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间轻曲 醛石

第607章 工程

    院子里树荫如盖,边瑞正在树荫下摆弄着几个木板子,一只手中拿着刨子另外一只手中拿着板子一头,正眯着一只眼检查着料子的直度。

    “小十九,小十九!”

    边瑞一听外面传来了四伯的声音,于是把料子放了下来靠在了银杏树下的围子上,望向了门口等着四伯进来便问了起来。

    “什么事?您不去摆弄自己的庄稼这个时候过来找我有什么紧急的事?”

    现在正是农忙的时候,或者说是春耕结束后最重要的时候,每天都在给地里锄草浇水什么的,从这时起到收获这是年中农民最忙的时间。

    “当然是有事了,没事我来找你做什么!”

    四伯这时见颜岚给自己弄了一杯水过来,客气了两声接过之后一饮而尽,喝完之后抹了一下嘴角的水沫儿这才说道:“下午都到西边的那个弯沟塘子前面集合,我过来通知道你一下“。”去那里干什么?”边瑞奇道。

    四伯笑道:“你自己做的孽自己都忘了?”

    见边瑞还是一头雾水的模样,四伯又解释说道:“不是你说的村里要养鳝,不要想着种参的么,这什么记性啊这才几个月啊就把这事情给忘到了脑后”。

    边瑞这才愰然大悟:“我给忘子,不过怎么现在才挖啊,这都几月份了?”

    “你也别几月份了,现在能腾出人手来就不错了,要不然还得往后拖呢,记得别迟到,到时候你大爷斧子要点名,没有出力的人家少分钱”四伯说道。

    “那我不去好了,指望不上啊”边瑞笑道。

    四伯道:“你不去看看!你出的主意你不去,我们知道你有钱,但是这不是有钱没钱的问你可懂?”

    “行了,我知道了,到时候我一定准点到,并且保质保量的完成任务!”边瑞嘻笑着回道。

    见四伯人都到了门口,边瑞这才想起来又张口问道:“我说四伯村就一点钱也没有了?这事情找人过来做多好啊,大家现在都磨不开身”。

    四伯停住了脚步,转过头来望着边瑞用一种十分耐人寻味的眼神望着自己的侄子:“你自己弄出来的事情你不知道?”

    “怎么又是我?我又干什么啦?”边瑞挺无语的。

    四伯道:“想不出来就慢慢想,反正你的时间多的恨,都有空玩木头了”。

    说完四伯就这么飘然的走了,留下边瑞一个人站在院子当中发傻。

    颜见这时候走过来收走了四伯刚喝水的杯子,然后转身进了厨房,等着出来的时候发现自家的丈夫还在愣神呢,于是问道:“干什么,一副傻模样是大早上的被谁给传染了?”

    边瑞把事情说了一遍:“怎么就又关我的事情了?”

    颜岚听了笑道:“怎么不关你的事情,你那边的乱石沟子一动起来,四周找活做工的几乎都去了,除了在城里安了家的,有正式工作的,今天你知道乡里统计出去打工的才多少人?不到原来的十分之一,剩下的全都在你的石沟子里给你清理石头呢。你说这些人都去给你干活了,别人怎么雇?上哪里雇的到人手?去县城?有那钱他们还不如买机器呢”。

    “有这么夸张?”边瑞有点不相信。

    边瑞这边并没有管捡石头这些事,他只是把所有的地划成了几片,每一片统计出了清理的时间表,然后给出了工钱,接下来就把这块地给包了出去,是凡是清理出来的,早一天给多少钱,晚一天罚多少钱。

    边瑞可没有想到这帮子人这么疯,把镇上的人几乎都给雇的差不多了。

    这里要说一下,这些人捡的石头不是指的所有石头,所有石头要是这么捡,边瑞的口袋可吃不消,或者说是投入那就相当惹人眼了,这些人捡的都是大石头,超过五公斤以上的,不能被筛石机筛出来的石头。

    颜岚笑道:“你怕是没有去过工地吧?”

    边瑞嘴硬道:”谁没有去过?看你说的我的地方我没有去过?……好吧,我真的没有怎么去过”。

    面对媳妇审视与玩味的目光,边瑞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最走终于承认自己这段时间是没有怎么去工地,或者说是没有怎么去外面的工地,他主要是在暴破的那个峭壁之间转了一下。

    现在工程已经结束好几天了,整个山体被炸出了一个洞,石头清理开来之后,都被运到了指定的地点,在这些地方边瑞准备用炸出来的石头,还有捡出来的石块子垒围墙。

    “那我去看看他们干的怎么样了,你这一说弄的我还挺好奇的”边瑞说道。

    颜岚伸手一把拉住了他:“走什么走,今天中午的午饭你不做了?”

