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玩家超正义 不祈十弦

第三百七十五章 噩梦:切莫言真,通关!(二合一)

    【噩梦已净化】

    【以指定身份净化噩梦,评价提升】

    【在“游戏:真伪之数”中战胜腐夫,评价提升】

    【在“仪式:幻塔决斗”中战胜腐夫,评价大幅提升】

    【完成了一次强效净化,评价大幅提升】

    【综合评价S】

    【得到公共经验点1300(额外+2600),感知+1(额外+2),已受咒缚:“多疑之心”加成】

    【得到副本通关奖励:职业(霜语者)上升1级】

    【当前净化率为10/10噩梦已终结】

    【基于噩梦的所属地区,你得到了银爵士的圣光印痕】

    【隐藏要素已破解:100%】

    【可领取第一阶段奖励(完成度66%时获得)】

    【可领取第二阶段奖励(完成度100%时获得)】

    全部领取。

    安南在心中念道。

    【得到副本解密奖励:公共经验2000(额外+4000)】

    【得到副本解密奖励:咒缚“永生者”】

    【永生者(永续型):你将得到无法祛除的特殊标记“永生者”,并且能够随时感受到其余“永生者”的存在与方位】

    【永生者:你将不会因“衰老”或“疾病”而死】

    这才是安南想要得到的东西。

    如今,安南能够轻易感知到腐夫的所在位置。

    因为腐夫同样也是“永生者”之一。

    有了这个咒缚,那么腐夫就不再拥有无限先手权了。

    安南甚至可以反过来去寻找腐夫。

    等到玩家们等级高了之后,安南可以用传送能力来进行三角定位,随后召唤玩家去袭击腐夫而腐夫的信徒,却几乎已经被安南剿灭的差不多了,他手下等级最高的信徒,也已经被安南杀掉了。

    等安南进阶黄金之后。

    也未必不能反过来猎杀腐夫。

    腐夫是正神中最菜的没有之一。

    即使是纸姬与赦罪师这些甚至没有超凡职业等级的神明,估计也比腐夫要强。

    腐夫作为神明的权能,根本没法给他增加战斗力他与黄金阶最大的不同,除了一个能够无限使用要素之力,就只有能够赐予他人“永生者”咒缚、或是使得他人转生了。

    也就是说,腐夫作为神明的权能,根本无法给他增加战斗力,是完全的纯辅助……而他的教会也几乎被安南给拆了个干净。

    那么,杀死腐夫的难度,其实也就等同于击败一个拥有无限要素之力、活了大概三百多年的黄金阶巫师。

    的确有难度,但也没有那么高。

    恐怕腐夫的真实强度,还不到真理阶。

    等到安南进阶黄金阶,手持伟大级咒物的安南,大约就能和腐夫打个平手了。

    而且,安南也快要进阶黄金了。

    至少他的前置等级已经快饱和了。

    从这次的噩梦中离开后,安南的“霜语者”职业等级就达到了LV26。意志也正式达到了50点,得到了“超凡意志”的效果。

    拥有了【超凡意志】这个恒定能力,才能算是一个成熟的白银阶超凡者。

    这个恒定能力非常有意义。

    它的效果是,“超凡意志”的持有者在接受非自愿法术(也就是敌对效果)时,如果这个法术可以通过意志检定来抵抗、那么可以在抵抗失败之后重新抵抗一次,并且如果抵抗失败也只会受到一半效果;同时,超凡意志的持有者还不会因为被偷袭等突发状况、或是因为不利局势而感到慌乱,能够一直保持“沉着冷静”的状态,也不会再受到普通强度的恐惧或魅惑效果影响。

    超凡之力,原本就是有“抗性”一说的。

    而抗性大致分三类,分别由“灵魂阶位”,以及“体质”与“意志”两个属性来决定。

    哪怕意志属性不高,越阶的情况下也可以轻松滑开一部分较弱的法术、或是低端的仪式。黄金阶的超凡者,几乎不可能被咒杀致死,就是这个道理。

    而如果是毒、流血、残疾、衰老、冻结等效果,就要通过体质属性来进行检定;如果是幻术、定位、标记、恶意传送、恶意变形就是通过意志属性来检定。

    只要抵抗成功,就至少可以无视一半以上的效果;假如是跨阶释放,那么被抵抗后就可以完全无视。

    而安南囤积起来的经验,也已经超过了五万点。

    这些经验,足够安南将LV28的“胜利骑士”直接点到满级。获得的四点体质与意志属性,将安南的体质属性也彻底送到了常态50点以上,获得了“超凡体质”的恒定能力。

    【超凡体质】的效果与【超凡意志】比较接近。

    除了豁免效果的提高之外,“超凡体质”的恒定能力,还让持有者能够几乎不会力竭。所有消耗体力的能力自动取最低值,并且体力与伤势的恢复速度提升至三倍,即使受到致命伤也不会立刻失去意识。

