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间轻曲 醛石

第260章 传说

    边十七蹲在地上,无聊的用手指拨愣着一株狗尾巴草,同时冲着边瑞问道:”你说五爷爷到底知不知道那玩意儿叫什么?我怎么觉得他说的像是神话似的,那么不靠谱?”

    边瑞道:“这我哪里知道,要不你上去问问?”

    边十七连忙摆手说道:“算了,我要是凑上去那不找打么,老爷子们一个个都好面子,我没事触这霉头做什么!”

    “喂,我说你们俩小子嘀咕什么呢,有点眼力劲没有?就看着我在这边忙活是不是?”边瑞的爷爷直起了腰冲着岸上了两个人喊道。

    边瑞两人一听立刻站了起来。

    “我说爷爷,您把自己洗干净也就行了,再洗个狗我也无所谓,但是你非要刷羊,您这不是没事找事么”边瑞望着站在河水中的爷爷抱怨说道。

    边瑞的爷爷听到孙子这么说,很不开心的回道:“你小子懂个屁,你都知道不舒服,羊会不知道?而且它们身上都有毛,这么热的天气你不把它们打理卫生啰,泥的结了板子,热气散不出去,生了病忙的还不是你,要是万一死了亏的也是自己的钱”。

    “您可真行!”

    边瑞说道弯腰从脚边拽了几把青草,把头尾那么一弯,团了团用草茎这么一扎,学着爷爷的样子做了一个临时的草刷子,然后慢慢的向着小溪中间走过去。

    边十七也照着边瑞的样子干了。

    “我说五爷爷,这全都你家的羊?”

    边瑞的爷爷说道:“那些是我家的,这些不是,也不知道从哪个村子里跑出来的,等会儿回去的时候我打电话问问,谁家丢了谁家过来牵回去就得了”。

    “那您还洗个什么,直接让人家过来牵羊不就行了么”边十七说道。

    边瑞的爷爷道:“哪有这样干事的,你小子这心里是怎么想的,这羊都成这样了,你就这么让人过来牵?丢不丢人啊,等我回去得和你爷好好说一下,这想法要不得!”

    “五爷爷,是我的不对,我给您赔不是了,您别和我爷爷说这事好不好?”边十七一听立刻讨饶。

    有了边瑞和边十七的加入,羊群洗的立马快多了。

    “喂,我说你们俩小兔崽子,下手轻一些行不行?你看看你们洗的那是羊么,你们这是完全给羊上刑好不好?”

    边瑞的爷爷看到这小哥俩完全都是属于硬派洗羊,到了河边揪着一只羊就往溪水里拖,那把羊给拖的叫的跟杀猪似的,尤其是自家的孙子全凭两膀子的力气,把羊揉的跟个面团似的。老爷子越听越心疼,终于忍不住开始训起了人来。

    “您这洗的跟挠痒似的,五爷爷,您那就别说我们啰”。

    边十七这时放下了自己用两腿夹着的羊,被他夹着硬洗了快两分钟的羊已经有点傻眼。就算是边十七放开了它,它一时间也忘了动了。

    也不怪羊,你看看现在边瑞的动作,直接把羊揪到了溪水里站着,仅凭着一身蛮力把羊硬按进了水中,任凭着溪水冲羊身上的泥污。

    等泥污冲的差不多了,边瑞拿起了草团子开始搓起了羊毛,搓了几下看不到污了便放开了羊,见羊傻站着他还会在羊屁股上踢上一脚。

    “给我过去!”

    羊回过神来,惊慌的上了岸,大黑和大灰立刻出现在了它的面前,很快羊便安静了下来,跟着大黑或者是大灰回到了羊群中。

    边瑞的爷爷见俩坏小子说了也不改,立刻说道:“滚滚都给老子滚一边去,你们这怂孩子一点正事都不能干!”

    边瑞和边十七一看老爷子真怒了,这才老实的干起了活来。

    好在三人一起忙活,羊也不多,又用了十来分钟的时间,爷孙仨人这才把所有的羊都洗好,至于真的干不干净边瑞和边十七洗的那还真不好说。

    不是两人干活拖沓,而是他们俩人真的认为没那个必要。觉得老爷子有点儿保护过度了。

    羊全都洗好了,边瑞扶着爷爷上了呆牛的背,自己和边十七走着赶羊,有了大黑和大灰的帮助,两人其实不用费什么气力,只要在走面跟着羊群走就行了。

    很快老爷子看俩人又不顺眼了,顿时这也不对那也不对。

    “你们两个怂小子给我滚一边,我自己来!”