    “这还不是有荆鹿么?”边瑞奇道。

    颜岚道:“你那徒弟早就和心上人约会去了,早上的时候不是你说的么,两人指个时间一起去县里看场电影什么的。现在人没有了,你不得留下来做饭?甲鱼这东西我可不会做”。

    边瑞挠了一下脑袋,这才想起来自己吃早饭的时候是这么随口来了一句,但是他真的没有以为荆鹿会当真啊,现在一没到周末,二没有放假的谁没事干会去县城看影啊。

    “怨不得说女人一谈恋爱,脑子的智商立刻降一半!”边瑞嘟囔了一句。

    颜岚这边没有听太清楚,但是隐约的知道这好像不是什么好话,于是问道:“你说什么?”

    “没有!不就是做甲鱼嘛,我先炖了它再去!”边瑞着进了厨房。

    甲鱼还挺大的,差不多有一个盘子那么大,这可不是养殖的甲鱼,而是野生的甲鱼,十分凶狠,边瑞抓住了甲裙边上,这东西还试图咬边瑞呢。

    这东西是边瑞的爷爷昨天放羊回来的路上看到的,逮回来之后说是给边瑞的老丈人尝一尝这里的野甲鱼,于是就给送到这边来了。

    边瑞拿着刀手起刀落,甲就就成了刀下亡魂了,洗一下之后焯了一下水,边瑞把甲鱼块儿放到了小锅子里,加上香料然后放上两块小羊肋排骨,凑成了大半瓦罐子这才开始用小火慢炖了起来。

    这边煲上甲鱼之后,边瑞这才被媳妇允许去工地那边看一看。

    当骑着摩托车的边瑞到了养牛场,换上了可以粗使的骡子,带上两个工人穿过了刚炸出来的山洞,然后一路向着东北方向骑了一段距离之后,便发现了自家石沟地上怕是有大几百号人正在热火朝天的干着活。

    不光是这些人,而且边瑞还发现在捡好的地上,还有一排简易的房子,外面看有点像是集装箱,但是其实是那种专供工地的租赁房,这玩意可是按天租的,这么多那肯定不是用来当办公室的,指不定这些工人大多数晚上的时候在这里休息。

    “还真的玩命呀!”边瑞说道。

    跟着边瑞一起骑马过来的养牛场工人则是笑着说道:“您给的奖金太高了,这些人要是提前半个月完全,就相当于多了一半的收入出来,这收入放到大城市也差不多能算上白领了,何况是这里还包了吃住”。

    “对了,老板,您这时间真的是拿钱买的啊”另外一个工人也笑着说道。

    边瑞道:“不买有什么办法,这边多耗上一年,我那边就是白花一年的租金,有东西产出来心里总算是能踏实一些”。

    边瑞这边说的似乎挺在理的,其实和理一点也不粘,这块石沟地拿下来几乎就没有花什么钱,当然了清地那肯定是要有投入的,这块地弄好了,种上牧草那就不是原工的价格了,怎么看县里也不像是吃亏的样子。

    边瑞的话工人们都是理解的,以前奶牛坊没有开工的时候,这些工人整天都是提心吊胆的,生怕哪一天老板过来说自己没有钱了,你们另谋生计去吧,有的人睡觉做梦都能把自己给吓醒。

    道理很简单啊,这些人都是干体力活的,就算是再卖力气,真的能赚多少钱?工地上七八千一万多的不是没有,但是显然不可能个个都是这收入。这边的活儿虽然一样累,但是它有休息的时间啊,每干上一周就会有调休,虽然说不到两天,但是也有一天半呢,别看不是法定的两天,现在这社会上的情况,除了公务员之外,有多少个公司是休完了两天的?

    一资可以,五险一金什么的都给全额缴的,别小看这,别说县里所有的厂子,就算是市里这样的老板也是凤毛麟角一般的存在。大家卖力气的干活就是生怕有一天边瑞这边垮了,大家又回到以前的生活中去了。

    边瑞可不知道自己旁边的工人心中现在正琢磨这些东西,但是笑眯眯的骑在马上,转了一圈,对于现在这些人的进度那真是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

    这过很快边瑞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来这边干活的,几乎都是四十岁往上的,年青人差不多一个没有。”这年轻的都出去打工去了?”

    呵呵呵!”你乐个什么?“边瑞问道。

    身后的工人说道:”能出去打工到是好的了,您不信去问问,这些人家的孩子大多数都在干什么“。

    边瑞这边挺好奇的,于是催着马来到了一群干活人的旁边。

    这边干活的小头目自然认得边瑞,见边瑞过来立刻带着小跑过来。”大老板,您有什么事要吩咐?“

    “没事,我就是随口问一下”边瑞说道。”我们这边伙食都是按着您说的来的!没一点糊弄的意思“小头目一听还以为边瑞是想问伙食的事情立刻说道。

    边瑞摆了一下手:”不是这个,是我好奇这里都看不到年青人“。”年青人哪里干的了这个!“小头目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