    这个能力对于白银阶的超凡者来说,并没有什么决定性的价值大幅延长体力条,对于持久战和无双虐菜还是有点用的,但是几秒钟的锁血实在是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

    毕竟体质检定不像是意志检定除了直接用嘴服毒之外,会过体质检定的攻击本身就已经击中、并且打伤了持有者。

    而且意志系的判定,几乎是只要有一个没过、就会直接逆转局势的远程法术。

    无论是直截了当的一个不过就嗝屁的即死类法术……亦或是操控心灵使得敌我方互换、或是强行瓦解对方的敌意、或是让对方陷入极度恐慌中,都会立刻影响到局势。

    可等到了黄金阶,能够使用要素之力时,这个能力就非常有用了。

    几秒钟的时间,无论是黄金阶法术亦或是要素之力,都有可能完成翻盘。这就是战士系的超凡者,在黄金阶时的独有优势而假如是有兼职的战士,体质属性超过一百时、还可以有“神话体质”的额外加成效果,获得宛如神话生物一般的抗击打能力。

    并且,在安南将胜利骑士点到满级之后,将全部的自由技能点都点在了辉煌剑上。

    在辉煌剑达到七级和十级的时候,安南都得到了额外效果。

    【LV7时:此技能在健康度低于50%时伤害即可达到最高(先前为30%)】

    【LV10时:在解放“辉煌剑”后,直至战斗结束将激活“辉煌之光”状态】

    【辉煌之光】是安南在胜利骑士的等级达到满级之后,用最后的一点自由技能点得到的新技能。

    这是白银阶暂时无法使用的技能……由此可以看到,胜利骑士原本就有着黄金阶的潜力。

    它的技能描述是“在同时拥有【正义】、【牺牲】、【慈悲】、【光辉】、【胜利】、【荣耀】六种要素中的两种以上时,最低的一方得到最高的要素50%的觉醒深度加成。”

    并且在主动激活的情况下,“将此六种要素之力中,已觉醒且可使用的要素,全部附着于剑刃之上”。

    毫无疑问,这是黄金阶才能拥有的力量……属于“更高效率的使用要素之力”的能力。

    安南的等级接近黄金阶有一段日子了。

    “要素之力”作为一个重点知识,他当然不可能不去学习。

    正因如此,安南才能知道这个技能的意义。

    【正义】与【胜利】也就罢了,这两种力量中本身就与“剑”的领域相邻,自身的力量就可以用于加成武器。

    但安南所持有的这些要素之力,都是无法附着于剑的。

    因为“光自镜中生”,【光辉】的要素如果要使用、通常需要附着于镜面。比如说镜子、湖面、瞳孔等。

    而【慈悲】更是用于治疗、援助的辅助要素,或许能够附着于木杖、手,或是其他的医疗器械中。

    【荣耀】则是用于强化自身的要素,通常用于增加抗性、或是强化崇高假身。

    黄金阶的许多法术与能力,都需求持有并可使用某种要素之力。

    而能够跨领域使用要素之力的技能和法术,倒也不是没有……但是却要更稀有一些。

    “要准备进阶了啊。”

    安南心想。

    至少要开始准备进阶职业了。

    他再有四个“霜语者”的级别,就抵达了白银阶的最上位。

    如今的安南与刚进阶白银阶时的他,已经完全不是一个强度说是可以打五个自己肯定是谦虚,稍微夸张一点的话应该是来几个能杀几个……

    安南现在有把握。

    只要自己能够进阶黄金阶……就算不使用黄金阶新职业提供的技能,单靠目前已拥有的技能与要素。

    或许不用使用贤者之石……只用稍微喝点学长配出来的合剂,甚至不用是锁血合剂那个级别的转化物,就能靠自己的力量,直接击败承灵僧。

    而如果使用贤者之石的力量,腐夫也是能够强行杀掉只要他不见到安南掉头就跑的话。

    安南正闭着眼睛,感受着力量的飞快强化。

    他就听到了玛利亚的呼唤声。

    “……安南,安南!”

