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玩家超正义 不祈十弦

第三百三十四章 无间道

    “……克劳斯队长?”

    安南低声喃喃道:“你现在跑到这里去了啊……”

    他透过美味风鹅的视线,看到那熟悉的面容,微微眯起眼睛。

    他当然认识这个人甚至已经在噩梦中打死他好几次了。

    安南不光是连他的职业,甚至就连克劳斯的战斗习惯都已经摸清了。

    但他还是直到现在,才知道克劳斯的全名叫做“克劳斯·卡斯”。

    ……不过,他这把杰兰特家得罪死了,却也没混成什么大人物嘛?

    怎么跑去看城门了?

    从伯爵家族第三继承人的护卫长,变成了城门军的守备队队长这倒的确能算是升迁。

    但升的也很有限……最要命的是,还在杰兰特家族的眼皮底下、工作岗位还在离三王子相对比较远的城门口。

    不光是他自己作为叛徒的身份暴露了出来。而且王都圈可是在“独眼乌鸦”的监视之下。只要克劳斯的咒缚被乌鸦们推测出来,他随时可能会无声无息的死去。

    “……啊。”

    安南突然轻呼一声,顿时恍然。

    他反应过来了。

    恐怕克劳斯的任务,最终是按照“任务失败”的结果处理的。

    他最开始,应该是按“任务已完成”的标准去汇报的。

    但后来,在罗斯堡子爵去世后,“唐璜·杰兰特”依然还在活动的情报,已经逐渐传到了王都。杰兰特家族那边来的人都已经到了罗斯堡,恐怕腓力王子那边也早就应该得到了情报。

    安南之所以从遗迹那边直接返回冻水港,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唐璜他二哥还在罗斯堡没走呢……

    当着唐璜亲哥的份上去冒充他弟弟尤其是在两个人长相完全不一样的情况下。

    就算是尤金·杰兰特那边早就知道,安南不是真正的唐璜杰兰特。但硬要人家睁着眼睛说瞎话,强行在众目睽睽之下与安南互动……

    ……这就有点过分了吧。

    真正的安南,如今不在老乌鸦那边、就应该在本杰明那边。

    而随着新神“镜中人”诞生,作为镜中人的教宗,本杰明也已经无需继续保持假死了。

    那么在腓力那边,他所得到的情报就是:唐璜没死、本杰明没死、天车之书也没拿到。

    那您这是完成了个啥任务呢?

