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神皇庭 狗狍子

第六百二十一章 表妹 你有个夫君

    而且,眉儿这丫头根骨也不差,跟着凤星月到了天龙宗后也得不少好处。

    跟着小姐一起修炼,连灵石杭方这个师尊都会看凤星月面子每个月给她十来颗的配额。

    因此,这丫头实力也不弱,比黄天强还要厉害一点点。

    “算啦,不跟你们争了,回回都是我吃亏。”黄天强也拿她没辄,打又打不过,只认倒霉。

    “表哥,好像你还真不是因为十公主的事,到底什么事儿?”见黄天强那样子,凤星月倒是好奇了起来。

    “吗得,真是倒霉。本来,我可是南院尖子班的带头大哥。可是……唉……”黄天强一脸倒霉孩子相。

    “被人夺走啦?”凤星月一愣,倒没料到南院还有比黄天强还要厉害的天才。

    “不会吧,表哥你可是刚从天龙宗晋级回来的。”眉儿都有些不信。

    “那家伙是个变*态狂!”黄天强狠狠道。

    “到底谁啊?”凤星月好笑的问道,当然,并没放心上。

    南院的年轻人中能出什么天才,再天才能天才过自己吗?

    就是内院精英班的又如何,也没能跟自己抗衡的天才。

    “那小子叫叶沧海……”黄天强刚讲了个开头,凤星月突然眉毛一挑,道,“等等,也叫叶沧海。”

    “你认识他啊?”黄天强一愕,赶忙问道。

    “应该不是同一个人,你说说,你们班上的叶沧海哪来的?什么情况。”凤星月问道。

    “海神小国来的,听说以前还在神捕府的刑堂任过堂主……”黄天强自已顾自己的说着,不过,余光中一瞥,顿时愣了,问凤星月道,“表妹,你这……不会你见过他了吧?”

    “见过那个混蛋了。”凤星月表情不好看。

    “混蛋!怎么回事?”黄天强赶忙问道。

    “当时葛大师的弟子葛阳要黑玉断续膏,说是一个叫叶沧海的人手中有。

    不过,此人很嚣张,居然不卖葛阳面子。

    我一听,气了。再说,老夫人正等着那药治伤,所以,就跟他一起去了。”凤星月道。

    “药拿来了?”黄天强更加好奇。

    “他敢不给吗?不然,老夫人的病也不会稳定下来了。”眉毛得意的说道。

    “那是那是,表妹你是什么人物,叶沧海算什么东西。不过,那小子还算是识相,不然,下场可就惨了。”黄天强一脸幸哉乐祸了。

    “表哥,你想错了。他根本就不识相,结果,我们打起来了。”凤星月摇摇头道。

    “结果,肯定下场惨惨,奉上了灵药。”黄天强嘎嘎大笑了起来。

    “那肯定的了,我们小姐什么人?这天下的年青人,有几个能比得过我家小姐。”眉毛一脸高调说道。

    “眉儿,别胡说。”哪料到凤星月脸一拧,道。

    “难道不是?”眉儿不服气的呶嘴道。

    “不会出了什么状况吧?”黄天强忍不住问道,不过,打死他也不信会出什么状况,只是嘴贱而已。

    “的确出状况了,我们打得很激烈。不过,我刚协助大师给老夫人疗伤,耗去了一半体力。”凤星月道。

    “叶沧海能抗得住你五成功力?”黄天强张大了嘴,本来,输给叶沧海心里还是有些不服气的。

    当时那婚契自己没拿动,后来想想是不是叶沧海搞了什么鬼,还寻思着另外找个机会一定要挑挑那小子的。

    “嗯,此人的确有些能耐,跟我五成功力层次居然能打得难解难分的。”凤星月点了点头。

    “那他至少也得灵境五品了。”黄天强道。

    “差不多,也就五六品,但绝不会超过七品,应该是六品颠峰。”凤星月点了点头。

    “想不到海神小国来的年轻人还有如此实力,难怪表哥你这带头大哥位置没了。”眉儿也有些震惊。

    “下次碰到我会给他好看的,此人就是欠揍。开始我还有些不信葛阳说的,后来就信了。”凤星月道。

    “他的确有傲气,不过,葛阳此人也不是什么善茬。”黄天强倒是讲了大实话。

    “我知道,葛阳是葛大师的大弟子,当然有傲气了。

    不过,我看那个叶沧海也来气。人家葛阳有傲气正常,因为,人家师尊可是一代太医令,就是葛阳自身来讲,也是医术通玄,他有值得骄傲的资本。

    你叶沧海有什么,不就天才了一些吗?

    可是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龙京城,不是偏僻的海神小国。

    在这里,一个没有靠山的高调小子,下场可会很惨的。”凤星月道。

    “就光论天才来讲,咱们天龙王朝七品灵境以上的年轻人也有一些。皇家学院就有,还有天龙宗、铜雀台,唐门,以及一些世家。他这种人,就是欠揍,终究会被自己害死的。”眉儿撅嘴道。

    “唉……表妹……这……唉……”黄天强好像有难言之隐。

    “表哥,你一直唉声叹气的干什么?

    叶沧海的确比你强,不认都不行,你可以努力就是。

    今后,需要帮助,我再帮你一回就是了。

    没必要一直叹气的,拿出你的斗志来,别丢黄家人的脸。”凤星月鼓励道。

    “不是,我……这个……叫我怎么说……。”黄天强道。

    “表哥,你今天怎么啦,这可不像你平时的性格,婆婆麻麻的像个娘们。”凤星月叱道。

    “那我说了!”黄天强咬了咬牙。

    “说嘛,你怕什么,有表妹我在,就是十公主的事,我也帮你。”凤星月道。

    “叶沧海跟你有关系。”黄天强一咬牙,终于讲出口了。

    “跟……跟我有关系,什么关系,表哥,你可别乱讲。”因为,这句话一出,眉儿都张大了嘴,凤星月一听,可是急了。

    “唉……我这嘴巴,我多嘴,我不该说。”黄天强居然朝着自己抽了一嘴巴,是真抽,脸上有个巴掌印,那更看得凤星月脸都拧起来了,一脸严厉的盯着他道,“表哥,到底怎么回事?你说,你今天不说实话今后我就不认你了。”

    “他是你未婚夫。”黄天强也豁出去了。

    “你胡说!”眉儿第一个不干了,像被踩住了尾巴的猫,一把跳起来指责道。

    “表哥,你……你讲什么胡话?”凤星月也给震慒了,半晌才回过神来。

    “我没讲胡话,我看到过婚契,而且,一般不会作假。”黄天强一脸正经说道,看了凤星月一眼,又道,“本来,这事他要求不让说的。不过,我觉得不说不行了。毕竟,这事,表妹你是当事人,总得知道。”

    “婚契在哪里?”凤星月突然疯了似的一把就把黄天强拽了过来,像提拎鸭子一般捏住了脖子。

    “松……松开,表妹,我快透不过气了。”黄天强挣扎着,凤星月一愣,赶忙松了手。

    “在他手中。”黄天强回道。

    呼……

    一阵风刮过,凤星月已经失去了人影。

    “麻烦了,要出大事。”黄天强一看,吓傻了,赶紧往外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