    她坐在安南身边,有些忧虑的说道:“你这边没问题吗?”

    “……啊?我能有什么事?”

    安南说到这里,还微微愣了一下:“你没透过仪式,看到噩梦中的内容吗?”

    这时,安南才意识到,周围看着自己的人,比想象中要多的多。

    卡芙妮和萨尔瓦托雷才刚刚苏醒意识还有些模糊,就像是睡懵了一般。

    而除了玛利亚与亚历山大团长,房间中还围了大概七八位银爵的教士,其中还有两位枢机主教。

    他们就像是在修什么大型器械一般。

    散乱着待在房间中,或蹲或站或坐、对着仪式指指点点在讨论着什么。

    “是的,我们看不到。”

    面容宛如雄狮般的老团长,在一旁沉声解释道:“窥梦仪式遇到了更强大仪式的阻断……我们看不到,也没有办法终止噩梦。

    “我立刻召集了附近的教士,并且非常幸运的找到了洛伦佐枢机与兰斯洛特枢机。兰斯洛特枢机正是教会的仪式大师,教会这一代的仪式师都是他教出来的。”

    在两位老爷子对着安南礼貌的微微鞠躬作为示意过后,骑士团长才继续解释道:“他们带着精通仪式学的教士,来这里检查仪式,并且为三位挂上了体征监测用的神术、与更高效的噩梦切断仪式。

    “只要检测到体征不良,我们就会立刻启动脱离流程,将三位从噩梦中完好无损的拖出来。”

    “……这种程度也能做得到吗?”

    安南有些好奇。

    老祖母的教士,可不擅长这种仪式。不过他们倒是挺擅长打架的。

    毕竟在凛冬可没有什么“骑士团”来保护教士的安全。

    那位被亚历山大团长介绍为“兰斯托特枢机”的老先生,凑过来对安南进行了更精确的解释:“是这样的,安南陛下。

    “干扰仪式已经在十分钟前进行了成功排除。我们已经顺利的查探到,这是来自于谋杀与阴谋领域的高位仪式‘睡美人’。效果是,将持有【美丽】要素的净化者封印在噩梦之中……只要噩梦没有彻底瓦解,就会无限循环。

    “因为更高位的仪式对这个噩梦进行了覆盖,所以窥梦仪式就无效化了。

    “我们在这个仪式之上,顺利架构了以‘交易’为核心的‘仪式:梦界置换’,这个仪式的效果是,可以将一个人送进噩梦、来将噩梦中的人换出来,因此可以无视一些噩梦的锁定效果。当然……这也是因为构建‘仪式:睡美人’的仪式师,并没有刻意阻断后续仪式。”

    “……能找出是谁使用的这个仪式吗?”

    卡芙妮充满困倦的声音响起。

    她还在床上揉着眼睛,声音不大且相当轻柔,却莫名充斥着一股淡淡的威严。

    洛伦佐枢机立刻答道:“已经在调查了……我们正在以这个房间为中心,建构起了循迹仪式。对这个房间进行过干扰的所有人,都会按照从后往前的顺序逐渐追踪。

    “但是……能够毫无痕迹的使用这样复杂的高位仪式。”

    洛伦佐枢机与兰斯洛特枢机对视一眼,欲言又止。

    兰斯洛特枢机低声解释道:“我们更倾向于,这是悲剧作家亲自到来的效果。

    “要么,就是狼教授。悲剧作家的教宗也是有可能的。”

    洛伦佐枢机补充道。

    “这个情报就已经足够了。”

    安南微微眯起眼睛。

    随后他点了点头:“非常感谢各位。凛冬公国与老祖母会记住大家的。

    “这里有一些礼物,大家辛苦了。”

    “这次仪式所需的所有银币,都从我的账面扣就好。”

    卡芙妮接道。

    玛利亚也是礼貌的对众人行了一礼,郑重的说道:“愿老祖母祝福你们。”

    随后,三人下意识的看向了萨尔瓦托雷。

    刚刚醒来,还躺在床上喝热茶的萨尔瓦托雷有些蒙蒙的看了过来。

    “啊,没问题。”

    萨尔瓦托雷迟了半拍、下意识的应道:“都行,都可以。”

    “蠢货……”

    瓦托雷学姐的声音低沉的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