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玩家超正义 不祈十弦

第四百三十七章 艾萨克·弗拉梅尔

    【痛苦同步】与【书页锁身】。

    都是完全无需弹道、而且立刻就能指定目标的法术。

    克拉伦斯也很清楚。只要是有弹道的法术,一定会被贝尔纳迪诺所控制的灵魂所拦截……

    在控制住贝尔纳迪诺的瞬间,克拉伦斯将食指从太阳穴拔出。

    他冷静的伏低身体,避开了一枚未来将会射向自己眉心的灵魂矢。

    并用染血的指甲,在自己额头中心划了一道杠。

    如同第三只眼一般。

    “【人皆活于地狱之中】……”

    克拉伦斯发出低哑的声音,低声咏唱:“【他人即地狱】。”

    歪曲法术:恶意波动!

    灰色的波动,以他为中心像周围辐射着。

    暴风将书房内的药剂吹飞打碎,那些悄无声息接近他的透明灵体,也被这波动之力所裹挟着、一同吹飞。

    那是以狂暴的诅咒所裹挟着的,肉眼可见的强烈恶意。

    足以瞬间逼疯一个普通人、让青铜阶的超凡者瞬间呕吐到失去战斗力的,实体化的恶意波动。

    对于白银阶以上的超凡者来说并没有什么用,但对于没有重量的灵体来说,基于灵魂的冲击却至少能够将它们直接吹飞。

    他与贝尔纳迪诺之间密密麻麻的灵体,瞬间被清空。

    虽然它们很快就会飞回来,但在那之前

    只要三秒钟的时间就好了!

    准备一发全力的“蚀魂箭”,足以重创贝尔纳迪诺、甚至直接将其斩杀!

    而下一刻,他突然握紧右手。

    锋锐的马人指骨在空中一斩而过,像是什么坚固的丝线被他的指甲切断。

    那是他所看到的,【贝尔纳迪诺即将解除控制】的命运。

    违逆这近乎必至的命运,对克拉伦斯来说负担极大。

    他全身的皮肤瞬间开裂、鲜血淋漓。就像是被无数把小刀将皮肤切成数块一样。

    但好在克拉伦斯切断这命运的瞬间,已经得知了问题的答案:

    他毫不犹豫的伸出指尖、将自己的喉咙处的大动脉剖开。

    喷溅而出的鲜血,在空中突然减速、化为一枚枚悬浮的、圆球状的血滴。

    血滴周围的时间仿佛被减速了一样,贝尔纳迪诺的咏唱也被放慢了数倍,变得格外的粗重蠢笨。

    “你……这……毫……”

    歪曲法术:濒死之人的额外时间!

    “嫉妒失之……”

    克拉伦斯喝了药剂之后对力量的控制不太精准。他的大动脉被自己切开的同时,气管也被一并切开,这让他说话有些漏风、说不太出来话。

    但他用尽全力,还是一边喷洒着血液、一边顶着迅速模糊的意识伸出手来,指向贝尔纳迪诺:“愤怒失之……傲慢失之……贪婪失之……”

    糟……糟糕……

    明明还有好多法力,但是失血太严重了……

    只能就这样了……先放出去吧……

    “魂魄散尽……”

    克拉伦斯在意识模糊前,将自己最后一枚法术放出。

    在他指尖,极淡的灰影飞射而出。

    随后克拉伦斯就因失血过多而失去了意识。

    歪曲法术:蚀魂箭!

    然而就在这时。

    他却没有看到,那枚蚀魂箭直接穿过了贝尔纳迪诺的身体,击中了他身后的一个灵体。

    灵魂与蚀魂箭撞在一起,表情顿时变得极为痛苦、灵体瞬间结晶、随后片片剥落,在空中化为灰烬。

    在那之后,又过了大约两三秒,贝尔纳迪诺才从书页锁身中彻底脱身而出。

    “何苦呢……”

    他叹了口气:“你从最开始就没有丝毫胜算的。”

    他的宝石之眼微微亮起,将克拉伦斯的灵体吸入腹中。

    克拉伦斯的躯体立刻失去了生命。

    而一个灵体走过去,把克拉伦斯的尸体从桌上扯下来。

    他正准备将其丢入到地上的沼泽中。

    贝尔纳迪诺却是心中一动。

    那个灵体便将他的四枚指甲剥了下来,交到了贝尔纳迪诺手中。随后才将克拉伦斯的尸体丢入黑泥之中,等它逐渐下沉。

    “马人的指骨啊……”

    贝尔纳迪诺嗤笑着:“命运,斩断命运。直到最后,你还相信这种东西……”

    如果命运说改变就能改变,马人怎么可能落得如今的下场?

    你又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下场?

    是的,贝尔纳迪诺当年也的确听过这个说法。

    夺心之道的夺魂巫师,同阶战斗绝无敌手。

    能够随时读到对方的想法和战术、能够干涉对方的思路、能够悄无声息的改变对方的战术……甚至交战时间过长的话,还可以直接将对方的记忆全部删除,化为无神无智的傀儡。

    而心灵的力量唯二无法改变,就是“时间”与“命运”。

    来自未来和过去的攻击,是他们无法躲避的。

    命运的力量,也是人心所无法避免的。

    “休息一下吧,克拉伦斯。等你醒来,你将为我所用。”

    贝尔纳迪诺低声道:“安心吧,朋友。你是特殊的……

    “除了雨果阁下之外,我只会取走你的灵魂。”

    对如今的他来说……那些无用的、无趣的灵魂,已经不配被他“承灵”了。

    将克拉伦斯的尸体推入黑泥中的灵魂、面无表情的走了回来,站在了贝尔纳迪诺身边。

    如果安南在这里的话,立刻就能认出……这正是丹顿的灵魂。

    正是丹顿,悄无声息的改变了克拉伦斯的战术,删除了克拉伦斯脑中“逃跑”、“避战”、“拖延时间”的思路,逼迫一个夺魂巫师向自己发起冲脸的突袭。

    这还是贝尔纳迪诺为了保护克拉伦斯灵魂的完整性,专门放了水的结果。

    这正是上位巫师对下位同学派巫师的绝对压制力。

    “该去见见塔主阁下了。”

    贝尔纳迪诺深吸一口气。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塔主”这种生物了。

    但挑战一个活着的塔主,这还是第一次。

    不过,他的胜率是百分之一千。

    一切转化巫师,都注定无法战胜此时的他。

    因为他这次,带上了自己最强的灵体即使没有身体,他也可能是这个时代最强的超凡者。

    在贝尔纳迪诺身后,一个白发绿眼的男人沉默的站立着。

    三道无形的永续结界,在他身上缠绕着,同样也将贝尔纳迪诺涵盖在内。

    【轨迹解析】。

    【惰性炼成】。

    【折光神镜】。

    这是完全用于针对转化巫师的三重结界。

    因为艾萨克·弗拉梅尔……就是如今最流行的、“转化法术”的发明者。

    他曾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转化巫师。

    如果他没有一个叫做尼古拉斯的学生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