    腓力不把克劳斯扔出去喂狗,就已经能算是他脾气好了。

    如今克劳斯把美味风鹅抓起来,应该也是为了询问他关于“唐璜·杰兰特”的情报。

    这样的话……

    安南思索了一下,坐在桌子前、缓缓抽出一张纸来。用羽毛笔吸了点墨水,飞快的在桌前写着什么。

    他没法和美味风鹅交流沟通,但是其他玩家可以。

    如今和安南一起待在冻水港的玩家,就是德芙他们四人一猫。无论是德芙还是孩子,都能在线下联系得上美味风鹅。而且他们在论坛上也能直接艾特他。

    克劳斯绝对想不到……在美味风鹅的诅咒承载物被搜走、本人都被关押在地牢中的情况下,他依然能与安南串供。

    “……不如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安南眼神微动。

    他一边看着美味风鹅那边的直播,一边顺着他的思路,继续写着“能够透露给克劳斯”的情报。

    因为美味风鹅会被抓起来,其实是事发突然。

    安南知道,美味风鹅刚刚在论坛发的推测,其实并不正确。

    并非是正确的交易流程就要让他进地牢如果每次都是这种交易方式,那么这与直接送到腓力家里也没有区别。倒不如说,去腓力家送礼,反而更掩人耳目。

    想要藏匿一粒沙子,最好的办法是把它丢进沙漠里,而不是把它放进保险柜。

    克劳斯把美味风鹅抓起来,是因为他在城门与美味风鹅对话的时候,察觉到美味风鹅认识“唐璜·杰兰特”。才想要从他身上拿到一些情报。

    他想要将功补过。

    而美味风鹅并没有察觉到克劳斯的目的。因为克劳斯在小心隐藏。

    反过来说……正是因为克劳斯在小心遮掩着他真正的目的,想必他就会对自己从中得到的情报万分确信。

    这是非常简单的心理学你如果把一个情报大大方方直接寄给克劳斯,他可能反而会怀疑这是不是骗子。

    可如果这情报是他千辛万苦、冒了生命危险和在无数的机遇巧合下,才好不容易拿到的,哪怕情报只是碎片、甚至并不完整,他也会下意识的认为这里的情报都是真的。

    即使被证伪,他也只会觉得这是“某种隐语”,要努力拼凑出“它真正要表达的东西”。

    本质上,这是因为克劳斯不想要自己的努力全部白费。

    所以他才会努力去维护,通过这份努力而得到的“成果”的意义。

    也就是说,他会非常信任美味风鹅所提供的情报。

    因为美味风鹅本身有把柄在身,而且是死罪、易于控制;再加上他是超凡者,他就不太可能是唐璜派来的死士,而且腓力王子还有招募他的可能性。

    威逼利诱之下,美味风鹅就会好好考虑自己提供情报的准确度。

    而为了把这个重要的人证送到三王子面前,他更不可能去伤害美味风鹅。

    也就是说……目前美味风鹅处于一个奇妙的境地之中。

    克劳斯想要从他身上拷问情报,却不敢伤害他、甚至不敢得罪他;与此同时,他还会非常信任美味风鹅给他提供的情报。

    这毫无疑问是一个绝妙的机会。

    这等同于安南直接把一个内奸打入到了三王子身边,而且立刻就可以启用。不光可以送进去假情报,而且还可以从腓力身边偷真情报。

    “让我想想,给腓力送点什么情报……”

    安南抓了抓自己蓬松的头发,低声喃喃道:“首先得来点干货,把美味风鹅钉的更死一点。而且要那种很快就能验证的,很重要却影响不大的那种。”

    那就告诉他吧……

    “……然后‘我是安南·凛冬’这个情报,也可以告诉他。”

    安南在诸多情报的最后如此写道。

    之后,他把壁炉旁趴着的德芙抱了起来,把她放在桌子上。

    安南指着这张纸条对猫说:“你把这个记一下,然后立刻想办法联系一下美味风鹅。把这些话原封不动的告诉美味风鹅……听懂了就喵一声。”

    “喵。”

    德芙乖巧的喵了一声,对着纸截了个图,然后发在了论坛上,把美味风鹅艾特了出来。

    齐活。

    她点点头,过来蹭了蹭安南的胳膊。又伸出爪子拍了拍桌子上的纸条,再指了指空中。

    “送过去了?”

    “喵。”

    “好,谢了。”

    安南满意的点点头,随手发了两百经验和一百好感,亲自把猫抱回了壁炉前。

    这就是他进阶时的贴身保镖了。

    然后他就把外衣脱了下来,爬上了自己的床。

    事情处理完了……可以进噩梦了。

    但这次,他必须要事先做好准备

    他事先把萨尔瓦托雷留下的青铜针筒取了出来。

    就是那种注射贤者之石时使用的针筒。

    在仪式上,要注射至少五滴“霜语者的永冻之血”。然后再进入噩梦,才能在通关后看到进阶提示。

    ……怎么说呢,就像是用留下的老面去醒面的感觉一样。

    但萨尔瓦托雷所说的是,在身体能承受的范围内,“霜语者的永冻之血”越多越好。

    他想必不会知道,安南弄来了整整一坛子。

    安南用注射器将“霜语者的永冻之血”抽了一管出来这么一管子大约是八十毫升,量肯定是够了。

    然后安南将它慢慢注射到自己体内。

    他清晰地感到,极为寒凉的气息沁入了自己体内。

    他立刻感觉到体内泛起一阵强烈的酸痛感……甚至忍不住想要去抓挠。就像是输液的时候,室温太低的那种感觉一样。

    但安南凭借自己的意志力,很好的忍受住了。

    一直到注射到大约六成,他突然感觉到一阵刺痛。

    于是安南立刻停了下来。

    他深吸一口气,忍受着越来越凉的体温,低声呼唤道:

    “骸骨公”

    在短暂的延迟之后,那个熟悉的低沉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我,在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