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被照美冥挖了出来 大赦天下L

第325章 弱者的悲哀

    这件事情并不难。

    药师兜之所以没一开始将自己的猜测说出来,便是因为他自己并不确定。

    四尾人柱力老紫,若是真那么好找的话,恐怕早就被人给找到了。

    这间木屋应该的确是四位人柱力曾经住过的地方,虽然现在早已经空无一人,但属于尾兽的气息,并不是那么容易给抹除掉的。

    因此,大蛇丸和药师兜一来到这间木屋的时候,便已经猜到四尾人柱力老紫,恐怕已经离开一段时间了。

    既然大蛇丸依旧待在这里,那便足以说明,大蛇丸大人的目的并不仅仅只是四尾人柱力而已。

    既然如此。

    药师兜所要做的,无非是将自己的猜测说出来。

    “关于四尾人柱力的事情暂且不谈,香菱,重吾,红莲他们等人传的情报若是准确的话。”

    “除了我们之外,寻找四尾人柱力的还有三股势力,雾隐村的人,木叶村的人,还有岩隐村的人。”

    药师兜目光中闪烁着淡淡的精芒,不过说到这里的时候,声音停顿了一下,推了推眼镜,语气变得有些不确定道:

    “不对,应该是四股势力,岩隐村的人分别来了两次,而这两次来的人并不相同。”

    听到药师兜得分析,大蛇丸发出一声低沉的笑声,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脸上浮现出一丝兴奋的表情。

    “岩隐村的人分别来了两次吗?所以,兜,这件事你怎么看?”

    大蛇丸声音略微带着一丝沙哑。

    药师兜并没有直接开口,反而略微思索了一下,才认真地开口道:

    “岩隐村既然分别派出两队忍者,来寻找四位人柱力,这足以说明关于四位人柱力的问题,岩隐村的高层应该是出现了某种分歧。”

    “或者说,岩隐村的高层出问题了!”

    药师兜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关于这两种猜测,药师兜更倾向于后者。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药师兜心里才充满了不确定或者是说疑惑。

    岩隐村的三代土影大野木,可以说是整个忍界执掌忍村最长时间的影,甚至以一人之力开创了岩隐村的全盛时期。

    大野木的存在完全就是岩隐村的定海神针,有他存在岩隐村的高层,又怎么可能会出现问题?

    药师兜也怀疑过,是不是三代土影大野木出了什么事情,当然这仅仅只是一种猜想。

    毕竟一村之影一旦出了什么事情,整个岩隐村,不应该像现在表现的这种平静才对。

    高层出问题了吗?

    动作还真是快呢,毕竟当年雾隐村可是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相比起药师兜心中的猜测,大蛇丸嘴角闪过一道莫名的神色,紧接着有些低沉的笑了起来。

    “还真是了不起。”

    大蛇丸沙哑的声音缓缓的响起,语气中带着一丝感叹。

    对于大蛇丸突然的夸奖,药师兜微微一愣,双目中闪过一丝特殊的神采。

    这句夸奖,大蛇丸大人想来应该不是在夸他。

    那么说来,岩隐村看来真的出现问题了。

    “我们动作也要加快一些了。”大蛇丸起身向着木屋外走去。

    药师兜同样也紧随其后。

    另一边!

    “土遁心中斩首术!”

    一道查克拉波动突然从长门的脚下传来,倾刻之间,长门便直接被拉进地下,只有头露在了上面。

    看到困住了这名突然闯入这里的忍者之后,从暗中缓缓走出了三道身影。

    “没想到是个废物,还以为会有不小的麻烦。”

    一名中年忍者,看在被埋在地下仿佛任人宰割的长门,冷笑的开口道。

    “是雨忍村的忍者吗?这样的小村子里的忍者,杀了也就杀了吧。”旁边的黑发忍者同样面无表情的开口道,不过声音中带着一丝毫不掩饰的杀意。

    虽然这么说,但这两名流浪忍者并没有立刻动手,反而等待着什么。

    仅仅过了片刻,两人旁边一直没开口的另外一名流浪忍者突然睁开眼睛,轻松的开口道:

    “周围没有感知到其他的查克拉气息,看来只有他一个人。”

    伴随着这名感知流浪忍者的开口,旁边的两名同伴明显的微微松了一口气。

    “在这之前,还有一个小麻烦。”

    话音一落,感知忍者便已经消失在了原地,仅仅片刻左右的功夫,那名感知性忍者便重新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只不过此刻,他的手中正提着一名衣服有些褴褛,惊慌恐惧的平民老者。

    感知忍者随手将这名老者扔在地上,脸上带着嘲讽的神色:

    “想来就是你这个老家伙将他带过来的,没有想到你们村子,现在竟然还能请的起忍者,看来这段时间搜刮的并不怎么彻底。”

    二道冰冷蕴含着嘲弄神色的目光也同时注视了过来。

    “三位忍者大人,我们村子真的没钱了,还请饶过我们村子!”