    老爷子实在是看不过眼了,稳住了呆牛从牛背上爬下来,自己开始赶起了羊来。

    老爷子下定了决心,边瑞和边十七碍过眼,只得跟在老头的旁边,打打下手什么的,他们现在可没有胆子直接爬上呆牛的背上偷懒去。

    “行了,行了,你们就别跟着添乱了,快点给我滚,看到你们俩我今天就生气”边瑞的爷爷觉得往常这俩小子也挺招人喜欢的,但是今天怎么越看越不是个东西呢,于是出声把两人给撵滚蛋了。

    就算是这样,边瑞和边十七也不敢当着老爷子面爬上牛背,带着呆牛走了好一阵,这才上了牛背赶着呆牛一阵小跑。

    回到了村子里,边十七立刻从牛背上滑了下来。

    “干什么去?”边瑞一看十七哥这不是要回家啊,于是好奇的出声问道。

    边十七道:“我找二十一借个抽水机去,等会儿我去把那墓里的水全抽出来,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宝贝!”

    边瑞打趣道:“我说十七哥,你这是在古玩的行当中故事听的太多了吧,就那烂墓还会有什么好东西?我劝你啊还是老实的回家抱着十七嫂子,等着来年给四信添个孙子才是正事”。

    “滚一边去!你还好意思说我,走了!“边十七说着向着族弟二十一家的小院子跑了过去。

    边瑞骑着呆牛先到了父母家,问一下之后,发现被砸死的那几只羊已经被分了,后面的羊圈也已经清理出来了,现在就剩下维修了。现在还不能维修是因为材料还没有到,三伯他们已经出去帮着买料子去了,想修的话最快也得是明天。

    这事边瑞帮不上忙,总不能自家这边缺个十米的圆木,边瑞也说自己家里有吧,这玩意儿又不是筷子随手可以揣进怀里的。”你爷爷呢?“边瑞的母亲问道。

    边瑞道:”爷爷在后面赶着羊呢!“”你这孩子都多大了还不懂事,你爷爷赶羊你自己抢着回来了?你这孙子当的真是让我今天开了眼,等着我们老了您是不是准备用筐把我和你爹给驮到了山上扔了喂狼啊!“

    边瑞的母亲平常的时候疼儿子,但是在这些大节上是从不出错的,见儿子留下爷爷干活自己抢先跑回来了立刻不满意了。

    边瑞连忙解释说道:”我的个亲娘啊,我到是想赶呢,谁知道我爷爷也不知道今天怎么回事,干什么他都瞧着不顺眼,骂我了好多遍了,实在受不了我和十七哥把我们俩都给赶回来了,要不然我们怎么可能扔下我爷爷“。

    “大瑞他妈,你就别说孩子了,老头子这是老天伤了他的羊,他把气都撒孩子身上了!”

    “奶奶,我问您一个事,您从嫁到咱们这里来,有没有看到一群黑色的像是豹子一样的野兽,个头差不多有这么高……”边瑞想起来刚才遇到的那些怪东西。

    “哎哟,妈,您踢我干什么?””不光踢你,我还打你呢,有这野兽你还敢丢下你爷爷自己回来?”边瑞的母亲都快疯了。

    “妈,你听我说,我爷都到湖畔了,就算是有野兽,呼不来人他还呼不了狗过来?况且那边纳凉的地方大大小小的也有二十来口子人呢,野兽要是这都敢来,那咱们村子人都被它们吃光了”。

    边瑞如何会考虑不到这一点,如果是离村子远,边瑞死活不会离开爷爷身边的,现在老爷子的位置,除非老爷子脑袋不好调头去,要不然遇到那几只野兽连万分之一的可能性都没有。

    “我还真没有见过,你们确定你们没有看错?”老太太愣了好一会儿,记忆中愣是一点印象都没有,她有点怀疑自己的孙子拿自己开玩笑。

    “还真没有看错,那家伙长的壮实极了,我们要去的晚一晚,我爷爷我不知道,但是最后两三只羊它们吃起来没有问题。我爷说它们是山神爷的坐骑”边瑞说道。

    “哦,你不提这个我还想不起来,这故事可就早了,还是满清入关时候的事儿呢……”。

    “还真有这故事?”边瑞有点傻眼了,爷爷胡诌可以理解,但是奶奶不可能跟着诌啊,就算是诌也不可能诌到大致差不离啊。

    “不可能啊,以前伐树卖到国外的时候,这边的老林子都快伐光了,也没有听说有这些东西啊,就算是现在林子里的东西多了,也不过就是些兔子,猪什么的,最多也就是有些存留下来的小动物,但是这么大的东西一直没有人发现它们,这也太不可能了”。

    “我说也是啊!”边瑞附合说道。

    “那这事你最好去问问那个什么劳子来着?什么学,什么学?”老太太敲了一下脑子。

    边瑞的母亲补充说道:“动物学家?”

    “对,就是他们,那边不是有他们的人么?”

    边瑞道:“他们根本就不靠谱,除了发论文调花枪之外,干别的都是眼高手低的”。

    “妈,我觉得也可以理解,以前谁知道咱们这里有金丝猴呢”边瑞的母亲说道。

    边瑞的奶奶想了一下:“也是,谁知道老林子藏了什么,三个省都连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