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封神之我要当昏君 殆火

602.贪污升官,受贿加职

    “臣拜见陛下。”

    “罪臣费仲、尤浑,拜见陛下”

    费尤俩人穿着素衣,戴着枷锁,子受心里咯噔一下,坏事了。

    “费仲、尤浑贪赃枉法,为刑部查处,臣近日休沐,特意将二人押送来见陛下。”

    “休沐?”子受上下打量杨任一眼:“别休了,来都来了,先加个班,把军中事务,整理一番。”

    “臣”

    杨任欲言又止,止言又欲。

    按理说,大商臣子人均奋斗逼,是很喜欢加班的。

    虽说因为连年休沐,身体更好,精力更足,但心中着实不安,内忧外患之下,又怎能安心度假?

    可

    军务,他实在不会。

    仅有的一点行伍知识,还是在招贤馆文武交叉招揽人才的时候,听来的。

    “杨任,还不接旨?”

    子受一拍桌案,文臣武用,武将文用,必然出乱子。

    “臣遵旨。”

    杨任无可奈何,却也只能尝试,大不了就多问问闻仲、鲁雄等老将军,再不济,多学学也不是坏事,存亡之秋,能多一点懂军务的人,也是好的。

    子受点点头:“费仲、尤浑二人,素来不拘小节,小节有亏,但从未亏过大节,忠贞之心,日月可鉴,贪赃枉法一事,就等战事之后再处理吧,先让二人官复原职,留职查看。”

    子受在心里为两人叹息。

    做的多好啊!他一离开朝歌,俩人老毛病就犯了,贪赃枉法,大肆收受贿赂,好事啊!

    可惜两个笨比给人抓着了尾巴,还得他来擦屁股。

    费仲听罢,立即哭出了声,山呼道:“陛下圣明,陛下圣明!罪臣必然痛改前非!”

    尤浑也跟着呼喝,胖脸上还多流了几道鼻涕,看起来惨兮兮的。

    同时,费仲袖子里的手,偷偷比出了五根指头。

    子受乐了。

    朕的贴心小棉袄,只有费、尤二人啊!

    不止是贪赃枉法,还给他留了五成。

    等回了朝歌,立即自己揭穿自己。

    一个子儿没来得及花,那也与费、尤二人同罪!

    “陛下圣明”

    杨任也想不出什么反驳的话语。

    其实他到了军营之后,亲眼看到了前线战况,就有所察觉。

    战事紧急,迫在眉睫,一切事物,都要给大战让道。

    两个人再贪,能贪多少?

    这仗要是输了,可就是丢城失地。

    再说了,现在这个时间,查处大臣,极容易影响军心。

    前线的将士要是知道,他们在前头打生打死打的脑浆子都出来了,后方有人贪赃枉法,该做如何感想?

    现在看来,这事还真得捂在心里。

    子受越看费、尤二人,越是顺眼。

    索性道:“着令费仲为右军师,尤浑为左军师,主谋划施诈,参谋军事。”

    之前提过不设置军师,也不是什么问题。

    朝令夕改又不是第一次,反正我是皇帝听我的。

    “大军调度,仍以闻太师、鲁将军为主。”

    子受又打了个补丁。

    让费仲尤浑瞎折腾的同时,又不能让他们做的太过。

    无论是近乎习以为常的弄巧成拙,还是无故损兵折将,都是子受不能接受的。

    所以还得让闻仲、鲁雄两个沙场老将看着,起码能保证大的方向不出问题。

    然后再在小的方向,胡闹一番,挣点昏庸值。

    “”

    子受瞪着杨任,堂堂御史台头号喷子,竟然没有反对?

    杨任见纣王盯着自己,连忙拜道:“全凭陛下做主。”

    涉及军事,他不敢随意发表意见。

    反正陛下不会出问题,毕竟目前大商正面战场的微弱优势,都是陛下一点一点,生生凿出来的,论及军事,肯定没人比陛下更懂。

    而且他也能猜出纣王的一二心思。

    刚才他押送费仲、尤浑进军营时,可是有不少人看到了。

    要不了多久,就会传出去。

    戴罪之身的素衣,加上两人向来的秉性,任谁都能猜出,这俩货色肯定是狗改不了吃屎,管不住手了。

    如果周人有密探在营,说不准还会添油加醋,大肆宣扬一番,以此打击商军军心。

    可纣王这么一出加军师之职,就不一样。

    给戴罪之身的人官复原职就不错了,哪有升官加职的?

    给费仲、尤浑平添军师之职,他人就会觉得,其中必有蹊跷。

    这样也给能将士们一个解释,什么素衣、戴罪,其实都是假象,是为了欺骗周人,造成一个前线将士拼死拼活,后方奸臣贪赃枉法的假象。

    让周人误解,轻敌。

    类似利用信息差打击敌人的事儿,纣王似乎也不是第一次干。

    这不是还专门从朝歌招来了军情处的崇应彪吗?

    有专门的负责情报的崇应彪在,就更容易取信于将士了。

    而且军师之职吧,杨任在心里揣摩了一下。

    大军的老师,听起来很厉害,实际上好像也就是参谋一二,出谋划策。

    动动嘴皮子,一点实权都没有,最后还得听闻仲、鲁雄的。

    这就更让人放心了,够唬人,却又不会出什么岔子,免得两人真的干涉了军务。

    杨任不得不在心里为纣王随机应变的能力叹服,这可是突发事件,纣王竟在一瞬间,就想到了完美的解决办法,同时还迷惑了周人。

    子受心里正纳闷,杨任很反常啊,不仅不喷人,还发起呆来了。

    “杨爱卿?”

    “杨爱卿?”

    “杨爱卿可还有什么事?”

    “是”杨任从思绪纷飞中回过神来,表情渐渐严肃起来:“启禀陛下,臣特意来此,并非仅为费、尤二人之事。”

    “嗯?讲。”

    子受心里还有些小激动,让杨任如此失神,还以文臣之身特意来到前线,后方肯定是出大乱子了啊!

    “臣来此,乃是来弹劾二皇子!”

    杨任长身而拜,取出一封奏疏。

    子受远远望去,还挺厚。

    他不由瞪大了眼睛,心中喜悦之情,难以言表,如果不是怕被当做神经病,早就无法克制的蹦了起来!

    殷洪!

    在数次完美的监国之后,总算有人闹出了大事!

    朕的好皇儿啊!

    子受忍着喜意,作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问道:

    “洪儿不过是个孩子,朕既然将监国重任交给了他,那就要相信他的能力。”

    “帮衬他处理政务,不正是你们这些臣子的职责所在吗?”

    “卿且说说看,洪儿都有些什么罪责。”

    杨任想起殷洪做的事,又给气到了,他缓了缓,才顿首拜道:“臣要弹劾二皇子三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