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间轻曲 醛石

第536章 揽活

    “正好顺道过来看看”边瑞笑着说道。

    往经理的身后看了一眼,发现在他的身后纪雁也跟着走了进来,于是冲着纪雁微笑了一下算是打了招呼。

    现在纪雁已经从大学毕业了,也算是正式的在养牛场工作了,什么文件也转到了这里。

    “怎么样?这些日子还可以么?”边瑞笑着问纪雁。

    纪雁道:“挺好的,谢谢您的关心”。

    在这里工作,对于以前的纪雁来说只不过是权宜之计,不过在这边工作了这些日子之后,纪雁改变了看法,她也是出去干过活的人,也知道很多老板是个什么样,但是在这里,纪雁觉得自己对于老板的感观有点发生了变化,她觉得边瑞不是一般的老板。

    外面的公司,工人的福利那是能少交一点就少交一点,但是这边不同,是凡是国家要求的一点都不少,主要还是薪出给的也可以,加上这边相当于包吃包住,一个月下来大部分的工资纪雁居然都能存下来。

    “嗯,那就好”边瑞看纪雁觉得她看样子对这里还是挺满意的,于是便点了点头。

    现在纪雁是这里学历最高的,而且干活也相当不错,对于很多事情有一种好奇劲儿,经理这边也不止一次和边瑞夸过纪雁了。

    看到这模样,边瑞便知道了,自己雇来的这位经理是真的把纪雁当成是自己的接班人来培养了。

    边瑞伸手指了一下门口,便和经理一起向着门口走了过去。

    一边走一边边瑞问道:”你是真的不想在我这小庙里多干啊“。

    而纪雁呢则是离着两人十来米的距离,慢慢的跟在两人的身后,如同一位小跟班似的。”什么小庙,您这里的龙潭,有的是神气,只是我这边也有自己的苦衷,我出来这么多年现在呢就想离着家近一些,照应一下家里年迈的父母,也陪着孩子一起慢慢的成长。别不理解我想您该理解啊“经理笑眯眯的说道。

    这位经理呢是高明楼托人帮着介绍过来的,来的时候人家就申明了在这里最多干上三四年的就得走人,边瑞这边也是没有办法,指望老爷子们那是不得的,牛羊都养不明白怎么管理这么大一个养牛场,年青的人依然是没有经验,于是边瑞开始只得咬着牙答应下来。

    这一用之下发现这位还真的挺顺手的,三十出头的年纪比边瑞还小上几岁,但是工作极为认真,弄的边瑞都有点舍不得了。”我知道,我也不强人所难,就是有点舍不得“边瑞笑道。”纪雁现在做的很好,最多再用大半年就能完全胜任这里的工作了“经理这边冲着边瑞笑了笑,然后开始转移话题:”今天您怎么过来的这么早,搞突然袭击?”

    “没有的事!”

    边瑞把自己昨天晚上遇到的事情说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就是倒霉呗”。

    “您这真够可以的,以一当一啊”经理笑了笑。

    对于经理来说,他才不相信自家的老板在这里会被人收拾了,他太了解这个社会上的隐性准则了,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能闹的人得好处,像是边瑞这样的不找人麻烦就已经算是好的了,一个外地人还能找边瑞的麻烦?

    “对了,捕鼠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办?”边瑞想起了正事。

    经理说道:“这事我正准备和您汇报呢,我一个同学认识一个捕鼠的大师,他说那是真正的高手,民间奇人。只不过他过来捕一次鼠要三十万”。

    “三十万?”边瑞的听了皱了一下眉头。

    嘴上没有说,但是边瑞心下就有点怀疑了:你这一张口一个捕老鼠的就要三十万,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猫腻啊?

    也怨不得边瑞这么想,是凡是个人都会在心里这么嘀咕,区别是有些人说出来而有些人藏在心底。

    边瑞这时张口道:”三十万,真的顶不顶事?上次咱们这里可就来了一个骗子”。

    经理道:“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同学说的有鼻子有眼的,而且人家这三十万也不是一开始就给,只要是没有捕到耗子那一分钱不用给,捕到了耗子且您觉得满意了,这才再给!”

