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秦从献仙药开始 壶中洞天

第三百三十章 纯朴的幸福

    盯着胡亥看了好一会儿,此时李阳竟有些心软了。

    他和胡亥有仇吗?

    很显然,自己跟他无仇无怨。

    自己是一个穿越者,走过来却把胡亥给扳倒了,直接将这位原本要当秦二世的亥公子,一棍子打成了庶民。

    以其说怨,倒不如说胡亥应该怨恨他才对。

    可是,眼前的胡亥,居然并没有怨他,反而被贬为庶民后,在民间支持他的新政土改,得以让王又贤提拔。

    这说明什么?

    说明胡亥他是真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变得懂事了,变得一心一意的要为大秦贡献自己的力量。哪怕只是在东阳郡这样一个小小的地方,他也十分的珍惜这样的机会。

    这样巨大的改变,着实让李阳感到不容易。

    更重要的是,原本就是因为自己,胡亥才从秦国公子的位置上直接被贬为了庶民,如今他好不容易经过改变,通过自己的努力,当上了一郡之郡守,自己又要再次将他从郡守的位置上罢免为庶民,这确实让李阳有点感觉自己对胡亥太无情了。

    或者说,良心上有点过不去。

    看着这个饱受打击摧残的秦国公子,李阳一时也是极为的唏嘘,叹了口气,道:“你为何非要当这个郡守?”

    胡亥如鲠在喉,抬头时,见到李阳目中都是同情,心里自然知道怎么回事,满脸苦涩,于是再拜,道:“亥被贬为民这一年来,吃尽了苦头,尝尽了底层艰辛,生存艰难,令人绝望,亥亦有过万念俱灰之时。亥在这一年时间里,深刻的明白,对于天下百姓来说,‘希望’是多么的重要。百姓生存无望,便是对大秦无望,大秦再强,也是一时之强,不能长久,必然生乱。然,天下百姓,虽生存极其艰难,但却并没有生乱,这其中根源都是因为院长的新政带给了大家希望。天下百姓,对大秦有望,对生存有望。”

    “亥虽然醒悟尚晚,但侥幸得王巡抚提拨,成为一郡之守,不仅可以给这东阳一郡的百姓谋取对未来的希望,更能为大秦贡献自己的力量,这对亥来说是最为有意义的事情。”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院长这句话,值得亥用一生去追求和奋斗。”胡亥一脸激动和佩服的目光望向李阳。

    李阳和何章却有点瞠目结舌了。

    这……还是那个胡亥吗?

    这样的一番话,就连扶苏都说不出来啊。

    特别是,胡亥居然会说出,‘为百姓谋取对未来的希望,是最为有意义的事情。’这样的一句话来,这着实让李阳感到吃惊。

    什么叫有意义的事情?

    别说对于历史上最为纵情享乐,骄淫放纵,不问政事的胡亥来说,有意义的事情居然会是为百姓谋取希望,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按《赵正书》记载,始皇评价胡亥“孤且弱”。

    孤,所以亲近老师赵高;弱,所以缺乏判断。

    而且还“少失先人”,就是年龄很小,还缺乏父母管教。

    这样的一个人,他不仅懂得了什么叫有意义的事情,还能一针见血的说出“百姓对生存有望,便是对大秦有望”的话来,这着实让李阳感到愕然。

    “你……的人生意义为何会是为百姓谋取对未来的希望?”李阳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回院长,亥以前以为,享尽天下一切的享乐,才是最大的意义。但是,如今的我,突然明白,为己立命,是小意义,身为秦国公子,若只为己立命,是极为自私,极没志向的事情。人生最大的意义,应该是为天下人的生存和发展找到前途和意义。”

    “父皇追求的就是大意义,为天下立命,就是让天下百姓安身立命。如果社会混乱,没有良好的秩序,民不聊生,事实上人们也就无法安身立命。所以,父皇统六国,并不是为了让天下人臣服,并非是为了更好的享受天下一切享乐,而是为了结束天下的混乱,建立一个良好的秩序,让天下人可以安身立命。所以,父皇一生在追求和奋斗的也是这句话——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如今的我,虽不能为天下人立命,但是可以为一郡百姓谋取希望,让他们可以安身立命,这对亥来说也是最有意义的事情,还望院长成全。”

    胡亥再次深深一揖,恳求道。

    李阳还是不太敢相信,这些话会是出自于胡亥之口,不由追问道:“你为何要为百姓这般做?”

    胡亥一愣,最后道:“因为当初,我几次心灰意冷,是他们给了我活下去的希望,如今……我想给他们带去活下去的希望。”

    听到这话,李阳点了点头。

    他终于隐约明白了胡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改变了,原因或许就是他最后的那句话。

    何章显然也被胡亥的这番话所动容,转头劝道:“院长,要不……发一道急奏,呈送给长公子定夺?”

    何章的意思很清楚,胡亥变了。变得很不一样了,如果罢免他,觉得可惜了。

    而让李阳直接保住他,又会对李阳不利,所以不如直接告诉扶苏,让扶苏来守夺,这样一来就不会给李阳带来麻烦。

    李阳沉吟了一下,点点头:“也罢,兄弟之情,扶苏应当不至于不念。”

    胡亥自然也知道李阳的为难,见李阳不再罢免他,而是让扶苏来决定,于是立即拜谢:“谢院长!”

    李阳苦笑道:“不用急着谢我,一切还得看长公子的意思才行。”

    胡亥点点头,道:“皇兄若是不愿让我为官,我亦无憾于今日之努力。”

    李阳一笑,他是越来越觉得胡亥变得很成熟,很懂事了。

    正事谈完,李阳想到胡亥从一个秦国公子,被贬为庶名,这一年来肯定极为的不容易,而这一切可以说都是他一手造成的,不由心中涌起几分同情,关心道:“你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告诉我,我可以帮你办来。”

    胡亥眼眶一热,显然没想到李阳会关心他,婉然一笑:“如今我过得很好,也有了自己的家,有妻儿,一切都很好。”

    “哦?有妻儿了?”

    李阳和何章都有些意外。

    原来,胡亥刚被贬之时,一度绝望,跳河寻死,被一女子所救,在女子的关心和鼓励下,他从绝望当中走了出来,后来便成了夫妻。

    也就是在月前,刚刚诞下了一儿子。

    说到这里,胡亥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很显然,他如今这普通的小家庭,让他感到非常的幸福。

    看到这般,李阳也替胡亥感到高兴。

    接下来,胡亥邀请李阳和何章去他家做客。

    李阳没有拒绝,备了礼物,去了胡亥家。

    胡亥家,极为的简陋,茅草屋,小院。

    但是,这位以前纵情享乐的秦公子胡亥,却是一脸的幸福,可以看出,他对眼下的生活,非常的满足。

    胡亥的妻子,也是一位底层的庶民,得知大秦政国院院长至家中,极为的激动,赶紧放下怀中的婴儿,抽身到后厨忙活了起来。

    而这带娃的事情,自然就落在了胡亥的头上。

    于是乎,胡亥在院中,一边用脚摇晃着摇蓝,哼着小曲,哄着婴儿,一边忙着择菜。

    农家,小院,炊烟升起,婴儿哇哇……

    李阳觉得,这何尝不是一种纯朴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