    平民老者脸上带着惊慌恐惧的神情,连忙跪倒在地上,浑身颤抖着不停地对着三名流到忍者磕头道。

    可惜。

    平民老者的哀求并没有让三名流浪忍者产生丝毫的怜悯,反而让三人发出一声哈哈大笑。

    “只知道杀戮,掠夺的残渣,还真是忍界的不幸。”

    “这些平民的哀嚎声,难道就这么让你们感到高兴吗?”

    此刻,一直低着头,没有开口的长门缓缓的抬起了头,眼睛平静的注视着哈哈大笑的三名流浪忍者。

    一时之间,原本哈哈大笑的声音戛然而止,在场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唯有刚刚平民看着一直磕头,额头上鲜血低落在地的声响。

    “怎么可能,你不是中了幻术了吗?”

    “而且双手被埋在地下,根本没有办法结印才对。”

    中年神者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的神色,看向一脸平静的长门,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不过下一刻,三名流浪忍者便同时动了起来,向着长门所在的位置冲了过去。

    砰!

    随着一声闷响,整个地面直接炸开,长门率先一步从地下冲出。

    “土遁土隆枪!”

    长门一手持苦无,一手按在地上。

    大量尖锐的岩石以极快的速度从地面上升腾而起,几乎眨眼之间的功夫,便已经出现在了三名流浪忍者的脚下。

    那名感知忍者率先避开,不过其余的两名流浪忍者动作却慢了一些,黑发流浪忍者反应不及,直接被升腾而起的尖锐岩石刺穿。

    另外一名中年忍者,反应比黑发流浪忍者快了一线,但整个左臂也几乎被废掉,发出一声惨叫。

    嗖!

    破空声在中年流浪忍者的身后响起,中年流浪忍者还没有反应过来,长门手持一把苦无,直接刺入中年流浪忍者的脖颈中。

    鲜血四溅!

    中年流浪人者直接倒在血泊中,声息全无。

    而此刻那名感知忍者才刚刚落地,看到眼前的一幕,整个人忍不住瞪大眼睛,一脸的惊恐。

    仅仅一瞬间的功夫,自己的两名同伴直接被干掉,眼前这个雨隐村的家伙怎么可能这么强!

    逃!

    没有丝毫犹豫,感知忍者转身便向着相反的方向逃跑。

    可惜还没有跑出几步,感知忍者浑身汗毛炸起,整个身体微微一僵,下一刻也同样倒在了血泊之中。

    在其背后一只,一把苦无将其身体穿透!

    轻松解决掉三名流浪忍者,长门脸上面无表情连看都不看,几个跳跃便已经来到那名平民老者面前。

    “你们村子已经没事了,这股流浪忍者并没有其余的同伴,想必不会再有人找你们的麻烦。”

    长门看着磕的满头是血的平民老者,语气依旧平淡的开口道。

    相比其拥有各种忍者守护的忍村,有人这守护的村子才是忍界中最多的存在,而这些村子势必会遭到强盗,甚至是流浪忍者的袭扰。

    而这也正是身为弱者的悲哀!

    若是平时的时候或许还好一些,可惜现在各大忍村之间小动作不断,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依旧平静。

    但对于一些嗅觉敏锐的人而言,这便是风雨欲来的征兆。

    也正是因为如此,一些没有忍者的平民村子,开始遭受到了强盗以及流浪忍者的光顾。

    从雨隐村离开前往雾隐村的这一路上,长门自然是遇到了数起跟眼前类似的事情。

    若是普通人说组成的强盗团伙,长门不会插手,但若是像这三名流浪忍者一般,肆意对平民出手的话,长门会毫不留情的解决掉。

    “可……可是,忍者大人,我们并没有可以支付的报酬。”

    看着眨眼间就被眼前这名忍者大人解决的三位流浪忍者,平民老者声音颤抖的开口道。

    虽然接触这些忍者大人不多,但平民老者可是知道,这些忍者大人们做事情,可是要收取一定数量的金钱报酬。

    “你们已经支付了。”

    长门语气平静的开口道,在平民老者疑惑的目光中,转身几个跳跃之间便已经消失不见。

    没过多久,长门便出现在了这三名流浪忍者的老巢中。

    不得不说,这三名流浪忍者的实力虽然不怎么样,但收集钱财的本事倒是有一些。

    这三名流浪忍者老巢中的所有钱财打包,放进封印卷轴后,长门便转身离开了。

    看长门这熟悉的动作,显然这一路上做类似的事情,长门已经算是熟能生巧了。

    雨隐村毕竟还要发展,而钱财自然是越多越好。

    当然,这也是长门所说的报酬!