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是非洲酋长 全金属弹壳

724.我补一百万

    杨叔宝从市长家宴回来第二天,恐龙帮和桑人的代表都来了。

    恐龙帮是鲨齿龙带队,他没有带巨兽龙来,估计是担心这家伙的暴脾气在现场惹麻烦。

    实际上如果当初处理桑人剥树皮这件事的不是巨兽龙,那这场冲突可以解决。

    巨兽龙太莽了,抓到人便开捶还是往死里捶,桑人派人去讨还公道又把人给抓了并扣留了下来,这才真正激怒了桑人,刺激的桑人倾全族之力进行反击。

    桑人这边主导谈判的却是杨叔宝的老熟人,教师库鲁坦坦。

    他在部落里的地位很独特,不是酋长甚至不是长老会成员,但因为他有高等教育经历并且在现代社会中生活过,所以处理外部事宜的时候,酋长将权力交给他。

    从职能来说,库鲁坦坦是桑人部落的外交部部长。

    伴随库鲁坦坦来的还有一队部落勇士,全是瘦削精悍的好手,从车上下来后便呼啦啦的排成两队,一手长矛一手小木盾,很正式的展示部落威严。

    鲨齿龙对此冷眼旁观,他也带了人来,带了六个壮汉,这些人腰里鼓鼓囊囊,都是恐龙帮的枪手。

    枪手们自认身经百战,一个个抱着膀子满脸不屑。

    桑人勇士的身板和装备给他们一种感觉,他们一个能打十个。

    但杨叔宝知道如果拉开距离给他们发挥枪械火力的空间,他们确实能打十个,如果就这么面对面开干,那桑人一对一就能弄死他们。

    双方满怀敌意,摆明来者不善。

    杨叔宝选择在大木亭中展开谈判,这里视野开阔,不必担心谁有小动作。

    他坐在椅子上首,身后也有人,一个是张金杰一个是麦森一个本森警官。

    本森警官估计是第一次参加类似行动,打扮的一丝不苟,腰带扣铮亮、警徽铮亮、腰上挂的手铐也铮亮,他板着脸摁着枪,倒不像是个警察,更像是杨叔宝的贴身警卫。

    库鲁坦坦和鲨齿龙分坐在长桌两侧,面面相对。

    鲨齿龙面色阴沉、满身煞气,库鲁坦坦则是心境平和,从外形来看前者更像是野蛮土著。

    杨叔宝点点头,血精灵上来给双方添上茶水。

    库鲁坦坦端起来抿了一口,鲨齿龙一动不动,死死的盯着他。

    杨叔宝说道:“我们今天是抱着彻底解决冲突的目的来的,对吧?”

    库鲁坦坦微笑道:“是的,杨先生。”

    鲨齿龙不说话,但看见库鲁坦坦表态了,他便闷哼了一声。

    杨叔宝说道:“很好,那我们就把武器收一下吧,这很影响氛围。”

    听了这话,血精灵率先走向部落勇士。

    他伸手握住长矛,那勇士面无表情的紧紧抓住握柄,手上青筋鼓起。

    然后血精灵一把将长矛给拽了出来,勇士被拽的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其他部落勇士齐齐发出‘嘿’的一声闷吼,不约而同的举起盾牌护在胸口又举起了长矛。

    库鲁坦坦正要发号施令,但用不着他费心了,血精灵上前出手,如风卷残云,双手带起连连的幻影将一把把长矛给夺了出来并甩飞出去。

    长矛落地插在草丛中,十支长矛并列,就像十根笔直的旗杆。

    排列异常整齐。

    看到这一幕,部落勇士们骇然。

    他们经常要用飞矛来抓捕猎物,自认有一手精准飞矛的绝技。

    可是跟血精灵展露出来的这一手相比,他们那只是小孩过家家。

    有的勇士受惊,双手抓着盾牌护住胸口,噤若寒蝉如面对美国大兵的越南姑娘。

    血精灵没管他们,又去枪手身上摸枪。

    枪手们更是桀骜,第一个被搜身的枪手脸色一变伸手去推他,血精灵抓住他手腕顺手往后一拧同时伸腿上去别在他腿弯上,这枪手下意识惨叫一声,整个被拧了对虾。

    血精灵伸手在他腰上一摸,一把手枪一把匕首全给摸了出来。

    鲨齿龙挥手厉声道:“停下。”

    血精灵才不管他的话,继续抓人往身上摸,一把把手枪一把把军刀摸出来给扔了出去。

    鲨齿龙对杨叔宝叫道:“别欺人太甚!”

    杨叔宝探身冲他喝道:“你到底想不想解决这件事?我是来帮你们擦屁股的,你们一个个带着武器是想干什么?如果你们想鱼死网破,那我现在就后退,你们先厮杀一场怎么样?”

    说完他给了本森警官一个眼神,本森警官面色如铁一动不动。

    老杨被气了个半死。

    这傻鸟!

    入戏了!

    还是麦森悄悄踢了他脚后跟一下,本森警官反应过来亮出自己的警徽说道:“我接到了上头的通知,如果有必要可以调集驻扎在德班的.”

    鲨齿龙说道:“不用恐吓我,我只想要你尊重我……”

    “刚才我已经给你们足够的尊重了,”杨叔宝说道,“我告诉你们将武器放出去,可是你们有听的吗?听着,既然你们这么不合作,那我懒得再给你们擦屁股,直入主题吧,部落要一千万赔偿,你们给不给?”

    鲨齿龙咬牙切齿的对库鲁坦坦说道:“一千万?你们穷疯了吗?”

    库鲁坦坦继续彬彬有礼的微笑:“是的,我们很穷,穷的用不起电更用不上网络。”

    自我吐槽,最为致命。

    鲨齿龙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库鲁坦坦继续说道:“我们穷的只剩下一条条人命,你知道的,先生,这些人命在和平时期就是一张张嘴。但如果进入战争,这些人命就是一个个杀手。部落不在乎少上一些人命,实际上等战争结束,这对部落来说还是好事呢。”

    这就是重点。

    桑人部落是真不怕死人,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恐龙帮真的穿鞋,桑人真的光着脚。

    鲨齿龙怒道:“但我也有兄弟被你们给打残了,我还有店铺被你们给摧毁了,这些怎么算?”

    库鲁坦坦说道:“这是您愿意跟我坐在一起谈判的礼物,没有这份礼物,我们不可能坐在一起,我们会掀起一场血战,无论最终结果谁胜谁负,无论死多少人,我们不在乎,我们部落要复仇!”

    鲨齿龙又是哼了一声,他沉着脸低头考虑了几十秒,抬起头说道:“一千万不可能,我们双方两清了,我们都有人受伤,两清了!”

    库鲁坦坦作势要站起来,杨叔宝插嘴道:“五百万,恐龙帮出五百万,我私人给你们补上一百万,部落拿到六百万,这件事结束。”

    “听着,你们别傻了,赶紧各退一步老老实实的缩起头来吧,政府已经对你们很不耐烦了,明白吗?他们要用武力铲除你们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