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封神之我要当昏君 殆火

358.阐教插手

    “石头,你要去哪儿?!”

    一个并不算好看的女人叫喊着。

    门口的男人扬了扬手中的刀,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俺是商军,敌人都攻入皇宫了,还能不上么?”

    “可”

    “你不是一直叫嚷要去那劳什子妇女联合会么?那些女子都往武库的方向去了,怕是要打上皇宫哩!”

    “女人都这样,俺还能缩在家里?”

    女人急道:“你不怕吗?”

    她是早前尤浑带去北地长城的“孟姜女”之一,丈夫死在了修长城的途中,后来和石头好上了,再后来石头回到朝歌,两人便成婚,石头则因为修建长城的功劳,入了奴隶军。

    新兵的俸禄极高,两人过上了好生活,她很知足,今天有乱军入城,石头所属的奴隶军大多都像石头一样,关心家小,珍惜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

    就算事后纣王要治罪,奴隶军这么多人,还能都降罪了么?

    倒不如安心呆在家里,好生躲着,孩子还在睡觉呢!

    石头伸出干巴的手,数了数,道:“桂花,俺跟你说,北地苦寒,撑到现在,过上了好日子,有了你,还有了娃,你问我上阵杀敌怕不怕死?能不怕么?”

    “怕啊,可俺还得去,俺以前是奴隶,俺娘也是奴隶,那年生了十个孩子,都给老爷为奴,和俺一样长大的有三个,其他的都死哩!”

    “奴隶命贱,死上七八个也没人在乎。”

    “俺的命贱,不希望俺的娃也命贱,当今陛下圣明,俺的娃不是奴隶了,俺的娃也能当官当将军了”

    “战场上凶险,估摸着宫里打起来,人就跟风吹稻子一样,一片一片往下倒。”

    “可俺拿刀不是给俺自己拿的啊,俺是给娃在打仗啊”

    女人沉默了一阵。

    “门不关了,等你回来。”

    好一阵过后,本来空荡荡的奴隶军军营里,竟集结了不少人。

    石不凡摸了摸额上的伤口:“改名吧,不要再叫奴隶军了,就叫敢当军,当得起陛下给的地位,当的起大商的将士。”

    皇宫里愈发乱了。

    “是宫中的女兵!”

    有人大吼道。

    女兵?

    娄云衢原本一脸严肃,在听到女兵时忽然心中一轻,嘴角微微勾起。

    女兵都出现了,说明皇宫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至于女兵的威胁?

    不存在的。

    数年前子启造反,领军的虽然是黄贵妃,但主要战斗力仍然是朝歌正规军,女兵可以忽略。

    而今就算女兵训练有素,最多也就抵挡一个男子,哪怕算上曾在三山关为将,颇有勇名的邓婵玉,也不足为虑。

    娄云衢狠狠的瞪了邓婵玉那双大长腿一眼,别看邓婵玉武艺高强如入无人之境,可他们人多,等邓婵玉力竭,依然不过是一具玩物。

    娄云衢亲自斩杀一名女兵,伸手在其胸脯上摸了一把,整个人热血上涌,面对着一退再退的女兵,不禁肆意大笑:“一群女子,也敢在此挡我大军?抓活的!”

    乱兵听到后,顿时心猿意马想入非非,猛地打起了精神。

    女人,女人啊!这些训练有素的女人,得多带劲儿?

    许多人都随之兴奋起来,犹如狼群盯上了小羊羔一般,一齐举刀挺矛:“生擒活捉!”

    坐镇于钱庄中的赵公明坐不住了,他发过助纣为虐的大誓,绝无可能坐视不理。

    “道友,不如与贫道论道一二?”

    只刚踏出门口,空中就来了一位道人,跨鹿乘云,正是燃灯。

    赵公明神色不悦,没好气道:“道友稍候片刻,贫道去去就来。”

    燃灯含笑:“那乾坤尺的因果,就这么算了么?”

    赵公明脸色阴晴不定:“阐教是定要插手了?”

    燃灯淡然道:“商灭周兴,此乃天命。”

    罗宣还在研究炼铁,忽然感到情况不妙,取出万里起云烟,打算冒着业力,一箭将乱军给烧了,却不想还未射箭,三个身影破门而入。

    “文殊、普贤、慈航”

    “道友,莫要坏了一身修为。”

    西园里的袁洪抓耳挠腮,对着吕岳叱喝道:“你这道人,陛下对你有恩,为何不出手?”

    吕岳无奈,手指天空。

    云中子、广成子乘云而来:“道友若是踏出此地半步,贫道便要出手除妖了。”

    云中子最是厌恶精怪,便是到了今日,也还想着除了妲己,更不用说袁洪了,即使有功德在身,照除不误。

    “你这老道,也敢欺俺?呲”袁洪竟是直接露出本相,一张猴脸对着云中子猛地呲牙。

    云中子一挥袖袍:“做上一场倒也无妨,只是你这猴妖现了本相,还能在朝歌呆上多久?”

    袁洪一愣,上蹿下跳,若是朝歌百姓知道他是妖怪,还能在西园待下去么?

    他眼睛提溜一转,得,元神出窍。

    云中子隐隐察觉,取出一盒:“内有一幡,幡名盘古。”

    乱兵们气势如虹,交战之中,还企图占便宜,只几番冲杀,便来到一处鸟语花香的后花园中。

    娄云衢环顾四周,道:“莫非这里就是那昏君羊车望幸、射风流箭的地方?”

    他眼中绽出精芒:“如此荒淫无度,岂配为君?!”

    只听得黄贵妃一声娇喝:“箭!”

    射箭?

    娄云衢心中一惊,这群女兵竟还精通箭术不成?

    转念一想,便是一声轻笑。

    精通箭术又如何?女子力气不如男人,纵然射中,多半也透不过甲胄。

    箭矢嗖嗖而来,乱军险些笑掉大牙,没想到竟是些花架子,一箭也没中。

    黄贵妃继续道:“水!”

    又是许多女兵端盆提桶,往乱军身上泼去。

    乱军不躲不避,这些女人莫非以为是冬日,浇水成冰,可以把他们冻死?

    冷不防听见声声嗡鸣,不知何时,身边全是些蜜蜂。

    女兵的箭术不差,力量不及男人,但很精准,因为纣王以风流箭来选择临幸的对象,想要被纣王宠幸,就得绞尽脑汁来接箭。

    许多人都钻研过不同的发力、不同的拉弦、不同的风向

    他们能根据情况判断箭矢会落在哪个地方,研究的多了,不仅会接,也会射了。

    一波箭雨全都冲着蜂巢而去,作为招蜂引蝶的发源地,这处花园蜂巢可不少。

    那些泼下的水,自然是蜜水,后宫女子都知道如何吸引蝴蝶蜜蜂,并谨记在心,唯有如此,才有办法让蝴蝶蜜蜂落在身上,从而得到被临幸的机会。

    羊车望幸,自然不会少。

    羊身上,都绑上了不知从哪儿拆下的木板以及柴草,已有女兵将其点燃。

    烟火升腾,小羊儿惊慌乱跑。

    乱军登时混乱,这是什么东西?身上还冒着火?

    可惜,天色并不暗,娄云衢稍一镇定,便认出了羊。

    “莫要惊慌,只是点了火的羊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