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封神之我要当昏君 殆火

227.绝了

    子受很满意给张大定下的新准则。

    如果按照以前的方式,朝臣,乃至费仲都不是吃干饭的,一个个精明能干,忠心无比,最后选上的臣子,必然同样精通背刺。

    但一个良币驱逐劣币的反向操作,一个它山之石可以攻玉的胡诌,不仅有可能选出庸才,还能让外行人插手。

    现在不敢说有百分百的把握,但只要能选出几个,再稍加重用,效果也差不多!

    首先,良币驱逐劣币最后会变成如上辈子所有人达成共识的劣币驱逐良币,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庸臣、奸臣带歪朝中风气。

    其次,武将插手文官的事,文官插手武将的事,外行人指手划脚,选出专业对口人才的概率大大降低,甚至有可能把真正的能人刷下去!

    简直绝了!

    虽然不至于让朝中上下都变成佞臣,但也能大大改善大商人均忠臣的心梗现象!

    子受开始佩服起自己,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只要这些人做的不太明显,做到费仲、尤浑的地步,哪怕闻仲,也说不出话来!

    张大连连点头。

    子受相当满意:“费大夫最近要准备官制改革,招贤馆的事情,就交给你全权负责,记住今日朕对你说的话,你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尽快将这一切落实。”

    “不要怕有朝臣非议!不能酿成官官相护的歪风邪气!决不能让他们过多插手新官员的任用!”

    “你看着朕,朕再强调一遍”

    张大神情严肃,盯着柱子一动不动。

    “如此选贤用能,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张大,朕很看重你。”

    张大感动得热泪盈眶:“臣,定不辱命!”

    张大顿了顿,他发现还有一个问题:“陛下,那么这些官员的俸禄”

    俸禄

    忘记这茬了。

    原本是打算跟着官制一起改,降低待遇,让大臣们不那么上心,可放在招贤馆的新臣子之中,行不通。

    奸臣、庸臣明知道自己没有能力,会冒着风险去招贤馆吗?

    奸佞必有所图,所以这些人的俸禄不能少,待遇还应该增加。

    而且等朝臣发现那些出身低微,没有资历的新臣子,俸禄竟然比自己高,必然心生怨言,那又是一份昏庸值。

    还能让新臣与老臣之间酝酿冲突,甚至形成党争。

    臣子们都争权夺利去了,大小事还不是应付了事?

    “俸禄?”

    子受严肃道:“既然是经过多重考验,甚至不远万里千里迢迢来到朝歌,朕又怎么会在俸禄方面寒了他们的心呢?”

    “让他们自己提俸禄期望,之后一律按照他们的期望,提高两成!”

    “我大商自有国情在此!”

    张大顿时醍醐灌顶。

    这就是身为人君气吞山河的胆魄。

    天下英雄尽入彀中!

    不需要为他人描绘美好未来,也不需要告诉他人忠君报国是本分,而是着重于最本质的利益。

    张大身为一个从平民之中走出官员,最明白他们这些人渴求的是什么。

    是认可吗?是名望吗?是为国付出吗?

    都不是,是俸禄,是钱财啊!

    钱财拿在手上,才是真的,什么精忠报国什么为国捐躯

    思想境界太高了,小民不搞这个。

    张大连声应道:“遵命,臣定会处理妥当!”

    看着张大对着柱子五体投地,子受不由得感叹,就你这眼神,能选出谁来啊?

    子受淡淡道:“下去吧,莫要辜负了朕的期望。”

    张大满怀斗志的下去了,子受看他撞着门,有些心疼,又让殷破败去送了送。

    看着张大离去的背影,他握紧了拳头,带坏朝风,选奸任庸的重任,就系在你身上了。

    子受决定去寿仙宫稍作休息,再考虑官职改革的事情

    一日之后。

    子受正式开始改动官职。

    他最倾向于三省六部制。

    三省六部中的三省能玩三权分立,相互制约。

    一部分人负责制定政策,一部分人负责审核政策,可以驳回或接受,另一部分人则只负责执行政策。

    这样一来,谁也绕不开谁。

    上辈子的西方国家,大多都是这样,保证了基本的公平、公正,但一旦陷入了党争,扯起皮来没完没了。

    哪怕一个利国利民的政策,很容易被官员拖延,最后不了了之。

    效率,就是最大的问题。

    子受相信朝臣们能看出这一点,所以他做出了补充。

    自己这个皇帝,享有最终解释权。

    一旦走三省流程时效率太慢或者有所争议,皇帝就能乾纲独断,直接通过或者直接驳回。

    大臣们一定不会觉得有问题,毕竟君王是最高的统治者。

    而且在他们眼中“纣王”是圣明的,必然能做出最好的判断。

    这样一来,自己的权力更大了,操作空间更大了!

    子受看着粗略规划出的三省六部,很是满意。

    新官职,加上新臣入朝,新旧交替之际,必然能乱上一阵。

    而自己对老臣减少俸禄的骚操作,也能添一把火。

    “来人!”

    子受召来寺人,让他将这份草拟的三省六部交给商容与闻仲等人看看,先看个差不多,再在朝会上议论议论。

    他可不管到底适不适合商朝的格局,能掌握权力,能让朝臣心怀不满,能塞进来庸臣,就足够了。

    昏君嘛,没必要操心太多。

    办完所有事,子受松了口气。

    可惜这时候没纸张,平民文化也不高,不然办个学,来一手科举,就完美了。

    看起来科举能选拔人才,可如果在教科书上做文章,在考题与殿试上另辟蹊跷,按照庸臣的标准选拔,不就更方便了吗!

    哪里还需要劳心劳力费这么大劲!

    混子、庸臣不好选,完全可以自己造!

    子受摇了摇头,懒得多想,他是绝不会把纸造出来的,驿站那边的昏庸值可不能放过。

    先给自己砸几个核桃补补脑,再去找妲己聊聊天。

    儿子是个头疼事,凑不够九个,连九龙夺嫡都整不出来,再这么下去,昏庸值不够真的只能九龙拉棺了。

    到了寿仙宫,还没过几个时辰,忽然有寺人来报。

    “陛下,不好了,医学院的女医被刺了!”

    “何人被刺?”

    子受慌了,别是商青君啊!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女穷的戏曲刚刚编排出来,主角就挨刺了?

    这个钱保真的不干人事,说了甩锅给皇帝,硬是不听

    求推荐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