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玩家超正义 不祈十弦

第二百一十九章 埋葬即是忘却

    长生自然是好。但若是生来便长生,那就更好了。

    抗拒死亡,是对自己至今为止所经历的一切“人生”的背叛。

    每一次痛苦的抉择、每一次因失去而孵化的悲哀、每一次因得到而燃起的欢欣……昔日的爱与恨也会被时间抹平。

    当看着爱人与仇人的孙子或是重孙的坟茔时,心中所泛起的昔日的情感,竟是显得如此荒谬。

    仿佛昔日曾经为之努力、为之痛苦的一切,都因为生命的极大延续,而变得毫无意义。

    从这点来说,黄金阶所持有的强烈欲望、以及用“灵魂”这一要素的柴薪来作为寿命的替代品的观念,便是给他们成神以后,完全重塑的世界观做铺垫用的。

    短生种的人生观与长生种完全不同这自然是合情合理的。

    巨人本身就是长生种。

    但亡灵与神明,才是这个世界中最为长生的长生种。

    骸骨公即是亡灵、也是神明。

    “所谓的‘葬礼’……便是送别死者之礼。”

    骸骨公仍跪拜在埋骨婆婆面前,低声说道:“最早的葬礼……成型于第一纪的早期。所谓的‘埋骨之礼’,即是用大地吞没死者……

    “古人,为什么会想到……要用大地埋葬死者呢?”

    祂的声音平静而冷冽,仅是听着便足以令人脊背发寒。

    “自然……不会是为了使其安息。将‘安葬’与‘安息’联系在一起,是在人们联想到……【大地总是沉默不言,如同冬日、如同尸骸】这件事之后。

    “究其根本,埋葬是为了忘却。埋葬是为了不再相见。”

    骸骨公说到这里,沉默了一瞬。

    祂像是想要深吸一口气……但祂却已经没有“呼吸”这个功能了。

    “因此,”骸骨公低声说道,“埋葬便是背叛。

    “人们自是会追忆死者,但人们早已从血脉深处的恐惧中便已知晓……人终将面对死亡。因此,人对于死亡本身的恐惧,反而并没有那么多。更多的,则是因为‘死亡’这件事,意味着他们与已有之物的绝对割裂。”

    骸骨公的言语越来越流畅:“他们恐惧的并非是‘死亡已至’,因为他们早已知晓‘死亡终至’。从最开始,他们所恐惧的,便是‘死’割裂了他们的人生。

    “如同被流放到了天际的尽头。两手空空被流放到了此世之外的彼世……古人对于死后世界的想象,也大致来自于此。”

    随着祂逐渐适应了现代的语法,骸骨公说话时,也不再是那么断断续续……因此,那股沉重而祈喵的压迫力反倒是降低了不少。

    龙井茶的心脏激烈的跃动着。

    他的本能,让他感觉到了不安与雀跃。

    他隐约察觉到……

    骸骨公似乎是要做什么大事。

    因为最开始的见面太过突兀。现在,他突然回忆起来……他们并没有进行任何呼唤骸骨公的仪式。

    那么骸骨公是不可能主动降临于此的。

    换句话来说。

    骸骨公出现在这里,与他们是无关的。他们只是正好赶上了而已。

    祂必然是且只能是,早早便回到了丧歌公国。

    问题就来了。

    这空巢老骨,孤身一人回老家干嘛呢?

    探亲?