    “我去,这么有信心?”边瑞这下听愣了。

    这么一操作这位听起来就不怎么像是骗子了,因为骗子首先得保证你给钱啊,这钱既然是后面给那么骗子的可能性就小了很多,当然了也不能掉以轻心,现在国内最多的是什么?一是老赖二就是骗子,这排名还不分先后的。”真要是有本事那就让他过来试一试!“边瑞说道。”那我就联系去了,不过真要是行的话,这账可不能从咱们账户上走,因为养牛场账户上现在也没有几个钱了“经理说道。

    边瑞听了笑了笑:”没事,你只管联系,真的要是管用,能把这里的耗子给弄死,三十万我掏,不光掏我还得笑眯眯一脸舒爽的掏!“

    纪雁在后面听的边瑞这么说,忍不住噗嗤一声乐了。”怎么,认为我小气?“

    纪雁连忙摆手:”完全没有的事情,您要是小气那整个县城的老板就没有几个大气的了”。

    “这夸的我混身都舒服”边瑞开玩笑说道。

    经理也跟着捧了一把边瑞:“我到现在您是我见过最大气的老板,真的,一般来说老板都恨不得砖缝里抠出油来,您这边不一样”。

    “苦哈哈的从员工身上挤油水那没意思!”边瑞笑道。

    “那我可就联系啦?”经理道。

    “嗯,联系吧,等人到的时候通知我一下子,我这边……咦!”

    边瑞正准备说点什么呢,抬头看到两匹骏马并排着向自己这边小跑了过来,而骑在马上两人一个是周政,另外一个是个女人,年纪也不大,也就三十岁左右。

    边瑞奇怪的不是周政突然间跑过来的,而是周政和骑马的女人之间有这么一股子超越友谊关系的存在,绝对不是那种亲戚之间的那种亲腻,而是男女之情。

    瞅了两眼,边瑞这边大致的就明白了,这位想必就是他说的那个情儿,也就是给边瑞养牛场做滴灌的那位。

    原本边瑞觉得周政的情儿应该是漂亮的,这位算的上是漂亮,但是真算不上很漂亮,也就是七八十分左右,无非是身材好一点,腰高腿长的,只论长相那就比边瑞心中所想的略微普通了那么一点。

    “边瑞!”

    周政勒住了马,一边下马一边冲着边瑞几人打起了招呼。

    纪雁和经理两人则是上前两步群帮着两人扶起了辔头,方便两人从马上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专程过来找我的?”边瑞笑着问道。

    周政道:“那是自然,打电话给你,你电话又不通,于是我给颜岚打了一个说你在养牛场呢,于是我就带着晓燕过来了。谢谢!“

    后面一句谢谢是周政冲着经理说的。

    经理这边接过了马,冲着边瑞说道:”那你们聊,我和纪雁把马给栓到那边去“。”不用了,你们忙你们的,我这边聊上两句就走!”周政说道。

    听到周政这么一说,经理便笑着又把手中的缰绳还给了周政两人。

    见经理和纪雁走到了一边,周政这才说道:“听说你这边又准备搞滴灌了?”

    “嚯!耳朵真灵啊,我这边还没有动静你那边就有消息了。说,在我这边埋了多少探子?”边瑞开玩笑道。

    周政道:“还有埋,我就是二老板好嘛!”

    “哦,你不说我差点都给忘了,这事我还在考虑呢!”边瑞道。

    周政道:”还考虑什么啊,你瞧瞧装了滴灌的那一片草长的多好,我都听农大的那帮人说了,这草长的都神了……“。

    “我这不是没什么钱么,到现在一毛钱的进帐都还没有呢”边瑞说道。

    再做滴灌的事情是经理提的,不过他说的不是现在,按着养牛场这边的进度,存够下一次滴灌的钱怎么着也得四五年之后,四五年都是快的,正常最少要七到八年。

    “你糊弄谁呢,你会没有钱?晓燕,你帮我抱着他的腰,我要掏他的口袋……”周政开玩笑说道。

    边瑞笑着摇头:“一码归一码,我总不能一直拿木材公司的钱贴养牛场吧”。

    “那这样,你只要点头,合同一签晓燕这边免费帮你做……”周政道。

    边瑞瞅了一下晓燕,依旧觉得这个叫晓燕的女人真的是他自己看到周政女朋友中最不起眼的一个,但是周政这小子上赶着帮她揽业务说明了什么?莫不是两人之间才是真爱?

    边瑞摇了摇头把这想法赶出了脑海:周政的私事自己少掺和,不光无用费脑细胞。

    “你这么说我不现在做也不行了!不过钱你真得容我缓一缓,咱们按着合同分几步来”边瑞这边稍一琢磨就把这事给定下来了。

    自己又是老板又是CEO就是爽,什么事情自己同意就行了,原本还没有影子的滴灌事情一下子就这么落实了。

    “爽快!”

    “你都说了我能不爽快嘛,正好,我这边也有事情找你”。

    说完边瑞伸手从口袋里把单子掏了出来交给了周政。

    周政打开来一看发现上面写着人名,走面还有地址,除了最上面的王滨他认识之外,剩下的七八个他一个都不认识。

    “这什么玩意儿?”周政傻眼了。

    听边瑞一解释,周政更傻眼了:“我去,这事你自己不会直接和奶坊说啊,你自己就是老板好不好?”

    周政现在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几个人订奶这事他也找自己,自己去坊子那边说一句不就完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