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间轻曲 醛石

第625章 喜事

    周政转头望着边瑞问道:“怎么搞的这么漂亮的?”

    “你一直没有来过?”边瑞轻轻的催了一下马,慢慢的往坡下走,为了保持稳定一直如同一竿标枪一样立在马背上。

    周政跟了上来:“没有来过啊,我没事跑这里来做什么,我一般也就是从我们渡假村沿着马道到这边的马厩,实在不行的话再沿着山体小跑一圈,这样的话差不多就相当于小跑了两公里……”。

    边瑞闻言笑道:“哪有你这样减肥的,还算着数字,人家都是往大了去,你是一过了标准线就躺下,这怎么能行呢?”

    “我减不了就怨你啊,谁让你隔三差五的就做好吃的,每一次我到你家不是小酒配烧烤,就是啤酒配海鲜的,我这身上的肉有你一半的孽知道不知道?”周政义正言辞的说道。

    边瑞回头瞅了这小老子一眼:“什么事情都懒我,我能扎住自己的嘴啊!”

    “喂,对了,你上次说的那什么减肥在饮料是个怎么回事?”周政催马过来立刻换了一幅脸孔。

    边瑞道:“再减肥的饮料也撑不住你这么外吃法,想减肥第一条就是忌口管住嘴,你看看你……”。

    “我还好好吧,也就将将的一百七十多斤”周政道。

    边瑞懒得和他扯,不过为了他的健康,边瑞还是决定等回去的时候给他调一怀蔬汁,当然得用到空间水,要不然边瑞可没有有本事让他把肥减下去,这位的夜生活那叫一个丰富啊,四十来岁的人了,时不时的抱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对着话筒唱着人生无奈,如果不是自己的哥们,边瑞又怕他死的太早,想让他多陪自己两天,边瑞才不折腾他的事情呢。

    来到了第一个放养的牛群旁边,见到有人来,两个放牧的汉子从小树下站了起来,笑眯眯的望着骑马过来的边瑞和周政。

    “老板,您今天过来看看么?”

    “嗯,就是过来看看你们有没有偷懒的,你看被我给逮到了吧!”边瑞开玩笑的说道。

    从早上天不亮就要起来收拾牛圈,然后把牛给赶到草场上来,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现在牧场里的牛也不是以前的三五百头的,现在每个工作时间,两个半人就要负责两千多牛,像是现在他们补个小觉,到了差不多十点多钟的时候,他们就得割草,晒草,或者是把割下来的草做成青贮,为了过冬做准备,手上的活几可不少。

    “嘿嘿!”

    两个工人也知道老板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一个嘿嘿傻乐一个挠着后脑勺。

    边瑞望着其中的一个年轻人,大约二十五六的样子,问道:“怎么样,有人给介绍媳妇了没有?”

    “没有!”

    “老板您别听他瞎说,有的人可不少不过这小子眼光高一个都看不上。我就跟他说了女人长的漂亮没用,漂亮的女人一般想的多,咱们老实本份的人找个一般的女人就成了,到时候生他几个孩子把孩子养大这一辈子也就过来了,这小子不同,非要找服个漂亮一点的,一般的看不上……”老工人笑着说道。

    边瑞听了乐呵呵的道:“选个漂亮的正常,男人人嘛,谁不喜欢漂亮姑娘!”

    “放到前些年,他这样的能娶个媳妇就不错了,还能挑三捡四的?”老工人又打趣说道。

    边瑞这下笑的真是开心了,觉得这是夸自己呢。

    和工人聊了差不多五六分钟,边瑞和周政骑上了马继续往坡下面去,快到沟底的时候遇到了另外一群牛,这一群牛都是进口的母牛,也都是怀了犊子的,小牛犊子自然就是这边的小黄牛。

    这里的人多一些,差不多有三个工作人员,另外还有两个农大的研究生看样子正在采样。

    周政问道:“你这边还要搞几年?”

    边瑞回道:”最后一年啊,这一批小牛犊子出生之后,这批母牛也就要卖出去了,有意向的去处老联系好了”。

    “为什么不留着?你这地方我看着不小啊,原来直觉说是和那样差不多大,但是现在这一跑发现比那边可大多了”周政道。

    边瑞回道:“这边的地势起伏比那边的大,一个平地和平地上有道山梁子相比,自然是有山梁子的地面积大些了,而且我这边不光是清掉了石头,还运土回填了,一部分地方到去年为止还种了大豆等固氮的值物,又补了一些微量元素什么的,一亩地的投入到了两百多块,这几年光是这块地就耗干了我的口袋,我现在银行里的存款不到两百万块,几乎所有赚的钱都砸的这块地上了,要不然你能看到现在这场景?”