    还是说……

    “……正因‘亡者五定律’,使得死亡割裂了一切、舍弃了一切,它才会变得令人恐惧。而排除掉舍弃不可弃之物的恐惧之外,死亡本身并不可怕。

    “我的国家,曾被人称为【丧歌】。这不是它真正的名字。”

    没有任何人回应,骸骨公苍老的声音在坟茔之海的最中央,自顾自的响起。

    “因为它曾全国响彻‘离别曲’长达一个月。但与别的国家所想的不同……这并非是因为他们的勇敢,而是因为在长期的思辨中,我等巨人一族已然能够直视、并正视死亡。那其实是一种欢庆、也是一种送别。

    “有一句俗语,在你们这些矮人中流传已久巨人少年时期没有视觉、老去以后不可言语。前面半句是对的……因为巨人只有一颗巨大的眼睛,少年时期的巨人,睁开眼睛的时间稍长一些、就会感到疲劳。

    “我们并不像是你们,需要打猎和手工。因此并不需要双眼来定位猎物巨人有着心灵能力,仅凭心灵能力便足以获得空间感。那么在营养匮乏的年代,营养要优先供给大脑和躯干,眼睛则可以暂不发育。

    “身体变得健壮、大脑也发育完毕的时候,巨人才会睁开眼睛。这时是用来寻找配偶的……眼睛越是清晰明亮、也就说明大脑和身躯发育的越好,也就越具有竞争力。

    “而衰老后的巨人,其实是可以说话的。但他们并不会在人前说话……这是因为他们在逐渐割断自己与世界的‘缘’。

    “若是与人吵架后分离,那对两个人都是一种痛苦。但若是双方互不相见,时间久了、自会冲去一切情感。巨人在老去之后,就已经在为自己死去时做准备如同你们在婴儿时期为少年时期做准备、少年时期为成年后做准备一样。

    “只是你们并不敢直视死亡……所以越是衰老,反倒想要逃避,越听不得死。仿佛只要听不到,死亡就不会到来一般……”

    “然而死亡终至。”

    骸骨公如此平静的说道。

    以祂如今的身份说出这句话,反倒是令人感到讽刺。

    因为骸骨公本身就是逃避死亡而诞生的神……

    在记载中,骸骨公是丧歌公国的最后一届大公当时大结界崩坏,而丧歌公国是最为靠近大结界的公国。在小结界被撑起来之前,丧歌公国就已然被灰雾淹没、退无可退。

    面对“必至之死”,所有信仰埋骨婆婆的超凡者,立刻用最后的力量,杀死公国内其他信仰的超凡者,并吸取他们身上的所有诅咒……然后再服下毒药,在死前用埋骨婆婆独有的神术封印自己的骸骨。

    而骸骨公则在所有人都自杀后,默默展开了升华仪式。

    他吸取了所有人的“死”,将其化为自己升格的根基。在他空洞的披风之下,束缚着所有国民的魂灵。

    正是祂让所有人都不得安息,祂才得以背弃死亡。

    正是这对于“必至之死”的背叛、对于宿命的背叛、对于使命的背叛、对于国民的背叛,才让他成为背叛之神。

    那么如今……

    龙井茶心中的不安与雀跃愈发强烈。

    骸骨公到底想说什么?

    祂到底想做什么?

    龙井茶越来越清晰的察觉到,有什么东西接近了……甚至就连感知没有那么强大的美味风鹅与流浪的孩子,也隐约开始感觉到脊背发寒。

    “我埋葬了所有人。我告别了所有人。我背叛了所有人。我忘却了所有人。”

    骸骨公一字一句的说着:“我已与所有人割断了联系。我与我的一切进行告别我的世界已于那一日毁灭。”

    他缓缓从地上站起。

    他的身形高大巍峨,如同纯白的山岳。

    “我一直觉得,有哪里不对。”

    老人的声音悠悠响起:“原来如此。

    “我也早就将自己葬送了啊……”

    说罢,如骑士般站立的骸骨公沉默了一瞬。

    “对不起了,婆婆。”

    那是极低的声音。

    唯有德芙捕捉到了这一句低语。

    下一刻,骸骨公做了一件在场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事

    只见祂平静的诵道。

    “【毁灭】吧”

    破灭箴言。

    至高的敕令脱口而出。

    在骸骨公面前。

    暗灰色的、如同海啸般的锥形气场向前嗡然扩散

    而首当其冲的。

    便是埋骨婆婆的神像,与被其守护在身后的坟茔。

    只是一瞬两者便被完全毁至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