觉地朝四周散开!

    等他们明白过来琼斯的目的的时候,已经太迟了。因为他们已经分散开来,被握着斧子、锤子的矮人们团团围住!

    昏红的火光自下而上地照耀着。

    前一刻还混乱不堪的坑道一下安静了下来,安静得没有一丝一毫的声响。

    维持着握剑的姿势,琼斯重重地喘息着,缓缓地笑了出来。

    “第一场,胜!”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