    边瑞伸着马鞭向着周围指了一圈。

    这块乱石沟花边瑞的钱那叫一个快啊,要是一般的指望立刻赚钱的老板,肯定不会像边瑞这样的投入,这一般小老板哪里能投的起啊。

    “我说县里怎么一直想把另外一块地交给你呢,原来是这样啊”周政笑道。

    边瑞摆了一下手:“那块地我是真没兴趣了”。

    周政道:”那块地比这块地可好多了”。

    “我又不傻,自然知道那块地的条件比这乱石沟子要好,最少那边也是个大平川。但是那块地和我这边两不相接,第二呢,那块地还有纠纷,而且两边都是不善茬,我没事干替县里火中取栗做什么?”边瑞小小的解释了一下。

    县里想把另外一块地给推到边瑞这边,那一块地离着这边可就远喽,而且那块地是一块盐碱地,县里就是不想投钱这才想到了边瑞,边瑞这次是实在没有心思去要这块地了,所以这事一直拖着,都拖了大半年了。

    两人继续沿着沟子往东面走,很快就看到了前方坡上有个大大的平台子,这平台子是自然形成了,现在上面盖了七八栋木屋子,深褐色的木屋配上黑色的瓦片子,融合进了绿草蓝天之中显得特别的漂亮。这样的画面有点不像是中国风的,有一点西洋庄园的感觉。

    “马厩?”

    “不光是马厩,是这一片员工的生活区,一般来说一个月的时间,上半个月在老区工作,下半个月就得来这里。现在看着是漂亮,但是这里用电不方便,看到没有刚装的风力发电机,还有光伏板子,除了用电,用水也得靠水车运”边瑞说道。

    边瑞算过一笔账,水电要是接过来那还不如边瑞自己这边买个小型的风力发电机呢,山沟子里的风本来就大,一年四季都可以发电,外加发电板子,这样配合下来一年四季的电费就省了下来。

    两人策马来到了建筑群落的前面,发现在小坡上有四五匹母马正在吃着草,刚出生不久的小马驹子正的草地上欢实的蹦着玩耍,小东西一点也不怕人,看到边瑞和周政两人,径直的走了过来,到了离两人两米多的地方,小小的前蹄往地上一踏之后,摇头摆尾的又跑了回去,然后就这么来来回回的逗着边瑞和周政两人玩。

    两人进了屋子里,发现这里面仅有两个作饭的师傅,剩下的人都在外面忙活呢。

    就这么绕了一圈,边瑞和周政打马调头奔回到了边瑞的办公室。

    绕了一大圈子,两人也有些乏了,于是一个躺在椅子上,一个睡在沙发上,各自仰头望着天。

    “中午家里吃饭!”边瑞说道。

    周政道:“这还用你说?我到这儿不去你家吃去哪里吃?”

    边瑞也没什么好词说他了,能把混饭吃当成理真气壮的事情,倒也不妄两人朋友一场。

    两人一言不发的躺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周政说道:“我有点饿了!”

    边瑞听了从大班椅上站了起来:“走,回去做饭去!”

    周政这边刚跳了起来,手机响了。

    接过了之后,周政脸色立刻苦了起来:“我这才刚来,下午又要回去了!”

    边瑞正想问什么事呢,自己的手机也响了。

    边瑞一看是吴惜打过来的。

    “边瑞!”

    边瑞回道:“嗯,是我,我在听着呢”。

    “下午过来,刚才我生了个宝宝!”吴惜那头说道。

    “我了个去,不是说预产期还有四五天的么,怎么买了提前的票,小家伙等不了啦?”边瑞笑着说道。

    这孩子是吴惜的第二个孩子,瞅瞅人家这效率,三年两孩,比周政、胡硕这两小子行太多啦,这两小子国在一人就一个娃儿,别说和边瑞自己比了,和吴惜比也差了一截子啊,

    “看看,看看!”

    边瑞指着话筒和周政说道:“这才叫为祖国做贡献你知道不知道?这才叫爱国你心中有数了没?嘴上说着爱国,只生一娃,你对的起祖国的培养么你!”

    “你在和谁说话?”吴惜笑着问道。

    边瑞道:“我和周政说呢,这老小子现在就在我旁边”。

    “刚才我也给他打了,下午要是没事的话就过来了,带上钱,我闺女可金贵着呢”吴惜笑道。

    边瑞道:“是个闺女啊,正好订个娃娃亲!我三儿子呢,岁数上也合适”。

    吴惜笑道:“那就得看你的表现了!”

    “嘚嘞,您就瞅好吧!”边瑞大笑着说道。

    突然间一件喜事提前降临了,边瑞和周政都挺开心的,回到了家里,边瑞把事情和颜岚一说,于是一家人,两大人带五个孩子立刻决定下午去明珠。好在是周政这老小子来了,要不然边瑞这边一辆车都不够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