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秦从献仙药开始 壶中洞天

第二百一十八章 李阳的传闻

    大家是真的佩服李阳的聪明才智,一条简简单单的计策,匈奴的长处就变得荡然无存了。

    原本行动自如的游牧民族,是战是逃,主动权全在他们自己的手中,可是在李阳的这条妙计之下,转瞬之间,他们就彻底的变成了被动。

    在战场上,主动与被动的转换,这对常年与匈奴交战的这些长城大营将领来说,可是意义十分的重大。

    要知道,以往与匈奴的交战,交战的主动权,皆在匈奴的手里。

    我方长途奔袭草原,寻找匈奴主力,本来就十分的不易。

    可是,就算如此,每每寻觅到了他们的主力,但是能否与他们的主力决战,主动权也不在我方的手里。因为,他们没有城池,不像当初的六国征战那样,你不战,我方便会主动攻城。而在草原上,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游,只要是战机于匈奴他们不利,他们的主力便会在这广阔的草原上逃窜,而我方只能驱赶。

    反之,如果匈奴主力愿意决战,那么战场的形势必是于匈奴有利。

    总之,我方与匈奴长年的征战当中,我方永远都是被动的。

    这直接导致了两个无奈的结果,一是匈奴只可驱,不可灭。二是,无法像征战六国与征战百越那样,可以靠通过占领土地,而统一他们。

    毕竟,就算你把他们暂时赶出了草原,但是大秦却没有那么多的军队,去镇守这无边的草原,所以草原依旧还是会变成他们驰骋的天地。

    而如今,李阳的计策,就恰恰的改变了这一无奈的局面。

    完全是反其道而行。

    不为寻找其主力,更不为杀敌,只为了抢夺他们的畜产,因为在冬季,匈奴失去了畜产,就等于失去了活下去的希望。

    这样一来,我军只要准备好主力,等着他们来决战便行了。

    李阳的计策,可以说是硬生生的将敌我两方,完全对调了。以前是我方想寻他们决战,现今,换成是他们想寻我方决战。

    想到这里,王离等人简直要高兴到跳起来。

    同时,他们心里也在想,难道这位国政院的院长大人,真的是个拥有通天之智的神通人物?

    在这一刻,大家都对李阳这个人,刮目相看了起来。

    没办法,对于李阳这个人,大秦境内,那是传闻众多啊,褒贬不一。

    而在军中,也是流传着大致两种说法。

    一种是说,李阳这个人轻狂自大,装逼吹牛,嚣张至极,乃一狂徒是也!

    另一种说法就有些嚣张了,说李阳乃是仙人弟子,商鞅、张仪等辈见到他,都得喊一句师叔。其独具通天之智,身怀旷世绝学,智慧卓绝,精通百家学问,兵法集大成,六韬三略,变化无穷,布阵行兵,变幻莫测,广记多闻,明理审势,出辞吐辩,万口莫当,深谙治世之法,奇妙莫测,乃是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极具神秘色彩的人物,被誉为千古奇人。

    当然,就是因为后一种说法实在是太过嚣张,太像吹牛逼了,所以大家都相信第一种说法。

    也正是因为如此,大家一开始才会认为李阳是在吹牛逼。

    不过,如今看来,很显然第一种说法是错的。

    难道……

    第二种说法才是对院长的真正评价?

    想到这里,大家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时,大家想起了半年前,李阳当初率五百兵到南方平乱,三日连克两城。

    如今看来,那一次院长恐怕靠的并不是运气了,而是院长凭借变幻莫测的布阵行兵,造就出来的这一战争史上以少胜多的奇迹啊。

    他们又自问自己,如果只率五百兵,是绝无可能做到这种战绩的。

    想至于此,众人无不一脸敬仰的看着李阳。

    不过,李阳自是不会想到,自己一通计划讲下来,这些家伙会有这么多的内心戏。

    见到众人一脸佩服的样子,他只是笑了笑:“谢诸位将军谬赞,此计策能得诸位将军一个妙字,本帅也就放心多了。”

    谦虚!

    院长实在是太谦虚了!

    听到这话,众人连连拱手道:“院长不必过谦,您智慧通天彻地,兵法更是集大成者,六韬三略,变化无穷,我等皆自愧不如啊。”

    李阳:“…………”

    这他妈什么情况?

    老子不就是说了一个小小的计策吗,怎么就变成兵法集大成了?而且还六韬三略,变化无穷,这马屁拍得,比李由他们还厉害了!

    李阳看了一眼李由,心想,难道是这小子给这帮人透过气,说自己喜欢听人拍马屁?

    李由一脸懵逼的看着李阳,不明所以。

    “主帅,如今妙策已出,请主帅下达作战任务,我等恭候调遣!”

    对李阳的计策,王离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立刻上前请令。

    其余众将,也纷纷出列,齐道:“请主帅下达军令,我等恭候调遣!”

    李阳一愣,原本还很担心自己难以让这些将领们听令,而如今看来,这些人倒是很乖巧的嘛。

    想到这里,李阳一笑:“诸位不必着急,正所谓,先礼后兵,待明日本帅出使匈奴之后,我们再出兵不迟啊。”

    “啊?主帅要出使匈奴!”

    一听这话,众人一惊。

    王离赶紧道:“主帅,出使匈奴,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此,万万不可啊。”

    众将也担忧道:“是啊,我大秦与匈奴乃是敌对关系,还望主帅三思!”

    李阳笑了笑:“诸位放心,我大秦军威,早已深入匈奴之心,本帅量他们也不敢动我丝毫!而且,出使匈奴,是为了劝降,虽说他们暂时必不会归降,但是一但我们将他们的畜产夺尽,他们内部必会有人生出归降之意,届时,其内部必乱,于我有利。”

    众人听到这话,对李阳更是佩服。

    军事谋略与心理战略齐出,用兵如此,果然是韬略俱全。

    王离赶紧道:“既然主帅非要出使匈奴,那末将便率二十万大军,压境三百里,威慑匈奴,以此保证主帅之安全。”

    李阳摇了摇头:“没这个必要,本帅想匈奴是不可能敢主动引起战争的。”

    王离道:“不派大军前往,我等怎能放心,还望主帅答应末将之建议。”

    李阳见王离一副不答应就不罢休的架势,知道拒绝的话,肯定是不行了,于是只好道:“好吧。不过二十万大军便不用了,这样吧,让韩信派五万铁骑,压境三百里便可。王将军,你还是坐镇大营,替本帅在后方主持大局方妥啊。”

    王离点点头:“既如此,末将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